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三章 等一下/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神女,千年前名震天下的女神人物。

拯救人族于危难,瓦解异族的勃勃野心,深得天下人的爱戴与敬崇。

千年以来,各地盛传其事迹,天下尽知。

因此,各地人们不敢亵渎,神圣不敢侵犯。

孙逸是唯一一个彻查天神女行踪的人,与寻常人表露不一。

毕竟,在寻常人的眼中,天神女高高在上,不可亵渎。

贺德隆的疑惑,也让赵忠仁皱起了眉头。

扭头看向贺德隆,赵忠仁蹙眉问道:“酒神前辈有什么看法?”

贺德隆摇摇头,灌了口酒,啧啧嘴,道:“不知道啊,我也很疑惑老祖宗的态度。在那小子暗查天神女不久,老祖宗突然降下法旨,让我们多注意下那小子。具体什么的,没说。”

赵忠仁眉宇紧皱,深邃的眼中,浮现起疑虑。

他定定的看着贺德隆,臆测道:“你说,那小子,会不会与天神女有什么牵连?”

“什么牵连?”

贺德隆嗤笑了声:“一个是千年前名震天下的女神,一个是千年后的边城小子,你觉得,会是什么牵连?”

赵忠仁目光闪烁了下,抿起了嘴角,道:“你有注意到,那小子的佩剑吗?”

“天鸢剑?”

贺德隆眉宇微挑,反问道。

“千年前,天神女临世,斩灵皇,压群王,一战激烈,天鸢剑为此而崩。从此,天下不知其下落。如今,却突然现世,落入那小子的手中。你不觉得,有些诡异吗?”

赵忠仁目光闪烁,半猜测,半推论道:“这些年来,众神可也有搜索天鸢剑的下落呢,却始终无果,没有线索与痕迹。”

贺德隆微微凝神,灌酒的动作都是停顿了下来,目光闪烁,陷入思索。

酒葫芦放了下来,贺德隆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疑惑道:“也许,老祖宗交感到了什么。”

“酒神前辈功参造化,神通广大,想来……是有所发现吧?”

赵忠仁也是疑虑重重,百思不得其解。

贺德隆思索了下,得不到答案,灌了口酒,撇撇嘴道:“管他的呢,操那些闲心作甚?今朝有酒今朝醉,莫管他人瓦上霜咯。”

赵忠仁一愣,随即无奈失笑。

贺德隆嘿嘿一笑,灌了口酒,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脱手?”

“快了吧!”

赵忠仁思索了下,脸色渐渐沉肃。

“不会舍不得吧?”

贺德隆嘿嘿笑道:“坐了几百年的位置,一朝离开,难免有些牵挂嘛。”

赵忠仁抿嘴一笑,未有多言。

贺德隆灌了口酒,一甩袖袍,洒脱道:“明早我就带人走,一起吗?”

赵忠仁沉默了下,随即轻轻点头。

……

左帅府,内庭。

孙逸与姜浩、柳如龙、柳茹嫣、林妙依、赫连杰、林毅等聚在一起。

柳茹嫣亲自下厨,林妙依在旁帮忙,张罗了一桌酒菜。

众人围坐庭院间,把酒言欢。

明日,孙逸将动身前往神域。

今夜,众人为其践行。

谈笑间,无人提及离别,只谈往事,追忆曾经。

众人哈哈大笑,其乐融融。

席间,姜浩最是开朗,爆出了许多有关林毅的糗事。

二人乃是同门师兄弟,很早前就相识,所以彼此了解不浅。

被爆出糗事,即便林毅冷漠的性子,都是忍不住脸颊涨红。

但是,却罕见的没有发飙,反倒苦笑连连。

众人哄笑,满院欢喜。

而在孙逸他们欢乐时,领事府,墨文青匆匆登门,赶往了领事书房。

轻敲房门,得到应允,墨文青推门而入。

书房内,赵忠仁坐在书桌后,翻阅文书,一脸平静。

“大人!”

墨文青微微拱手,便再赵忠仁的示意下,在书桌旁落座。

“大人深夜召唤,可有要事吩咐?”

墨文青疑惑地看着赵忠仁问道。

赵忠仁放下了文书,轻轻点头,看向墨文青道:“明日,我要走了。”

“走?大人欲往何处?”

墨文青询问。

“归家。”

“几时回?”

“暂无归期。”

一时间,书房气氛沉寂,墨文青眉宇微皱,陷入沉默。

赵忠仁洒然一笑,起身走向了壁窗前,背手而立,望着全无星月的乌黑夜空,淡然道:“我走后,由你暂代领事职务,把持军政,督促各部。”

“大人,属下恐心有余,而力不足。”

墨文青起身,推辞道。

赵忠仁转身,看着墨文青,道:“舍你之外,我找不到第二个,可以信任的人。”

“大人,论资排辈,恐也不该是我啊。”

墨文青苦笑叹息。

“我说是你,就是你。”

赵忠仁一脸认真地道:“文青,军政总领事之职,关乎天下。若无谋者,各部纷乱,军心难安。”

墨文青沉默,不置可否。

赵忠仁肃穆的脸色稍缓,淡然下来,道:“各部众将,众参谋,唯你谋略深远,智计无双。”

“大人过奖!”

