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六章 屠尽荣城/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孙逸名扬黑曜城,声名如日中天,深得各大势力看重后,孙家便水涨船高,日渐昌盛。

数月发展,孙府声望暴涨,远胜从前。

各大势力,唯孙家马首是瞻,不敢悖逆。

但,这种局势,只是表象。

有名无实!

毕竟,在世人眼中,各大势力仍旧平起平坐,没有区别。

孙府强大,只是底蕴声望雄厚罢了。

然而,一旦孙府自领城主位,统辖荣城。

那么,局势就将被彻底打破,孙府将真正的凌驾各大势力之上,名符其实的主宰他们。

就像黑曜城的格局一样!

以前的黑曜城,柳族虽然底蕴深厚,远超各大势力。

却也只是相对而言。

流云宗、清云宗、苍云门、回音门、云霄门等虽然不及,却也与其平起平坐,号称六大势力。

但是,后来黑曜城竖立城主职务,柳族最终摘得冠首,成为城主大家。

从此,流云宗、清云宗、苍云门、回音门与云霄门等各大势力,皆要俯首。

声名与地位,柳族跨前一步,彻底凌驾各大势力之上。

所以,别看只是一个小小的名义,其中牵涉,却是极广。

一旦成势,影响就无比深远。

因此,在那人提议传开时,各大势力纷纷震动,哗然四起。

不少人窃窃私语,低声议论,脸色起伏,神情变幻莫测。

他们依附孙家不假,但若就此俯首,却也有些膈应。

孙府院落,暂领家主之职的大族老孙禹面无表情,波澜不惊的端起酒杯,目不斜视的一饮而尽。

对于那人的提议,他没有吭声。

但,眼角余光,却是在扫视全场,窥探各大势力的反应。

要说统领荣城,自领城主职务的野心,孙禹肯定是有。

领导孙府,自然是抱着壮大孙府,强大孙府的心思的。

只是,贸然而动,恐会引起反叛,过犹不及,惹来诸多不满。

孙禹很清楚,孙家能有现在的地位和声望,靠的并不是孙府有多雄厚的底蕴,也不是靠的孙家实力有多强悍。

孙家有今天,只因一人。

少家主,孙逸。

因为孙逸在黑曜城混得风生水起,深得各大势力看重,其潜力深远。

所以,荣城诸家才不得不低头,选择依附,以孙家为尊。

但是,孙府若是野心昭昭,妄图统辖诸家,独霸荣城。

恐怕,总有人会心生不满,从而离心离德。

到时候,孙府倾覆,未尝没有那个可能。

孙禹人老成精,自然看得通透。

因此,一直以来,他也没敢僭越,取缔家主之位,真正地统领孙家。

私底下,不少心腹高层,都曾提议,让孙禹祭奠列祖列宗,告慰天下,领家主职务。

但,都被他推拒。

他清楚,孙逸在,他便不能僭越。

孙逸未曾点头,他至死也得规规矩矩。

孙家有今天,全仰仗孙逸。

孙家若与孙逸离心离德,孙家颠覆,指日可待。

所以,一直以来,孙禹做人做事,都很沉稳。

并且,十分低调,从未声张。

顾忌的,便是孙逸。

今日,孙禹仍旧十分低调,沉稳有序。

那人的提议盘旋在耳,他都无动于衷,面无表情,不为所动。

各大势力皆沉寂,没有表态。

没人赞同,也没人反对。

彼此对视,面面相觑,私底下暗暗交流,犹疑交加。

一时间,满场气氛都是变得压抑。

各怀心思,不敢袒露。

提议之人见状,醉醺醺的瞥了各大势力一眼,然后不以为意的灌了杯酒,从位置上站了起来,踢开了座椅,环视八方,借着酒劲朗声道:“某有听闻,神城方面,便是开辟了城主职位,成为天下首例。”

“我们以神城为中心,依附神城而生存。那么,顺应天下局势,紧跟天下潮流,乃是必然的趋势。所以,竖立城主职务,是可取的,想来,诸位应该不会推拒。”

各大势力彼此对视,目光闪烁,面面相觑。

一些人暗暗点头,对提议之人的话,十分赞同。

顺应天下局势,乃是必然之举。

他们即便有些膈应,却也无法反对。

那人灌了杯酒,醉眼朦胧的看了各大势力一眼,紧接着道:“荣城之中,世家过百,大大小小的势力,如过江之鲫,多不胜数。但是,能够让诸家敬仰,福泽各大势力的,却唯独孙府。”

“试问诸位,孙府统领荣城,有何不可?”

各大势力哑口无言,鸦雀无声,不敢辩驳。

势不如人,谁敢抵抗?

唯恐惹怒了孙府。

许多人都是下意识抬头,目光偷偷地瞥向了孙禹。

他们很想知道,孙府是抱着怎样的心态。

若是孙府态度强硬,他们自然不敢驳斥,只有忍气吞声,默默赞许。

毕竟,深得各大势力看重的孙逸乃是孙家少主,他们怎么敢反对?

