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四章 一世长情落谁家/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霍然,展翅欲起的雷云雕停滞,脊背上的赵忠仁、孙逸、贺德隆皆都扭头,看向了飞奔而来的柳茹嫣。

柳茹嫣闯入广场,气喘吁吁,一张脸都是潮红起伏,胸膛剧烈起伏,心跳都是不断加剧。

“等一下!”

柳茹嫣气喘吁吁的喊道。

突然赶来的柳茹嫣,让得赵忠仁和贺德隆一愣,二人对视了一眼,齐齐看向了孙逸。

孙逸也是一愣,一脸迷惘与不解。

“小子,赶紧下去!”

贺德隆见状,促狭一笑,然后挥手示意。

孙逸嘴角微抿,看了眼含焦急,满怀紧张的柳茹嫣一眼。

微微迟疑,孙逸跃下了雷云雕,迎向了柳茹嫣。

“茹嫣姑娘,可有其他交托?”

近前,孙逸疑惑询问。

“茹嫣……”

柳茹嫣俏脸红潮起伏,两只纤手紧扣在身前,无意识的紧紧纠缠,彰显了内心的彷徨与忐忑。

她欲言又止,却又半晌无言,吞吞吐吐,难以吐露心声。

素来成熟稳重的女子,在此时多了几分小女儿态。

孙逸眉宇微锁,端详了柳茹嫣一眼,微微沉默,随即道:“若无交托,那么,我们神域再见。”

说完,便要转身离去。

“公子!”

柳茹嫣顿时急声叫住了孙逸:“茹嫣……茹嫣……”

但后面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一颗心噗通噗通的跳,呼吸都是急促,鼻息都是粗重了起来,脸上潮红更浓。

娇羞紧张的模样,让得她妖媚的气质,更显魅惑。

孙逸回头看了柳茹嫣一眼,静候半晌,不见下文,只得微微一笑,便是回头,快步离去。

“公子!”

柳茹嫣见状,心头大急,紧扣的双手猛地攥紧,看着孙逸的背影,脱口失声:“茹嫣喜欢你!”

“咔!”

孙逸脚步一顿,脚下失衡,元力宣泄,将脚下的青石板转都是踩现了裂纹。

茹嫣喜欢你!

直白的呼喊,在耳畔盘旋,缭绕入耳,让得孙逸心头剧震。

他身躯都是僵硬了,体内血液都在沸腾,在咆哮,在汹涌,忍不住的激荡。

柳茹嫣的告白,让孙逸的心,都是微微紊乱。

长久以来的相处,柳茹嫣的妖媚、高贵、优雅,在孙逸的脑海里下意识盘旋,让他的思绪忍不住的浮动。

柳茹嫣无论从身材、外貌、气质、根骨、潜力上而言,都是天下少有。

孙逸即便两世为人,心底要说没有动容,是不可能的。

这样一位绝世美人常伴左右,谁人不想?

孙逸素来洒脱,却也免不了世俗诱惑。

但,他没有转身,未曾回头。

僵在原地,眉宇紧锁起来,一双目光,闪烁挣扎,浮现思索紊乱之色。

柳茹嫣秀手紧攥,目光忐忑,饱含紧张的盯着孙逸的背影,一颗心都是狂跳不止。

她呼吸局促,鼻息粗重,满是彷徨。

周围空气都仿佛凝结,变得沉闷,浮生压抑。

像是寒霜冻结,众人都化作了雕塑,静止在原地。

除却发丝飘扬,衣袍浮动,便没了动静。

这样的状况持续了许久,孙逸挣扎迷惘了好一会儿,才恢复了平静。

长长的吐了口浊气,孙逸闭上了眼睛,垂落在身侧的双手微微握拢,缩进了袖口。

“抱歉!”

孙逸唇齿开阖,轻声道:“我心已有所属,余生不便辜负。”

闭着眼睛,龙语嫣的音容笑貌,尽在脑海盘旋。

即便前世被算计,但,他仍不能忘。

在没有找到龙语嫣,问明原委,查出真相前,他放不下这段情。

所以,没法接受新欢。

心头有执念,难以心安。

这便是他执着寻找龙语嫣的原因,不管真相如何,只为心安。

心底执念深种,孙逸睁开了眼睛,不曾回头,迈开了步伐,背对着柳茹嫣,越走越远。

身后的柳茹嫣,脸色僵滞,脸颊的潮红迅速消退,继而被苍白取代。

她紧扣的双手,终于松开,无力的垂落下来。

狂跳的心,像是被重锤猛击,终也是迅速平静。

凝望着孙逸的背影,越走越远,重又登上了雷云雕。

雷云雕一声唳鸣,展翅而起,横冲入云,快速的消失在了视野间。

柳茹嫣呆呆的凝望着,直至雷云雕消失,那雕背上的人影,消失无踪,她才恍然惊醒,僵滞的眼神,苦楚浮生。

满腔欢喜,终是一场梦境。

不安的执着,该如何归隐。

无声苦笑,柳茹嫣茫然转身,黯然萧索,失魂落魄。

左帅府,高楼上,柳如龙观望着这一幕,脸上的笑容也是消失。

远远地看着失魂落魄的柳茹嫣,他忍不住无奈轻叹。

三千青丝系白发,一世长情落谁家?

