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二章 繁华凋敝静无声/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三日午时,军政议会如期召开。

各部将领如期赶回,齐聚领事府议事厅。

孙逸升任校尉职衔,也参与了这场议会。

议会持续了足足三个时辰,期间,赵忠仁相继任命了许多高级将领,也提拔了一些人物。

并对边关防线部署,做了详尽安排。

其中,七大战线,各部兵马统一建制,组建了七大兵团。

分别以七大战线为名,各部都统分别辖制,负责各大兵团调度。

赵忠仁亲自任命了七位实力强大的都统担任指挥使,并任职兵团长,向左帅樊明宏负责。

其中,原摇光战线第一关隘守将周天为伤愈复出。

重塑了肉身,元神恢复如初,实力不仅未受影响。

反倒在这场劫难中大彻大悟,感悟了武道真意,半只脚跨入了宗师境界。

周天为被授予了摇光战线指挥使职务,并负责组建摇光兵团,任职第一任兵团长。

其副将左忠仁继续担任其副手,协助他统辖摇光战线,任摇光兵团第一任参谋长。

右帅寇准辞职,自愿前往了魔灵平原,永镇边关。

天枢战线统辖之权空缺,赵忠仁暂无右帅贤能,便命左帅樊明宏接手,即日赶赴边关,替代寇准,统辖边关军政,调度各大战线兵务,以安军心。

随后,赵忠仁又传达了众神法旨,军武学院仍要继续创办。

只是,学院需要重建,在义城旧址建设。

领事府拨款,并遣派了专员负责督促。

其中,负责督促重建军武学院的,便是地牢副庭长陈炜和。

另外,也对被卸甲羁押的将领做了详细处罚。

部分人被撤销职务,处罚了功勋,押往边关服役。

部分人被斩首,杀鸡儆猴。

部分人被罚往魔灵平原,永镇边关。

孙逸坐在议政厅,目睹着整个议会,全程未插言,没有表态。

现在的他虽然声威不凡,但底蕴与在座的众将领却是差了许多。

论资排辈,他差太远。

所以,没有他说话表态的机会。

全程坐视,直到议会结束。

赵忠仁宣布散会,众将领陆续离去。

但,孙逸被叫住,私下叮嘱,做好准备,将要前往神域。

孙逸心头一紧!

他很久之前都在憧憬,希冀着进入神域。

但这一刻突然来临时,心头却是又彷徨,又忐忑,甚至是有些许的迷惘与不安。

神域,能找到龙语嫣的踪迹线索吗?

众神,知晓龙语嫣的去处与下落吗?

千余年过去,龙语嫣处在什么样的境界了呢?

她,是否就在神域呢?

神域,是否留有她的痕迹呢?

种种迷惘,让孙逸十分紧张。

紧紧地看了赵忠仁一眼,孙逸呼吸都是不自觉的屏住,眼神微微凝滞,犹豫了好一会儿,才重重点头,应承了下来。

没有多言,转身离开了议政厅,返回了左帅府。

樊明宏在收拾行装,准备出发,前往边关。

孙逸返回时,樊明宏已经收拾妥当,换上了襟甲,挂上了佩刀。

掌心浮现漩涡,行装消失在了掌中,樊明宏按刀而立,看着旁边默默矗立静候的孙逸,欣慰笑道:“明日,你就要前往一个新的地方,老夫只希望,你能持以为继,保持努力与冲劲,力争上游。”

“会的!”

孙逸颌首应道。

樊明宏待他十分亲切,对他极为重视。

真心诚意的视为晚辈后生,加以栽培扶持。

对待樊明宏,孙逸心头十分敬重,视为前辈。

尽管孙逸前世修为远胜樊明宏,但其年纪始终只有四十多岁,在为人处世上,远没有樊明宏的老辣与沉稳。

贤者为师!

孙逸深谙此理,且十分赞同。

所以,在樊明宏面前,孙逸可没有什么桀骜的心态。

樊明宏拍了拍孙逸的肩膀,细细端详,越看越欣慰。

但很快,他就面色沉肃下来,认真地看着孙逸,告诫道:“神域,虽是天下圣地,内有众神辖制。但,其中局势,远比神州大陆更加复杂。众神之间,也不是与世无争的。”

“所以,去了那里,切记,万事莫要冲动,需得谨慎行事,多留后路。”

“树大招风,过刚易折的道理,你应该明白。”

说到这里,樊明宏停顿了下,随即轻叹:“你的资质与潜力着实不差,但终究起步太低,在神域,未必能够凌压群英。那里面,天骄辈出,妖孽横行。”

“如邹子英这样的绝代天骄,在其中都是排不上号的。你若遭遇,需得谨守本心,能避则避,不要莽撞较劲。”

樊明宏的告诫,孙逸并没有抗拒,微微点头,谨记了下来。

这让樊明宏很欣慰,暗道没有看错人。

“好了,不多说了,老夫也得抓紧时间,该出发了!”

