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九章 毒舌小辣椒/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但孙逸刚刚动身,就被何思珑那丫头发现了他的意图。

“你想去哪儿?”

何思珑扭头看着孙逸的背影,大眼睛微微眯着,闪烁着寒意询问。

这很尴尬!

孙逸动作僵住,犹豫了下,最终退了回来。

他面无表情,波澜不惊的看了何思珑一眼,没有解释。

跟一个小毛丫头较劲,没什么意义。

但何思珑却是大眼圆睁,寒意凛冽的站了起来,纤纤玉指指着孙逸,一脸愤慨的斥道:“好哇,你个不负责任的负心汉,不讲仁义,不懂知恩图报的混蛋,看到我们家有麻烦就想开溜?”

我……我是这样的人吗?

孙逸灌酒的动作一滞,茫然抬头,看着愤慨不已的何思珑,半晌无言。

“你混蛋,你无耻,你卑鄙,你下流,你龌蹉,你臭不要脸!”

看着孙逸僵硬的脸颊,何思珑更是忿恨,跺着脚痛斥起来。

“喂,说谁呢?”

这种时候,孙逸没法忍了。

和一个小毛丫头较劲,确实没什么意义。

但被小毛丫头冤枉污蔑,再不辩解那就彻底失去了意义。

孙逸灌了口酒,拍拍屁股站起来,迎视着何思珑那双饱含忿恨的目光,淡然道:“你什么时候看见我溜了?我有说过怕麻烦吗?一直都是你喋喋不休,我有说过话吗?小姑娘,做人要讲良心,不要把每个人都想象得那么坏。”

区区一个蔡进,孙逸真没放在眼里。

害怕偷溜?

孙逸还没那么怂。

何思珑却不相信,一脸愤慨的驳斥:“你刚才分明是在开溜,你以为我是孩子,就可以骗我吗?”

“……”

孙逸无语凝噎,刚才确实想开溜,但他是害怕麻烦吗?

分明是这姑娘喋喋不休太可怕了,他俩没法正常交流嘛。

“没话说了吧?被我戳中内心了吧、你哑口无言了吧?没理由辩驳了吧?哼,本姑娘就知道,你们这些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何思珑戳着孙逸的眉头,满脸忿恨的哼道。

这丫头……心思怎么那么阴暗呢?

孙逸暗暗苦笑,何思珑跟纯真烂漫的绿萝,简直是截然相反的性格。

绿萝要是有这丫头一半的狡黠性,也许就不会……

想起绿萝,孙逸暗叹了口气,默默地灌了口酒,重又在长凳上坐了下来。

沉默了下,孙逸淡淡地道:“跟我说说那个混蛋的事情吧。”

何思珑姐妹俩接纳他借宿,算得上有恩,孙逸真没法坐视不管。

就算没有恩义,以孙逸嫉恶如仇的仁义性情,也看不惯这样的不平事。

所以,插手是必然的事情。

“你不开溜了?”

何思珑见状,在旁边疑惑询问。

“你再不说正事,我真溜了。”

孙逸无奈的瞥了何思珑一眼,没好气的道。

“哼,没良心的家伙,果然靠不住。”

何思珑顿时娇哼一声,一脸鄙夷。

“我……”

孙逸气结,他真没法跟何思珑正常交流。

这丫头思维跳跃性太大,他压根儿都跟不上。

而且,说话的态度,真要急死个人。

“好啦好啦,看在你勇于承认错误,且态度良好的份上,本姑娘就姑且信你一次。”

在孙逸无语时,何思珑拍拍小手,一脸大方的在孙逸旁边坐了下来。

那般架势,仿佛给了孙逸多大的恩施一样。

灌了口酒,孙逸努力的克制着暴脾气,没跟小丫头一般见识。

何思珑终于是端正了态度,一五一十的讲述起她们家跟蔡进之间的恩怨。

“事情其实很简单的,就跟寻常故事里的桥段一样,姐姐是我们村的第一美人儿,美名远扬,被蔡进知道了,就起了色心,想要娶了姐姐。”

“但是呢,姐姐的脾气很骄傲的,怎么可能会嫁给蔡进嘛?那混蛋就是个卑鄙无耻,龌蹉下流,臭不要脸的浪荡子,根本不值得姐姐托付终生。”

“所以,姐姐拒绝了。”

“但是呢,蔡进那个卑鄙无耻,龌蹉下流,臭不要脸的混蛋却不愿意善罢甘休,就屡屡纠缠。甚至,变着法威胁姐姐跟他打赌。”

“姐姐受不了那个卑鄙无耻,龌蹉下流,臭不要脸的混蛋的纠缠,就一气之下答应了。只要那个卑鄙无耻,龌蹉下流,臭不要脸的混蛋能够在县试上赢了她,姐姐就考虑嫁给他。”

说到这里,何思珑噘起了嘴,忍不住冷哼了一声,然后一脸愤慨的道:“那卑鄙无耻,龌蹉下流,臭不要脸的家伙心思很肮脏,而且他们家很有钱。”

