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二章 改天换命的机会/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初见夫妇二人时,孙逸恍惚扫过一眼,发现二人体内全无元力波动,便没有在意。

毕竟,农村贫民,没什么好值得注意的。

孙逸可不会觉得,自己随便坠落的村落,就会藏着隐世强者。

所以,压根没有在意。

再加之何思珑胡搅蛮缠,孙逸更加没法长久窥探,免得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但现在直接观察,孙逸才发现端倪。

二人虽然没有元力波动,但面貌太不平凡,不像是贫苦百姓的架势。

尽管饱受风霜,面容沧桑,却也不是因为务农所致。

孙逸深深地看了农妇的脸容一眼,对方的面容枯黄,根本不是务农或饥饿所致。

而是常年积伤,导致内气供养不足才形成的。

这让孙逸打起了精神,心底多了几分警惕。

“有劳小兄弟了!”

这时候,中年男子虚弱的声音响起,打断了孙逸的审思。

孙逸心绪内敛,表面波澜不惊,平静颌首。

“劳驾,请让一下。”

孙逸示意了农妇一眼,后者赶紧挪开了位置。

床边空缺下来,孙逸走了上去,在旁边落座。

孙逸看了一眼中年男子,随即伸手,毫不犹豫的搭在了对方的断腿上。

手掌轻轻按压在断腿的膝盖处,孙逸的感知开始蔓延。

很快,他便发现了端倪。

中年男子不仅腿骨断了,周身筋脉更也是破裂不堪,几乎残损。

脏腑穴窍同样破裂,血气严重亏损,并在日渐加深,伤势不断蚕食其生机。

好重的内伤!

难以想象的内伤!

果然!

这对夫妇来历不凡。

寻常人若是遭受这样的伤,早就死了。

中年男子却还活得好好地,足以肯定,对方曾经有高深修为,实力强大。

否则,绝对活不到现在。

孙逸不由抬头,深深地看了中年男子一眼。

中年男子似乎也发现了孙逸的异样,浓眉微皱,目光微不可察的闪烁了下。

“如何?”

中年男子试探着询问。

“还好!”

孙逸淡然点头,漫不经心的随意说道:“只是骨骼碎裂折损,可以治愈。”

说着,暗中催动神秘霞帔,引动天地元气灌入其断骨处,温养伤处。

中年男子顿时感受到,断腿酥麻起来,瘙痒难耐。

那是碎裂的骨骼在温养中不断愈合滋生新的骨骼的迹象,伤势在以肉眼可见的趋势恢复。

中年男子不由眉宇挑动,看待孙逸的眼神,更多了几分异色。

眼前这个少年,似乎有些不凡。

自己的伤,恐怕……

中年男子心底起了丝丝波动,泛起了点点涟漪。

大概盏茶时间,断骨接续愈合,伤势恢复痊愈。

中年男子微微尝试,断腿安然无恙。

“康复了?”

中年男子讶异失声,他想过恢复,却没想过会这么快。

孙逸站起身来,淡然颌首,平静地灌了口酒。

“浩哥?”

农妇在旁见状,不由掩着嘴惊呼。

中年男子活动了下腿脚,发现安然无恙,没有滞碍,顿时喜意交加,抬头看向农妇,失声笑道:“玲珑,我没事了,我好了。”

说着,翻身从床上站了起来,还在农妇面前蹦跶了两下。

“浩哥!”

农妇掩着嘴,扑进了中年男子怀中,埋首抽泣。

中年男子笑容渐渐和煦下来,轻轻地搂着农妇腰肢,轻声抚慰:“没事了,我没事了,玲珑,别怕。”

那轻缓的声音,满是温柔。

何思玲看了爹娘一眼,随即扭头感激的看向了孙逸。

孙逸灌了口酒,淡淡摇头,便转身离开了房屋。

人家夫妻二人温存,自己一介少年郎,留在那不合适。

何思玲一语未发,也是紧随孙逸之后,离开了房屋。

“姐姐,他做了什么?”

房屋外,何思珑坐在长凳上发呆,看到孙逸和何思玲出来,急忙起身迎上来追问。

“他治好了爹的腿。”

何思玲淡然说道。

“什么?怎么可能?就凭他?姐姐,你少骗我了!”

何思珑顿时失声嗤笑,一脸的质疑。

“爹的腿已经好了,没必要骗你。”

何思玲淡淡地回答,引发了何思珑的犹疑。

“我姐姐说的真的?你个负心汉真的治好了我爹的腿?”

何思珑紧盯着孙逸,一脸怀疑的询问。

孙逸瞥了何思珑一眼,未曾搭理,擦着对方肩膀走过,在长凳上坐下,默默地灌着酒。

“你……你个混蛋,居然敢无视本姑娘。”

何思珑顿时气得跺脚,张牙舞爪,想要活撕了孙逸。

“思珑!”

何思玲重重地唤了一声,何思珑才不得不收敛爪牙,委屈的娇哼一声,不忿的扭头跺脚。

这时候,房舍门庭被推开,中年男子夫妇二人走了出来。

“爹?娘?”

