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八章 都是美色惹的祸/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瘸腿中年男子的腿,分明是受外力过重而折断的。

而看夫妇俩沉默不语,不愿提及的状态,足以推断,很大可能是被人打断的。

孙逸的眼力自然不难看出,他相信以何思玲开窍三重境的修为,也是可以看得出来的。

眼窍开辟,眼力会大增,可以看透些许端倪。

虽然没有孙逸的《明识诀》加持那般可怕,却也足以窥破断腿的端倪。

果然!

在孙逸注意到何思玲的脸色变化时,便听后者的声音响起。

“是不是蔡进干的?”

何思玲紧盯着夫妇二人询问,脸色不再平静,语气也不再淡然,皆多了几分冷意。

蔡进?

孙逸眉宇微挑,记下了这个名字。

很显然,这个人与姐妹家有仇。

或者,是跟何思玲有恩怨。

不然,何思玲不会第一时间提及这个人。

孙逸没有做声,默默地关注。

在何思玲提及蔡进时,夫妇二人的脸色皆有明显的变化。

中年男子的脸色微微僵滞了下,随即微不可察的把头垂得更低。

旁边的农妇的抽泣声更重了几分,悲伤的情绪似乎更激烈了许多。

何思珑都是俏脸微僵,紧接着浮现忿恨之色。

“我就知道,又是那个王八蛋,爹,娘,你们说,是不是他?”

何思珑顿时抓住夫妇二人追问,一脸焦躁。

看着夫妇沉默,何思玲脸色渐渐恢复了平静,没再追问。

“我去找他!”

淡漠的丢下一句,何思玲转身,就要离去。

“思玲,回来,别去!”

看着何思玲的架势,夫妇二人急忙开口,叫住了她。

“他欺人太甚!”

何思玲抓住了手挽的红色长鞭,冷声道。

“别去了,没用的,蔡家根本不是我们惹得起的。”

中年男子摇摇头,无奈叹道:“爹没事,休息两天,就会好的。”

“好?您的腿已经断了,没有灵药温养,根本就不可能痊愈得了。”

何思玲回头,冷声驳斥。

“这没关系,只要你们姐妹俩平安无事,爹没关系的。”

中年男子的语气很平静,看起来毫不在意。但他眼中的痛苦,却没瞒过孙逸的注意。

断掉一条腿,无论对谁而言,都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我要让他偿还!”

何思玲不为所动,态度坚决。

“姐姐,我要跟你一起去!”

何思珑也是站了起来,急声表态。

“都不许去,回来!”

中年男子见状,顿时急了,撑起身来想要阻拦姐妹俩。

但断腿之痛让他倒吸冷气,重又跌坐了回去。

“爹!”

姐妹俩顿时心急不已,急忙折返回来,搀扶住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趁势抓住姐妹俩的手腕,忍着痛,咬牙道:“不要去,没用的。蔡家势大,惹怒了他们,我们没好处,只会招来更大的祸灾。”

何思玲黛眉紧皱,默不作声,但冷漠的眼神,却是透着不甘心。

“爹,都这个时候了,我们凭什么还要忍着啊?蔡家欺人太甚,我们再继续忍着,只会让他们变本加厉的。”

何思珑在旁辩驳,不赞同中年男子的态度。

“那又有什么用?势不如人。”

中年男子鼻息粗重,满脸无奈。

“那我们也不能就这样忍着,最起码也要强势反抗一下啊。”

何思珑急声辩驳,愤恨不已。

“思珑,你还小,不知道反抗的代价的。”

中年男子苦笑摇头,仍然固执已见。

“不反抗,难道就这样认命吗?”

何思珑气得跺脚。

“哈哈哈!”

这时候,篱笆院外,远远地传来大笑声,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孙逸第一时间抬头,寻音望去,便是看到一名大约二十岁的锦衣男子,领着几名年轻人,快步而来。

锦衣男子五官普通,眼神阴鸷,透着几分张扬之势。

这些人的速度不慢,很快就抵达了篱笆院。

“噼啪!”

篱笆院被一名年轻人一脚踹裂,元力涌动,篱笆院墙崩塌,溅起许多尘土。

看着这些人粗鲁的态度,孙逸眉宇微皱,已经意识到了他们的来历。

蔡进!

锦衣男子,无疑是。

“蔡进!”

果然,看着这些人大摇大摆,态度张扬的闯进篱笆院,何思珑顿时咬牙切齿,瞪着锦衣男子愤恨不已。

“哈哈哈,思珑妹妹,好久不见啊,真是愈发的标致了呢。”

锦衣男子蔡进摇着一把折扇,哈哈大笑着排众走出,一脸邪笑地看着何思珑笑道:“怕是再过些年,思珑妹妹也会如你姐姐一样漂亮嘞。”

“无耻流氓,滚出我家!”

何思珑顿时甩开手挽的长鞭,恨声斥道。

“家?这破落的脏乱地方,也是家?”

