第四百九十二章 众神法旨/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霍然抬头,满含狞恶的看了赵忠仁一眼,邹秀金目光炙热。

“这可是你说的!”

邹秀金咬了咬牙,狞声笑道。

“本座一言九鼎,天下人作证,假不了。”

赵忠仁轻轻颌首,淡然道。

“好!”

邹秀金狞声咬牙,随即哼道:“你一切言辞,不过都是自我臆测,不足为信。从始至终,当事人都一语未发,未曾表明,不如,问问他的意见。”

“你是指谁?”

赵忠仁不以为然的看着邹秀金反问。

“孙逸!”

邹秀金咬了咬牙,狞声道。

“噢?”

赵忠仁微微讶异,深深地看了邹秀金一眼。

明知道孙逸受他庇护,却还找孙逸拆穿他?

赵忠仁微微疑惑,但隐约间,猜到了原委。

并没在意,赵忠仁面无波澜,微微颌首:“请便!”

邹秀金哼了声,随即看向了领事府门前,旁边站立的孙逸,道:“孙逸,虽然你我之间恩怨极深,但是,老夫相信,作为孙家少主,自幼饱受优良教育的你,会是个明辨事理,公私分明的人。”

“所以,老夫确信,你应该不会受奸人蛊惑,而忘记了家族养育之恩情,摒弃掉自幼传承的人族之公义。”

说完,邹秀金目光灼灼的盯着孙逸,两眼微眯,眼神间,闪烁着丝丝狞意。

他这番话,看起来坦然自若,实则充满了威胁。

以孙家之安危,威胁孙逸。

若是心思纯粹之人,则听不出来,只觉邹秀金君子坦荡荡,在这种危难之际,居然可以对死敌如此信任。

同时,无形之中也给孙逸出了难题。

如果孙逸顺从他便好,但若违背,便会引起世人猜疑,是为了迎合赵忠仁,而故意陷害邹氏。

毕竟,邹秀金这般举措,可很坦荡呢。

我都这样信任你,将生死都交给你,相信你的公义。

结果,你却不帮我,说我翦害你,怎么也说不过去吧?

难保,世人不多想,孙逸是故意的,是违心之词。

所以,邹秀金这番质询,看似坦荡,实则诛心。

“混账!”

樊明宏忍不住暴怒,痛斥邹秀金。

邹秀金智计或许算不上出众,但些许小谋,却是不差。

赵忠仁都是微微蹙起了眉头,眼神微微沉肃,瞳孔深处,掠过一丝忧虑。

他倒不是担心孙逸会调转枪头指证他,而是忧虑孙逸年轻不够圆滑,会着了邹秀金的道,留下话柄,遭人构陷。

随着邹秀金的话传开,人们的目光,皆投向了孙逸。

万众瞩目,孙逸两眼微眯,紧紧地凝视了邹秀金一眼。

他虽然不善心计,却也看得透邹秀金的心思。

所以,心底微沉,思绪纷飞,暗忖着对策。

言语交锋,唇刀舌尖,比浴血厮杀更凶险。

稍有不慎,都将授人以柄,从而被构陷,落得个声名尽丧的结局。

邹氏失势,便是留下话柄,才渐失人心。

此番若是回答不好,便会被邹氏构陷,赵忠仁今日一切算计,营造起的良好优势,会荡然无存,甚至被倒打一耙。

可以说,孙逸的这一番话,将彻底定局势。

胜或败,输与赢,一言间。

一时间,满场人群,都是渐渐沉寂了下来,屏息凝神,紧张兮兮的盯着孙逸。

领事府前,鸦雀无声,众人屏息,噤若寒蝉。

孙逸目光扫视了一眼满场人潮,目光颤动了下,思绪纷飞,沉默许久。

直到,邹秀金目光微眯,狞意外显,欲要催促时,孙逸终于有所动容。

灌了口酒,啧啧嘴,提袖擦了擦唇角,孙逸在众人瞩目下,上前一步,行至台阶前站定。

微微俯首,扫了一眼众人,淡然道:“邹秀金所言,确实有道理。领事大人一面之词,想要服众,终归有所不足。”

“哗!”

人群哗动,一片喧呼。

“孙逸这是什么意思?是在指证赵大人的不公吗?”

“他在做什么?居然偏帮邹氏?指证总领事?”

“他疯了吗?总领事大人可是在为他洗刷冤屈啊!”

世人震骇,纷纷失声,难以置信。

“孙逸,你……”

樊明宏都是瞳孔紧缩,脸色剧变,难以置信。

幸亏旁边的墨文青伸手按住了他的胳膊,制止了他的躁动。

否则,他只怕都恨不能冲上前去,斥责孙逸一句狼心狗肺。

台阶之下,邹秀金闻言,面露笑容,眼含笑意,暗藏的狞意,都是渐渐松散。

哈哈,这小子还是太年轻,这么轻易就着了老夫的道。

邹秀金忍不住窃喜,眉飞神舞,振奋交加。

一旦孙逸指证赵忠仁,他便要趁势而起,煽动世人,质疑赵忠仁的公正,从而迫使赵忠仁履行承诺,辞去总领事职务,永镇边关。

大好局势,将为邹氏开辟。

思及于此,邹秀金忍不住激动,越想越亢奋。

然而,就在邹秀金忍不住惊喜,欲要开口,斥责赵忠仁时,却听孙逸的声音,继续传来。

“所以,为了验明真相,给天下人一个交代,还世间乾坤朗朗,孙逸愿在鉴心镜前起誓,为领事大人作保。”