听到动静,何思珑抬头,看到中年男子腿脚无恙时,不由惊呆了眼睛。

“爹,您的腿?”

何思珑掩着小嘴儿,指着中年男子的腿,惊疑不定。

中年男子哈哈一笑,看了孙逸一眼,道:“多亏了孙逸小兄弟,为父的断腿,才得以接续。如今,伤势痊愈,安然无恙了。”

“他?”

何思珑张大了嘴巴,下意识扭头看向了孙逸,一脸的不敢置信。

那个混蛋真的治好了爹的断腿?

哇!

怎么可能?

他个负心汉,吃白食的家伙,居然有这种能耐?

何思珑难以置信,只觉心头根植已久的形象被严重破坏,在心底不断崩塌。

孙逸平静的灌了口酒,嘴角微抿,看了一脸呆滞的何思珑一眼。

此时此刻,他的心底居然有了莫名的得意。

受了一夜委屈的他,总算沉冤得雪,出了口恶气。

“哼!”

看到孙逸微抿的嘴角,那眼底暗暗闪烁的得意,何思珑冷哼一声,只觉脸颊火辣辣的有些滚烫,顿时不乐意起来。

这脸打得!

本姑娘不高兴了!

本姑娘有小情绪了!

何思珑暗哼,涨红着脸庞,扭开了头。

“思珑这是怎么了?”

中年男子察觉到了何思珑的异样,不由关切的询问。

结果,何思珑的脸面更加挂不住,绯红一片。

“爹,你讨厌死了!哼!”

何思珑冲上去,张牙舞爪的在中年男子的腿上捶了两拳,然后捂着脸跑进了房舍。

她已经没脸继续待下去了!

丢人丢大了!

爹也真是的,哪壶不开提哪壶。

讨厌!讨厌!真讨厌!

何思珑愤愤难平,心底对孙逸更加不忿起来。

尽管你治好了我爹,但是这样不给本姑娘面子,本姑娘才不要搭理你。

心底傲娇的暗哼,何思珑越想越不忿。

院坝内,中年男子错愕的看着发飙而去的何思珑,一脸疑惑。

旁边搀扶着他的农妇也是一脸茫然,与他对视,皆疑惑不解。

“爹,没事的,思珑小孩子脾气,就是有点小情绪,一会儿就好。”

何思玲见状,宽慰了一句。

中年男子喔了一声,然后便没在意,朗声一笑,看向孙逸道:“对了,你们还没吃早饭吧?你们等会儿,我们这就去弄。”

说着,中年男子看向孙逸嘿嘿笑道:“小兄弟,不瞒你说,我家玲珑的厨艺,可是好得不得了嘞。今儿个让你尝尝,你肯定会流连忘返的。”

这番吹嘘,惹得旁边农妇娇嗔不已。

“浩哥,快别这么说,万一失手了,多叫人难堪呐。”

农妇没好气的看着中年男子,满脸嗔怪。

“哈哈,不碍事的,孩他娘的手艺稳着呢。”

中年男子哈哈大笑,满不在意。

这般温馨柔情,看得孙逸心底波澜四起。

昔年,曾经,前世,他与龙语嫣,何尝不是如此?

中年夫妇二人收拾着妖兽尸体,便去了厨房,忙碌早餐。

孙逸目送着二人的背影消失在厨房门口,才意兴阑珊的收回了目光。

灌了口酒,眼底闪过一丝遗憾。

何思玲站在旁边不远,扭头看向孙逸时,正好察觉到孙逸那缕遗憾闪烁而逝。

那稚气未脱的青涩面孔,居然流露出一丝不同寻常的沧桑。

那眼底浮沉的目光,似乎无尽悠远,无比深沉。

这让何思玲心底泛起疑惑,年纪轻轻的少年郎,怎么会有如此深沉的心事?

“你在想什么?”

心底生疑,何思玲便是直接的询问出声。

孙逸猛然惊醒,沉思迷惘的心绪瞬间内敛,扭头看向何思玲,淡淡摇头。

“没,只是回想起些许往事。”

孙逸淡然一笑,灌了口酒,随即笑道:“你爹娘很恩爱呢。”

“嗯,他们素来如此。”

何思玲轻轻点头,平静回答。

那素净的面容上,也是罕见的流露出些许温馨之色。

爹娘的和睦恩爱,让身为子女的何思玲无疑很自豪,同样倍感温暖。

孙逸抿嘴一笑,点了点头,便没再持续这个话题。

灌了口酒,微微沉默,随即问道:“对了,昨晚我听思珑提及过县试,这是什么?能替我解惑吗?”

“当然可以!”

何思玲点了点头,抬手捋了捋耳畔鬓发,随即在旁边长凳落座,淡然道:“县试,其实就是县城武试。”

“噢?”

孙逸疑惑挑眉:“昨晚我听思珑提过你的事情,说你想要以县试改变命运。不知道,这县城武试,到底有什么意义呢?”

“意义呀……那可太深远了呢……”

何思玲目光泛着期许,淌着希冀,轻声呢喃:“县试,是每个贫民人物,趁势崛起,改天换命的机会。”

【作者题外话】:第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