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六章 县试在即/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已深,风也寒,化作废墟的篱笆院一片冷清。

何浩枯坐霍玲珑的坟前,凝望着木质墓碑,呆滞出神。

何思珑陪同在旁,倚靠在何浩的怀中,熟睡过去。

霍玲珑之死,让何思珑哭得声嘶力竭,早已精疲力竭,再也撑不住倦意。

入夜时分,有不少村民前来招呼孙逸他们前去家中暂住,但何浩拒不前往,执意要留在坟前陪伴霍玲珑。

何浩推拒,何思玲和何思珑姐妹也婉拒了善意。

孙逸见状,便也婉拒了善意,随之留了下来。

随后,村民们送来了膳食,以及一些桌椅板凳,和棉被枯草。

冷清的夜,一片萧瑟。

篱笆院的废墟外,何思玲演练着鞭法,刻苦勤奋,愈发努力。

不断持续,早已累得气喘吁吁,香汗淋漓,仍然不愿歇息。

县试在即,何思玲想要进最大的力。

不仅要杀了蔡进,为母报仇。

更要入围府试,该换命运。

如她父亲何浩一样,去往庭都,与天下人杰争锋。

孙逸枯坐在旁,一边灌着酒,一边注视着何思玲演练鞭法。

不惊不扰,十分沉寂。

最终,直到何思玲耗尽最后一丝元力,连站立都是有些踉跄,脚步都是有些虚浮,才被迫罢休,停歇下来。

孙逸递上去一张丝巾,示意何思玲擦拭香汗。

“谢谢!”

何思玲接过丝巾,道了声谢。

孙逸灌了口酒,怅然道:“今日的事情,很抱歉。如果,当初我不执意教训蔡延,也许就不会导致这样的事情发生。”

“这件事情,不怨你!”

何思玲闻言,放下丝巾,漠然扭头看向孙逸,道:“蔡进不是东西,早已觊觎我们姐妹。即便没有你,他也迟早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你的到来,只是让矛盾被激进,给了他一个提前动手的借口罢了。”

说着,何思玲擦肩而过,在旁边落座。

捋了捋被汗水浸湿,紧贴在耳畔脸颊的发丝,淡然道:“我娘的死,都是蔡进的罪。报仇,我只找蔡进。其他的,你没必要自责。”

孙逸灌了口酒,不知该作何解释,只得无奈沉默。

擦拭了汗水,何思玲喝了口清水,长长的吐息了口气。

随即抬头看向孙逸,道:“再有几天,县试就要开始。我想,明日,我们应该出发,动身前往县城,以做准备。”

“好!”

孙逸颌首赞同:“明日,先为你父亲疗养伤势,随后赶路。途中慢行,全当散散心。”

“嗯……”

何思玲轻应了声,便没再说话。

一夜沉寂,在冷清中渡过。

次日清晨,河边梳洗了一番。

何浩便是主动找上了孙逸,希望孙逸可以早日为他疗伤。

孙逸没有推拒,悉心检查了一番,方才动手。

何浩的伤,十分严重。

体内修炼的经脉,悉数寸断,开辟的穴窍更是粉碎坍塌,化作废墟。

若是没有机缘,此生难以痊愈,根本不可能有机会再恢复修为。

所幸,神秘霞帔具有神奇的疗养效果,对这类伤势同样有莫大效果。

只是,其伤势太重,且多年顽疾。

即便以霞帔疗养,却也需要很长一段时日。

得知有痊愈的希望,何浩喜不自禁,激动攥紧了拳头,唇齿都在哆嗦。

恢复有望,他要凌家,血债血偿。

“时间长点,没关系,我可以等!”

