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八章 真正的猖狂/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蔡家村,蔡府。

飞鸟传讯而回,家丁接到讯息,匆匆赶往了后院。

酒会仍没有散去,蔡进身周围绕着众多青年才俊,谈笑风生,其乐融融。

家丁前来告知消息,引起了一片骚动。

看着飞鸟传讯的纸条,蔡进嘴角微抿,露出了几分饶有兴趣的神色。

“有意思,竟然能从商盟淘宝场的赌坊赢走几万白银,倒是有几分运气。”

蔡进不由轻哼,倒是有些小觑了那个少年人。

听着蔡进的哼声,周围人群也都是纷纷讶异,吃惊不已。

“运气不错嘛,居然能从淘宝场的赌坊赢钱。”

“商盟淘宝场,堪称销金窟,特别是赌坊这种地方,进去的人,素来都是输多赢少。何家姐妹能赢几万两白银,确实有几分好运。”

人群讶异,称赞不已。

其中,不乏人饱含艳羡。

他们在场的人,大多数都是蔡家村的年轻子弟,家中境况也不富裕。

几万两白银,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笔大财。

毕竟,蔡家村有钱的,也只是蔡进一家。

他们之所以如此逍遥,皆是仗着蔡进,甘愿为蔡进效力,才得以生活得如此滋润。

听着旁人艳羡,蔡进却是嗤之以鼻,冷然嗤笑:“几万两白银而已,能有什么用?改变得了什么形势吗?”

“对对对,蔡少说得没错,几万两白银,在蔡少眼中不值一提,何家姐妹就算得了这笔横财又能如何?改变不了什么的。”

“是呀,何家姐妹注定了是蔡少的囊中物,跑不掉的。”

“哈哈哈,真是很期待啊,县试之时,当蔡少将何思玲那女人强压下去时,她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我想一定会很绝望,任她使尽浑身解数,却也逃不过蔡少的手心。那种滋味儿,啧啧啧……”

旁人哄笑一堂,满是嘲讽。

蔡进听着,都是渐露笑容。

不过,这时候,家丁靠上前来,俯腰低语:“蔡少,有件事,恐怕您应该知道。”

“什么事?”

蔡进闻言,端起酒杯的手微微停滞,扭头看向了家丁,皱眉疑问。

家丁嘴唇嚅动,犹豫了下,低声讲道:“据那边传讯,那个来历不明的少年,似乎也对何家姐妹有想法。”

“什么?”

“好大的狗胆!”

“敢在虎口夺食,跟蔡少抢女人,那家伙活腻歪了吗?”

家丁的声音虽低,但在场的人都是耳目聪锐之辈,皆都听得清楚明白,顿时纷纷震动。

“咔嚓!”

蔡进最是激动,脸色一沉,手指下意识紧握,手中举着的酒杯都是砰的一下爆碎。

盛满的酒水洒了一地,连蔡进的衣衫,都是浸湿了大片。

“有意思,有意思!我蔡进看上的女人,在这东林县也有人敢抢?”

蔡进五指握拢,将手中的酒杯残渣捏成了齑粉。

冷沉下来的脸,渐生煞气,阴寒的神色,饱含冷意。

哄笑声消失,喧呼声沉寂,众人纷纷噤若寒蝉,屏息凝神了下来。

他们知道,蔡进的心情很糟糕。

这种时候,谁都不敢擅动,不敢发言。

深怕激怒了蔡进,被殃及池鱼,成为泄愤的对象。

“蔡延!”

微微沉寂,蔡进忽然开口。

沉寂的人群,一名将近二十岁的年轻男子走了出来。

“蔡少有何吩咐?”

年轻男子名叫蔡延,相貌普通,但气血雄浑,肉身夯实,显得十分彪悍。

尽管只有开窍一重境的修为,但散发的气息,却让旁边一些开窍二重镜的年轻人皱眉。

蔡进淡淡抬头,看着蔡延吩咐道:“你带两个人,去何家村的村口守着,那个家伙若是敢跟何家姐妹回村,就替我掂量一下。”

“若是这事儿办得好,回来后,本少重重有赏。”

“是!”

蔡延抱拳受意,在蔡进的示意下,离开了蔡府。

目送着蔡延离去,不少人看着他的背影,满含羡慕。

蔡进的赏赐,从来都很大方。

……

东林县城,商盟。

灯盏点满四周,映照得宽敞的殿堂一片明亮。

孙逸一脸无奈的跟随在何思玲和何思珑姐妹身后,默不作声,一语不发。

姐妹俩拽着换算成银票的包袱,购买了不少灵草丹药。

二人在前,不曾回头,没有搭理默默跟随的孙逸。

孙逸先前的玩笑,可是惹到了姐妹俩。

何思珑最是激动,反应最为激烈,差点提着棍棒撵走孙逸。

所幸,被何思玲阻拦了下来,才被迫罢休。

但尽管如此,何思玲对孙逸的态度,也渐有防备。

孙逸终于知道,胡乱调侃的后果。

他的性格,真不适合开玩笑。

很容易被人当真……

默默地灌了口酒,看着前面结伴而行的姐妹俩,孙逸暗叹了口气。

好在何思玲没有驱赶他,也没责备他,否则,他都要无地自容,不好意思继续待下去。

看着姐妹二人购买了好几种灵丹,便准备回返村落,孙逸急忙跟了上去,默默追随。

路经一家售卖符咒材料的商店时,孙逸驻足,犹豫了下,快步上前,叫住了何思玲。

“能不能给我点钱?”

