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章 贺氏门人/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贺德隆?

贺姓?

难道……

邹景河心头一紧,下意识打量老者的装束。

一身青色长袍,凌乱脏垢,不成体统,十分另类。

而最醒目的,是其腰间挂着的一个橙黄色的酒葫芦。

酒葫芦雕琢着一副素描图,是个饮酒作乐的人影。

看到酒葫芦的瞬间,邹景河心头狂跳,瞳孔紧缩,脸色骇然惊变。

心头的猜测,瞬间笃定。

嗜酒之人,又姓贺,除了酒神贺氏门人,天下再无第二家。

“你……你是……”

邹景河眉宇挑动,一脸震骇的看着邋遢老者。

他难以想象,酒神贺氏门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酒神贺氏,那可是人族当前传承最为久远,底蕴最为深厚的法身世家。

据传,酒神贺氏祖上,就曾出过多位法身高人,皆是天下名列前茅的人物。

数代传承,底蕴之雄厚,天下少有。

邋遢老者贺德隆浮立虚空,目光凛然,俯视着邹景河,厉声道:“赵忠仁曾与老夫说,邹氏离经叛道,心怀不仁,有霍乱天下之心。老夫尚不相信,受其指引,前来此地一游。”

“却没想到,果真有所发现。堂堂邹氏,人族栋梁,不为人族谋划安稳,反倒霍乱天下,行如此无德无义之举。”

话到最后,贺德隆满脸痛惜,言辞间尽是惋叹。

赵忠仁?

竟然又是赵忠仁!

邹景河闻言,一颗心险些炸裂。

怎么可能?

赵忠仁会算到这些?

孙逸不是死了吗?

他竟然还会处处维护孙逸?

连着孙家,都这样庇护?

邹景河难以置信,无法预料。

他根本不知道,孙逸未死。

通讯碑虽然可以远程传讯,但是,每一座通讯碑的造价之高昂,过程是艰难,超乎想象。

除了向邹氏这样的势力有能力建造一座,寻常世家宗派,根本无力承担。

如黑曜城柳族这样的底蕴,都无力建造。

所以,消息传达不便,让邹景河无法获知平原城的后续消息。

并且,邹景河自阜潍城邹氏祖宅离开,便一直驾驭云雀,在虚空疾行,没有停歇,也就更无法打探消息。

赶到冠城,便又马不停蹄的继续赶往荣城。

为了隐藏踪迹,途中多是行走险要偏僻之地,一路罕见人烟,就更别说消息传递。

所以,数日以来,邹景河不曾获知平原城的后续事迹。

否则,这一趟行动,邹景河绝对会半路终止。

如今看到现身的贺德隆,感受着贺德隆的威势,邹景河知晓,这一趟行动完败。

并且,邹氏更可能遭殃。

“罢手吧!”

这时候,贺德隆怅然轻叹。

邹景河身躯一震,一颗心沉入谷底。

他紧紧地看了贺德隆一眼,扭头扫了一眼四周尸骨成堆,血流成河的惨景,随即一声惨笑。

“千算万算,不及天意半点偏袒。”

邹景河双拳紧握,北斗困神幡垂落在地,邹景河仰头长叹:“天不助邹氏,奈何啊!”

话音未落,他浑身血气沸腾,精气神熊熊燃烧,周身浮现起浓浓血焰。

血祭自身!

毁尸灭迹!

事情败露,他必须死,并且要死无全尸。

否则,邹氏必受牵连,会被问责。

“爹!”

邹子言惊慌交加,难以安宁。

“我儿聪慧,奈何,生不逢时。”

邹景河看向焦急惊惶的邹子言,眉头微皱,随即一步跨出,扑向了邹子言。

“言儿,莫怪为父心狠,只怪天意弄人。”

话音刚落,邹景河双手紧紧地环抱住了邹子言的身体。

然后,血焰升腾,包裹了父子二人,迅速燃烧。

“啊!”

血焰深处,传出邹子言痛苦惊恐的嚎叫。

但是,邹景河不为所动,任凭邹子言激烈挣扎,不愿放手。

最终,焚尽残躯,父子二人化作灰烬,烟消云散。

贺德隆眉宇紧锁,蓬垢脏乱的面孔没有喜怒,波澜不惊。

他浮立虚空,没有阻拦邹景河自杀。

邹景河自杀身亡,是必然的结局。

否则,邹氏必受牵连,会被问责。

贺德隆虽然痛恨,却也不愿瓦解邹氏。

毕竟,邹氏底蕴深厚,声威悠远。

一旦解体,会引起怎样的‘动’乱,无尝得知。

异族虎视眈眈,人族威胁尚未除尽,多事之秋,不宜大动干戈。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即便是法身高人,也不愿擅动邹氏这样的大势力。

同时,贺德隆也是希望此事能给邹氏一个警醒,让邹氏悬崖勒马,回头是岸。

毕竟,邹氏这样的大势力若是全心为人族,足以让人族如虎添翼。

漠视着邹景河和邹子言父子焚尽残躯,化作灰烬,贺德隆抬手一招,北斗困神幡落入其手中。

随即扭头环视八方,俯视着江氏众人,厉声喝道:“无德人畜,不仁不义,安敢兴刀兵?”

