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五章 统领荣城/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冠城,江氏。

江氏祖宅,一片喜庆。

内外仆役,忙碌不停。

宅门外,大批队伍集结,列阵左右,肃穆以待。

并且,门庭前,江氏老祖宗,威压方圆数千里地域的聚神九重境强者亲自留守,安静等待。

“唳!”

一头云雀,穿云而过,从天而降,落在了江氏祖宅门前。

展翅轻扇,掀起漫天风尘,吹得周围列阵的江氏侍卫摇摇欲坠。

许多人踉跄,站不稳脚跟,原本整齐的队伍瞬间凌乱。

许久,风尘平息,视野清晰,云雀背上,两道矗立的人影,映入众人眼帘。

二人一前一后,背手而立。

站在前面的,乃是一位大约四十岁模样,身材瘦弱的中年男子。

其五官英武,穿着一身锦衣华服,显得玉树临风。

只是,他眼神沉冷,闪烁着阴鸷,让他的气质,更偏阴柔。

身后的乃是一位大约二十岁的年轻男子,相貌与其有几分相似,嘴角始终噙着浅笑,阴柔的模样,略显沉稳。

二人赫然是邹景河、邹子言父子!

看清二人相貌,站在门庭前的江氏老祖顿时喜笑颜开,苍老的面容浮现浓浓笑意。

一甩袖袍,快步走下台阶,迎上前去。

“邹老弟,愚兄静候多时,总算是盼到了你。”

江氏老祖笑哈哈的打着招呼,一脸爽朗的样子,如同看到相交多年的老友一样。

邹景河见状,看了邹子言一眼,微微抬步,跃下了云雀脊背。

两手微拱,迎着江氏老祖,轻笑道:“让江老哥久候,是景河之过,惭愧!惭愧!”

“诶,邹老弟哪里话,你这不远万里赶赴而来,愚兄心里甚是快慰。作为地主,盛情迎接,乃是礼数,老弟大可不必如此。不然,可让愚兄无地自容啊。”

江氏老祖连连摆手,哪敢真的让邹景河惭愧,急忙含笑揭过。

“既然江老哥如此厚待,景河便却之不恭了。”

邹景河没有多做寒暄,借坡下驴,应承了下来。

“如此甚好,甚好!”

江氏老祖哈哈一笑,上前热情的搂住了邹景河的肩膀,寒暄了一句,随即目光看向了邹景河身后随同而来的邹子言,询问道:“邹老弟,这位是?”

邹景河含笑介绍:“犬子,子言。”

邹子言闻言,一脸笑容分毫不改,不疾不徐的拱手施礼:“子言见过江伯父。”

“好!好!好!贤侄不错,有乃父之风啊。”

江氏老祖连声称好,夸赞不绝。

邹子言抿嘴含笑,颌首受领。

古井无波的架势,尽显沉稳,引得江氏不少人称赞连连。

江氏老祖没有过多寒暄,引领着朝祖宅走去。

一边登台阶,一边笑道:“邹老弟,且请入府,愚兄早已吩咐下去,酒宴全席早已备好,特地为老弟接风洗尘。”

邹景河闻言,随同入府,但却要是摇头推拒,道:“接风洗尘,江老哥还是暂且搁置。为防迟则生变,景河以为,还是速速动身,办完要事,回头才另行庆功。不知江老哥,意下如何?”

江氏老祖闻言一愣,脚步一滞,扭头讶异的看了邹景河一眼。

倒是够心急的!

心下暗忖,江氏老祖随即笑道:“既然邹老弟心有此意,愚兄敢不从命?也罢,便请老弟稍作歇息,愚兄这就传令下去,不时即可出发。”

“如此甚好!”

邹景河含笑颌首,一脸满意。

……

荣城,孙家。

自孙邦沉睡,人事不省,孙家内部一片愁云惨淡。

但,所幸孙逸在黑曜城声名远播,混得风生水起,深得各大势力重视。

所以,孙家在荣城的地位,未曾降低,反倒,与日俱增。

并且,柳族在荣城创办的‘聚宝阁’明确表态,与孙家长期合作。

于是,孙家生意,更是日渐繁荣,底蕴渐增。

时渐推移,孙家声威如日中天,盖压荣城。

城中各大势力,纷纷依附,明确表态,愿以孙家马首是瞻。

如今,孙家各大高层,春风得意,可谓神采飞扬。

近日,又有大势力主动登门,愿与孙家联姻。

双方多番洽谈,最终,择定了良辰吉日,准备完婚。

孙家张灯结彩,上下忙碌,准备婚礼的事宜。

而在这日,孙家府门外,一位邋遢老者,游走而来。

站在孙府门前,观望了好一会儿,随着呲牙一笑,晃了晃手中空荡荡的酒葫芦,登门而去。

“主家,老小儿酒水已空,可否施舍些水酒,以解空腹?”