众人各怀心思,瞥眼孙禹,却是发现孙禹声色不动,波澜不惊,根本看不出半点情绪。

这让他们很失望,暗暗揣测,忐忑不安。

“啪啪啪啪!”

然而,在这时候,一道鼓掌声,却是打破了沉寂,惊动了众人。

满场所有人皆都下意识抬头,看向了鼓掌之人。

即便是垂眼沉默的孙禹,以及诸多孙家高层都是微微讶异,投去了瞩目之色。

待看清那人面貌时,许多都是哗然,震动失声。

“贾管事?”

不少人失声,一眼认出了鼓掌之人。

贾管事,贾志远。

赫然是荣城聚宝阁负责人,据悉,乃是神城柳族的管事人物。

当初,便是他跟随柳茹嫣,在荣城发现孙逸潜质,引入黑曜城的。

“贾管事这是?”

许多人惊疑,一脸讶异的看着贾志远。

贾志远拍手而笑,未曾在意众人的惊疑,淡然道:“好提议,荣城若竖立城主职务,将增强诸家向心力,将荣城各大势力的力量拧成一股,更便于荣城发展。”

“嘶!”

各大势力纷纷惊震,倒吸冷气。

贾志远这话,弦外之意十分明显。

摆明了是要声援孙府,支持孙家统辖荣城。

许多人挑动眉头,张大了眼睛,惊色难掩。

神城方面,竟然如此看重孙逸吗?

居然,力排众议,要扶持孙府。

孙禹都是目光闪烁,眉宇轻挑,一脸讶异的看了贾志远一眼。

同时,心底愈发谨慎,头脑更加清晰。

他明白,贾志远这样的态度,看重的不是孙家的能力,而是少家主孙逸的潜力。

各大势力彼此对视,相互交流了片刻,最终,相继点头,赞同贾志远的话。

众人再不敢沉默,没人还能稳得起。

贾志远都表态了,他们敢悖逆?

到时候,得罪的就不是孙家,而是神城。

贾志远举杯遥敬各家,微微含笑,没再多言。

有些话,点到即止!

他只需要拨开一点,其他的,相信各大势力的人都是聪明的。

各大势力纷纷举杯回敬,杯中酒一饮而尽。

然后,有人站了起来,看向孙禹道:“荣城日渐昌盛,经济与底蕴皆在飞速增长。不出意外,未来必会愈发强盛。然,如今的荣城各大势力各自为营,同心难同德,无异于一盘散沙。”

“这样的格局,在下以为,恐会钳制荣城发展。所以,为确保万无一失,共同繁荣城市,壮大我们的荣城。在下觉得,立城主府,势在必行。”

“只有城主府开立,统辖诸家,各大势力同心同德,同进同退,荣辱与共,方才能够齐头并进。”

“而荣城之中,问遍诸家,无人可与孙府并论。且,孙府近段时日以来,为荣城带来的经济效益,诸位有目共睹,且皆有受益。”

“因此,在下以为,孙府统领诸家,乃是城主的不二人选。无论是底蕴、声威、实力,或是影响,都足够胜任。”

说到这里,这人抱拳躬身,向着孙禹恭请道:“在下恳请孙老三思,勿要嫌弃我们拖累。”

这番话,说得正气凛然,掷地有声。

各大势力无不响应,附和声此起彼伏。

孙禹闻言,扫了一眼各大势力,微微思索,却是含笑举杯,推辞道:“今日乃是孙府大喜,诸位饮宴,只谈风月,公事便留待他日。来来来,诸位满饮此杯。”

说着,遥敬各家。

众人不敢怠慢,纷纷回敬。

……

荣城外,百里地,一片山丘间。

数千铁骑狂奔而来,马蹄扬尘,卷起无尽烟龙,滚滚肆虐。

最终,汇集山丘前,眺望荣城。

一马当前的,乃是一位白须老者,铠甲在身,佩刀仗马,眺望荣城的一双眼饱含凛然之色。

在其旁边,一名锦衣华服的中年男子勒马而立,两眼微眯,眺望着荣城,淡淡问道:“那就是荣城吗?”

“不错!”

白须老者赫然是江氏老祖,闻言点头。

随即扭头看向了中年男子,轻笑道:“邹老弟可真有把握,确保事情不会败露?”

“邹氏信用,江老哥莫非还信不过吗?”

中年男子赫然是邹景河,闻言笑问。

“哈哈,邹老弟言重了,愚兄自然是信得过的。只是,好奇老弟怎样掩盖痕迹。”

江氏老祖大笑摆手,坦言心头疑惑。

邹景河淡淡一笑,随即探手,掌心漩涡浮现,一枚杏黄旗盘旋浮映。

“这是?”

江氏老祖一脸疑惑。

邹景河抿嘴笑道:“此乃北斗困神幡,是吾族镇族之宝。届时,只需将此幡插在荣城之中,便会衍化出一方北斗困神阵,笼罩荣城。”

“那时候,荣城将成为一方困境,外人难窥分毫。江老哥只需带队,屠尽荣城,一切痕迹,自然无踪影。”

【作者题外话】:三更完~夸我的人好像越来越少了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