何浩压下了激动,恳切表示。

孙逸理解他的心情,表示会竭尽所能助其恢复。

清晨时分,孙逸便开始为何浩疗养伤势。

直到晌午时分,才结束。

神秘霞帔的力量十分神异,两个时辰的疗养,让何浩的伤势恢复了些许。

其血气都是变得浑厚,恢复了些许精气神。

可以看出,其憔悴的面容,渐有光彩。

那双灰暗的瞳孔,渐生光泽。

感受到变化,何浩激动得无以复加,看待孙逸的眼神,满是感激。

随后,吃过午饭,众人便是相约出发,动身前往县城。

他们的行程不快,没有刻意赶路。

途中一边赶路,一边修炼,一边养伤,一边游览山河,放松心情。

因此,耗时三日,终才抵达东林县城。

如今,距离东林县城还有不到五日的时间。

自三日前,县城便是人流量剧增,来往者络绎不绝,比平时更加湍急,多了数倍。

皆因县试在即,引发广泛关注,东林县数百村落,各地人流纷纷赶来围观。

因此,县城内一片喧嚣,嘈杂至极。

各大酒店,客栈,悉数住满。

甚至,许多农家都是敞开了门房,住满了来往人客。

各地人流湍急,川流不息,并且伴随着阵阵热议。

许多人都在讨论,争议着本届县试入选的热门人选。

其中,不少佼佼者,都被提点出来,引发了广泛争议。

甚至,商盟淘宝赌坊,都是开设赌盘,引发不少人下注纷争。

喧嚣,热闹,繁荣,更胜往昔。

孙逸他们刚刚走进县城,便是耳闻到了种种消息。

各地酒家,客栈,饭馆,茶肆,皆在流传。

在孙逸的示意下,众人找了家茶肆歇脚。

便于打探消息,探闻下县试规则,或热门人选。

走进茶肆,种种争议声、探讨声、私语声比比皆是,延绵贯耳。

“本届参与县试的人,据悉比上届多了许多人,不少村落人才济济,天骄辈出。”

“据悉,最有希望夺魁的,是余家村的村长家的小儿子。年方十八,破入开窍四重境已有段世日。一手板斧,使得极好,横扫同龄人无敌手。附近几个村落的年轻人,皆被其挑战,无人是其对手。”

“余家村不得了哦,特别是村长家,真的人才济济。上届县试,就是他家长子夺魁,升入府试的哦。”

“余家村人才济济,倒是不假,不过,我听说啊,今年还有几个村落,也是了不得,出了好几个天骄俊彦呢。”

“徐家村,卫家村,周家村都不差。”

种种争议,在小小茶肆传扬,引得不少人侧耳倾听。

从争议声中,不难听出,县试的激烈。

各大村落人才济济,资质不凡,恐怕少不得龙争虎斗。

从私语声中,孙逸也是了解到,神域武试,诸多细致规则。

比如,上届参与过县试的人,便不准许再参与第二届县试。

可获得直接参与府试的特权,与府试天骄争锋。

这是以防多年老生,常年霸占底层武试,阻碍了诸多后起之秀的进取之路。

同理,参与府试的人,次年便不再参与府试,直入郡试。

因此,每届县试,都是各地村落新生的天骄俊彦。

另外,县城大户的天骄子弟,不会参与县试,同样具备直入府试的权益。

这是以防大族垄断武试,阻碍了贫民子弟的进取之路。

同样的,府城的世家子弟,也不会参与府试,具备直入郡试的权益。

毕竟,大族和贫民,拼底蕴的话,谁拼得过?

大族底蕴丰厚,修炼资源颇多,培育出来的天骄人杰比比皆是。

贫民清苦,修炼资源匮乏,怎么可能斗得过大族?

因此,各地大族世家皆被授予了特权,每届武试,有相应名额的举荐权。

或许有些不公平,但换位思考,这对贫民子弟乃是极大的公平。

如若不然,各地大族垄断武试,贫民子弟哪来机会入围?

每届都被大族子弟垄断,贫民子弟只能望洋兴叹。

“对了,我听说,蔡家村也不差啊,蔡家有个大户,出了个人才,名叫蔡进,似乎也破入开窍四重境,有望夺魁。”

“此人我听闻过,据悉还是县城李家的外戚,其母亲,是李家庶女。”

而在争议声中,孙逸耳目聪锐,突然捕捉到了一道声音,提及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蔡进的名字,在茶肆传开,孙逸、何浩、何思玲、何思珑等人皆是纷纷一怔,泯茶的动作都是微微一滞。

众人纷纷皱眉,皆都扭头,看向了说话者。

道出消息的人,压低了嗓音,讲述道:“蔡进其人,资质着实可嘉,甚至修炼十分刻苦。这次县试,李家可是花费了重金,为他温养根骨,夯实根基,期待着他一举夺魁。”

“甚至,早几日前,李家都是开始散布消息,为蔡进造势。似乎,对夺魁之势,志在必得。”

“李家在商盟有治理权,份量不轻。这次商盟赌坊开设赌盘,李家似乎便有意控局。还特地为蔡进开设了赌局,一比十的赔率。”

这人的话音传出,引发了一片热议。

“一比十的赔率?啧啧啧,李家还真是看重蔡进啊,居然开了这么高赔率的赌局。”

“他们对蔡进很有信心啊,笃定了蔡进会赢啊。”

茶肆内的人群哗然,惊呼四起。

若是买准一两银子的蔡进输,李家就得赔偿十两银子。

十倍赔率,可是少有,这说明开局者的莫大信心。

孙逸,何浩,何思玲,何思珑脸色各有起伏。

何思玲的脸色十分冷漠,黛眉微蹙,眼神闪烁着寒芒。

“卑鄙无耻的混蛋!”

何思珑则是狠狠地敲着茶杯,低声憎恨。

何浩没有吭声,一派漠然与冷静。

孙逸将面前茶水一饮而尽,取出一锭碎银子扔在桌上,起身道:“走,去商盟!”

几人抬头,讶异的看向孙逸。

但只是一眼,便是会意过来。

相继起身,不约而同的离开了茶肆,直奔商盟而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