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二章 辣手神鞭/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洛云山,深处。

何思玲在前,孙逸紧随其后,二人结伴而行,深入山野。

寻了一处洞崖,何思玲驻足看向了孙逸。

孙逸停下脚步,灌了口酒,道:“我在外面给你护法。”

何思玲微微颌首,进了洞崖,便没了声息。

孙逸并没有跟随入内,扫了一眼四周,清扫开一片地域。

随即取来一块大石,并掌如刀,将大石削平,制成了简易石台。

然后,孙逸铺展开包袱,一一取出了制造符咒的材料。

他跟随何思玲进山,一是有心为何思玲护法,二则是描摹符咒。

为了不影响村落内的人,造成剧烈动静,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他才深入山野描摹。

这样,方便无拘束。

这次描摹的符咒,主要以《阳火符》为主。

这是墨文青当初赠予他的符咒,毁灭性强。

以特制材料描摹,足以堪比聚神境强者的攻势。

若是多备几张,足以在关键时候保命。

主要是考虑到武试在即,以防意外,孙逸才准备描摹符咒。

如今得罪了蔡进,无形中开罪了东林县城的大族。

要是没点底蕴手段,不好应付。

孙逸虽然自信,却并不骄狂。

没有底气,断然不会再这样莽撞。

现在,他可没有樊明宏、甚至赵忠仁仗势。

更没有犬王做后盾,一切都要自力更生。

除了《阳火符》外,孙逸还准备描摹一些《星火咒》与《引风咒》。

用以傍身,给予何思玲姐妹自卫。

特别是何思珑那丫头,修为低下。

若是没点傍身的东西,难免不被蔡进趁虚而入。

考虑到这些,孙逸描摹符咒的决心,就更大了些。

做好了准备,孙逸便是开始动手。

他先描摹了《引风咒》和《星火咒》,熟练手感,再描摹的《阳火符》。

全程无声,十分平静,他沉浸在描摹过程中,自得其乐。

洞崖内,有一片空寂的洞穴。

内部宽敞,四周乱石嶙峋,环境清静。

何思玲钻进洞崖,进入了洞穴深处,寻了处干燥的地方,坐了下来。

取出包袱,从中取出了几个小瓷瓶。

这些瓷瓶内部,便是装着她们在商盟购买的丹药。

天巧丹,是一种开窍境服用的丹药,可以帮助修炼者开辟穴窍,事半功倍。

何思玲准备借助这种丹药,开辟鼻窍,晋入开窍四重境。

县城武试,人员众多,天骄俊彦不少。

如蔡进这样的人物,都不算佼佼者。

若是不加强自身,增进修为,何思玲根本没机会取得好的成绩。

更不用去想县城奖励,以及去改变命运。

取出丹药,调养了一番,平息下精气神,何思玲便是取出了天巧丹,一口吞了下去。

丹药入喉,化作一股清泉,汇入了肝肠。

清泉散发,滋润肺腑,弥漫筋络,活跃血气,充实精气,元力便随之淌动沸腾。

何思玲屏息凝神,沉心静气,运转法诀,炼化着药力。

……

蔡家村,蔡府。

蔡进带着随从狼狈返回,跌跌撞撞的冲进了府邸。

进入庭院,忍不住狂咳鲜血。

蹒跚的身影,更是踉跄,几欲摔倒。

此时,他只觉脏腑滚烫,灼热难耐,有种要被焚化的感受。

“叫我爹来!”

蔡进抓住一名家丁,强忍痛苦,急声吩咐。

话音刚落,便是身躯一软,屈膝跪地。

家丁手忙脚乱的扶住蔡进,招呼着丫鬟侍女,将其扶进了房间,然后火急火燎的赶去通知蔡进他爹。

……

洛云山,深处。

孙逸描摹符咒,足足半日,未曾停歇。

持续下来,描摹《阳火符》五张,《引风咒》五张,《星火咒》五张,外加三张防御为主的《土云咒》。

途中,失败了几次,弄得灰头土脸。

描摹的材料用完,孙逸都是精神恹恹,有些疲惫。

收拾好场地,将符咒塞入怀中,孙逸去了洞崖前不远的水潭,梳洗了一番。

洞崖内,何思玲半日坐关,天巧丹的药力被悉数炼化,元力澎湃,急速增长,最终顺利冲破鼻窍,成功晋入开窍四重境。

鼻息吞吐,宛如游龙,乃是鼻窍开辟的迹象。

随着晋入开窍四重境,体内元力质地飞跃,实力更上一层楼。

何思玲睁开眼,感受了下修为,颇为满意。

但她并没有就此离开,又取出了几枚丹药,相继服下。

这些是稳固修为的丹药,以及淬炼肉身,强健穴窍的。

如今距离县试没有几天时间,刚刚晋级开窍四重境,何思玲无暇有太多时间稳固修为。

所以,只能依靠丹药,确保意外。

孙逸在外默默等候,寻了棵大树,飞腾而上,在树杈间椅坐下来。

一边饮酒,一边眺望长空,失神发呆。

……

蔡家村,蔡府。

蔡进他爹蔡弘得知蔡进受伤,匆忙赶回了蔡家村。

他本在县城处理琐事,心疼独子受伤,哪能坐视。

快马加鞭,疾奔而回。

“进儿?进儿在哪儿?他伤势如何?”

