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三章 霍玲珑之死/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四目相对,彼此眼神凝滞了下,身体都是僵硬了一瞬。

仿佛,时间和空间都在瞬间静止了一样。

空气间,似乎都弥漫起了浓浓的尴尬。

所幸,僵滞的对视只是霎那,何思玲便是反应过来,长衫一挥,顷刻间裹住了曼妙筒体。

身影一闪,掀起一阵清风,消失在了孙逸的视野内。

树杈上,孙逸凝望着何思玲消失的背影,咽了口唾沫,脸色微微泛红,尴尬之色尽显。

他能说……不是故意的吗?

这种美妙的事情,完全超乎了他的意料。

只是,这样的解释,何思玲会信吗?

搓了搓微微发烫的脸,孙逸灌了口酒,压下了心头躁动。

跃下大树,孙逸在洞崖前静候片刻,何思玲便穿戴整齐,从洞崖内缓步走出。

孙逸下意识看向了何思玲,上下打量了后者一遍,目光饱含审视,有暗藏着谨慎。

何思玲本来平复下了情绪,结果发现孙逸打量的眼神,黛眉顿时皱了起来,平静的脸颊浮现起几分冷漠。

“回家!”

漠然地说了一声,何思玲看也不看孙逸,径直越过孙逸,大步流星的朝着洛云山外离去。

孙逸见状,站在原地,一脸的不知所措。

尴尬的看着何思玲擦肩而过,带动起的清风伴随着淡淡清香,让孙逸情不自禁的想起先前的旖旎景象。

“思玲姑娘,刚才……”

孙逸下意识叫住何思玲,想要解释。

结果,何思玲回头,眼神冷漠,饱含寒意的瞪着他。

顿时,涌进嘴里的话,急忙生生的咽了回去。

这种时候解释,不是越描越黑吗?

孙逸无奈苦笑,心头满是苦涩。

这回真是英明扫地,怕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回家……”

半晌,孙逸才咕哝着示意,没敢再提先前的半点旖旎。

何思玲一语不发,只是漠然地看了孙逸一眼,然后转身,朝着何家村方向归去。

那曼妙的背影,窈窕婀娜,看得孙逸口干舌燥,脑子里的旖旎景象,挥之不去。

“登徒子……”

似有若无的,孙逸捕捉到了丝丝愤慨的忿语。

“……”

孙逸嘴角抽搐,无语凝噎。

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一路返村,途中没有半点交流,只言片语都没有。

何思玲走在前面,孙逸亦步亦趋,默默地跟随在后,保持着三米距离。

他始终不敢上前,靠得何思玲太近。

一路所过,尴尬的气氛,弥漫了整个归途。

直到,走进村落,临近篱笆院,看到院落周边围着许多人影时,二人才眉宇皱起,心底微惊。

不禁加快了步伐,快步赶回。

渐渐走近,二人便是耳闻到了人群呓语,在窃窃私语,议论纷纷。

出事了!

从村民的议论声中,孙逸清晰地捕捉到了不妙的消息,眉宇瞬间紧锁。

何思玲更是俏脸一变,急忙推开了人群,挤进人群。

“思玲回来了!”

何思玲归来,引起了一片热议。

前面的人群纷纷让开了路,任由孙逸和何思玲通过。

二人挤进人群,便是一眼看到,原来的篱笆院化作了废墟,残垣断壁,堆满四周。

遍地狼藉,触目惊心。

废墟堆上,身材瘦弱娇小的何思珑蹲坐着,双臂抱膝,默默地抽泣,哭得梨花带雨。

她一双眼睛早已红肿,浑身布满沙尘土屑,更沾染着些许血迹。

蓬头垢面,尽是脏乱与狼狈,看起来楚楚可怜。

“思珑?”

何思玲骇然惊绝,急忙飞奔上前,深邃的眼眸满是惊疑的看着何思珑。

“姐姐?”

何思珑听到呼喊,急忙抬头,看见何思玲时,顿时站起身来,飞也似的扑向何思玲。

跳下废墟堆时,被绊了一跤也不在意,不顾尘土,爬起来哭嚎着扑进何思玲的怀中。

“姐姐!呜呜,姐姐!”

何思珑一个劲的哭,紧紧地抱着何思玲,久久不撒手。

何思玲怀抱着何思珑,双手一边理顺何思珑的乱发,一边询问:“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了?这是怎么了?”

“呜呜……”

何思珑只顾哭嚎,半晌说不出话。

“你快说啊,思珑,发生什么事了?”

何思玲急得焦躁,难以保持平静。

“姐姐,是蔡进,是蔡进……呜呜……”

何思珑紧紧地抱着何思玲的腰,埋首长泣。

“蔡进?”

何思玲脸色一紧,看了一眼废墟,急声追问:“他做了什么?”

“他……他……”

何思珑支支吾吾,断断续续的道:“他想杀了思珑,威胁娘,逼问孙逸的去处。”

“然后呢?”

“然后……然后……思珑也不知道哇,娘就好像走火入魔了一样,突然变得好凶,赶跑了蔡进他们。”

“还有呢?娘呢?”

