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一章 此情无归期/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思珑送完肉食回来,横冲直撞,扑向霍玲珑。

但被蔡进的随从直接抓住,阻拦了下来。

“放开我,你们这群臭混蛋,滚开!”

何思珑拼命叫喊,挣扎,想要脱离。

蔡进的随从抓着何思珑的手,扭头看向了蔡进,眼中满是询问之色。

蔡进淡淡地瞥了何思珑一眼,随即淡淡点头。

蔡进的随从顿时狞笑了起来,将何思珑紧紧地钳制住,一脸阴邪的看向了霍玲珑。

“老女人,你要是再不乖乖交代,这朵小牡丹,可就要毁了。”

蔡进的随从嘿嘿淫笑,其中意思,不说也明白。

“无耻,混蛋!”

霍玲珑气得颤抖,枯黄的脸颊都是布满潮红,一双眼睛,血丝更加明显。

甚至,她紧攥的双手肌肤,都是在渐渐变得火红。

“娘!”

何思珑急得哇哇大哭,她奋力挣扎,想要脱离,却始终无法睁开随从的手掌。

“蔡进,你个卑鄙无耻,龌蹉下流,肮脏可恶的混蛋,快放开我娘,带着你的人滚。”

何思珑挣扎不脱,便张开嘴,朝着随从的手背狠狠地咬了下去。

“啊!”

随从吃痛,下意识松开了手。

“蔡进,你个卑鄙无耻,龌蹉下流,臭不要脸的混蛋,本姑娘咬死你!”

脱离钳制,何思珑便是张牙舞爪的朝着蔡进扑去。

小巧玲珑的身影,义无反顾,状似癫狂。

“哼!”

但是,以她的本事,哪里伤得了蔡进。

刚刚近身,便被蔡进探手扣住了咽喉。

五指紧扣咽喉,何思珑顿时惊叫起来,浓浓的窒息感,让她稚嫩的脸蛋儿涨得通红。

“小丫头,本少爷虽然爱美,但却不会任由美人儿胡作非为。你若是不乖乖地,本少爷今日就捏死你。”

蔡进漠然地看着挣扎,挥舞着双臂吹着他的臂膀的何思珑,淡漠的道。

“放开思珑,蔡进,你们别太过分!”

看着何思珑被抓,霍玲珑顿时焦急起来,急声怒斥。

同时,她的肌肤,火红色越来越明显。

随着火红色蔓延开,霍玲珑的身躯更是在瑟瑟颤抖,不受控制的痉挛。

似乎,承载着莫大的痛苦一样。

蔡进却是未曾在意,没有察觉到异样。

他漠然的看着霍玲珑,冷声道:“老女人,我来,只想知道孙逸的去处,他伤了我的人,我要他以命抵偿。你若是乖乖地告诉我,我立刻退走。”

“毕竟,未来你还可能是我丈母娘,我也不愿把关系闹得太僵。”

“但是,你若是不识抬举,执迷不悟。那么,今日就怪不得我蔡进,心狠手辣。”

说到这里,蔡进目光轻飘飘的瞥了何思珑一眼,冷然道:“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蕊,就这样凋谢,难免也有些可惜。”

说着话时,蔡进的五指稍稍紧了紧,何思珑顿时呼吸困难,一张脸涨得充血,一双眼睛瞳孔都是开始涣散。

显然,蔡进动了杀意。

“蔡进,你欺人太甚!”

“啊!”

看着何思珑渐渐虚弱,感受到蔡进的冷冷杀意,霍玲珑双眼圆睁,戾气沉沉的大吼了起来。

“轰!”

骤然,霍玲珑肌肤浮现的火红色大放光华,一片火红的光,自她体内爆开。

一股狂暴气浪,轰然爆发,以她为中心,辐射开去。

“噗噗噗噗!”

虚空爆碎,狂浪似决堤山洪,汹涌不绝。

“啊!”

围困着霍玲珑的蔡进随从纷纷惨叫,咳血倒飞了出去。

沙尘形成风暴,呼啸而动,席卷八方,一股浑厚威势,汹涌开去。

“噗!”

蔡进都是如遭雷击,身躯一震,咳血暴退。

手中再无力钳制何思珑,下意识脱手,捂着胸口踉跄倒飞。

一时间,篱笆院粉碎,几间简陋房屋都在风暴下坍塌。

随同蔡进而来的人纷纷咳血重创,翻滚着飞出了篱笆院的范围。

一个个衣袍染血,气息虚弱,震惊欲绝。

风暴弥漫,肆虐了好一会儿,才徐徐平静下来。

待得尘埃落定,众人看向篱笆院的废墟内,惊惶难安。

霍玲珑怀抱着何思珑,安抚着痛哭流涕的何思珑,一张脸满是慈蔼。

但是,她的脸色,却是红白交叠,一身衣袍,发丝,无风自动。

隐隐间,散发出一种滚烫、灼热的磅礴气息。

“这……”

蔡进以及随从们皆都傻眼,一脸呆滞。

霍玲珑的变化,超乎了想象,出乎他们的意料。

这个普通的农妇,居然……有这样的气息?

那种气息,让他们有种泰山压顶,火山临前的感觉。

“滚!”

霍玲珑漠然扭头,两眼布满血红,似有熊熊烈焰在瞳孔燃烧交织。

只是扫过一眼,蔡进等人都有种肌肤滚烫,神魂都要被灼烧的感受。

“走!”

