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章 蔡进登门/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蔡家村,蔡府。

天色黎明,东方天际鱼肚白散开,一缕朝霞,若隐似现。

这个时候,蔡进早已起身,并演练完了两套武学,活动开了筋骨。

修炼者,朝夕不可费。

蔡进虽然纨绔,却也立志做个有本事的纨绔。

所以,对待修炼,他从来都是认真的。

在他演练完第三套武学时,庭院大门被推开,一名家丁匆匆跑了进来。

“蔡少,出事了!”

家丁急声呼喊,打断了蔡进的修炼。

漠然回头,蔡进的眉宇皱起,脸色怫然不悦。

他修炼的时候,最不喜欢受人打扰。

发现蔡进不悦时,家丁脸色都是苍白了下,身躯一颤,哆嗦着解释:“出事了,蔡少,大事……”

不待家丁解释完,庭院外传来脚步声,一脸血污的蔡延被人搀扶着走了进来。

“蔡少!”

蔡延与随从的青年子弟齐齐施礼,引得蔡进注意。

漠然扭头,待看清蔡延半边脸都是塌陷,沾染血污时,俊逸的脸孔,骤然深沉下来。

“怎么回事?”

蔡进漠然询问,他眉宇紧锁,眼神阴寒。

“蔡少,您要为延哥做主啊!”

不待蔡延解释,旁边随从的青年子弟便是带着哭腔,大喊出来。

“谁干的?”

蔡进眉宇锁成了川字,脸色寒意交织,愈发难看。

“是那个家伙!”

蔡延咬着牙,嘶着痛,沉声回答。

“他能伤了你?”

蔡进闻言,眉宇挑动了下,眼神微微凝滞。

“蔡少,那家伙的实力不简单,恐怕,不在你之下。”

蔡延捂着脸,咬牙解释,声音隐含痛苦。

他半边脸骨都被打得裂开,几乎塌陷,那种剧痛,可想而知。

“哼,就算他有实力,但在这东林县,也不该动手!”

蔡进闻言冷哼,脸色难看至极:“我蔡进的人,没人能动!”

“蔡少,您要为延哥做主,讨个公道啊!”

随同蔡延的青年子弟急声叫道:“那家伙态度很猖狂,不仅打了延哥,还让延哥代为警告您,说……”

“说什么?”

蔡进眉宇挑动,漠然看向那人喝问:“讲!”

那人犹豫,吞吞吐吐,支支吾吾的道:“那人说……说蔡少以后,别再踏足何家村,更别再打何家姐妹的心思。不然……”

“不然怎样?”

“不然……不然……延哥就是您的前车之鉴!”

“混蛋!”

蔡进骤然大怒,一脚踹翻了面前桌凳,掀翻了摆放的洗漱用具。

“东林县,还没人敢这样威胁我蔡进。他好大的胆子,竟敢如此狂言!”

蔡进暴怒,一脸煞气,恨怒欲狂。

“来人,给我洗漱备衣!”

蔡进扭头断喝一声,随即咬牙冷哼:“我倒要去看看,他有几分本事,敢这样警告我蔡进。”

周围人噤若寒蝉,不敢发声。

……

何家村,篱笆院。

孙逸和何思珑、何思玲姐妹回家时,天色正好黎明。

何家爹娘已经起床,做好了早餐。

“回来了?快洗手吃饭!”

何家爹何浩朗声笑道,招呼着孙逸三人。

“爹,娘!”

何思珑却是嬉笑上前,挽住了何浩的胳膊,道:“爹,昨儿思珑跟姐姐去了县城,赚了好多钱回来呢。”

“噢?有好多呀?”

何浩宠溺的捏了捏思珑的脸颊,慈笑询问。

何思珑嘻嘻一笑,伸出手指,做了个九的手势。

“九十两?”

何浩失笑,讶异道。

“爹,你家闺女这么没本事呀?”

何思珑噘起了嘴,撒娇嗔道。

“难道是九百两?哈哈,我闺女可真能干呢。”

何浩顿时抱起了何思珑,放在腿上,宠溺夸赞。

“爹,不是啦!”

何思珑摇摇头,一脸嗔怪。

“不会是九千两吧?这么多?”

何浩瞪大了眼睛,一脸吃惊。

九千两白银,对于他们这样的家庭来说,已经算是天文数字。

寻常家庭,种植一年四季的庄稼,都卖不到百两纹银呢。

看着何浩吃惊的样子,何思珑满脸不高兴,挣扎着从何浩怀中脱离,噘着小嘴,一脸不高兴的哼道:“爹,您太没趣啦,老是小看你家闺女。”

“是九万两,九万两啦!爹这么笨蛋,思珑才不要跟你玩嘞。哼!”

娇嗔一声,思珑高傲的扭头转身,撒丫子跑开了。

何浩闻言,一脸惊愕,看着何思珑跑进厨房,眼神呆滞下来。

九万两银子,他不是没见过。

只是,以他们家如今的状况,这么大笔钱,还真是有些吓人呢。

“呵呵,闺女真能干……”

半晌,何浩才摸了摸脸颊,讪讪一笑。

何思玲洗了手,走了出来,在旁坐下,平静道:“能赚这些钱,多亏了孙逸。”

“孙兄弟?”

