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一章 天涯有归期,来生再相逢/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阜潍城,邹氏祖宅。

一头雷云雕从天而降,俯冲进了演武场。

邹明煜一跃而下,火急火燎,脚步匆忙的朝着大厅奔走。

一路疾走,一路喊道:“来人!来人!”

焦急的喊声,惊动四方,祖宅内许多人都清晰听到。

有干事人物火速赶来,在大厅门前追上了邹明煜。

“家主?”

干事一脸紧张,满怀迷惘的看着邹明煜。

邹明煜眉宇紧锁,紧盯着干事急声吩咐:“快,乘我雷云雕,火速赶往荣城,拦住景河,告诉他,针对孙家的行动,取消!即刻取消!”

得知孙逸未死,邹明煜就知道,这一局,邹氏输了,输得很彻底。

赵忠仁老谋深算,深谋远虑,以孙逸为刀,挑动起冲突。

最终,坐山观虎斗,将邹氏在军部的势力连根拔起。

邹氏在军部的势力被瓦解,邹氏声望与底蕴将一落千丈。

若是再继续针对孙家,必然会惹来赵忠仁雷霆震怒,只会让邹氏处境雪上加霜。

邹明煜更相信,赵忠仁深谋远虑,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孙家被针对。

必然留有后手,早有准备。

邹景河若是前往,必然自投罗网,羊入虎口。

干事听闻邹明煜的话,脸色一愣,但很快反应过来,不敢怠慢,急忙领命,匆忙而去。

邹明煜目送着干事的背影消失在视野内,一张脸紧绷起来,一双眼满是凝重,一双眉宇紧缩,满是忐忑与不安。

“希望来得及,希望来得及!”

邹明煜在大厅踱步,两手紧扣,显得十分躁动,难以平静。

有侍女前来奉茶,邹明煜无意识的接过茶水,两手抖动,茶水泼了遍地,溅满了手,将袖口都是浸湿。

茶水烫了手,邹明煜嘶了口冷气,急忙重重地将茶杯摔回了侍女奉茶的托盘内。

焦躁的动作,吓得侍女跪伏在地,惶惶难安。

“家主!家主!”

这时候,厅外远远地传来疾呼声,引得邹明煜急忙抬头,紧绷的脸色布满沉重,寻音望去。

只见一名邹氏管事仓皇飞奔而来,一脸慌张之色,火急火燎。

临近大厅时,还被门槛绊了一跤,止不住踉跄的摔滚进了大厅。

“慌里慌张,成何体统!”

邹明煜顿时凝眉断喝,紧绷的脸色满是恼怒。

“家主,家主,不好了,出事了!出事了!”

管事慌忙爬起来跪伏在地,瑟瑟发抖,浑身哆嗦。

“什么事?”

邹明煜心头一紧,嘎噔一跳,不安的情绪若隐若现。

“魂……魂魂魂……魂灯熄了!熄了!”

管事一脸大汗,跪伏在地的他,不断擦着汗水,吞吞吐吐的回答。

“谁的魂灯?”

邹明煜眉宇紧锁,瞳孔微缩,心头不安愈发浓烈。

“景河……景河的魂灯,还有……还有子言,子言的魂灯,熄了,都熄了!”

管事急得汗如雨下,惶恐难安。

邹明煜身躯一震,止不住踉跄后退,如遭雷击。

魂灯熄了,预示着,邹景河和邹子言父子,都死了。

魂灯,乃是魂火之灯,是以特殊材质制成的灯盏。

内部储存着一缕神魂之火,与本人气息交感,相互牵连。

本人若殒,魂飞魄散,魂火就会随之消散,魂灯就会熄灭。

一个人的神魂越强,点燃的魂火就越旺盛,越明媚。

相反,一个人的神魂越虚弱,魂灯就越涣散,越黯淡。

“死了,死了,迟了啊……”

邹明煜眼神呆滞,紧绷的脸色满是萧索,僵在原地,失声呢喃。

赵忠仁,算无遗策,智计无双。

难怪,能稳坐军政总领事之位。

邹明煜长叹一声,满是唏嘘。

“报!”

这时候,厅外再次传来疾呼,一名邹氏护卫火速奔进厅堂前。

“讲!”

邹明煜回过神来,看着护卫喝道。

“报,家主,门外有位自称贺德隆的人,送来一样东西!”

护卫跨进大厅,单膝跪地,举起一件锦盒急声禀报。

“贺德隆?”

邹明煜脸色剧变,瞳孔紧缩,下意识倒吸冷气。

紧接着目光垂落在锦盒上,急忙劈手夺了过来。

掀开盒盖,内部存放着的一枚巴掌大小的幡旗,淌动着流光。

邹明煜目光一紧,这枚幡旗赫然是邹景河带去的北斗困神幡。

是他!

是他杀了景河?

赵忠仁的后手,竟然是他!

邹明煜脸色剧变,呼吸都是局促不安,鼻息都是粗重起来。

“人呢?”

邹明煜凝视着护卫,急声喝问。

“走……走了!”

护卫不敢抬头,低声答道。

“走了?”

邹明煜一愣,脸色僵滞,眼神闪烁,思绪纷飞。

目光在锦盒内的北斗困神幡上徘徊许久,邹明煜再次看向护卫喝问:“他说了什么?”

护卫俯首,嘴唇颤动,哆嗦着道:“他说……他说,望邹氏好自为之!”

好自为之?