原本嗜杀成狂的江家众人纷纷惊恐,脸色剧变。

从贺德隆现身之际,江家众人便被震住了心神,屠杀的举动早已停歇下来。

目睹贺德隆的威势压爆北斗困神幡,破开北斗困神阵,逼得邹景河父子自杀。

江家众人便是知晓,此事不可为,他们输了。

并且,眼前这个人身份来历巨大,让邹氏那般大势力都感觉到了压力与惶恐。

否则,邹景河不会自杀。

“老祖宗?”

江家一些高层瑟瑟发抖,惶恐难安的看着江氏老祖。

江氏老祖神情深沉,抬头凝视着贺德隆,一颗心紊乱如麻。

许久,终于无力抬手,轻轻挥动。

数千铁骑,相继丢掉刀兵,放弃了抵抗。

面对足以逼死邹氏嫡系高层人物的强者,区区江家,算得了什么?

看着眼前这群刽子手丢下刀兵,放弃了杀戮,荣城众人皆是如释重负。

许多人再也支撑不住,随着浊气吐出,整个人瘫软在地,难以稳立。

更有甚者,直接昏死了过去,早已累得力竭精疲。

孙府,不少人凝望着贺德隆,瞳孔紧缩,震骇交加。

孙禹眼神闪烁,目光颤动,看着贺德隆的形象,只觉有些眼熟。

他脑海思绪纷飞,不断追忆,总觉得在哪儿见过。

“他他他……他不是……”

这时,旁边一位孙家管事颤声惊呼,手指着贺德隆浑身哆嗦,满脸惊惶。

孙禹猛地一拍脑袋,瞬间想了起来。

这不就是两日前,府门前讨酒的老乞儿吗?

竟然……是这样强势的大能人物?

一举定乾坤,两言平霍乱。

虚空间,贺德隆凌空踏步,走下半空,来到了孙府院坝内。

脚踩废墟,蓬垢凌乱的形象,引得许多人敬畏又惊奇。

“见过前辈!”

孙府院坝内,残存的孙府众人纷纷抱拳施礼。

甚至,先前凶残万分的江家众人都是纷纷躬身,满含敬畏的拘礼。

面对贺德隆,他们不敢有半点不敬之心。

贺德隆微微抬手,看了一眼四周遍地废墟,入目狼藉的惨景,眼中闪过一丝痛惜。

心头暗叹了声,随即目光凛然的看向了江氏老祖,厉声道:“冠城江家,擅动刀兵,残害同胞,无德无义,按人族典律,当诛九族,上下夷灭。”

“哗!”

江家众人瞬间惶恐,数千铁骑都是身躯一震,忍不住颤栗。

江家老祖瞳孔紧缩,脸色剧变,一颗心瞬间绝裂。

但他紧盯着贺德隆,却没有半点反抗,不敢驳斥。

从贺德隆现身时,江氏老祖就已经明白,江家完了。

轻叹了声,江家老祖闭上了眼睛,未曾吭声。

但身边的江家高层却是纷纷跪伏在地,急声恳切:“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啊,我等也是被逼无奈,才会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举。”

“还请大人明察,我们绝对没有悖逆天下的心思,走此一步,都是邹氏强令胁迫,我们被逼无奈,走投无路啊!”

“我们江家只是跟孙家有仇,起因皆是孙家孙逸逼死我们江家子弟,才结下仇怨。今日前来,我们也只是想找孙家讨个公道,全然没有半点想屠灭荣城的心思。”

“只是,邹氏势强,江家无能反抗,只能备受胁迫,不得已而为之啊!”

“大人,请您明察,饶恕江家无辜老小,我等众人,愿领罪受死。”

江家高层纷纷袒明厉害,道出原委,并主动承认错误。

尽管很不甘心,但,却也知晓,屠灭荣城的举措影响有多大。

所以,他们不敢推卸全部责任。

贺德隆扫了一眼求饶的江家人众,微微沉默,随即漠然道:“念在你们是从犯,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饶。”

“江家愿意接受处罚!”

江家老祖闻言,猛地睁眼,急声应道。

贺德隆一甩袖袍,漠然吩咐:“尔等戴罪之身,协助荣城诸家重建荣城,事情结束,所有人自行前往平原城,听候差遣,不可缺一人。”

“善!”

江家众人纷纷跪伏在地,欣然领命。

这一道处令传下,冠城江家将不复从前,声威大损,必然失势。

前来荣城的这一批人,占据了江家七成的底蕴。

从此不复返,江家跌落,是必然趋势。

处罚了江家,贺德隆看了一眼孙府众人,只是微微颌首,未曾言语,便飒然转身,凌空而去。

荣城众人,纷纷抬头,凝望着他的背影,消失在云霄间,无影无踪。

贺德隆凌空而起,低头看了一眼掌中收拢的北斗困神幡,微微轻哼,眼中闪过一丝冷意。

【作者题外话】:四更完~继续夸我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