邋遢老者喜笑颜开的登上门庭,对着忙碌的孙家管事晃了晃酒葫芦,亲切喊道。

孙家管事正在指挥着仆役挂着火红灯笼,听到呼唤,扭头看去。

待看清邋遢老者的面容,顿时一脸嫌弃,急忙捏着鼻子挥挥手,道:“去去去,哪来的老叫花子,没看到府中大喜?似你这样臭烘烘的人,莫要冲撞了喜气,快走快走,离远些。”

嫌弃的挥手驱赶,厌恶尽显。

邋遢老者愣了愣,很快就恢复了过来,也不羞恼,反倒腆着脸更凑上前去,嬉笑道:“主家,既然府中有大喜,更应该广结善缘,广施福气,才能聚仁纳德,守得安稳啊。”

“去,老叫花子,老子还容你教诲?滚,赶紧滚,脏乱的东西,别给府内招晦气。”

孙家管事顿时怒目圆睁,凶相毕露的斥喝。

说着,还示意左右家丁,准备提棍子撵人。

邋遢老者见状,急忙后退,一脸委屈的摆手叫道:“别别别,主家别动怒,不施善缘,老小儿走就是了,可别动手,反留恶根。”

说着话,急忙退出了孙府门庭,一脸忌惮的远离。

孙家管事见状,挥舞着棍子,一脸凶相的瞪了邋遢老者一眼,驱赶着邋遢老者远去,才肯罢休。

“什么情况?为何吵闹?”

这时候,代理家主,原孙家大族老孙禹路径门庭,看着扬棍示威的孙家管事询问道。

孙家管事急忙丢下棍棒,解释道:“没什么大事,家主,就是有个叫花子,登门讨些水酒。小人看他邋遢,担忧他招来晦气,就给撵走了。”

孙禹闻言,微微皱眉,扭头朝着邋遢老者离去的方向望了一眼,心有疑惑。

但很快就摇摇头,摒弃掉了。

“下次若有再见,赠他些水酒也无妨!”

孙禹告诫了管事一句,便没多在意,背着手,跨过门庭,漫步而去。

街道尽头,渐去渐远的邋遢老者两耳微动,邋遢的面容间,略有欣慰。

……

冠城,江氏祖宅。

门庭前,街道人流尽去,周围街巷戒严,大批仆役家丁拉开了警戒线。

“哒哒哒!”

这时候,整齐的马蹄声从街角尾处传来。

紧接着,一支井然有序,训练有素的铁骑部队策马奔腾,汇集而来。

数千人的队伍,整齐划一。

这支铁骑狂奔近江氏祖宅门前,齐齐勒马止步,令行禁止。

骏马长嘶,兵甲嚯嚯,铿锵凛然的气势,盖压八方。

整个冠城,都是肃穆无声,噤若寒蝉。

江氏门庭大开,江氏老祖领着邹景河、邹子言父子,以及身后大批江氏高层走了出来。

站在门庭前,数千铁骑纷纷昂首,手按刀柄,目光灼灼,紧盯着江氏老祖。

“扬旗!”

江氏老祖一声沉喝,身后一位江氏高层站了出来,手中托举着一张折叠整齐的红黑旗帜。

旁边另一位高层站了出来,抓住旗帜两角,猛地抖动,折叠的旗帜哗的一下飘扬起来。

旗帜大约六尺长,三尺宽,红黑色泽,边角纹龙,中央环花,内绣着大大的烫金‘江’字。

微风吹拂,旗帜飞扬,猎猎作响。

有兵士举起一柄长枪,与旗帜捆绑在一起,高高扬了起来。

旗帜飘舞,数千铁骑昂首,气势更凶。

江氏老祖走下台阶,有人牵来骏马。

翻身骑上马背,拉紧缰绳,江氏老祖一甩袖袍,拔出佩剑,仗马而起,沉声断喝:“出发,荣城!”

“嚯!嚯!嚯!”

数千铁骑振臂高呼,响应而起。

……

时日流逝,如白驹过隙。

两日时间,一晃而去。

荣城孙家,喜乐阵阵,一片喜庆。

这日,乃是孙府大婚的吉日。

有孙府子弟与荣城世家子女联姻,今日完婚。

喜气洋洋的氛围,一片欢声笑语,其乐融融。

午时吉日,新郎新娘拜完天地,便被送入洞房。

酒宴开席,各大势力齐聚一堂,宾客爆满。

推杯换盏,宴过三巡,宾客尽欢。

这时,有人借着酒意,站了起来,举杯笑道:“近些时日以来,孙府日渐昌盛,愈发繁荣,远胜各大势力。”

“又,孙府不忘提携我们,多番照看,惠顾诸家,让各大势力皆有受益。”

“荣城昌盛,繁华富丽,孙家,当居首功!”

“因此,某不才,有个提议,不妨让大家考虑考虑。”

那人醉眼朦胧,满脸潮红,借酒朗笑:“目前,荣城诸家和睦,彼此相敬如宾,荣辱与共,聚为一体。因此,某提议,不若,恭请孙府统领荣城,实至名归。”

“哗!”

那人提议传开,瞬间引发喧呼,满院人群,纷纷哗然。

统领荣城,这是要自领城主职务,彻底地凌驾诸家之上。

满场震动,人人惊骇,面面相觑。

【作者题外话】:看完更新,记得夸我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