蔡进撑着伤势,爬起来咬牙低吼。

不敢怠慢,不敢逗留,慌忙离去。

身后随从更是屁滚尿流,吓得仓皇而逃,如落水野狗。

霍玲珑没有阻拦,只是漠然凝视着他们远去。

待得蔡进等人彻底消失在了视野内,霍玲珑突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整个人一软,瘫倒在了地上。

“娘?娘!”

何思珑哭得梨花带雨,跪伏在地,抱住霍玲珑嘶声叫喊。

“思珑,去……去找你爹,你爹……”

霍玲珑银牙紧咬,一张脸孔满是痛苦之色。

“快……快去,去啊!”

霍玲珑痛苦叫喊,用力地推开了何思珑。

“娘?”

何思珑被推翻在地,看着蜷缩成团,痛苦难耐的霍玲珑,她惊惶难安。

在地上踢蹬着腿,慌忙爬起来,惊慌失措的朝着外面跑去,一边跑,一边大喊。

很快,何浩听到动静,慌忙飞奔而回。

“玲珑?”

看着躺在地上,蜷缩成团,痛苦挣扎的霍玲珑,何浩脸色剧变。

此刻的霍玲珑,浑身肌肤全都布满了火红色,一块块火斑迅速凝聚浮现。

手肘、掌背、脸颊、额头,全都是火红如血的斑块。

那些斑块,不断蠕动,不断游走,让得霍玲珑的肌肤都是滚烫灼热。

何思珑触摸了下,烫得尖叫,急忙缩回了手。

她娇嫩的五指,都是迅速升起了水泡。

“娘?娘,你怎么了啊?娘!”

何思珑急得大哭,又是惊忧,又是惶恐。

这种状况,她从没见过。

她更没有看到过娘亲如这一刻这样痛苦。

“玲珑!”

何浩慢慢地蹲下身,脸上布满紧张,双手颤颤巍巍,不知所措。

“玲珑,你要撑住啊,撑住啊!玲珑,不要放弃,不能放弃啊!”

何浩急得捶地,却又无能为力。

“浩哥,玲珑……玲珑怕是撑不住了……”

霍玲珑浑身痉挛,肌肤都在不断抽搐,痛苦让她的声音都是变得沙哑。

“浩哥,玲珑……玲珑撑了十八年,真的……真的撑不住了。”

霍玲珑咬着牙,哆嗦着,艰难呓语:“浩哥,你……你要答应玲珑,别……别报仇,以后……以后好好过……过日子,隐居山林……过完……过完玲珑没有陪你过完的岁月……好……好不好?”

“不要说了,玲珑,不要说了,你撑住,一定要撑住!”

何浩跪在地上,以头捶地,嘶声叫道:“你不能放弃,我答应过你,要治好你,就一定可以的。孙兄弟的力量,有奇效,他可以救你的,他真的可以的。玲珑,你坚持住,坚持住啊,我去找孙兄弟,我去求他,他一定可以救你的!”

说着,何浩踉跄起身,要去寻找孙逸。

“浩哥!”

霍玲珑急声叫道:“不要走好吗,陪着玲珑最后一程好吗?”

“玲珑!”

何浩痛苦闭眼,僵在原地,不知所措。

霍玲珑强笑道:“不要伤心,浩哥,玲珑这辈子跟着你,很幸福……死前,能在你怀里,便不再有遗憾。”

何浩紧咬牙关,没有说话,跪伏下来,张开手,将霍玲珑抱进了怀中。

“嗤嗤嗤嗤!”

顿时,霍玲珑滚烫的身体,将何浩的胸膛,臂膀,手掌,迅速烤糊。

刺耳的灼烫声,伴随着阵阵肉香,延绵不尽。

“浩哥……”

霍玲珑流下了泪,挣扎着想要脱离何浩的怀抱。

何浩一声不吭,紧紧地怀抱着,强忍灼痛,不愿放手。

即便,胸膛血肉模糊,鲜血流淌,浸湿了沙地,都不为所动。

何思珑在旁急得不住的叫唤着爹娘,哭得双眼红肿,无助又凄凉。

“不能放弃,我的玲珑,你怎忍心,丢弃我一人,苟活于世?”

何浩紧紧地怀抱着霍玲珑,呢喃呓语。

一双大眼,泪如雨下,滴落在霍玲珑的身上,蒸腾起袅袅薄雾。

“偶与君相遇,余生双宿栖……”

“纵然路长远,此情无归期。”

霍玲珑抿嘴含笑,轻喃着这首小诗。

何浩更是痛苦,喉咙间满是哽咽。

“我不许你死!”

何浩仰头怒啸,奋尽全力,强忍灼痛,将霍玲珑怀抱而起。

决然转身,朝着深山疯狂飞奔。

“你我誓约,尚未履行,你怎可食言失约?”

“余生共梦,不问归期,你怎可弃我而去?”

何浩一边狂奔,一边嚎啕,如魔如狂。

“爹,娘?”

何思珑在后面狂追,却追赶不及,滚倒在地,急得嚎啕长泣。

抬头看着爹娘的背影消失在茫茫山野,何思珑紧抿唇齿,趴在地上,再无力撑起。

那瘦弱的身影,可怜得惹人疼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