樊明宏洒然一笑,挥挥手,便是转身,朝着庭院外走去。

四周静寂,默然无声。

孙逸站在台阶前,目送着樊明宏的背影,将要跨过门庭。

他眉宇微皱,目光闪烁,犹豫之色在沉浮。

好一会儿,眼看着樊明宏就要走出门庭,消失在廊桥转角处,孙逸拧眉开口,朝着樊明宏喊道:“樊老,孙逸有几句妄言,不知樊老可愿听?”

樊明宏闻言,离去的步伐一滞,停歇了下来。

但他没有回头,只是淡淡笑道:“便当践行了吧!”

孙逸嘴角微抿,眼中闪过一丝笑意,随即沉肃道:“刀道之势,在于爆发。爆发之意,在于后劲。后劲有余,则刚柔并济,刀道之势方圆满。”

樊明宏身躯一震,矗立门庭下的背影猛地回过了头,一双眼睛满含惊疑的看向了孙逸。

这是……指点?

樊明宏心头暗忖,讶异不已。

他感悟的便是刀道真意,所修炼的便是刀道大势。

他感悟刀道真意已经多年,却始终难以圆满,困在宗师境已久。

孙逸如今这番话,却是让他醍醐灌顶,迷惘的前路,被推开了一扇大门。

一旦跨过,他将突破宗师境,挤入封王行列。

届时,将有机会野望半步法身。

封王行列,并不是一个境界,同样是处在宗师境的。

只是,处于宗师境巅峰,属于宗师境圆满层次。

同时,封王行列,也是宗师朝着法身境界极尽蜕变的开始。

樊明宏目光闪烁,心绪起伏了许久。

最终,冲着孙逸点了点头,便是一言未发的转身,昂首离去。

庭院内,孙逸双手抱拳,朝着樊明宏的背影,躬身到底。

拜别!

……

而在樊明宏率部离开平原城时,阜潍城,一则消息传扬开去。

邹氏,宣布避世。

突然的宣告,震动八方,引得各方势力震骇交加。

消息火速传遍周围城池,引发了广泛关注,掀起了轩然大波。

邹氏屹立天下顶级大势力行列,名传天下,威震神州。

结果,宣布避世,难免引人诧异。

所谓避世,并非是从世间消失,也不是搬进深山老林。

其真意是减少族群外部活动,不问世事,与世无争。

直白点讲,就是窝在阜潍城,哪儿也不去了。

外界任何风云,邹氏都不再插手,也不过问,更不参与。

甚至,是谢绝所有来客访问与合作。

这种决策,自然引发了天下骚动。

但许多心思敏感的人则是很快明悟,意会了过来。

邹氏在军中的势力被连根拔起,且接连失策,声威受损,严重失势。

如今避世,乃是急流勇退,利剑藏锋的明智之举。

否则,持续下去,声威日渐受损,恐怕将渐渐失势,一蹶不振。

而随着邹氏宣布避世,平原城内,邹府封锁,门庭紧闭,声息全无。

常驻平原城的邹氏人马,全部撤离,寸影未留。

甚至,原本在军中磨砺的后生晚辈也是纷纷辞职,遣散兵马,抽身事外,离开了边关。

可以说,整个军中,边关各部,再无邹氏嫡系半个人影。

这种举措,引发了许多争议。

繁华凋敝静无声,风雷起落杳无痕。

……

而在平原城,领事府内。

赵忠仁站在高楼上,背手而立,眺望着邹氏一些人的撤离,眉宇平展,古井无波。

在他身旁,还站着一道人影。

乃是一位身穿青袍的邋遢老者,乱发遮面,满头蓬垢,举着酒葫芦痛饮。

这人赫然是贺德隆!

“虎归深山,暗剑藏锋,真希望,不是坏事。”

赵忠仁轻叹了声,目光从那些撤离的邹氏之人身上收了回来。

扭头看向贺德隆,深邃的眼眸微微无奈。

“啧啧!”

贺德隆灌了口酒,吧唧了下嘴,随即唏嘘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所谓得饶人处且饶人,留条退路吧!”

赵忠仁无奈摇头,叹息道:“慈不掌兵,这是古训。”

“你也坐不了多久了,何不留些仁德?”

贺德隆看了赵忠仁一眼,耸肩道。

赵忠仁扭头看向了长空,淡然道:“仁德,留给心怀仁义者才是仁德,留给心怀不轨的人,则是祸端。”

“思想总是这么偏执!”

贺德隆灌了口酒,一脸不悦。

赵忠仁微微抿嘴,笑而不语,没有争执。

贺德隆擦了擦嘴角酒渍,随即转移了话题,看向赵忠仁问道:“那小子呢?你查明白了吗?”

赵忠仁摇头:“没有查出端倪!”

“倒是怪了!”

贺德隆灌了口酒,一脸疑惑:“千年以来,他还是第一个,暗查天神女的人。”

【作者题外话】:新的篇章,又要埋新的伏笔,挖新的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