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七章 包养何思玲/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逸连中两把,且表现沉稳平静,波澜不惊,那般架势,很快引起了荷官的注意。

同时,旁边不少看倌也都是纷纷挑眉,满含讶异的瞄了孙逸一眼。

虽然赌场输赢难料,也不乏常赢之辈。

但是,如孙逸这样云淡风轻,轻描淡写的架势,却很少见。

何思珑满怀欣喜,将筹码全都抱进了身前,一脸激动的细数着。

她全然没有注意到周围的异样,完全沉浸在了发财的兴奋中。

孙逸灌了口酒,无奈不已。

很快,荷官重摇骰盅,开始了第三局。

“买定离手!”

荷官高声喊道,催促看倌们下注。

孙逸瞄了一眼骰盅,大手一挥,何思珑还没细数清楚的筹码全都飘了出去,稳稳地落在了‘大’的区域。

“喂喂喂,我的钱啊!”

何思珑急得瞪眼,她都还没过足瘾呢。

看着眼前再次空荡下来的桌面,何思珑眉眼紧蹙,噘着小嘴,一脸紧张的盯着骰盅。

这一次,她没有再叫喊,没再嗔怪孙逸。

赌桌对面,看着孙逸平静下注的荷官眉宇微皱,按着骰盅的大手都是微微一紧。

他忍不住抬头看了孙逸一眼,后者的沉稳,让他有些心虚。

这家伙到底什么来头?怎么每次都压得这么准?

荷官暗忖,按着骰盅的手指微微跳动,骰盅表面的符纹微不可察的闪烁了下。

顿时,骰盅内部跳板翻滚,三四五的点数悄然无息的改变成了三四二,原本十二点大的局面,瞬间变成了九点小。

偷偷地做完这一切,荷官暗松了口气,微微抬眼,下意识看向了孙逸。

结果发现,孙逸目光正直勾勾的看着他,那嘴角微抿,噙着淡淡浅笑。

他发现了?

荷官眉宇忍不住跳动了下,心底嘎噔一跳,有些心虚的避开了孙逸的目光。

“买定离手了啊!”

许是为了掩饰心虚,又或者是想尽快结束这局,荷官急忙高喊,声音都是加重了几分。

周围看倌纷纷下注,荷官急忙忙抬手,掀开了骰盅。

“咳!”

而在荷官抬手的霎那,孙逸掩着嘴轻咳了声。

咳嗽声十分沉闷,隐含着某种旋律,一股无形的声浪翻滚而动,冲向了骰盅。

骰盅彻底掀开,内部的骰子悄无声息翻滚了回来。

“三四……”

荷官低头,下意识想要报点,结果看到变回原样的点数,顿时脸色一僵,声音凝滞了下来。

“三四五,十二点,大。”

旁边人看到了点数,不待荷官报点,便是纷纷叫了出来。

“哇喔,又赢了!又赢了!哇哈哈哈哈!”

何思珑顿时跳了起来,大声娇笑,一脸的激动。

那张稚嫩的脸蛋儿,红彤彤的,宛如充血。

孙逸灌了口酒,淡然地笑了笑,眉宇轻挑,看了荷官一眼。

荷官都傻眼了,一脸呆滞。

察觉到孙逸的目光注视,才猛然惊醒,抬头看了孙逸一眼,迎视着孙逸的目光。

四目相对,荷官忍不住心颤。

这家伙在捣鬼?

荷官心底微沉,记住了孙逸的样子。

何思珑完全没有注意荷官和孙逸眉来眼去,沉浸在赢钱的快感中,一脸亢奋激动的圈着筹码,小脸蛋儿更加红润。

“一千,五千,两万,三万……”

何思珑数着筹码,小脚儿忍不住跳动,欣喜亢奋的架势,充满了孩子气。

结果,还没数清楚,孙逸包袱一兜,将所有筹码全都装了进去。

“走了!”

孙逸灌了口酒,提着包袱转身离开了赌桌。

“喂喂喂,干嘛走?为什么不赌了?”

何思珑一愣,回头追上孙逸,拽住孙逸的衣袖急声询问。

赢得正爽呢,干嘛要撤?

何思珑满脸不解,旁边的何思玲则是暗松了口气,清澈的眼睛看着孙逸的背影,闪过一丝欣慰。

孙逸灌了口酒,一脸坦然的走出了赌坊,淡然的回答着何思珑的疑问。

“你说的嘛,做人要懂得见好就收,急流勇退的嘛。”

孙逸淡淡一笑,用何思珑先前的话回答着她。

“屁话!咱们士气如虹,赌运亨通,正是应该抓住机会,乘胜追击的嘛。”

何思珑一脸愤慨,跺着小脚驳斥道。

“……”

孙逸灌酒的动作一僵,无语凝噎的看了何思珑一眼。

这丫头片子,脑袋瓜子怎么想的呢?前后说话的态度,截然不同。

好的是她说,坏的也是她说。

这诡辩的能力,孙逸都自愧不如。

要是绿萝有何思珑一半的诡辩之才……

孙逸无奈摇头,没有在意何思珑的焦灼。

看着孙逸转身欲走,何思珑急忙扯住孙逸的衣角,急声道:“臭混蛋,不许走,我们快回去,继续赌呀。本姑娘赌运亨通,护着你呢,你赶紧的。”

孙逸驻足,扭头看着俏脸憋得通红,不愿离去的何思珑,无奈摇头。

好赌的人就是这样,输的人想着翻本,赢的人还想再赢。

何思珑这丫头就是,看着士气如虹,便想继续赢下去。

可是,赌场哪有那么幸运?