何浩错愕,一脸讶异的看向了孙逸。

“侥幸,侥幸。”

孙逸灌了口酒,平静颌首。

“孙兄弟年纪轻轻,即便侥幸,也是本事。”

何浩竖起了大拇指,称赞不已。

孙逸抿嘴含笑,没再多言。

“吃饭,吃饭!”

何浩也没继续啰嗦,提起筷子,招呼道。

一家子围坐下来,乐呵融融。

今日的早饭不算丰盛,三菜一汤,两荤一素。

配着清粥,倒也算殷实。

“待会儿吃过饭,思珑,你提些肉食,给七公三婆,和二祖送去。”

席间,何浩不忘叮嘱何思珑。

“噢,好呀!”

何思珑大口咀嚼着肉食,含糊不清的点头应道。

那般样子,看起来可爱极了。

早饭没吃多久,便是散了桌。

何家娘霍玲珑收拾碗筷,何浩则扛着锄头,早早下地务农。

何思珑听从何浩的安排,提了些何浩早已准备好的肉食,蹦蹦跳跳的出门而去。

“娘,我进趟山,要闭关。”

何思玲告知了霍玲珑一声,便是提着包袱,准备动身。

孙逸灌了口酒,随同一起。

何思玲看了孙逸一眼,没有作声。

二人互不在意,结伴而行。

而在孙逸他们相继离去后,村外大道,蔡进带着一批随从,匆匆赶来。

一路风尘,声势浩荡,引起了何家村许多村民的注意。

不少人张望,惊疑难宁。

很快,蔡进带着人,抵达了何家姐妹的篱笆院。

“砰!”

一名随从上前,粗暴蛮横的踹碎了篱笆院墙,一群人鱼贯而入。

“孙逸在哪儿?叫他滚出来!”

旁边随从喝吼,声音冷厉。

“我们蔡少在此,让他出来跪迎!”

“人在哪里?快些出来!”

随从们叫喊,气势汹汹,尽显不善。

蔡进眉宇紧锁,目光深沉,脸色铁青,一语未发。

他安静地背着手,站在中间,漠视着篱笆院。

听到动静,刚刚收拾好碗筷,准备出门下地的霍玲珑走出房舍,一脸冷漠地盯着蔡进。

“你们来做什么?蔡家少爷,未免太过分了吧?”

霍玲珑细眉微皱,枯黄的脸颊饱含冷意。

“老女人,滚开!让孙逸滚出来!”

蔡进没有做声,旁边的随从却是呵斥起来。

“孙逸兄弟不在,你们请离开吧!”

霍玲珑漠然回答,态度不卑不亢。

“不在?”

“哼,怕是躲起来了吧?”

“兄弟们,给我搜!倒要看看,这混蛋能躲去哪儿!”

蔡家随从完全没有在意霍玲珑的话,蜂拥而动,越过霍玲珑,冲进几间房舍蛮横搜索。

噼里啪啦阵阵响,几间房舍被翻得凌乱不堪。

不一会儿,众人陆续出来,皆都皱起了眉头。

“蔡少,真没在!”

一名随从在蔡进身旁低语,语气颇为小心。

“不在?”

蔡进紧锁的眉头挑动了下,眼神略显不悦。

“问问那老女人,孙逸去了哪儿。”

蔡进沉默了下,示意随从道。

“好!”

随从应是,便是招呼着弟兄,朝着霍玲珑走去。

“你们想做什么?”

霍玲珑见状,眉宇紧锁,漠然的脸色渐渐警惕,脚步后退,戒备着走近的蔡家随从。

“老女人,你如实交代,孙逸去了哪儿?他人在哪儿?”

蔡家随从围住霍玲珑,沉声询问。

“他走了!”

霍玲珑漠然回答。

“走的哪儿?”

“不知道!”

“真不知道?”

“我说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你们赶紧走,这里不欢迎你们!”

霍玲珑痛斥蔡家随从,一脸愤怒。

蔡家随从却是不以为意,暗暗冷笑:“老女人,你要是不乖乖配合,可别怪我们弟兄不懂事。”

“你们想做什么?”

察觉到蔡家随从不怀好意的眼神,霍玲珑细眉紧皱,眼中戒备之色更浓。

蔡家随从们嘿嘿一笑,冷然道:“老女人,虽然你年纪不小了,不过,相貌倒是长得不错,风韵犹存嘞。我们弟兄可不介意,尝尝你这朵老牡丹的味道。”

“无耻!”

霍玲珑顿时气得脸颊铁青,呼吸都是局促起来。

“说吧,孙逸,去了哪儿!”

蔡家随从们不以为意,漠然逼问。

霍玲珑一脸冷怒,灰暗的眼瞳都是浮现煞气,似有血丝渐渐浮现。

“你们最好滚远点,万事别做绝,积点阴德。”

霍玲珑紧咬唇齿,冷冷地瞪着蔡家随从们喝道。

“哈哈哈,少他妈扯蛋,赶紧交代!”

蔡家随从们不以为意,漠然训斥。

“娘?娘!”

这时候,篱笆院外传来何思珑焦急的声音。

“你们在做什么?蔡进,你个卑鄙无耻,龌蹉下流,肮脏可恶的臭混蛋,你们滚开,放开我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