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八章 祸劫/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荣城中央,一支幡旗迎风摇曳。

幡旗飘扬,散发朦胧星光,牵动天地元气沸腾,汹涌澎湃。

星光凝聚,衍化出六支一模一样的幡旗,分布荣城八方,插在荣城城墙,融入虚空间。

幡旗交感,彼此牵动,交相辉映,形成一部神阵,笼罩了荣城百里地域。

神阵笼罩,虚空星辉汇聚,凝成白雾,渐渐弥漫八方,充斥荣城。

外面看去,荣城消失,化作白茫茫一片,无影无踪。

北斗困神幡,内蕴神阵,可化作一方困境。

幡旗下,邹景河和邹子言父子矗立,看着化作数尺高大的北斗困神幡,皆笑出了声。

“困阵已成,荣城必灭。”

邹景河拍拍手,阴柔的眼神满是狠毒之色。

邹子言在旁嘿嘿一笑,道:“此幡虽然不是老祖宗把持的正品,却也是众多仿品内的精品,一旦成阵,足以让半步法身下的人物难以脱逃。”

邹景河点头轻笑:“有此阵在,孙家必亡,荣城都要为其陪葬。”

“爹,还有江家众人呢。”

邹子言在旁低笑:“只有死人,才能够保守秘密。吾族想要霍乱天下,不容懈怠,不可走漏半点消息。江家之人,便一并埋掉。”

“能死在北斗困神阵内,江家众人,也算是幸运的。”

邹景河洒然笑道,平静淡然的面目,没有半点怜悯或同情。

邹子言咧开嘴角,阴狠之色,在眼中淌动。

……

白雾越来越浓,从天而降,徐徐下降。

渐渐地,都充斥满荣城大街小巷。

这样的异象,引起了荣城百姓的注意。

太诡异!

许多感观敏锐的人,都察觉到了不详,感觉到了不安。

孙府,酒席已尽,人员相继散去。

大族老孙禹喝得醉醺醺的,被丫鬟搀扶着,返回厢房。

途中,却被一头斑斓巨虎拦住了去路。

“虎王?”

斑斓巨虎的气息外泄,压得周围空气都是粘稠起来,虚空隐隐凝滞。

孙禹顿时一惊,身躯一震,朦胧醉眼清醒了几分,看着眼前的斑斓巨虎。

这头斑斓巨虎赫然是血灵虎王!

如今的血灵虎王已是聚神六重境的修为,乃是荣城最强存在。

大族老孙禹在其面前,都要弱上许多。

并且,血灵虎王乃是孙逸留下来的,孙禹就更不能怠慢。

血灵虎王堵住去路,猩红渗血的眼瞳看了一眼周围弥漫的白雾,眼神间浮现起忧虑之色。

“本王有些不安,感觉会有祸端降临,你且提醒大家,多做防范。”

血灵虎王忧心忡忡,看着孙禹告诫道。

“怎么了?”

听到血灵虎王的话,孙禹一个哆嗦,顿时酒醒了,沉声询问。

他并不怀疑血灵虎王的话,作为高级兽王,其灵性毋庸置疑。

并且,妖兽天生对危机很敏感,这是一种本能预感。

所以,血灵虎王说不安,会有祸端,孙禹毫不质疑。

血灵虎王眼神凝重,微微摇头,却是说不出所以然。

稍稍沉吟,牠直言道:“周围的白雾,起得太突兀,很诡异,不像是自然现象。”

“并且,本王隐约察觉到了星辰的气息,周围的天地元气流动的速度也是比平时快了许多。”

经得血灵虎王的提醒,孙禹微微凝神感应,确认了前者所言不假。

“是有些诡异!”

孙禹后背发凉,再无醉意。

“多做提防!”

血灵虎王告诫了一番,转身便要离去。

“杀!”

然在此时,荣城内突然响起一声喊杀。

“杀!”

“屠尽荣城,鸡犬不留!”

“不留活口,抓紧时间!”

一道道断喝声,呐喊声,相继爆发。

霍然,血灵虎王与孙禹大惊失色,下意识散发神念,寻音蔓延过去,想要查探究竟。

结果发现,神念涌散出去,很快就模糊了起来。

周围白茫茫一片,根本无从查探。

神念被蒙蔽,失去了效果。

“祸劫来了!”

“召集人集合,快!”

血灵虎王大叫,提醒孙禹。

孙禹转身,大声高喊,召集孙府众高层。

不用招呼,各地的人们皆发现了异状,并听到了喊杀声。

凶狞的声音,充斥着嗜血癫狂,尽显暴戾。

但凡不是傻子,都察觉到了不对劲。

聚神境强者散发神念窥探,皆受到阻碍,难以得逞。

各大势力的人纷纷惊醒,醉意全无。

荣城四门,被强势破开,留下小队人马把守,数千铁骑分兵而进,冲杀进荣城。

沿途所过,肆意残杀。

大街小巷,但凡存在的人,不分老幼,统统被斩下了头颅。

甚至,鸡犬牲畜,都被碾杀,不留活口。

铁骑汹涌,横冲直撞,见人就杀,极尽凶狂。

即便是襁褓中的婴孩,都没放过。

“谁人如此大胆,竟敢行如此凶残之举?”

