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六章 赌场博弈/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蔡家村,蔡府。

蔡进得到了飞鸟传讯,知晓了孙逸等人进入了淘宝场。

有负责跟踪的人专门传讯回来,详细行踪,无一遗漏。

“哈哈哈,几张兽皮,一千八百两银子?这点小钱,都不够蔡少指缝流出去的些许零头。”

“何家姐妹真是不知趣,嫁给蔡少,进了蔡府,大把白花花的银子,花都花不完的。”

众人哄笑,满是讥讽。

“这点小钱进淘宝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那种地方,是她们这些贫苦农民去得的地方吗?”

“商盟的淘宝场,简直都是销金窟,区区一千多两银子,都不够塞牙缝的。”

“难不成,她们还幻想着一夜暴富?在里面发财?”

“真是白日做梦,贻笑大方呢。”

一干青年才俊讥笑不已,满是不屑。

蔡进稳坐桌旁,饮了杯酒,未曾在意众人的哄笑,而是淡然询问传信的家丁,道:“查出那个人的来历了吗?”

“回蔡少,那边传回讯息,说是打听了,东林县城没这个人。甚至,整个东林县的村落,都没见过。”

家丁躬身,毕恭毕敬的回答。

“有意思,难不成,还是从天而降的?”

蔡进冷然嗤笑,让得家丁额头冒起了冷汗。

“蔡少,那边消息确实如此,说是难查。甚至,商盟专门售卖消息的地方,都是查无此人。”

家丁呼吸局促,腰背躬得更深,俯首解释。

“查无此人?”

蔡进眉宇微皱,眼中闪烁冷芒,“本少偏不信,他还能凭空而来?”

冷哼一声,蔡进吩咐道:“传我命令,给我盯紧他们,任何细节,都不许遗漏。但凡有半点异样,都要给我及时汇报。”

“是!”

家丁慌忙领命而去。

……

东林县,商盟,淘宝场。

在何思玲的带路下,孙逸揣着一千八百两银票走进了淘宝场。

淘宝场门口,时常有小厮盯梢,看到孙逸等人,便是快步迎了上来。

“几位,想玩点什么?”

小厮笑容和煦,热情询问。

孙逸灌了口酒,环视四方,询问道:“这里,都有哪些玩法?”

“公子第一次来?”

小厮闻言,眼睛一亮,顿时笑容更浓。

“怎么?第一次来,还要守什么规矩吗?”

孙逸淡淡地看了一眼小厮,平静询问。

“不不不,公子误会,没规矩,没规矩。在这里,唯一的规矩,就是钱。”

小厮搓着手,嘿嘿笑道。

“那就我问,你答,行不行?”

孙逸淡然地看着小厮,那平静的眸子,看得小厮倍感压力。

笑容僵硬下来,小厮慌忙点头,连连应行。

然后,孙逸就询问了下,淘宝场的玩法。

在小厮的介绍下,孙逸对淘宝场有了更详细的了解。

所谓淘宝,其实就是赌博。

赌博,大概有以下几种。

骰子猜大小,黑白子猜单双,牌九赌点数。

最有趣,最激烈,最畅销,最热闹,最暴利的,乃是赌石。

古往今来,各地山川大岳,草林湖泊,葬下不少珍宝。

这些珍宝长埋黄沙,深陷石地,不知年月。

后被挖掘出来,未曾开辟,便形成了一种源石。

这种源石,被商人布下神纹,防止神念感应,从而运来赌场。

再混合一些仿制品,造假石,混淆视听,供人购买。

若运气好,买中内蕴珍宝的源石,则会赚得金盆满钵。

若运气差,买到的仿制品或造假石,则会输得血本无归。

尽管如此,却也惹得许多人趋之若鹜。

梦想着一夜暴富的人,皆会前来此地,寻求一番际遇。

不过,赌石的金额,普遍都很大。

即便最低价的源石,卖价都在数千银两。

孙逸摸了摸腰包,暂时放弃了赌石的想法,选择了前去赌骰子。

“给我换些筹码。”

孙逸取出一千八百两银票,递给了小厮,吩咐道。

小厮瞅了一眼,目光一闪,恭谨接过,便是匆匆而去。

何思珑在旁跺脚,气冲冲上前推攘着孙逸胳膊,低声斥道:“臭混蛋,你居然把所有钱都拿去赌了?万一输了呢?咱们就身无分文,就没法给姐姐买灵草丹药了。”

“不会输的,放心!”

孙逸灌了口酒,看着何思珑淡然笑道。

“哼,信你有鬼!”

何思珑冷哼一声,大眼睛饱含不忿。

何思玲则很平静,面无表情,波澜不惊。

只是,闪烁的眸光,暴露了她肉痛的心。

好不容易赚来一千八百两银票,就这样挥霍一空,难免可惜。

“我们会赢的!”

孙逸察觉到何思玲的肉痛之色,回头认真地看了她一眼,郑重道。

何思玲闻言,迎视着孙逸那双坦然的眼睛,微微皱眉,沉默了下。

片刻,轻轻点头。

事已至此,除了信任,还能怎么做?