飞奔入府,蔡弘急声询问。

家丁回应,蔡弘直奔后庭,蔡进的住处。

蔡进盘膝坐在床上,正在竭力的运转法诀,炼化体内的那股灼烫之气。

半日下来,收效甚微,一张脸涨得通红,浑身更被大汗浸湿。

“进儿?”

蔡弘推门而入。

蔡进睁眼,停了下来。

“爹!”

蔡进欲要起身,被蔡弘拦了下来。

“伤势如何?怎么回事?谁伤的你?”

蔡弘走近床榻,急声询问。

“何思玲他娘!”

蔡进脸色深沉,漠然回答。

“那农妇?”

蔡弘惊疑,何思玲一家子他自然知晓。

独子蔡进的心思,作为父亲的蔡弘十分清楚。

所以,对何思玲一家的了解,并不差。

“那农妇不简单,不是寻常人!”

蔡进解释道,将事情经过一五一十的告知了蔡弘,随即问道:“爹,你可知道,何思玲爹娘的过去?”

蔡弘闻言皱眉,陷入思索。

“此事,倒是透着古怪!”

蔡弘沉吟,疑虑道:“何思玲他爹,何浩,此人我倒是听闻过。据传,昔年曾参与过武试,走出过东林县,乃是东林县的一代天骄。”

“当初,其风姿勃发,名动东林,闯下‘辣手神鞭’的绰号。”

“后来,便去了庭都,参与庭试。再之后,经历过什么事情,便不得而知。只是,十几年前突然回到何家村,一身修为全无,沦为普通人。”

“跟他一起回来的,便有何思玲他娘,以及尚是婴儿的何思玲。”

这般事迹,引得蔡进吃惊,一脸讶然。

这些事,蔡弘未曾听说过,也少有听到人议论。

没想到,那个可怜巴巴的何老汉,竟然有过如此辉煌的过去。

“辣手神鞭?”

蔡进呢喃,听这绰号,就知道何浩昔年的声威不简单。

蔡弘深思了片刻,随即看向蔡进道:“进儿,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何家姑娘虽然不错,但却不算世间最好。你没必要为了她,太过执着。”

“何浩此人,为父也不知根底。其妻子是何许人氏,为父查过,东林县查无此人。甚至,府城那边,都没有消息。”

“为父怀疑,很大可能是庭都人士。”

“所以,听为父一句劝,不要将事情闹得太大,以免不好收场。”

蔡弘语重心长的告诫,引起了蔡进的不悦。

但是,回想着霍玲珑先前的爆发,那散发出来的恐怖气息,以及如今体内还残留的灼烫,蔡进的心底不由惊悸。

嘴角嚅动,没有反驳蔡弘的话。

“孩儿知道怎么处理!”

蔡进淡淡点头,暂时放弃了报复的打算。

蔡弘欣慰点头,随即关切起蔡进的伤势。

……

洛云山,深处。

洞崖内,何思玲炼化了所有丹药,又是两个时辰过去。

天近黄昏,日落西山。

何思玲长吐出一口浊气,睁开了眼睛。

经过几枚丹药的温养,她的修为彻底稳固下来,鼻窍夯实,渐渐圆润。

肌肤更是褪下一层老皮,诞生起一层娇嫩如雪的新皮,让她的模样看起来更显俊俏。

并且,毛孔喷张,吞吐出点滴杂质,凝结成斑,覆盖在身上,散发开淡淡的恶臭气息。

何思玲爬起身来,抓起包袱,走出了洞崖。

站在洞崖前,环视八方,搜索着孙逸踪迹。

结果,舀无声息。

何思玲没有呼喊,快步朝着不远处的水潭走去。

警惕的扫了一眼四周,何思玲褪下了衣衫,裸着身体,跃进了水潭,搓洗着浑身污垢。

轻柔的动作,荡漾起水波,掀起层层涟漪。

哗啦啦的水声,清晰入耳。

洞崖旁,大树上,失神发呆的孙逸猛然惊醒,被水浪声唤回了神。

下意识寻音望去,正好看到搓洗干净污垢的何思玲,裸着饱满成熟的身体,从水潭内走出。

那浑身湿漉漉的光洁肌肤,修长笔直的双腿,纤细白润的脚掌,洁白如葱的脚趾,高耸挺拔的双峰,以及一滩幽森,不加掩饰的映入孙逸眼帘。

这……

孙逸霍然惊愕,瞬间呆滞。

他完全没有预料到,会出现这样尴尬的场景。

他可真不是故意的……

何思玲清洗完污垢,走出水潭,从包袱内取出干净衣衫,准备换上。

突然,敏锐的感观,让她察觉到了被窥视的异样。

下意识抬头,顺着感觉,迎视而去。

时间刚刚好,看到了树杈上眼神呆滞地望着她的孙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