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七章 朴实村落/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逸沉默,看了何思珑一眼,便将询问的目光投向了年长女子。

跟一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较劲,没什么意义。

看着孙逸不搭理自己,何思珑顿时嘟起了小嘴儿,一脸不高兴的挽住了年长女子的胳膊,恨恨地道:“姐姐,你可千万别心软答应他的要求,你看他莫名其妙闯入这里,就知道他不是个好人。”

“而且,看着我们姐妹俩孤零零的,还想借住进我们家,肯定是图谋不轨,怀有目的。姐姐,你可千万不要上当受骗,让他阴谋得逞。”

何思珑暗咬银牙,一脸戒备地瞥着孙逸,那般模样,隐含着几分报复的快感。

孙逸不为所动,未曾看何思珑一眼,询问的目光,始终如一的看着年长女子。

他面色平静,波澜不惊。

透彻的眼神,明亮清净,十分坦诚。

年长女子漠然无声,紧紧地盯着孙逸的眼睛,四目相对,彼此凝视。

好一会儿,年长女子微微颌首,淡然回道:“可以!”

“什么?”

何思珑闻言,俏脸一变,顿时焦急起来,抱着年长女子的胳膊晃动叫道:“姐姐,你怎么可以这么糊涂呀,他不是好人,你这样答应他,小心引狼入室啊。”

年长女子没有在意何思珑的叫唤,伸手按住了后者的手,淡淡地看着孙逸道:“我可以允许你住进我们家,但是,生活物资,需要你自给自足,我们不养闲人。”

“可以!”

孙逸爽快答应,没有在意这些细节。

他之所以借住进对方家里,纯粹就是方便了解这个世界,压根儿没有想过享受什么入府贵宾的待遇。

“姐姐,你……”

何思珑急不可耐,更加焦灼。

但想要规劝的话,却被女子打断。

“好了,他没有恶意。”

年长女子淡然说道,语气十分笃定。

“姐姐,你太心软了,他一个大男孩,身份不明,来历不明的,你就这样相信他,会吃大亏的。”

何思珑气得跺脚,看向孙逸的眼神,充满了忿恨。

年长女子没有和何思珑多做解释,只是看向孙逸,说了一句:“我叫何思玲。”

话未落音,便牵着一脸不甘心的何思珑转身离去。

孙逸看了一眼回头冲着他瞪眼,忿恨不减的何思珑,然后毫不在意,快步跟了上去。

亦步亦趋,不紧不慢,穿过重重山林。

很快,一片村落,出现在山林边缘。

这是一片盆地,依山傍水,风景秀丽,十分清净。

村落建在山林边缘,朝外则是一块块水田,种植着许多水稻。

一道道人影在田野忙碌,安静祥和,宛如世外桃源。

走进村落,途中遇见不少村民扛着农具往来,皆都十分友善的跟何思玲与何思珑姐妹打着招呼。

其中不少人更也对孙逸投来善意的眼神,或含笑点头。

何思玲和何思珑姐妹皆都回敬村民,彼此十分熟络。

当然,何思玲只是简单点头,叫了一声叔伯便是。

何思珑则是十分活泼,看着往来村民,皆笑着招手。

不仅叫着叔伯,还多有问候,看起来乖巧极了。

孙逸跟随在后,默不作声,时不时的灌口酒,与投来目光的村民颌首示意。

“这里是东林县何家村。”

走进村落,何思玲介绍的声音在前面传来。

一如既往的平静,波澜不惊,仿佛一汪湖泊,不起涟漪。

孙逸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很快,穿过一座座青瓦房,前面一座篱笆院映入眼帘。

“那是我家!”

何思玲平静的介绍,让孙逸投去了目光,看了一眼篱笆院。

但没有过多瞩目,便很平静地点头。

相较之周围的青瓦房,篱笆院则要简陋了许多。

虽然隔成了一方小院,但住房都是茅草房,没有青砖绿瓦。

草屋三四间,以树木做梁柱,以竹条做门墙,再糊上一层层泥巴。

这种房舍,比起同村的青砖绿瓦,则要简陋落后了许多。

何思玲很平静,没有任何的不好意思或遮掩,只有何思珑忿忿地看了孙逸一眼,眼角余光,隐含着几分审视。

不过,在看到孙逸平静坦然的目光,没有任何异样时,何思珑才暗松了口气,然后悄悄地收回了目光。

快步小跑着冲向篱笆小院,推开竹条编排的院门,便是呼喊了起来:“爹,娘,思珑和姐姐回来啦!”