有大势力的人物发现端倪,高声断喝,提刀而动,意图阻拦。

结果,被铁骑淹没,强势碾杀。

“哪来的贼匪,休得猖狂!”

有强者撞破,厉声断喝,恨杀欲狂。

这些铁骑太凶残,肆意屠杀,不留活口,激起了许多人的切齿痛恨。

各大势力皆震动,纷纷传令,举兵反抗。

但是,一道道人影,骤然扑出,杀向了他们。

这些人皆是实力强绝的人物,修为远在他们之上。

强势扑来,各大势力的高层人物,都是难以抵抗。

没有人是他们的一招之敌,一个照面,悉数被屠。

很快,战火燃烧,波及全城,各大势力的宅邸,都是备受牵连,难以安宁。

诸家子弟,老弱病残,男女幼童,皆被屠杀。

一时间,荣城血流成河,尸骨成堆。

铁骑蛮横,凶残而过,府邸宅院,皆化作废墟,掩埋一切。

“杀啊!”

诸家皆惊恐,纷纷奋起刀兵,组队迎击。

但,效果不大,仅仅只是僵持了一会儿,便被冲破队伍,冲散了团队。

然后,被铁骑部队分兵蚕食,一一抹杀。

鲜血汇集成河,浓浓的血腥气息汇聚,缭绕蒸腾,弥漫八方。

许多平民百姓作呕,被熏得头晕目眩,难以安宁。

“住手!”

“快住手!”

“你们是谁?为何要如此残忍,大兴刀兵,屠杀百姓?”

各大势力惊悚,有强者厉声喝吼,想要喝止铁骑部队,意图喊停这些无情刽子手。

但是,回应他的是一柄长矛,带着凛然杀意,朝着他的眉心洞杀而来。

对方不言不语,一声不吭,只有凶残屠戮。

喊话的人狼狈退避,竭力反抗,但实力差距极大,几个回合间,被刺穿太阳穴,穿透了脑袋,死于非命。

屠杀,不曾停歇。

很快,有铁骑冲进了孙家府邸。

“杀!”

喊杀声四起,孙府门庭被撞破,院墙被轰塌。

一道道人影冲杀而入,挥起屠刀,肆意残杀。

“杀了他们!”

“阻止他们!”

“所有人不要退,奋起反击,杀光这些入侵者!”

孙禹举刀断喝,厉声嘶吼,迎向一位位铁骑。

他乃是聚神境强者,面对铁骑搓搓有余。

但是,还没来得及逞威,便有强者杀来。

长剑如龙,破开虚空,刺向他的咽喉。

无尽剑气扑面而来,撕开虚空,要斩碎他的身躯。

孙禹大骇,想要躲闪退避,却是力不从心。

对方实力远胜于他,剑招更是绝妙,断绝了他的退路。

所幸,关键时刻血灵虎王来援。

“吼!”

滚滚虎啸震动虚空,掀起狂浪,淹没了那人。

无尽剑气爆碎,那人速度受制,杀招受阻。

孙禹趁机后撤,避开了绝命一击。

“有意思,居然有头高级兽王!”

持剑者乃是江家一位高层人物,聚神八重境修为,看到了血灵虎王,顿时狞笑了起来。

“老夫正好缺头坐骑,不如臣服吧!”

持剑者提剑而动,扑向了血灵虎王。

“你们是谁?为何要血洗荣城?”

血灵虎王怒啸,拍爪迎击,缠斗对方。

“想要知道?哈哈哈,你们到地下去问阎王吧!”

对方压根儿不表露身份,挥剑而动,肆意屠杀。

剑气如浪,所过之处,虚空开裂,无物可阻。

一些意图阻拦他的孙府卫兵全被斩杀,难以靠近。

“混蛋!”

孙禹和血灵虎王皆暴怒,恨杀欲狂。

看着孙府众人被屠杀,他们皆心在滴血,难以宁静。

“杀!”

嘶吼声,喝喊声,此起彼伏,相继回荡。

一时间,交击声不绝于耳,延绵四起。

荣城,一栋高阁上,乃是聚宝阁的藏宝阁。

邋遢老者矗立阁楼顶部,环视八方,将荣城变故尽收眼底,一张脸渐渐变幻。

很快,浮现震怒,愤慨狂躁。

“畜生!”

邋遢老者环视着那些肆意屠杀的铁骑,惊怒交加。

“邹氏,竟敢如此作为?”

邋遢老者浑身发抖,气得哆嗦,手中抱着的酒坛砰的一下爆碎开来。

陶瓷碎片伴随着零星水点,迸溅虚空,洒下漫天雨瀑。

邋遢老者矗立阁楼顶部,抬手一指,点向了眉心。

眉心开裂,一道竖眼浮现出来。

竖眼闪烁银辉,倒映着荣城八方的景象。

很快,邋遢老者扭头,看向了荣城中央广场。

“北斗困神幡?”

“果然是邹氏!”

邋遢老者厉声沉喝:“无德畜生,枉为人族!”

喝声回荡,掀起狂浪,伴随着轰隆隆声响,压盖下去。

顿时,荣城涌现的白雾纷纷扭曲,衍化的困阵滚滚颤动起来。

【作者题外话】:邹氏好可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