……

雷云雕冲霄,展翅入云,飞速穿梭。

耳畔疾风呼啸,云海飞退,暗响风雷。

孙逸站在雕背上,任凭疾风吹拂,掀起发丝狂舞,卷起衣袍鼓动,也无动于衷。

他的脑海里,始终盘旋着柳茹嫣的呼喊,又浮沉着龙语嫣的音容笑貌。

两道倩影,挥之不去,相互交织,让他的思绪都是驳杂难宁,经久不安。

“啧啧啧!”

这时候,旁边传来吧唧声,贺德隆灌了口酒,一脸促狭的笑道:“真是傻子,这么好看的大美人儿居然忍心推拒?留着暖床,多享受。”

孙逸闻音,思绪一凝,扭头看了贺德隆一眼,很想给他一个白眼。

一个糟老头,能不能再无耻点?

贺德隆似乎察觉到了孙逸的鄙视,顿时不乐意的嗤笑了起来。

“嘁,也是老小儿年岁大了点,要是年轻的话,像这样的美人儿,来上十个八个,老小儿也是受得起的。”

说着,一脸的遗憾,不胜唏嘘:“哎,年轻的时候,没把握住机会,满脑子都是修炼修炼。结果,待明悟过来,人老黄花凉,物是人已非。”

孙逸一脸漠然,一语不发,只是安静的看着贺德隆。

人可以无耻,但他终究不是无耻的人。

看着孙逸饱含鄙夷的眼神,贺德隆嘴角微抿,还想玩笑几句,却是没了兴趣。

不懂情趣的家伙啊!

贺德隆摇了摇头,默默地大灌了口酒。

赵忠仁看了二人一眼,只是无奈摇头,未曾做声。

很快,雷云雕开始俯冲,降下速度,破开云雾,落向地面。

这么快就到了?

孙逸不由讶异,这才多久啊?

前后不足盏茶时间,居然就落地了?

神域隔得这么近?

孙逸惊疑,下意识回想来时的途径,盘想着是不是经过什么迷幻阵。

又或者,是跨越了什么交错时空。

结果,发现似乎全无痕迹,没有异样。

那为什么会这么快?

神域就在神州大陆吗?

孙逸疑惑,半晌不解。

待得雷云雕俯冲而落,破开云雾,得见四周景象时,孙逸才恍然惊醒,觉得周围的景象有些熟悉。

“这里是……两界山!”

观望许久,孙逸不由讶然,扭头惊疑的看向了赵忠仁。

赵忠仁微微颌首,不置可否。

“神域在两界山?”

孙逸疑惑,他曾来过一次两界山,登临过山巅,却没有发现半点异样。

一座山脉,怎么藏下无尽神域?

难道,是藏芥子纳须弥?

怀着重重疑虑,雷云雕降临在了两界山巅。

举目四望,四周云海蒸腾,举手可触。

和风徐徐,一片寒寂。

孙逸下意识看向了山巅高处,结果,却是目光一惊,陡然失声。

“那座雕像呢?”

孙逸骇然,忍不住吃惊。

曾经,他登临过山巅,在山巅高处,竖立着一座龙语嫣的石雕。

可是,现在不见了。

举目四望,周围山巅,没有半点痕迹。

“什么雕像?”

赵忠仁和贺德隆皆是疑惑地看向孙逸,一脸不解。

“龙……天神女的雕像啊!”

孙逸差点叫破龙语嫣的名讳,失声询问。

赵忠仁和贺德隆对视一眼,皆是疑惑。

“有过雕像吗?”

二人皆是讶异,他们往回不知多少次,哪里看到过什么雕像?

什么情况?

孙逸不由惊震,一颗心霍然凌乱。

他分明看到过,就在山巅高处,矗立在那,眺望云霄,充满了孤独萧索。

可是,为什么不见了?

为什么赵忠仁和贺德隆皆说没有?

是他们两个人合伙骗他,还是他曾经看花了眼?

又或者,是陷入了幻境,是执念产生了魔障?

孙逸下意识紧盯着赵忠仁和贺德隆,很想看破二人的心思,看透是二人在合伙蒙骗他。

可是,他失望了,没有看出痕迹。

赵忠仁和贺德隆的眼神也很惊疑,迎视着他的目光,一脸审视。

没有蒙骗!

二人没有说谎!

那么,是他看错了?

是他曾经看花了眼?

怎么会这样?

孙逸心绪难宁,震动交加。

“你,发现过什么?”

赵忠仁和贺德隆脸色沉肃,审视着孙逸,皱眉询问。

“我……”

孙逸犹豫,要不要如实告知。

事关龙语嫣的踪迹,不知道能否坦白?

“你看见过不同寻常的东西?”

贺德隆追问,目光深沉,没了早前的玩笑与洒脱。

孙逸眉头紧锁,思索了下,重重地点头。

然后,将曾经看到的一幕幕,如实告知了二人。

“嘶!”

赵忠仁和贺德隆都是倒吸冷气,心头顿觉诡异。

不会是闯鬼吧?

好邪门!

二人对视,都有些脊背发寒,忍不住满含戒备的张望四周。

那么诡异的一幕,真的存在吗?

又是以什么原因存在的呢?

心绪纷飞,二人也是甚为不解。

【作者题外话】:柳茹嫣告白了~羞羞哒~求夸求鼓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