“他们家是我们邻村的大户,他爹年轻时经商,发了笔横财。所以,那卑鄙无耻,龌蹉下流,臭不要脸的家伙靠着他爹,从小就不缺吃,不缺穿,修炼还有各种灵药温养。”

“所以,他的实力很强,绝对不是花花架子,而是附近几个村的年青一代有名的高手。甚至,好多成名多年的大人都不是他的对手,被他逐一挑战过呢。”

何思珑的讲述,让孙逸大概了解到了原委。

蔡进家境殷实,所以不缺修炼资源,从小以灵药温养筋骨、血肉、脏腑,所以打下了良好的修炼基础。

以至于,其实力冠绝同阶,十分了得。

并不是每个靠着灵药修炼的富家子都是声色犬马的花架子,其中也不乏例外。

以灵药强行灌输元力,提升修为的,无疑是花架子,不堪一击。

但是以灵药温养骨骼、筋络、脏腑、血肉等,却是在夯实修炼基础,常年打磨,不仅可以锻造根骨,更可以夯实底蕴,让自身实力冠绝同阶。

而蔡进,无疑就是第二种富家子。

所以,何思珑很担忧,唯恐姐姐何思玲不敌。

“姐姐是个很骄傲的人,虽然她不说,但我看得出来,她是抵死也不会嫁给那个卑鄙无耻,龌蹉下流,臭不要脸的混蛋的。”

在孙逸恍然时,何思珑的声音并没有停歇下来。

“所以,这段时间以来,姐姐每日早出晚归,深入山林,捕杀大型猛兽,一来改善伙食,二来也是想要取其皮毛,置换钱财,好购买灵药温养,以提升实力。”

“只是,我们搜捕好几天了呢,一无所获,一只大型猛兽都没有发现。哼,人家好不容易发现动静,难得撒一次网,结果,捕回你这么个不能换钱,不能吃肉,还得倒贴伙食的赔钱货。”

说到这里,何思珑恨恨地看了孙逸一眼。

得,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孙逸还真不好意思反驳。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灌了口酒,孙逸默不作声,一语不发。

但心底却是卯起了劲,天黑他就进山,捉头大家伙回来,再采些灵药,免得受这小丫头念叨。

“呐,现在情况你都知道了,是不是更想溜了?”

何思珑却没在意孙逸的心思,扭头瞪着眼睛,噘着小嘴,一脸寒意的看着孙逸询问。

孙逸默不作声的看了何思珑一眼,没有回答。

这丫头对他深有意见,其印象早就先入为主。

无论孙逸怎样回答,何思珑绝对不会相信的。

所以,过多的言辞都太苍白,只有实际行动才会证明一切。

深谙此理的孙逸便没有回答,只当没听见。

“好哇,你果然……”

何思珑却是不高兴了,觉得孙逸心头有鬼,才不敢回答。

她张牙舞爪,想要教训孙逸,结果,却被何思玲叫住。

“思珑,做晚饭了!”

何思玲从房舍出来,喊着何思珑,后者才被迫罢休。

“你个负心汉,没良心的混蛋,本姑娘不理你了!”

何思珑跺跺脚,愤慨的瞪了孙逸一眼,然后气鼓鼓的转身跑开了。

孙逸坐在长凳上,看着何思珑的背影,又看了一眼厨房门口俏丽嫣然的何思玲,默默地灌了口酒,仍没有声张。

时渐推移,天色渐晚,夜幕降临。

何思玲和何思珑姐妹俩做好了晚饭,一一端进了院坝的石桌上。

一盘煎饼,一碟炒黄豆,几个煮红薯,一小盆稀得如水的清粥。

整个晚饭,正如何思珑抱怨的那样,没有半点肉食,甚至都没有荤腥。

“娘,吃晚饭啦!”

何思珑喊了一声,哭红了眼的农妇在搀扶中走了出来。

默不作声的坐下,喝了小半碗清粥,便没了胃口,重又进了房舍。

整个过程,都没有看孙逸一眼。

或者,是无心在意。

孙逸象征性的喝了一碗清粥,啃了一个红薯,咽了一个煎饼,没敢多吃。

那般架势,很谨慎,深怕何思珑会念叨他个吃白食的家伙吃多了。

但,孙逸这样谨慎的心思,却被何思珑曲解,觉得他娇柔造作,在嫌弃她们家的饭菜。

“吃不下就别装了,有本事自己弄伙食去……”

何思珑咕哝冷哼,态度极不友好。

“……”

孙逸无语凝噎,差点被清粥呛出声来。

果然,何思珑对他意见很深,无论怎么样,都能找到针对的理由。

看了何思珑一眼,孙逸大口喝掉最后一口清粥,放下了碗筷。

“我吃饱了!”

孙逸抽开凳子,远远坐开,没跟何思珑一般见识。

“哼,假惺惺的混蛋!”

何思珑瞥了孙逸一眼,恨声咕哝。

孙逸嘴角狠狠抽搐,咽进喉咙的酒水,都觉得苦涩至极。

【作者题外话】:有人说看到女人就走不动了,是指的主角孙逸吗?我很疑惑,孙逸什么时候好色了?另外,没有斩草除根,是指对谁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