孙逸看着何思玲,低声询问。

“卑鄙无耻,龌蹉下流,臭不要脸的臭混蛋,快走开,这些钱才不要给你呢。”

何思珑急忙护住何思玲和包袱,一脸愤慨的瞪着孙逸斥道。

孙逸没有在意何思珑的态度,只是盯着何思玲,询问之色外露在脸上。

所幸,何思玲并没有推拒,安抚下阻拦的何思珑,将包袱递给了孙逸。

“妖兽是你杀的,钱是你赢的,你自然具有支配权。说到底,欠你的应该是我们姐妹。”

何思玲倒是很开明,尽管对孙逸的心思捉摸不定,暗生防备,但恩怨分明,自有公义。

“姐姐,才不是这样的呢,这卑鄙无耻,龌蹉下流,臭不要脸的混蛋还是我捕的呢,按理来说,他还是我的猎物俘虏呢。所以,他的东西,就是我的,他的钱,就是我的钱。”

何思珑却是不赞同何思玲的话,据理辩驳。

这种辩驳的理由,让孙逸都是颇为无奈。

但何思玲还是没有在意何思珑的辩驳,执意将包袱递给了孙逸。

何思珑气得跺脚,忿恨难遏。

孙逸也没多言,接过包袱,转身去了符咒材料售卖店,买了二十份材料,才离开店面。

将空掉一半的银票连带包袱还给了何思玲,道了声谢。

何思玲没有多言,颌首而去。

何思珑劈手夺过包袱,气匆匆而去。

孙逸无奈的耸了耸肩,只得快步跟上。

三人结伴,回返何家村。

徒步而行,走了足足四个时辰,临近村落时,东方天际都是浮现起了鱼肚白。

一路返回,何思珑叫苦不迭。

终究只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且修为不高,孩子心性。

途中,孙逸多次想要背着何思珑而行,却都被何思珑嫌弃的拒绝。

美其名曰:休想占本姑娘便宜!

这般拒绝的理由,让孙逸尴尬万分。

最终,一路沉默,孙逸没再表态,默默地看着何思珑倔强的背影。

终于,眼看着村落在望,何思珑激动不已,口中不断连呼到家了到家了。

近乎筋疲力竭的何思珑瞬间焕发精神,飞也似的朝着村落跑去,恨不能快点到家,躺在床上好好的休息。

然而,临近村口时,何思珑却是停下了脚步,急切的身影戛然而止,更还默默地朝着后退。

这种异样,引起了何思玲和孙逸的注意。

孙逸抬头,便是一眼看到,村口的大道,被三名年轻人堵住。

“思珑!”

何思玲也是察觉到了状况,快步追了上去,将何思珑护在身后,一脸警惕的看着堵路的三名年轻人。

“蔡延,你们想干什么?”

何思玲黛眉微皱,眼中满是戒备。

后方,孙逸匆匆跟来,目光一一扫过了三人。

这三人赫然是得到蔡进授意,前来掂量孙逸本事的蔡延。

蔡延面色漠然,冷酷深沉,看了何思玲姐妹一眼,随即扭头,将目光最终投向了孙逸。

“你,过来!”

蔡延抬手,指着孙逸,漠然示意。

这般架势,不怀好意的态度,尽显于外。

“你们想做什么?”

何思玲见状,眉头皱得更紧,侧身移步,挡在了孙逸的身前,凝视着蔡延道:“孙逸是我的朋友,蔡延,我警告你,不要胡来!”

蔡延不为所动,看都没看何思玲一眼,只是直勾勾的盯着孙逸,道:“蔡少让我来告诉你,何思玲姐妹,你最好离她们远些。这是蔡少看上的女人,由不得他人染指。”

果然如此!

蔡延的话,让孙逸心头恍然,蔡进这是想要给他一个下马威。

不过,那家伙未免太高估了自己。

孙逸淡然无波,面无表情,不惊不惧。

灌了口酒,孙逸看都没看蔡延一眼,扭头看向何思玲道:“走吧。”

说着,越过何思玲,便要与蔡延擦肩而去。

“小子,你未免太猖狂了吧?”

但在与蔡延并肩时,蔡延抬手,宽厚的手掌按住了孙逸的肩膀,漠然的脸色闪过一丝狞意。

孙逸驻足,微微扭头,平静地脸色变得漠然。

“你最好松开你的狗爪,不然,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猖狂。”

漠然的话,尽显桀骜,让得蔡延浓眉紧皱,脸色骤沉。

【作者题外话】:看在大家夸我的份上,加更一章~夸我要继续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