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一章 不可貌相的夫妇/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开窍七重境的裂地暴熊,开窍六重境的火威虎,开窍七重境的冥风豹。

这些猎物,每一头都让何思玲惊诧。

能够猎杀这样的猎物,并且,都还是一击毙命。

孙逸的实力该如何?

七重境的裂地暴熊,就算是八重境的高手都很难应付。

何思玲黛眉微皱,目光含着惊疑,凝视着孙逸,忍不住询问:“这些,都是你打的?”

孙逸淡淡点头,没有吭声。

“你什么修为?”

何思玲忍不住疑问,她居然看走眼了,面前这个比他还年轻的少年,居然有着这样的实力。

“比你强点。”

孙逸一边收拾着猎物,一边漫不经心的随意答道。

强点?

何思玲目光微僵,黛眉渐渐紧锁,不由深深地看了孙逸一眼。

见得孙逸没有过多解释的意思,何思玲便没再问,压下了惊疑,渐渐地恢复了平静。

“可以回家了吗?”

收拾好了猎物,孙逸扭头看向何思玲问道。

“我想采药……”

何思玲犹豫了下,有些为难的看向孙逸道。

“没必要冒险的,你爹的伤,我可以治疗的。”

孙逸拖着猎物站起身来,淡淡地看着何思玲道。

有神秘霞帔在,断骨之伤,并不困难。

“你怎么治?”

何思玲黛眉微挑,疑惑的看着孙逸。

“我修炼的元力,具备治愈的神效。”

孙逸半真半假的回答,没有暴露神秘霞帔。

尽管何思玲给他的印象不错,但防人之心不可无。

听着孙逸的解释,何思玲深深地看了孙逸一眼,没再多问。

但也没有质疑,居然了信任。

“那便回去吧!”

何思玲撑坐起来,选择了回村。

二人一前一后,分别拖着两只猎物,赶赴回村。

回到村落时,天色渐渐黎明,村内鸡鸣犬吠之声不绝于耳。

所幸,村民们还没起这么早,否则会被吓一跳。

一路赶回了篱笆院,却发现院内灯盏摇曳,何思珑坐在院内,一脸的焦急。

时不时的抬头张望,朝着院外顾盼,似乎在等待着。

待看到孙逸和何思玲归来时,何思珑顿时惊起,飞也似的窜出了篱笆院。

“姐姐,你去哪儿了啊?一夜没见人,爹娘担心死啦。”

何思珑带着哭腔,奔近何思玲面前,一脸委屈的询问。

“没事,睡不着,出去走了一趟。”

何思玲平静地解释,没有袒露原委。

“去哪儿走了啊?爹娘还以为你去找蔡进麻烦了呢。”

何思珑噘着嘴娇哼,一脸不高兴。

何思玲将拖着的猎物扔了出来,随意甩在了院内。

猎物庞大的尸体摔落在地,溅起一地灰尘。

“哇!这么多猎物啊?”

何思珑看清猎物时,顿时大吃一惊,失声叫道。

院外黑漆漆的,何思珑早前根本没有注意,所以也就没有发现猎物。

待得何思玲扔进院内,被灯盏的光照明,才看清原貌。

何思珑又惊又喜,差点捂嘴跳起来。

“这么多猎物,这么大,这么肥,哇呀,姐姐,我们可以有肉吃了呢。”

何思珑激动得大叫,上前指指戳戳,似乎在确认猎物是不是真的。

她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害怕是在做梦,会空欢喜一场。

结果确认不是梦境,一切都是真实时,何思珑再也忍不住,欢呼雀跃起来。

这一刻,小孩子心性展露无疑。

不过,很快,她的喜悦消失,激动平复,娇嫩的俏脸上的笑容迅速冷淡了下来。

因为,她看到了一个人。

孙逸!

孙逸拖着两头猎物尸体走进了院中,扔在了地上。

何思珑看到了孙逸的身影,一张脸顿时黑了下来。

“你怎么又回来了?你不是溜了吗?干嘛还回来?哼,你是不是知道我姐姐打了猎物回来,有了肉食吃,你就又跑回来的?哼,我告诉你,这是我姐姐打的猎物,你不许吃!”

何思珑张开双臂,如同护着小鸡崽的老母鸡一样,挡着身后堆砌着的妖兽尸体,瞪着大眼睛,一脸忿恨的瞪着孙逸叫道。

说着,何思珑不甘心,更冲上前来,推攘着孙逸。

“你走,你快走,你个没良心的负心汉,休想在我家继续吃白食。我告诉你,我不会给你吃,你走,去别家蹭饭去,快走!”

何思珑一个劲的推攘,更一边撵人。

孙逸无语凝噎,看着何思珑的愤慨,满脸无奈。

他纹丝未动,渊渟岳峙的站在原地。

任凭何思珑推攘,都是寸步不移。

何思珑很不甘心,奋尽全力的推攘,却撼不动孙逸半步,气得哇哇大叫。

“思珑,好了!”

