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五章 英雄难过美人关/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霍玲珑之死,让孙逸有些歉疚。

虽然蔡进觊觎何思玲美色已久,双方早已结下恩怨,激发矛盾是迟早的事情。

但是,却因为孙逸的出现,将这种结局的事情,提前激发。

在整个事件之中,孙逸成为了矛盾激发的导火线。

这种事情,因果牵连极大。

所以,以孙逸的仁义心性,背负自责与歉疚,在所难免。

因此,对于何浩的恳求,孙逸是不忍拒绝的。

再加之何思玲姐妹救过他,领他回家,对他更有恩情。

这让孙逸就愈发没法推拒。

只是,何浩的敌人是谁?

孙逸不知道。

对方有多强,是什么背景,有什么来历,孙逸也不清楚。

贸然答应,再继续牵扯下去,唯恐深陷漩涡,难以自拔。

孙逸不怕因果纷争,但他也不是一个喜欢纷争的人。

他重活一世,最大的目的是追寻龙语嫣的踪迹,问明前世真相。

仅此而已!

一切的斗争都只是为了自保,为了更好的活下去。

何浩目光灼灼,紧紧地盯着孙逸,那饱含希冀与恳切的眼神,让孙逸很是动容。

为了爱妻,义无反顾,这种性情,孙逸很钦佩。

思索许久,孙逸沉声答道:“你的伤,我可以帮忙治愈。只是,如果你的敌人是蔡家的话,这个仇我不介意帮你报。”

“不……”

何浩摇摇头,解释道:“蔡家之人,我并不恨。我恨的,是浮庭凌家。”

“浮庭凌家?”

孙逸讶然,并不知道凌家的渊源。

但浮庭,却是知晓的。

东林县便是浮庭境内的县城,在其辖制内。

何浩依靠着坟包,手抚着墓碑,漠然回忆:“三十年前,我从何家村走出,参与县试,自东林县,一路畅行,去了浮庭。在那里,认识了玲珑。”

“玲珑乃是浮庭霍家嫡女,更是庭都鼎鼎有名的天之骄女。其资质、潜力,无比高远。其声名远播,广为人知,留下‘白玉玲珑’的江湖绰号。”

“一次天骄集会,引来各地人杰荟萃,我才邂逅了玲珑,与之相识。”

“那时的玲珑,娇贵着呢。在庭都之中,众星捧月,追求者甚多。其中,便有浮庭凌家二公子,铁面修罗凌天佑。”

“凌天佑乃是浮庭凌家第一天骄,潜力、资质、声望、人气,冠绝庭都同辈,鲜有人出其左右。”

“玲珑与凌天佑自幼相识,霍家与凌家算是世交,二人可谓竹马青梅。”

“然,男大当婚,女大当嫁。霍凌两家便欲联姻,撮合玲珑与凌天佑订婚。”

“但玲珑无心归属,并不钟意凌天佑。于是,订婚当晚,玲珑逃离霍家,于我下榻的客栈寻我相会。表明原委,欲与我结伴游历。”

说到这里,何浩漠然的脸颊浮现起些许温柔,嘴角渐有了几分浅笑。

他微微沉默,才继续说道:“初识玲珑,我心便有所属,所以,她的要求,我没考虑,便答应了下来。当晚,我与玲珑连夜离开了庭都。”

“然,玲珑此举,却激怒了霍凌两家。霍凌两家派遣多方人马,追捕我与玲珑。”

“那时,我与玲珑虽有实力,却不过开窍境圆满,远无法与霍凌两家抗衡。逃离不久,便被捉回。”

“霍凌两家欲杀我泄愤,玲珑拼死力保,以嫁入凌家为条件,换我一线生机。”

“霍凌两家犹豫之后,答应了玲珑,我得以活命。玲珑走后,我不甘认命,欲要改天换命,夺庭试第一,入法身门庭。”

“那年庭试,我、玲珑、以及凌天佑成为热门焦点,是那一届武试状元最有希望的得主。”

“庭试之时,我与玲珑重又走在了一起,脱离了庭试队伍,在偏僻地独行。那时,玲珑与我互诉真情,并有了肌肤之亲。”

“我与玲珑私定终生,必然遭受霍凌嫉恨。为求安稳,化解霍凌两家的恩怨,那一届武试,我与凌天佑在淘汰赛时狭路相逢。”

“将实情告知了凌天佑,希望他看开一切,网开一面。但,换来的却是愤怒与羞恼,凌天佑与我生死一战。”

“那一战,我以重伤,险胜半招。但,为了顾全大局,化解霍凌两家的仇视,我甘愿退出了庭试。”

说到这里,何浩嘴角紧抿,脸色满是苦涩。

他深吸了口气,苦笑连连:“我本以为,我处处相让,会换来霍凌两家的理解。却没想到,得来的却是无休止的报复。”

“那一届庭试,凌天佑夺得第一,成为武状元,被酒神纳为门徒。”

“霍凌两家气焰更增,得知我与玲珑之事,更是震怒,欲要杀我避丑。”