孙逸知晓何思玲姐妹表面相信,内心仍然很担忧,他便也没有再多做解释。

一切的言辞,都不及实际行动来得更有效果。

很快,小厮换来筹码,都是一块块特制的木牌。

正面印着商盟标致,背面印着数额。

一千八百两银票,换成了一块代表千两银子的木牌,以及一块五百两,三块三百两的银子。

“走,赚钱去!”

孙逸招呼了一声,便是在小厮的引领下,去了赌骰子的区域。

一张宽阔的椭圆形长桌旁,孙逸带着何思珑和何思玲姐妹挤进了人群。

扫了一眼桌面,看了一眼骰盅,围着长桌的人都在犹豫着下注。

“买定离手了啊!”

负责摇骰子的荷官吆喝起来,催促着看倌们下注。

孙逸瞄了一眼骰盅,发现感知无法渗透,被做了防窥手段的。

可以屏蔽神念或感知的渗透窥探,从而确保神秘性。

但这并不能妨碍孙逸以《明识诀》窥探,《明识诀》的神异,圆满时都可以窥探天地奥秘,大道规则。

可想其神异!

虽然孙逸现在的修为距离圆满还有一大截,但是窥探区区骰盅,倒是不算困难。

《明识诀》加持起来,骰盅的所有手段都仿佛无物,内部的一切清晰的映入了孙逸的眼帘。

“二二三,七点小。”

孙逸啪的一巴掌,把一千八百两的筹码全都拍在了‘小’的区域。

“臭混蛋,你疯啦?一把押光,输了怎么办?”

何思珑见状,顿时惊叫起来,两手狠狠地拍着孙逸胳膊,气得咬牙切齿的。

会不会玩啊?不知道万事留一手吗?

何思珑气得跺脚,恨不能活撕了孙逸。

“别闹,万一赢了呢?”

孙逸制止了何思珑,淡然宽慰。

“赢?你真是想钱想疯了!赌场要是那么好赢,人家开赌场的不早垮了?”

何思珑满脸愤慨,恨铁不成钢的斥道。

孙逸灌了口酒,没有搭理何思珑的叫嚷。

“混蛋,臭混蛋,你要是输了,本姑娘就把你的心肝挖出来,看看你的心肝是不是黑的。”

看着孙逸不搭理自己,何思珑恼怒不已。

何思玲在旁没有吭声,只是两手紧紧地抓着衣角,目光紧盯着骰盅,心底暗暗紧张。

一千八百两银子,对于她们来说,已经是不小的数目。

一旦输光,不痛惜是不可能的。

“买定离手了啊!”

荷官扫了一眼周围看倌们,敲了下铃铛,然后揭开了骰盅。

“二二三,七点小!”

荷官报了点数,顿时引发一片喧哗。

许多人拍桌子喧闹,遗憾痛惜。

“七点小?是小?哇!赢了耶!哇哈哈哈,臭混蛋,咱们赢了,咱们赢了耶!”

何思珑愣了愣,恼怒的脸色都还僵在脸上,但很快就醒悟过来,站在赌桌旁欢呼雀跃。

看着荷官推过来的一堆筹码,何思珑大眼睛闪烁精光,急忙扑起来,手慌脚乱的将那堆筹码抱进身前。

小丫头的疯狂与激动,引得不少人侧目。

但她毫不自觉,喜笑颜开,欢呼雀跃不止。

小脸蛋儿红扑扑的,如同熟透了的苹果一样。

旁边的何思玲看着面前的一堆筹码,也是暗松了口气,紧攥着衣角的手暗暗松开。

“买定离手了啊!”

很快,第二局开始,荷官摇了摇骰盅,扣在桌面上,再次叫道。

孙逸扫了一眼骰盅,清晰地看透了防护,内部字数映入眼帘。

“四四六,十四点,大。”

孙逸灌了口酒,张开手,将何思珑抱在身前的所有筹码重又推进了‘大’的区域。

“喂,臭混蛋,你为嘛又全押光了?不知道韬光隐晦,急流勇退吗?”

何思珑见状,再次瞪大了眼珠子,一脸焦急的叫了起来。

“嘘!”

孙逸竖起手指在最前,对着何思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何思珑气得跺脚,掐着孙逸胳膊,狠狠地揉捏了下。

“你个笨蛋,不知道什么叫见好就收吗?”

何思珑愤慨不已,恨怒欲狂。

旁边的何思玲又一次捏紧了衣角,黛眉都是皱了起来,一双眼睛闪烁着精芒。

孙逸暗暗呲牙,默默地忍受着何思珑的蹂躏。

很快,众人陆续下注。

“买定离手!”

荷官叫了一声,敲响了铃铛,然后揭开了骰盅。

“四四六,十四点,大!”

荷官报了点数,周边再起喧哗。

“哇!”

何思珑闻音,大眼睛圆瞪了起来,满脸讶然。

看着荷官将更大一堆的筹码推进面前,何思珑都几乎傻眼了。

“钱,钱,好多的钱啊,都是钱啊……”

何思珑失声惊异,激动得无以复加。

孙逸在旁瞥着何思珑的样子,灌了口酒,暗笑无奈。

【作者题外话】:第三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