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九章 半步法身贺德隆/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片血腥的长街上,江氏老祖率队冲杀,襟甲染血,极尽凶残,屠戮周围所有人。

刀兵挥舞,带起鲜血狂飙,景象残忍,不忍目睹。

清扫开长街上混乱逃遁的人,江氏老祖抹了把脸颊上沾染的血迹,抬头眺望四周。

“老祖宗,前方就是孙府!”

一位聚神境强者刀指着长街尽头的府邸,厉声道。

“孙逸所在的孙府吗?”

江氏老祖目光微寒,冷冷地看了一眼,随即提刀而起,冷然道:“杀过去!”

说完,一马当先,拍马狂奔,冲向孙府。

身后数百铁骑尾随,声势浩荡,杀意汹涌。

孙府内,血腥杀戮早已掀起,铁骑蛮横冲撞,孙府不少人奋起抵抗。

只是,都是徒劳。

铁骑凶猛,且不乏聚神境强者率队。

孙府人数占多,却也不占任何优势,聚神境强者数量匮乏。

且顶端强者,处于绝对劣势。

“一群畜生,暴徒,你们不得好死!”

“屠我孙家,他日,必让尔等灭绝!”

孙府许多人长啸,恨杀欲狂,惊怒交加。

但,无人回应他们,四周铁骑埋头冲杀,根本不在意他们的啸吼与愤怒。

“轰!”

而在孙府岌岌可危时,江氏老祖率队而来,冲破府门,强横的威势撞塌了孙府院墙,推翻了许多孙府厅堂建筑。

“嘶!”

江氏老祖的气息没有掩饰,悉数外放,引得孙府所有人倒吸冷气,骇然惊绝。

即便是血灵虎王都是瞳孔紧缩,眼神剧变。

“聚神九重境的盖世强者?该死!”

孙禹破口痛斥,面如死灰,忍不住心生绝望。

这样级别的强者,足够碾杀孙府上下。

更何况,还有数千铁骑冲杀。

天要亡我孙家啊!

孙禹长叹,对抗的力气都是衰减了几分,被对手压得节节败退,险象环生。

“杀,一个不留!”

江氏老祖闯进孙府地域,扫了一眼战场,便是漠然喝道。

身后尾随的铁骑放肆奔袭,加入战团,孙府局势,愈发凶险。

“你们是谁?为何要屠我孙家?为何?”

孙禹嗤眼欲裂,瞪着江氏老祖厉声喝问。

江氏老祖看了孙禹一眼,微微抿嘴,冷然嗤笑:“事已至此,不怕让你们死得明白。杀你们的,乃是冠城江家。”

“冠城江家?”

孙禹闻言,瞳孔紧缩,脸色剧变。

虽然他没有去过冠城,更没有与江家有过交集,但冠城江家的名声,却是早有耳闻。

黑曜城直辖方圆万里,区域内依附的城池数以百计。

其中,冠城乃是最大,幅员最为辽阔的城池。

江家乃是冠城最大的世家,数百年历史,底蕴深厚,远胜孙家这种所谓的百年望族。

敌人,竟然是他们。

孙禹难以置信,并未听闻其中纠葛。

凝视着江氏老祖,孙禹一脸愤慨与惊怒的喝吼:“你们竟然敢如此残忍,屠我孙家,你就不怕传出去,神城问责吗?”

“哈哈哈,若是往常,自然是怕!不过……”

江氏老祖狞声大笑:“今日之事,怕是传不出去了!”

“为何?”

孙禹目光一变,心头陡然一沉,感觉到了浓浓不安。

“哈哈,因为,荣城所有人,都在给你们孙家陪葬!”

江氏老祖哈哈大笑,一脸的狞恶畅快。

“什么?你们……你们竟敢这样做?你们要……要屠城?”

孙禹瞳孔紧缩,脸色剧变,惶恐惊惧。

屠城之举,天下各大势力,没谁敢。

荣城可是近百万人口,一旦屠城,必然会引起天下震动。

冠城江家,竟敢做出这种天怒人怨的事情?

江氏老祖收敛了狞恶,转为漠然,仗马而立,俯视着孙禹,淡淡道:“放心吧,亡你们孙家的,是我们冠城江氏。但,屠灭荣城的,却另有其人。”

“是谁?”

孙禹惊惶追问。

“这个,你们就没必要知道了!”

江氏老祖冷然嗤笑,微微抬起手,眼神骤沉,杀意迸射。

“为什么?为什么?”

孙禹厉声咆哮,满是不甘。

江氏老祖漠然哼道:“因为,你们惹了不该惹的人!”

我们?

孙禹瞳孔紧缩,心头剧震。

孙家什么时候惹过人?

近些年来,一直稳守家业,未曾招惹是非。

即便有矛盾冲突,也只是就近的势力。

如冠城江家这样的势力,他们从未交集。

可,江氏老祖这样的人物,怎么可能会撒谎?

既然他说孙家惹了,那就肯定是惹了。

是谁惹的?

孙禹心思纷飞,很快就通透了过来。

孙逸!

思及于此,孙禹面目抽搐,一脸地无奈。

“我早该知道的,早该知道的啊!”