墨文青拱手谦虚。

赵忠仁摇摇头,道:“不用在我面前自谦,多年来的辅佐,你的才智,我又岂会没有看在眼里?只是,此番暂代,也只是替我操持,不出纷乱。待上面商议,再做委任。”

墨文青微微沉默,随即抬头,看着赵忠仁道:“大人此去,这般突然,为何?”

“登天门,破境法身。”

赵忠仁没有隐瞒,如实告知。

“大人要破境,成就法身高人?”

墨文青骇然失声,一脸震惊。

难怪,赵忠仁突然离职。

赵忠仁微微抿嘴,含笑承认。

法身境,需要锻造法身、蜕变法力、凝聚法相。

赵忠仁法力早已蜕变,法身夯实,法相初聚,天眼自开。

只需夯实根基,稳固修为,渡过雷劫,得天地威势洗礼,便可正式跨入法身境。

上次灵皇脱逃,赵忠仁曾施展过法身,颇有法身高人的风采。

那时,便引起过震动。

一旦成为法身高人,赵忠仁就不能再继续担任总领事职务,会位列众神殿,成为天下领袖,一举封神。

这对人族而言,乃是喜事。

“千年了,人族未再出过法身,大人,您将成为千年来首位啊。”

墨文青都是忍不住激动,原本的沉稳与平静都把持不住。

赵忠仁却是摇摇头,脸上笑容收敛,布满凝重。

“法身境,玄奥莫测,我也没有把握。”

赵忠仁叹了口气,郑重道:“雷劫事宜,因果难定,是否能够安稳渡过,尚不得知啊。”

“千年来,并非没有人触及法身境,只是,未有人扛过雷劫,最终法身破碎,成南柯一梦。”

“什么?”

墨文青大吃一惊,激动和欣喜瞬间僵滞。

这么说,赵忠仁此去,凶险万分?

赵忠仁淡然摇头,恢复了云淡风轻,淡然道:“问鼎法身,是天下修炼者梦寐以求的事情。如今将近,纵使百死无生,却也不愿驻足留待。”

“进,有一线生机。退,则半世迷离。”

赵忠仁的目光闪烁坚决,心意坚定。

墨文青张嘴,欲言又止。

最终,规劝的话没说出口,默默地咽了回去。

以赵忠仁的心境,岂是他三言两语就可以说得动的?

……

一夜欢笑,谈至黎明。

柳如龙、姜浩、林毅、柳茹嫣、林妙依等人纷纷醉眼朦胧,坚持不住,伏倒在桌,呼呼昏睡。

均匀的鼾声,在庭院起伏,显得异常的和谐。

孙逸放下了酒葫芦,看着围桌而坐的众人,默然无声。

这时候,院门被推开,一位侍卫走了进来,开口欲言。

孙逸摆摆手,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侍卫会意,退了出去。

待得侍卫退走,孙逸才起身,扫了一眼昏昏大睡的众人,他灌了口酒,嘴角笑容一闪而逝。

这些人,是他重生以来的第一批朋友。

是共患难,同生死过的。

今日离别,大家心照不宣,免得徒增伤感。

“我在神域,等你们来!”

孙逸倾诉离殇,举起酒葫芦,大灌了口。

然后,拂袖转身,朝着庭院外离去。

消瘦的背影,如青松挺拔。

离去的脚步,沉稳有力。

直到,孙逸的背影彻底消失,院落桌旁,伏倒的众人才悠悠醒来。

“还是走了啊……”

姜浩晃了晃空杯,一脸苦笑。

众人沉默,相顾无言。

孙逸离开了左帅府,直奔领事府而去。

领事府前,赵忠仁和贺德隆早已静候,一头雷云雕,蛰伏广场前。

赵忠仁简单的介绍了下贺德隆,便是挥挥手,三人齐步,走向雷云雕。

左帅府高楼上,柳如龙、柳茹嫣、林妙依、姜浩、赫连杰、林毅等人并肩而立,眺望着领事府。

看着孙逸在赵忠仁和贺德隆的带领下,走向雷云雕。

柳茹嫣娇躯微不可察的颤栗,黛眉紧锁,妖媚的眼中,隐有闪烁浮动。

“去吧!”

旁边,柳如龙似有察觉,淡淡地轻喃了声。

柳茹嫣扭头看了柳如龙一眼,后者扭头,与她对视,含笑颌首,满是温柔。

犹疑了下,柳茹嫣霍然转身,快步跑下高楼,健步如飞,朝着领事府狂奔而去。

紫色的长裙随风飘舞,乌黑的长发纷乱扬动,让素来高贵优雅的柳茹嫣,显露出了不一样的张扬美态。

领事府前,孙逸随同赵忠仁身旁,登上雷云雕。

蛰伏的雷云雕撑翅而起,欲要起飞。

“等一下!”

广场外,柳茹嫣的高喊,骤然传来。

【作者题外话】:你们猜,柳茹嫣追上去要干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