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七章 无毒不丈夫/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屠尽荣城?”

邹景河的话,让得江氏老祖脸色一变,骇然失声。

好狠的手段!

这是要让荣城血流成河,尸骨如山,哀鸿遍野啊。

周围随同而来的江氏许多高层骨干人物都是瞳孔紧缩,一颗心狠颤,腿脚发抖,险些瘫软在地。

邹景河却是不以为然,说得轻描淡写,云淡风轻,仿佛屠杀的阿猫阿狗一样。

“江老哥不觉得,只有死人,才会守得住秘密,不会宣扬出去吗?”

邹景河一脸笑容地看着江氏老祖,那阴柔的眼神,看得江氏老祖都是身心发毛。

“荣城虽然地处南部边陲,却也是附近重城之地,区内足有近百万人啊。”

江氏老祖脸色沉重,吸了口气,颤声道:“全部屠杀,绝对会在天下引起轰动。”

“那又如何呢?”

淡然地反问,尽显邹景河冷漠的心态。

“这……邹老弟,会不会太狠了些?”

江氏老祖不禁犹豫,即便他苦大仇深,恨不能屠尽孙家。

但,也仅仅是泄恨,针对孙家。

可要让他挥起屠刀,杀尽人族百万,他却是心有不忍,难以宁静。

“杀一人为凶,屠百万称雄。江老哥是过来人,活得比景河长久,远见卓识,应该比景河更胜一筹。”

邹景河淡然地看着江氏老祖,阴柔地笑道。

“老夫……恐心有余,而力不足……”

江氏老祖眉头皱起,目光沉重,不愿这样做。

邹景河太狠了!

尽管,报仇雪恨,难免牵连无辜。

但,这样牵累百万人族,江氏老祖却是做不到。

心头的抗拒,让他的称谓都是不觉间变了。

邹景河笑容不改,没有任何恼怒与意外。

他淡淡地摊开手掌,目光垂落在掌中北斗困神幡上,嘴角微抿,轻轻地吹了口气,北斗困神幡徐徐飘扬。

上面游曳袅绕的淡淡气息,形成薄雾,衬托得这张幡旗十分神武。

邹景河笑容依旧,目光端详着北斗困神幡,淡淡笑道:“江老哥若是不愿意,景河自然不会勉强。只是,景河仍要提醒江老哥,自己掂量一下,江家与这荣城百万人的性命,孰轻孰重。”

轰!

江氏老祖脸色骤变,瞳孔紧缩,一身气息都是情不自禁的爆发,猛地宣泄开来。

邹景河不咸不淡的话语,却是充满了浓浓威胁。

江家若是不从,这张北斗困神幡,便将插进江氏祖宅。

届时,覆灭的不再是荣城,而是江家所有人。

显然,江家骑虎难下,不从也得从。

邹氏岂会准许他们打退堂鼓?

江氏老祖呼吸局促,鼻息粗重起来,一脸深沉地紧盯着邹景河,咬牙道:“邹老弟,当真要这样做?”

邹景河淡然一笑,抬头看向了江氏老祖,迎视着后者那双愤怒的目光,道:“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江老哥活得如此长久,想来是理解这句话的。”

“你……”

江氏老祖拳头紧攥,手掌紧按刀柄,一张脸潮红起伏,几度变幻。

目光徘徊在邹景河掌中,在那张北斗困神幡上盘旋许久,他最终紧抿唇齿,攥紧的拳头徐徐松开,紧按刀柄的手掌慢慢地放了下来。

现在这种局势,江家已然没了退路。

翻脸吗?

区区江家,焉能有能力与邹氏对抗?

邹景河虽然年轻,但却也是聚神九重境的修为。

且有着北斗困神幡这件至宝,江家这批队伍,根本不能敌。

如今,想活,就只有从命。

邹景河将江氏老祖的心绪变化看在眼里,笑容却是不改分毫,依旧淡然平静,波澜不惊。

迎视着江氏老祖渐渐变得平静的眼神,邹景河笑道:“江老哥考虑得如何?”

江氏老祖恢复了平静,不再看邹景河,扭头看向了荣城方向,淡淡道:“屠尽荣城,必起风波,你确定,此举可以掩盖一切行踪?”

“江老哥尽管放心,景河前来,自然是做好了万全准备。”

邹景河淡然笑答,信心十足。

“百万人殒命,神城必然震动,不会坐视的。”

江氏老祖沉声质疑。

邹景河洒然失笑:“看来,不抛出手段,江老哥是不会相信的啊。”

江氏老祖哼了声,没有说话,态度却已经不置可否。

邹景河不以为意,没有羞恼与愤怒。

他掌心一翻,北斗困神幡消失,掌中漩涡浮现,一枚长方形的锦盒浮现了出来。

“江老哥请过目!”

邹景河举起手掌,轻笑道。

江氏老祖扭头,看向了邹景河的掌中。

“这是?”

江氏老祖皱起了眉头,一脸疑惑。

邹景河抿嘴一笑,没有解释,而是吹了口气,掌中浮现的锦盒瞬间掀开,几道光团浮动飞起,脱离锦盒,坠落在地。

虚空扭曲,光团消逝,地上却是多出了几具尸体。

这些尸体皆奇形怪状,长得狰狞可怖,难看至极。

“异族?”