“大人所言,虽有袒护之嫌,但其赤胆忠心,拳拳盛意,皆是为维护天下纲纪,为捍卫人族道义。”

“而邹氏卑劣,屡次残害于我的龌蹉,罄竹难书,万死难赎。”

后续的话,正气凛然,掷地有声,令人震撼。

霍然,邹秀金脸色僵滞,眼中惊喜瞬间凝结。

孙逸的反击,准确、狠辣、果断,完全超乎了邹秀金的预料。

年纪轻轻,其智计,却也并不呆笨。

其反击的话,无可挑剔,完美无缺的破坏了邹秀金的陷阱。

孙逸先是应承了邹秀金的质疑,表明了他的公正态度。

随即,又以鉴心镜起誓,为赵忠仁作保,指证邹氏卑劣。

其公正的态度,更加严明,让人无法挑剔。

鉴心镜,鉴照内心所思、所想。

可辨是非曲直,真假黑白。

孙逸以鉴心镜起誓,无疑验证了他问心无愧的态度。

这种态度,谁敢质疑?

“嗡!”

而随着孙逸话落,漂浮在台阶间的半空中的鉴心镜微微一颤,光滑的镜面大放光华,一片清辉浮动,如帘幕照射而出,笼罩了孙逸。

光芒挥洒,笼罩孙逸,浮动片刻,随即收敛,归于平淡。

没有异样!

没有反噬!

这说明孙逸所言,没有虚假。

“轰!”

霍然间,四周沉寂的人群猛地喧哗开来,如平地惊雷,轰然炸开。

“噗!”

邹秀金再也忍不住,脸色潮红起伏,最终,一口鲜血猛地喷出。

身躯晃动,摇摇欲坠。

他输了!

轻视了孙逸的智计,低估了孙逸的心计。

输得一塌糊涂!

鉴心镜,验明一切,邹氏卑劣,将天下尽知。

看着邹秀金咳血,满场人群皆摇头同情,看向他的眼神,充满了怜悯。

“痛快!”

樊明宏更是挥拳叫好,大喜过望。

原本的愤慨消失,转而被振奋激动取代。

再看向孙逸的目光,都是充满了欣慰与赞赏。

好小子,差点连老夫都看走了眼。

旁边的墨文青都是轻抚长须,漠然的脸颊,浮现起淡淡笑意。

赵忠仁微皱的眉头松散开来,嘴角微抿,一缕笑意,一闪而逝。

满场喧哗,一片叫好,声援赵忠仁,声浪鼎沸,震荡全城。

赵忠仁环视八方,目光在跪伏在台阶下的数千将领身上徘徊了下,随即抬手,掌心浮现漩涡,鉴心镜嗖的一下掠回掌中,消失无踪。

然后,赵忠仁抬手,轻轻下压,示意全场安静。

顿时,鼎沸的声浪迅速消停,嘈杂的人声迅速平息,满场沉寂下来。

世人纷纷抬头,目光灼灼的盯着赵忠仁。

却见赵忠仁的掌心漩涡流转,一副金色绢帛浮现了出来。

赵忠仁环视八方,随即双手轻轻举起金色绢帛,朗声道:“此乃众神署名,亲笔书写的法旨。”

“嘶!”

霍然,八方惊震,倒吸冷气的声音,不绝于耳。

“天呐,众神法旨?高高在上的众神降下了旨意?”

“我的妈呀,这是什么情况?法身高人署名,亲笔拟旨?”

人群震动,骇然惊绝,难以置信。

一双双眼神,饱含惊震,充斥敬畏,凝视着赵忠仁手中举起的金色绢帛。

而在这时,却见赵忠仁扭头,噙着浅笑,看向了旁边的孙逸。

“孙逸听旨!”

然后,唇齿开阖,轻声喝道。

“哗!”

人群骚动,喧哗四起。

无数人大吃一惊,骇然难安。

孙逸都是眉宇挑动,一脸讶异。

众神亲拟法旨,居然是给他的?

心头疑惑,孙逸犹豫了下,跨上前去,微微欠身,然后默然而立。

赵忠仁看了孙逸一眼,随即慢慢地拉开了绢帛。

一排排金色字迹浮映出来,牵动天地元气,引发一片狂澜。

法身高人不愧是法身高人,亲笔书写的字迹,居然都可以引发天地异象。

人群惊骇,紧张瞩目,便听到赵忠仁的宣读声,郎朗传开。

“奉天承运,代天授意,荣城孙逸,侠肝义胆,忠勇有加,屡建奇功,彪炳古今。其年少有为,德行极佳,今特赦天下,昭告人族,授孙逸人族校尉职衔,享受军部特权,以此嘉奖。”

“望,余生为人族尽职,为天下尽心,再接再厉。”

郎朗宣读,震荡八方。

【作者题外话】:夸我夸我~孙逸升校尉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