何思玲在旁边看得也是无奈,一手扶额的叹了口气,然后上前拽开了何思珑。

“姐姐,你怎么还不长记性?这家伙分明不怀好意,是个没良心的混蛋,你还帮着他?你不知道他开溜吗?”

何思珑挣扎娇哼,忿恨难平。

“别胡闹了,这些猎物,都是孙逸打的。”

何思玲拽着何思珑解释,语气加重了几分。

“嗤,他打的?姐姐,你要不要这么偏帮他呀?就凭他,能打这么多猎物?你以为你妹妹是孩子,你就可以骗我呀?”

何思珑满脸不信,瞪着眼睛嗤笑。

孙逸灌了口酒,无奈地耸了耸肩。

他发现,当一个人对你产生了误会之后,再怎么的解释,似乎都是徒劳。

先入为主的态度,会影响极大。

何思珑现在对他,就是这样的。

心底认定了孙逸是个吃白食不靠谱的混蛋,所以,不管孙逸怎么表现,她都会产生质疑。

第一印象很重要啊!

何思玲也是看出了何思珑的态度,对此也很无奈。

有心解释,但何思珑压根儿不信,她也没辙。

“去看看你爹的伤吧!”

孙逸灌了口酒,转移了话题,看向何思玲道。

他懒得跟何思珑纠缠,一个小丫头片子,跟人家叫什么劲啊?

“好!”

何思玲闻言,点点头,没有反对。

现在这种时候,离何思珑远点无疑是好事。

“不许进去!”

但是,孙逸想躲远点,何思珑却是不乐意。

身影一闪,跨步拦住了孙逸。

“这是我家,不许你进去,你走!你个吃白食的家伙,我家不欢迎你。”

何思珑瞪着大眼睛,张开双臂,拦着孙逸恨声驱赶。

孙逸驻足,低头看着比他矮了两个头的何思珑,剑眉微皱,平淡地脸色渐有不悦浮生。

他再好的脾气,也抵不住别人的再三挑衅。

泥人还有三分火,何况孙逸是个活生生的人。

纵使两世为人,却也受不住这种曲解。

要不是念在对方年幼,孙逸早就拂袖而去。

“何思珑,你再这样胡闹,我可生气了!”

察觉到孙逸的不悦,何思玲黛眉微皱,瞪着何思珑训斥起来。

何思珑小孩子心性,可以理解,却不能放纵。

“姐姐……”

被何思玲训斥,何思珑顿时委屈起来,小嘴噘起,大眼睛饱含悲伤。

“让开!”

何思玲没有心软,瞪着眼斥道。

何思珑见状,知道何思玲是真生气了,不敢再继续胡搅蛮缠。

只得愤愤不平的瞪了孙逸一眼,然后极不情愿的让开了路。

斥退了何思珑,何思玲满含歉意的看了孙逸一眼,随即侧身示意:“跟我来!”

然后,便领着孙逸朝着房舍走去。

孙逸灌了口酒,没看旁边攥着拳头,暗咬银牙,对他忿恨交加的何思珑,直接坦然自若的跟着何思玲进了房舍。

“这可恶的家伙,也不知道给姐姐灌了什么迷糊汤!”

何思珑在后面气得跺脚,咬牙暗哼。

她的声音,自然瞒不过孙逸的耳朵。

但孙逸没有在意,选择性忽视了。

走进房舍,孙逸的注意力便是放在了屋中简陋床铺上的中年男子身上。

房舍简陋,床铺破烂,连得盖在中年男子身上的被褥都是贴了好几块补疤。

这样的环境,尽显家中贫苦。

中年男子依靠在墙壁上,蓬松的及肩短发掩盖了苍白的脸颊与额头。

但他呼吸的急促,与鼻息的粗重,显露着他的痛苦。

农妇坐在床畔,抓着他的手掌,轻轻地抚慰,不言不语。

夫妻二人的无声陪守,也显示出了贫贱不移的恩爱情义。

“爹,这是孙逸,他可以治疗你的腿伤。”

走进房舍,何思玲便是将孙逸介绍了给夫妻二人,引起了二人的注意。

中年男子和农夫皆都抬头,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孙逸。

孙逸放下了酒葫芦,目光扫了二人一眼。

以他的眼力,可以清晰的看出二人的面貌。

中年男子短发蓬松,脸色苍白,但其面貌居然十分刚硬。

那菱角分明的脸,宛如刀斧劈凿而成,条理清晰。

并且,其眼神深邃,如一汪深潭,仿佛不见底。

只是,瞳孔灰暗,暗失光泽。

否则,只看这一双眼睛,孙逸都险些觉得对方是某位隐世强者。

旁边的农妇,同样面貌不俗。

即便饱受风霜,肌肤多了几分枯黄,但在孙逸眼中,也没掩饰掉那份端庄风华的气度。

发现夫妇二人的面貌,孙逸不由皱起了眉头,心底疑惑陡生。

以二人的面相,完全不像是普通村民。

特别是中年男子那双眼睛,太深邃。

只是,其瞳孔灰暗,缺乏光泽,才打消了孙逸的疑虑。

但在看清农妇的面貌后,孙逸的疑虑,便又升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