孙禹仰天长叹,原本的悲愤消失无踪,彻底被无奈与萧索取代。

孙逸成势,孙家得势。

孙逸失势,孙家自然亡灭在即。

双方同根生,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成也孙逸,败也孙逸……”

孙禹微微闭眼,唏嘘一声,随即再睁开眼时,脸色已经变得无比平静。

手中剑紧握,杀意凛然。

横竖是死,那么,就拉些人垫背吧!

“杀!”

孙禹一声狞喝,奋尽全力,主动扑杀了出去。

“杀!”

江氏老祖抬起的手猛地放下,脸色漠然的沉喝命令。

铁骑冲锋,愈发凶猛,孙府废墟遍地,尸骨成堆,血流成河。

一个照面下来,死伤数百人。

……

荣城中央广场,邹景河和邹子言父子留守掠阵,把持着北斗困神幡。

借着北斗困神幡的气息,邹景河可以清晰的感应到荣城的局势。

看着荣城各大势力被屠,各地百姓也难逃恶劫,邹景河的嘴角,浮现起冷然笑意。

阴柔的眼神,更显毒辣。

“爹,时间差不多了吧?”

邹子言望了一眼周围虚空,一脸笑意的看向邹景河问道。

他的眼神同样阴柔,闪烁着亢奋的色泽,跃跃欲试的模样,十分激动。

“嗯,差不多了!”

邹景河点了点头,轻声笑道:“不得不说,江家这些家伙,还真有做刽子手的潜质。若非局势不允许,还真想留着他们,便于以后行事呢。”

邹子言阴柔一笑:“爹大可放心,只要邹氏在,这样的狗,不会缺的。”

“说得也是!”

邹景河赞许点头,欣慰的看了邹子言一眼,道:“那便,开始吧!”

“开始吧,这一切,是时候结束了!”

邹子言连连点头,阴柔的眼中满是雀跃。

邹景河抿嘴含笑,伸出了手,握紧了北斗困神幡。

元力沸腾,灌入北斗困神幡,幡旗摇曳,激烈飘扬。

天地颤动,云雾蒸蔚,星辰浮映,一缕缕光从天而降,被牵引下来。

四周白雾涌动,迅速凝聚,衍化出一颗颗陨石,从天坠落,朝着荣城各地狂砸下去。

陨石天降,声威隆鸣,压爆虚空,连得聚神境强者都是感觉到不安与死亡威胁。

北斗困神幡,名为困神,实则同样具备杀人的威势。

一时间,各地有感,纷纷惊恐。

即便是江家众人都是脸色剧变,猛地抬头,看向了天降的陨石。

那一颗颗陨石好像星辰,饱含恐怖力量,狂坠而落,要毁灭一切。

“混蛋!”

江氏老祖见状,勃然色变,骤然惊怒。

那些陨石坠落,可没分差别,无论是荣城之人,还是江家之人,全都被针对。

无差别攻击,肆意碾杀!

“哈哈哈,都去死吧!”

邹子言看着衍化出来的陨石狂坠而落,忍不住哈哈大笑,一脸狞恶。

邹景河在旁坦然自若,抿嘴含笑,古井无波,漠视着这一切。

然而,眼看着陨石坠落,即将淹没荣城时,异变骤起。

一声厉喝,从天而降,滚滚爆开。

“无德畜生,人族败类!”

喝声不绝,汹涌回荡,伴随着一股滔天威势,倾轧下来。

顿时,荣城涌现的白雾纷纷扭曲,凝聚的陨石轰然爆碎。

滔天威势倾轧,宛如天地崩塌,海啸翻滚,淹没一切,压爆万物。

虚空都是不断沉沦塌陷,黑暗罡风肆虐,吹散了白雾,吹破了天地。

荣城八方城墙上插立着的幡旗都是猎猎作响,坚持不住,相继自虚空中脱离出来。

然后,在无尽威势的倾轧下,不断收缩,不断扭曲。

最终,砰的一下纷纷爆碎。

“噗!”

把持北斗困神幡的邹景河与幡旗气息交感,彼此牵连,顿时遭受反噬,身躯一震,鲜血止不住的狂喷了出来。

“爹?”

邹子言喜意僵滞,转而惊震,骇然不安。

那股威势延绵不尽,持续压落,让得邹景河紧握在手的北斗困神幡都是摇摇欲坠,飘扬的旗帜徐徐沉寂,难以再肆虐。

渐渐地,不断收缩,收敛光芒。

北斗困神幡顷刻瓦解,白雾哗啦四散,荣城恢复了往常。

四周血腥尽显,肆无忌惮的暴露在虚空下。

朦胧的视野恢复,荣城人张望四周,看着这一幕,无不嗤眼欲裂,惶恐惊绝。

短短盏茶时间,荣城大街小巷,遍地狼藉,堆满了尸体,血迹染透长街,浸湿了大半城池。

如此景象,堪称哀鸿遍地,惨不忍睹!

荣城中央广场,邹景河踉跄暴退,手杵北斗困神幡,霍然抬头,看向了虚空间。

一位邋遢老者,徐徐飘落,那张被乱发掩盖的蓬垢面孔,布满了凛然杀意。

“半步法身?”

邹景河心头不安,预感不妙,瞪大了眼睛,紧盯着邋遢老者厉声喝吼:“你是谁?”

邋遢老者浮立虚空,漠然地俯视着邹景河,凛然道:“老夫,贺德隆。”

邹景河闻言,瞳孔紧缩,面目剧变。

【作者题外话】:第三更~夸我的人要继续保持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