江氏老祖失声,身后许多人也都是骇然惊绝。

“不错!”

邹景河淡然一笑:“这些异族尸体,乃是吾族收藏。届时屠尽荣城,再将这些尸体丢进废墟,掩盖我们行踪,必然可以误导天下。”

“你这是……”

江氏老祖深深地看了异族尸体一眼,随即看向邹景河,倒吸了口冷气,忍不住惊骇道:“你这是,乱天下啊。”

荣城若被屠尽,废墟中发现异族尸体,必然会引发世人猜想。

异族潜伏进了人族领域!

若是猜想传开,天下必然骚动,人心定然惶惶。

届时,大乱不远。

邹景河哈哈一笑,阴柔的眼神闪烁着振奋之色,对江氏老祖的惊与怒全无羞恼与惭愧,反倒怡然自得。

“乱世出枭雄,这天下乱了,才会有你我的用武之地。”

邹景河淡然笑道:“江老哥,如此,可放心?”

江氏老祖没有说话,只是紧紧地盯着邹景河,许久无言。

邹景河的手段,堪称阴毒,超乎了他的预计与想象。

邹氏,竟然不惜引发霍乱,也要针对孙逸。

江家被牵涉进来,全无退路。

江氏老祖长叹一声,随即闭眼,轻轻点头。

邹景河咧开嘴,笑容更浓。

江氏老祖不忍再看邹景河,扭过头,抬手高举,轻轻挥动,数千铁骑井然有序的分列开来。

“冠云骑,兵分四路,围堵荣城。”

江氏老祖一声令下,数千铁骑分成四队,展开了行动。

紧随其后,江家各大高层人物纷纷动身,赶赴荣城。

百里距离,稍纵即逝。

荣城近在咫尺。

数千铁骑分散开,绕着荣城围堵城门。

邹景河策马随同在江氏老祖身旁,看了一眼荣城开阔的城门,朗笑道:“江老哥且慢来,景河先走一步!”

说完,也不管江氏老祖什么反应,看了旁边邹子言一眼,父子二人快马加鞭,脱离了队伍,冲进了荣城。

荣城半开,城门前有卫兵留守,邹子言横冲在前,一柄软剑如蛇吐信,闪电般割断了留守卫兵的喉咙。

数十卫兵顷刻毙命,倒地不起。

父子二人冲进了荣城,纵马疾驰,直奔城中广场。

途中,邹子言顶着风,看向旁边并骑而动的邹景河,喊道:“爹,待屠尽荣城,这江家众人,便一并埋了吧?”

邹景河笑容洋溢,扭头笑吟吟地看着邹子言,一脸欣慰的点了点头。

“我儿聪慧,为父甚感欣慰。”

邹景河哈哈一笑,赞口不绝。

父子二人对视,阴柔地眼神,狠毒之色尽显。

……

荣城孙府,张灯结彩,酒宴欢闹。

宾客往来,推杯换盏,气氛融洽,不亦乐乎。

他们全然没有察觉到,大祸临头。

各大势力提议孙府统领荣城的谏言被搁置,孙禹婉言暂拒。

诸家高层松了口气,皆如释重负,稍稍心安。

所以,接下来的酒宴,倒是开怀备至,喝得痛快。

但是,酒宴渐散,众人皆醉醺醺时。

突然,天空云海漂浮,虚空渐渐地蒙上了一层白雾。

白雾起初很淡,好似晨霜一样,并没有引起人注意。

时渐推移,白雾汇聚,渐渐地朦胧了视野。

天穹白茫茫,视野逐渐狭窄短浅,渐渐朦胧。

“咦,怎么突然起雾了?”

有人察觉到了异样,揉了揉朦胧醉眼,一脸惊诧地张望四周。

“好端端的,怎么可能会起雾?喝多了吧?”

旁人嗤笑,不以为意。

惊诧地那人闻言一愣,随即哈哈一笑,便是松懈了下来。

“倒是多贪了几杯,不胜酒力,见笑,见笑了。”

那人晃晃起身,步履蹒跚,醉醺醺的样子随时都要倒地。

旁人摇头嗤笑,搀扶着那人,并肩而去。

偌大孙府,数百人汇集,皆喝得醉醺醺的,没有在意虚空朦胧的白雾。

酒宴将尽,不少人起身离去。

或孤身一人,或三五成群,或徒步摇晃,或趴马慢行,纷纷回返。

喧嚣的孙府,渐渐宁静,全无异状。

荣城一条长街酒馆内,一名邋遢老者坐在角落,抱着一个陶瓷酒坛,配着一碟茴香豆,自饮自酌,不亦乐乎。

突然,他动作微滞,猛地扭头,看向了天外。

入眼处,白茫茫一片。

邋遢老者眉宇微蹙,蓬垢的面孔浮现凝重之色。

他目光闪烁,举目四望,骤然凝神。

“来得真快!”

唇齿微张,似醉语轻喃。

下一刹那,角落桌旁,人去影空。

【作者题外话】:看完更新记得夸我~求夸求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