邹明煜霍然大惊,身躯震动,脚步踉跄暴退,双腿发软,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吓得旁边的管事侍女惶恐交加,急忙跪伏,俯首叩地。

邹明煜一脸呆滞,双目失神,瘫坐在地,许久无声。

堂堂封王人物,竟被吓得如此模样。

若是传扬出去,必然会贻笑大方。

只是,邹明煜却无暇顾及,满脑子都是盘旋着贺德隆这个名字。

……

平原城,左帅府。

两日以来,孙逸一直在左帅府闭关。

修为突破进开窍五重境,开辟了肺窍,获得《灵息诀》,孙逸一直在温养穴窍,稳固修为。

《灵息诀》乃是针对气息的妙法秘诀,两日温养,让他的气息顺畅,雄浑圆润,整个人精神抖擞,比之以往更显神气。

气息,乃是一种玄奥的力量,不同于血气、元气、精气等。

但是,血气、元气、精气却又内蕴着气息。

气息强弱,与之息息相关。

气息越强,血气越雄浑,元气越饱满,精气越旺盛。

《灵息诀》乃是增强气息的妙法秘诀,因此两日以来的温养,让孙逸血气、元气、精气等皆有增长。

所以,外表看起来神采奕奕,精神抖擞。

特别是一双眼睛,炯炯有神,暗淌精光,看起来精力充沛。

两日以来的闭关,孙逸不闻窗外事,未曾关注着外界风波。

他并不知道,在这两日,平原城风波起伏,一片沸腾。

自邹氏在军部的势力解体,数千将领被羁押审查,或被问罪,或被责罚,或被流放,导致许多职位空缺。

天下一片哗然,沸腾四起。

赵忠仁命令传达,召集军部所有校尉级以上的将领,重议军政。

各地更是喧哗,风声起伏,延绵不绝。

七大战线,各地边关,守将、领兵都统等,纷纷回归,火速赶回平原城。

将领数万,无人敢怠慢。

……

天枢战线,第一关隘。

右帅寇准在此统兵,镇守边关。

自异族大军溃败,全军覆没后,寇准都在这里坐镇,未曾回返平原城。

主帅大帐,寇准身穿武士劲装,独坐桌案前,手持狼毫笔,奋笔疾书。

在他的桌案左侧角落,放置着一张托盘。

托盘上,整齐折叠着他的甲胄。

寇准平眉微蹙,却不显焦虑,眉宇眼神间,十分平静,波澜不惊。

“报!”

这时候,帐外响起传报声。

“进来!”

寇准头也没抬的应允。

门帘掀开,一名头顶银羽的金甲亲兵匆匆走了进来。

“报右帅,平原城快马急讯。”

亲兵拱手弯腰,郑重禀报。

“请!”

寇准微微颌首,仍未抬头,一边疾书,一边示意。

“善!”

金甲亲兵退出了帅帐,不一会儿,门帘再次掀开,领着另一名风尘仆仆,头顶金羽的金甲亲兵赶来。

“右帅!”

寇准的亲兵退到了旁边,被引进来的金甲亲兵抱拳见礼。

“看座!”

寇准终于放下了笔,抬起了头,颌首看着金羽亲兵示意。

“谢右帅,不过,军务在身,事情紧急,卑职便不坐了。”

金羽亲兵谢过,却是摇头婉拒了寇准的好意,随即禀告道:“右帅,领事大人有令,召集各部校尉级以上将领,即刻速回平原城,重议军政。”

寇准闻言,微微颌首,面色平静,波澜不惊。

他独坐桌案后,将书写好的纸张折叠了起来,塞进了一张信封内。

这才起身,将信奉放在了托盘上,然后,端起托盘,走近金羽亲兵面前,双手递了过去。

“右帅,您这是?”

金羽亲兵一脸不解的看着寇准。

寇准慈蔼一笑,将托盘塞进金羽亲兵手中,淡然道:“劳烦小兄弟,替寇准转告领事大人,寇准被名利熏心,险些自甘堕落,辜负了大人,辜负了天下。”

“幸得大人点拨,幡然醒悟,悬崖勒马,得以及时回头。然,寇准心有惭愧,无颜再见天下人,特自辞右帅职务,欲往魔灵平原,余生永镇边关。”

“请大人恕罪,另择贤能,掌右帅军机,以安天下人心,以护人族太平!”

说完,寇准后退一步,两手抱拳,朝着金羽亲兵鞠躬到底。

“右帅,不可啊!”

寇准的话,让得金羽亲兵骇然,旁边的银羽亲兵更是失声惊叫。

寇准直起身来,淡然轻笑:“寇准去意已决,有劳小兄弟了!”

“右帅,您不能走啊!您若离去,可叫兄弟们如何自处?”

银羽亲兵上前,拦住了寇准去路,一脸惊色问道。

寇准驻足,拍了拍银羽亲兵的肩膀,宽慰道:“若虔心为人族,天下何处不可去?”

“我……”

银羽亲兵大急,转身欲走:“我去通知兄弟们!”

“阿彬!”

寇准叫住了银羽亲兵,沉声道:“莫要固执,老夫此去,再无归期,何必徒增伤感?”

“且,若大张旗鼓,军心必乱,你让老夫,如何走得心安?”

银羽亲兵回头,眼眶含泪,一脸伤痛的凝望着寇准,半晌难言。

寇准抿嘴含笑,云淡风轻。

他抬手擦掉亲兵的泪痕,拍着其肩膀,含笑宽慰:“天涯有归期,来生再相逢。若有缘,你我再做兄弟!”

“右帅!”

银羽亲兵再也忍不住,跪伏在地,埋首痛哭。

寇准含笑颌首,却未再多言。

拂袖转身,抓起兵器架上的佩刀,掀帘而去。

步履轻昂,一片淡然。

那昂藏的身躯,在夕阳下拖起了长长的倒影。

【作者题外话】:第二卷完~第三卷开始~潜龙出深渊,扶摇上九天。诸位要大力点夸我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