“娘……娘……哇……”

想起霍玲珑,何思珑便是忍不住放声嚎啕,一边大哭,一边支支吾吾的道:“思珑也不知道,娘亲变了,变得好凶。可是,没一会儿,娘就不行了……”

“不行了?”

何思玲心底大惊,肝胆俱颤。

“娘的身体变得好烫,好像着火了一样,思珑想抱她,都被烫坏了手。”

何思珑一边解释,一边伸出早已破皮,十指血肉模糊的双手。

“然后呢?”

“然后……然后娘就让思珑去叫爹回来,思珑……思珑就去了。可是,爹回来,就跪着哭,抱着娘哭,不让娘走。”

何思珑满脸悲伤,哭肿的双眼,满是凄楚与懵懂。

“姐姐,娘走了,娘要去哪儿呀?”

何思珑抬着头,凝望着何思玲,忍着悲伤询问。

何思玲心底剧震,一张脸都是隐隐苍白,娇躯都是暗暗踉跄。

娘不行了,娘走了……

之类的话语在脑海里盘旋回荡,何思玲一颗心方寸大乱。

何思珑年幼,尚不懂诀别。

但是,何思玲懂。

身后,孙逸放下了酒葫芦,一张脸也是深沉下来。

眉宇紧皱,目光微沉,浮现起了浓浓冷意。

何思珑的解释,已然很清楚明白。

蔡进前来找他,却正好错过,便殃及池鱼,牵累了霍玲珑。

何思珑不知道霍玲珑的状况,但孙逸清楚。

霍玲珑不是寻常农妇,曾是个修炼者。

并且,修为造诣不浅。

只是,身负内伤,以强大实力压制,所以沦为了寻常普通人。

但是,一旦解开,就将爆发出实力。

何思珑所谓的变得好凶,恐怕是霍玲珑在危急时刻解开了压制,恢复了修为。

只是,修为恢复,内伤便难以压制,从而崩溃,出现殒命危机。

孙逸早就察觉过何思玲姐妹的父母很不凡,气质、面貌、见识,皆不像是普通农家人。

特别是霍玲珑身上,那种大家闺秀的端庄气质,最为明显。

“哗!”

在孙逸思索沉寂时,人群忽然哗动,蔓延开骚动。

人群纷纷退避,让开了一条空路。

空路尽头,何浩怀抱着霍玲珑,一步一步,脚步缓慢的走了回来。

人群纷纷哗然,引起骚动,让得孙逸等人皆是纷纷转身扭头,看了过去。

只见何浩面无表情,一身是水,湿漉漉的。

破旧长袍紧贴着壮硕身躯,滴水的过肩长发更添了狼狈的影迹。

他一张脸颊,尽显憔悴,更是隐隐消瘦,让他菱角分明的五官,愈发清晰。

在他怀中,横抱着霍玲珑。

霍玲珑同样浑身是水,湿漉漉的衣裙与长发,嘀嗒着水渍。

她两手无力垂落,脑袋后仰在何浩的胳膊,一张脸极尽苍白,双眼紧闭,气息全无。

孙逸细细感应,霍然发现,霍玲珑的生机,早已绝灭。

死了!

孙逸眉宇紧锁,一张脸冷意交织。

“爹?娘?”

何思玲和何思珑姐妹也是察觉到了异样,呆呆的不知所措。

人群呓语,纷纷议论。

何浩一声不吭,默默地走进人群,走近废墟。

面无表情的抬头,呆呆的看了何思玲和何思珑姐妹一眼,昂藏的身躯僵立下来。

“砰!”

最终,双腿屈膝,重重地跪倒在地。

“啊!”

何浩再没忍住情绪,紧紧地环抱着霍玲珑,放声长啸。

泪水,顺着眼角淌落,沿着他脸上菱角徐徐滑下。

悲与痛,交织心头,让他难诉伤痛。

唯有紧抱着霍玲珑早已冰冷的身体,埋首发间,深深地喘息。

急促的喘息,让他喉咙间满是哽咽。

“娘?”

何思玲和何思珑相继跪倒,爬进霍玲珑和何浩身前,看着早已没了声息,无动于衷的霍玲珑,焦急呼唤。

却,得不到半点回应。

“爹,娘怎么了呀?娘她怎么了呀?呜呜……”

何思珑抓着何浩的胳膊,一边摇晃,一边哭嚎着询问。

何浩垂首不语,唯有哽咽,在喉咙僵持不休。

何思玲紧紧抿唇,泪滴顺着眼角淌落,滴在地上,浸入尘土,无声无息。

孙逸站在旁边,漠视着悲痛,心底歉疚不安。

蔡进前来找他,却相互错过,殃及了霍玲珑。

如若不然,霍玲珑不会这样死去。

默默地大灌了口酒,孙逸放下了酒葫芦,漠然转身,离开了何家村。

寻了位村民,问明了蔡家村的方向,孙逸徒步匆匆,杀意腾腾而去。

孙逸没有任何害何家姐妹的心,却让何家姐妹承受这样的伤痛,他没法坐视。

不杀蔡进,于心难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