何思玲随同在后,则很安静。

孙逸紧随其后,走进了院落,没忘关上篱笆院门。

何思珑的呼喊传开,却没得到任何的回应,四周十分平静。

“咦,爹娘好像不在家诶。”

何思珑疑惑的嘀咕了一声,推开了一间间房门,发现屋内空寂,没有人影。

“也许去了田地里,还没收活呢。”

何思玲没有在意,去了房间,带了两条长木凳出来,放在院内,淡然道:“家中简陋,坐吧。”

孙逸点头颌首,没有做声,依言落座。

何思玲去倒了一壶清水,取来了两个小碗,斟满了水,示意孙逸。

“我有酒,谢谢。”

孙逸举了举酒葫芦,谢过了何思玲的好意。

何思玲没有在意,连干了两碗清水,便在对面的长凳坐下。

何思珑在厨房翻了一遍,然后一脸无奈的出来,郁闷道:“好气哦,都没剩饭呢,姐姐。”

“天色已晚,爹娘快要收活,一会儿就会吃晚饭,忍忍吧。”

何思玲看了一眼天色,淡然地宽慰道。

“可是姐姐,今天我们又没有打到猎物呢,又没有肉食吃,好气哦。”

何思珑撇了嘴,一脸忧郁。

何思珑的话,引起了孙逸的注意,不禁讶异的看了姐妹俩一眼。

姐妹俩虽然是女儿身,看起来柔弱,但却都有修炼,且实力不俗。

何思珑虽然只有造气境小成的修为,但何思玲却是开了三窍,称得上高手。

以其修为,想要打些猎物,应该不难吧?

似乎看出了孙逸的疑惑,何思玲淡然说道:“我们整天都在寻找大型猎物,那样不仅可以改善伙食,还可以取其皮毛置换钱财。”

难怪如此!

这样的话,打猎难度就大增了。

“都怪姐姐,对小动物不忍心下手,每次都放它们离去。不然,好歹也可以改善下伙食呢。”

听着何思玲的话,何思珑就忍不住抱怨。

何思玲抿了抿嘴,没有吭声。

孙逸不由深深地看了何思玲一眼,后者的善良,倒是出乎他的意料。

然而,何思珑接下来的话,却让孙逸嘴角狠狠抽搐了下。

“我们家已经难以果腹,现在又来一个吃白食的家伙,想想都好气哦。”

何思珑瞪着大眼睛,似有意,似无意的瞪了孙逸一眼。

那意有所指的架势,再明显不过。

这种时候,孙逸都没好意思开口辩驳。

早知道会这样,他途中就打个猎。

至少,不会这样受白眼。

察觉到孙逸尴尬的处境,何思玲微微蹙眉,瞪了何思珑一眼,语气略微加重了些,道:“行了,思珑,去看看爹娘在哪儿,我们去接他们回家。”

“哼!”

何思珑娇哼了一声,大眼睛忿忿地瞥了孙逸一眼,然后昂着脑袋,甩着胳膊,一脸不高兴的大步朝外离去。

“抱歉,思珑小孩子脾气,请不要介意。”

支走了何思珑,何思玲略怀歉意的看着孙逸道。

“没关系,我不知道你们家的状况,贸然打扰了,说抱歉的话,应该是我才是。”

孙逸放下酒葫芦,站起身来,道:“现在天色还早,我进山一趟,打些猎物回来吧。”

为了堵住何思珑那丫头的嘴,孙逸觉得这是最简单的方法。

不然,即便有何思玲的帮衬,恐怕也治标不治本。

那小丫头小气着呢!

“不用了!”

何思玲急忙起身,劝阻孙逸,道:“现在天色已晚,山中猛兽将要开始猎食。这个时候不宜进山,会添凶险的。若是你心头过意不去,便明日清晨再去吧。”

“没关系,我能自保。”

孙逸抿嘴轻笑,信心笃定。

但何思玲没有在意,态度坚决的拦住了孙逸。

她可不认为孙逸的修为有多高,会比她更强。

毕竟,现在的孙逸,看起来只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比何思珑大不了多少的样子。

但在二人僵持的时候,院外突然传来了何思珑的大叫声。

“姐姐,姐姐,快来啊,不好了,不好了!”

何思珑的声音充满了惊慌与焦急,远远地传进院中,引得何思玲和孙逸扭头看去。

院中僵持的气氛被打破,二人顾不得其他,快步冲出了篱笆院。

微微抬头,便是看到,院外不远的小道上,何思珑和一名沧桑妇女,搀扶着一位瘸腿男子,艰难地朝着家中走来。

“爹,娘?”

何思玲快步赢了过去,替过何思玲,搀扶着瘸腿男子返回篱笆院。

孙逸想要帮忙,却不知从何帮起,只能站在旁边。

“怎么回事?”

搀扶着瘸腿男子坐在长凳上,何思玲便是急声询问:“爹,您这腿怎么回事?”

瘸腿男子没有说话,垂着头,默不作声。

旁边的沧桑农妇则是捂着脸,抽泣起来,哭个不停。

“娘,爹这是怎么了?”

何思珑看得大急,在旁抓着瘸腿男子和农妇的胳膊紧张询问。

瘸腿男子沉默不语,农妇哭个不停,半晌不说话。

何思玲美眸微凝,两眼渐渐微眯,平静的脸色,渐多了深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