蔡进不屑一顾的瞥了一眼简陋的篱笆院,嗤笑道:“要不是你们姐妹俩,如这样的破落地,比我们家茅房都不如的地方,本少爷才懒得涉足呢。”

“你……”

何思珑脸腮涨红,气得胸膛激烈起伏,呼吸都是粗重急促起来。

“啪!”

在蔡进得意大笑时,一条红色长影,抽破空气,带着噼啪声音,朝着他的脸部狠狠抽来。

何思玲动手了!

漠然的脸色饱含冷意,微微抖手,红色长鞭便是如灵蛇吐信,迅疾如电。

只是,蔡进不是寻常纨绔,他同样具备着开窍三重境的修为。

感观和敏锐度都不差,在何思玲的长鞭抽进面前时,他便是抬起手掌,布满元力的手掌轻松写意的抓住了长鞭。

“嘿嘿,想偷袭?凭你还差了点。”

蔡进得意一笑:“何思玲,本少爷可不是寻常人,想要教训本少爷,你怕是没那个能耐。不如听我一句劝,趁早放弃,嫁进我们蔡家,嫁给我做妾室,以后相夫教子,安守本分。”

“凭你的身材,和你的脸蛋儿,只要你乖乖地,本少爷肯定不会亏待你。到时候,你们爹娘,也不会这么受苦受累,不必成天挤在这样的破落地方,一日三餐都是粗茶淡饭。”

“你说呢?”

说完,蔡进趾高气昂,笑吟吟地看着何思玲。

那般笑容,充满旖念与色意。

“滚!”

何思玲秀手一挣,长鞭猛地绷直,元气迸溅,瞬间挣脱蔡进的手掌,并将其手掌虎口震开了裂。

掌心虎口传来的微微疼意,让蔡进的笑容渐渐消失,脸颊微微泛起了冷意。

“何思玲,你别不识抬举!”

蔡进凝视着何思玲,声音变得恼怒。

何思玲没有说话,收起了长鞭,转身搀扶着夫妇二人准备回屋。

蔡进见状,眉头微皱,眼中恶意一闪而逝。

“何思玲,你真的要固执已见,跟我作对吗?”

蔡进冷声喝问。

换来的,是一如既往的沉默和无视。

何思玲没有回头,连得何思珑都是娇哼一声,转身朝着房舍走去,不愿搭理。

“可恶!”

蔡进气得跺脚,瞪着何思玲窈窕的背影,恨声道:“何思玲,你以为你可以在县试上赢过我吗?那根本不可能!你想凭着县试改变命运,本少爷告诉你,你做梦!你这辈子都休想!”

“本少爷不怕告诉你,我爹已经去县城收购灵丹,不日就会返回,到时候,本少爷足以凭借灵丹开辟四窍。到时候,凭你一介穷苦出身,也妄想与本少爷争斗?”

“哼,本少爷好心好意带你过荣华富贵的日子,你却不在意,到时候,你后悔去吧!就算你跪着求本少爷,本少爷也不屑看你一眼!”

蔡进愤怒斥喝,怨恨不已。

何思玲完全没有驻足,没有在意,不为所动。

安静地如一潭死水,毫无波澜。

这份心境,连孙逸都是自愧不如,看得称奇。

“哼!贱人,咱们走着瞧!”

看着何思玲无动于衷,窈窕身影彻底消失在房舍内,蔡进跺脚冷哼,甩袖而去。

孙逸站在旁边,一语不发,一声未吭,漠视着蔡进胡搅蛮缠一番,然后扬长而去。

临去前,还任由对方踹碎了篱笆院门。

目送着蔡进的背影消失,孙逸灌了口酒,眼底满是疑惑。

从蔡进的话中,孙逸捕捉到了几个新词。

县试?

县城?

这个字词,孙逸从未耳闻。

即便是前世时候,都没有听说过。

今日,倒是第一次听闻。

县试又是个什么东西?

听蔡进的口气,似乎是一种比赛。

县试可以改变命运?

是什么意思?

县试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代表着什么吗?

种种疑惑,让孙逸失神,陷入思索。

站在旁边,沉默许久,都未做声。

“那混蛋走了吗?”

这时候,身旁传来何思珑小心翼翼的询问声,孙逸才恍然惊醒。

看了一眼蔡进离开的方向,孙逸微微点头,道:“走了。”

“哼,可恶的家伙,本姑娘真是恨不能一鞭子抽死他。”

何思珑闻言,顿时跺脚,恼恨不已。

“他是什么人?”

孙逸见状,灌了口酒问道。

“一个卑鄙无耻,龌蹉下流,肮脏可恶的混蛋臭流氓!”

何思珑咬牙切齿,恨声道。

“……”

孙逸嘴角抽搐,我是问的这个意思吗?

何思珑完全没有自觉,一边把玩着长鞭,一边微眯着眼睛,闪烁着凛冽寒意的呢喃呓语。

“幸亏他跑得快,不然本姑娘非得给他颜色看,让他领教领教,本姑娘的厉害。可恶的混蛋臭流氓,不知羞耻……“

何思珑碎碎念许久,都没见停歇。

孙逸在旁边都听得接连无语,最终忍不住,想要默不作声的偷偷溜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