荷官的小动作,孙逸自然是发现了,所以才会当机立断的撤退。

再赌下去,赌的就不是钱财,而是他与赌场背后金主的较量。

孙逸虽然自信,但却不认为以他现在的实力,可以和一座赌场扳腕。

所以,才要见好就收。

何思珑虽然鬼机灵得很,但终究还是个孩子,压根儿没有想到这些深远的问题,更没有察觉到荷官的小动作。

所以,如此执着沉迷,在所难免。

看着孙逸无奈,何思玲黛眉微皱,也是头疼。

她急忙上前,抓住了何思珑的胳膊,规劝道:“思珑,够了!相信孙逸,他说撤走,肯定是有原因的,别胡搅蛮缠。”

何思珑闻言,顿时噘着嘴,眼眶都是红了,抬头盯着何思玲,道:“不嘛,姐姐,我们还要赌,还要赢,赢好多好多的钱,然后去给你买灵草丹药,帮你修炼,帮你增强实力。”

“只有有钱了,我们才买得起灵草丹药,才能帮助你修炼,你才能在武试上取得好成绩,才能够改变你和我们家的命运。”

说着,何思珑眼眶更红,忍不住蒙上了薄雾。

她想赢钱,想赢好多好多的钱,她想帮助姐姐。

所以,只有赌,继续赌下去,才有机会。

孙逸闻言,不禁动容,这丫头虽然顽劣调皮了些,但一颗心却是十分善良。

至少,对待姐姐,对待爹娘,是纯真至极的。

何思玲也是忍不住感动,何思珑的乖巧,外人不清楚,但她却是知道。

此刻看着何思珑委屈地红了眼眶,都不忍再继续责备。

轻轻地抱着何思珑,拍着她的脑袋,何思玲轻声道:“钱已经够啦,咱们有好几万了呢,买灵草丹药,搓搓有余,还可以给思珑买好吃的了呢。”

何思珑却是不依,倔强的摇头,道:“可是还不够啊,姐姐以后修炼的路还长着呢,还需要的灵草丹药多着呢。这点钱,只够一时,根本不足以支撑到以后。”

“现在我们赌运亨通,士气如虹,所以要继续赌下去,赢更多的钱。只有那样,才可以保障姐姐以后的修炼啊。”

这种想法,很简单,很纯粹,也是很感动人的。

孙逸都是忍不住暗叹,对何思珑的印象大有改观。

虽然调皮了点,但心底终究是玲珑乖巧的,对待亲人,跟绿萝没什么两样。

看着这时的何思珑,孙逸仿佛看到了绿萝的影子。

不过,这种伤感的气氛,并不适合赌博。

所以,孙逸犹豫了下,调侃道:“小丫头,你这是打算让我包养你姐姐吗?”

“哇,你个臭混蛋,你卑鄙无耻,龌蹉下流,你竟然敢打这样的主意?好哇,本姑娘终于看出来了,你这混蛋果然是不安好心,不怀好意,狐狸尾巴露出来了!”

一番调侃,并没有改善伤感的情绪,反倒再次激发了误会,惹怒了何思珑。

小丫头跳起脚来,用力地推开了孙逸,张开双臂,如老母鸡似的将何思玲护在了身后。

“臭混蛋,你死了你那龌蹉的心吧,休想打我姐姐的主意。你一个小屁孩儿,怎么可以这么无耻,脑子里胡思乱想些流氓勾当。我呸,你好臭不要脸!”

何思珑破口痛斥,看向孙逸的眼神,充满了鄙夷和愤慨。

被她护在身后的何思玲也是俏脸酡红,眼中闪过一丝羞恼。

孙逸见状,满脸尴尬。

天地良心,他真没有龌蹉心思啊,纯粹只是想调节气氛,玩笑了下。

谁知道,惹起这么大的反应?

“抱歉,玩笑过头了……”

孙逸只好致歉,解释自己的意图。

“哼,你不用解释,本姑娘告诉你,你的狐狸尾巴已经露出来了,被本姑娘逮住了,本姑娘以后才不会信你的。本姑娘警告你,有本姑娘在,你休想得逞。”

何思珑却是冷哼,完全不信孙逸的解释。

这让孙逸十分尴尬,一时束手无策。

“好了,我们回家吧!”

何思玲见状,忍不住这种尴尬气氛,开口转移了话题。

“对,姐姐,我们快回家,不要再跟这个臭混蛋在一起了,小心他对你动心思,打什么歪主意。”

何思珑急忙点头响应,并火急火燎的拽着何思玲朝着淘宝场外离去。

临走前,一个窜步,如窜天猴一样,从孙逸手上夺过了装满筹码的包袱。

【作者题外话】:四更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