何浩苦笑更甚,眼中隐有痛楚。

“危难之际,凌天佑现身,昭告天下,准许我带玲珑逃离。但,却有附加条件。若我能在凌家追杀下活过十年,他便解除与玲珑婚约。”

“于是,我带着玲珑东躲西藏,浪迹天涯。每日在无尽追杀中奔走,彷徨,迷惘。整整十年,入聚神,成宗师,方才有自保之力。”

“直到,二十年前,玲珑突然有了身孕。为求安稳,不忍再让玲珑与孩子随我颠沛流离,我带着玲珑主动回返庭都,登凌家之门。”

“我欲挑战凌天佑,若胜,霍凌两家放过我与玲珑,准许我们归隐。若败,我自裁谢罪,只请霍凌两家宽待玲珑。”

“凌天佑答应了我的要求,与我公平一战。”

“那一战,庭都震动,八方人杰趋之若鹜,赶赴而来,轰动四野。”

“但,未曾想,那一战,凌家长者卑鄙,暗算于我,让我一招惨败,半世英名全沦为了陪衬,成全了凌天佑的无敌之名。”

何浩紧抿唇齿,脸颊抽搐,浮现起浓浓恨意。

一双眼满是猩红,充斥着懊悔与追恨。

“一招失手,命悬一线,玲珑奋不顾身,拼死挡下绝击,救我于危难。”

“然,玲珑身负重伤,几近垂死。幸得修为不浅,强压伤势,得以残存。”

“却终生不得动武,不然,伤势难制,将有性命之忧。”

“那一战,以我败阵为终。凌家欲杀我泄愤,幸得玲珑苦苦求情,得以有活命的机会。”

“但,凌家为防有变,忧心我事后报复,当众碎裂我的经脉,打破我的穴窍,废了我的修为。”

“哈哈哈哈,我三十余年苦修,一朝尽丧,沦为寻常人。”

提及这段往事,何浩恨意勃发,一张脸都是变得凶狞可怖。

“我不恨凌家暗算我落败,我不恨凌天佑借我扬名,我也不恨凌家废我修为。但,我恨,凌家种种,让我最终,无力救我玲珑。”

“我若修为尚在,玲珑……不会死!”

何浩咬牙切齿,恨声长泣。

悲痛、追恨、懊悔,种种情绪交织,让他情难自已。

孙逸在旁默默聆听,得知事情原委,不禁长叹,对何浩的际遇十分同情。

英雄难过美人关,何浩半世英雄,却也未曾渡过。

一个从小乡村走出的天骄,历经县试、府试、郡试,直逼庭试。

过三关,战群英,何浩的资质与实力可谓无敌。

甚至,一招险胜武状元。

足以表明,何浩昔年的资质,是有改天换命的机会,是有成为天下至强者的希望的。

结果,为了美人儿,甘愿放弃。

这份情,不可谓不真。

试问天下,有几人做得到?

可惜,这份真情,在世人眼中,只怕是傻吧?

傻乎乎的,挺天真的。

孙逸灌了口酒,默然苦笑。

前世时候,他何尝不是?

即便重生,仍然执着旧念,固执追寻,欲要问个明白,查个究竟。

这种行为,何尝又不是傻呢?

何思玲和何思珑在旁听得震动,被何浩吐露的事迹惊呆了眼。

姐妹俩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爹娘,居然有过如此辉煌的过往。

浮庭凌家?

庭都大族?

半神世家?

武状元为敌!

何思珑呆滞,一脸懵懂,有些不明觉厉的迷惘。

何思玲才是惊讶难宁,深感震骇。

难怪,从小到大的修炼,爹娘总能细心引导。

难怪,每次遭遇疑难时,爹娘总能指点迷津。

难怪,普通村民出身的爹娘,竟能懂得如此多。

何思玲恍然如梦,回忆过往,豁然开朗。

一时间,坟前沉寂,气氛满是压抑。

除了何浩的恨声长泣,便再无动静。

天色已晚,夜幕早已降临,周围静悄悄的,一片安宁。

许久,孙逸灌了口酒,轻叹声打破了宁静。

“你的忙,我帮了!”

孙逸叹息道,做出了决定。

他答应帮忙,不仅是心怀愧疚,更多的是对何浩的钦佩与敬崇。

同时,也有几分共鸣的原因。

仿佛,他从何浩的身上,看到了些许自己的影子。

那份固执,那份执着,那份坦荡,让他动容。

“谢谢!谢谢!”

何浩闻言,抬头看着孙逸,泪雾朦胧的眼中,满是感激。

孙逸没有多说,只是叮嘱歇息一晚,明日开始疗伤。

何浩慌忙点头,连连赞同。

何思玲看向孙逸的眼神,渐有了几分异色。

清澈的眸子,也有感激之意。

即便何思珑懵懂不知,却也明白过来,看待孙逸的眼神,多了几分亲切,少了几分疏离。

那隐藏的戒备,都在无形中徐徐消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