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七章 武试头衔/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蔡进想要夺魁?

在孙逸参与竞争的情况下,他的几率有多大?

外人并不知道孙逸的存在,即便知道,对孙逸的实力也并不了解。

所以,县城李家开设赌盘,设下十倍赔率,为蔡进造势。

这种机会,对孙逸等人而言,无疑是赚钱的大好机会。

既然李家乐意送钱,他们又岂能坐视不收?

于是,一路直奔商盟赌坊,将身上剩余的三万两银票,全部押下。

“买蔡进输!”

何思珑举着银票,站在盘口前,小手一巴掌拍在案桌上,娇声大喝。

“哗!”

一时间,赌坊四周喧呼四起,惊哗阵阵。

三万两的赌注,对于在场大多数人而言,并不算大数目。

但是,这样果断坚决的买蔡进输,却是引人震动。

蔡进开窍四重境的修为,在这届天骄中,出类拔萃,名列前茅。

且有县城李家这种大族做后盾,为其夯实根基,温养根骨,其资质或实力,无疑要远胜同阶。

即便是夺魁呼声最高的余家村余冠,都是不敢确保,能够稳胜蔡进。

现在一个黄毛丫头如此高调的买蔡进输,态度坚决,信心十足,难免引起注意。

“这是哪家的小姑娘,钱多了花不完吗?居然如此浪费。”

“虽然蔡进没有明显暴露实力,但其声威以及背靠李家的优势,便足以压下许多人。其胜算,无疑是更大的。”

“如此果决的买蔡进输,要么是故意送钱,要么就是脑袋有病,傻了。”

赌坊内的人纷纷私语,议论开来。

许多人看待何思珑的眼神,满是惊疑。

这种消息,自然瞒不住,很快就宣扬了出去。

一时间,县城各地的人们都是喧呼起来。

大街小巷,酒家茶肆,种种地界,都在争相议论。

“李家辛辛苦苦造势,为蔡进营造声望,现在,一个小姑娘故意买蔡进输,无异于狠狠地抽李家的脸啊。”

“这是在故意跟李家唱反调吧?是跟李家有仇有怨吗?”

“好大的胆子,这么不给李家的面子?”

许多人察觉到了诡异,窃窃私语起来。

买蔡进输,情有可原。

毕竟,赌局嘛,便有输赢。

但是,这样果断高调的买蔡进输,无疑有种刻意宣扬的架势,在故意打压蔡进的声势。

所以,难免不给人一种跟李家作对的态度。

“有意思,有意思了哦。”

“敢这样高调的买蔡进输,要么是跟蔡进,或者李家有仇怨。要么,就是自信有人,能够稳压蔡进一头。”

“看来,这届县试,会比想象中更加激烈啊。”

不少观望者低语,笑谈起来。

县城,李家,无疑收到了消息。

得知消息时,李家上下皆惊。

在得知细枝末节后,转而震怒。

“哪来的野丫头?竟敢如此胡为,搅乱局势。”

“莫非,真有什么藏龙卧虎的天骄,不被我们知晓的?”

“怎么可能?各大村落的人,皆被我们查了个一清二楚,能够有机会夺魁的人选,就那么几个。”

“不会是什么方外之人出世,特地赶赴而来吧?”

李家引发了热议,群情震动,在商讨原委。

蔡进自然知晓了事情经过,在托人打听了何思珑的相貌后。

很快,便是得出了结论,猜出了何思珑的身份。

“还真是不死心呢?”

李家后院,一间别苑内,蔡进独坐凉亭下,听着家丁汇报完,冷冷低笑。

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蔡进放下了空杯,漠然起身。

“李家的底蕴,不是你们这些贫民可以想象的。想要跟李家斗,跟本少爷争,何思玲,你没那个机会!”

蔡进漠然望天,轻声呢喃了一句,随即甩袖背手,走进了厢房。

房门关闭,陷入了无声。

……

县城热议,经久不息。

种种争论,延绵不尽。

白日喧嚣,持续不绝。

入夜,孙逸等人寻了家农舍借宿,付了银两,暂住数日。

数日以来,孙逸等人少有外出,皆在农舍家中渡过。

采办,或打探消息,皆托付给了农舍主人。

当然,孙逸都有额外付钱。

这让农舍主人感激不尽,各种吃食热情招待。

孙逸给的钱,足够农舍一家吃喝整年。

对他们而言,可谓巨款。

因此,打探消息时,更是不遗余力。

数日间,各大村落的人选,皆都相继到齐,在各处落脚暂住。

县衙召开会议,商定了县试淘汰赛场。

并且,召集县兵,夯实了武斗台。

另外,农舍主人更还买回来一份简易文书,乃是商盟印刷出来的。

文书内部,详细介绍了本届县试有望夺魁的一些天骄。

甚至,粗略的做了一个排名,评估了各大天骄夺魁的几率。

其中,夺魁呼声最高的,是余家村村长的小儿子余冠。

余冠,十八岁,两个月前,开辟四窍,冠绝同代。

其擅使板斧,天生蛮力,稚童时便有搏虎之能。

据传,其资质,犹胜兄长余威。

余威,声威炽盛,可谓名震东林县。

上届县试,可是一举夺魁呢。

甚至,最终强势列入府试第四。

府试第四的声威,可就比县试第一更加响亮。

县城,辖制五百村落。

府城,辖制五百县城。

可以想象,从五百村落内脱颖而出的声威,和五百县城内脱颖而出,是一样的吗?

余冠的资质,犹胜余威。

足以表明,余冠的实力有多厉害。

其夺魁的呼声最高,毋庸置疑。

即便有李家造势,背靠李家这样的底蕴的蔡进,都是被强压一头,只能区居第二。

蔡进的介绍十分丰富,什么蔡家村第一天骄,父亲蔡弘乃是开窍八重境高手,自幼接受良好教育。

再加之背靠李家,修炼资源不缺,从小的修炼根基便夯实无比。

且,修炼多部绝学,同阶斗技,未逢敌手芸芸。

种种介绍,快将蔡进吹上天了。

若非余冠有余威这位兄长做对比,恐怕也得被这样的履历强压一头。

排位第三的,乃是徐家村知名天骄徐京。

徐京,十九岁,一个月前晋入开窍四重境。

使双剑,身法出众,无人难出左右。

据传,其剑法玄奥,十分诡异,颇有大家风范。

排位第四的,是周家村知名天骄周贺。

周贺,二十岁,一个月前开辟四窍。

乃是用刀高手,刀法霸道,狂威凛冽,十分慑人。

寻常人难受其威,无法硬抗。

排位第五的,乃是卫家村知名天骄卫景。

卫景,十九岁,半个月前开辟四窍。

擅使长枪,枪法凌厉狠辣。

据传,多年前曾有奇遇,偶得一部枪术神通。

除了这五位天骄外,其下还有五位候补,也是颇有希望争选入围的。

孙逸翻阅了一遍,发现排位第十的,竟然是何思玲。

何思玲,二十岁,开窍三重境。

虽是女子,却有男儿勇毅。

且其身份不凡,乃是辣手神鞭之女。

擅使长鞭,鞭法了得,有其父之风采。

这种评价,乃是颇高的。

辣手神鞭,三十年前,扬名东林县。

一路夺魁,直逼庭试第一。

何思玲有其风采,足以证明她鞭法了得,实力强绝,深得不少人看好。

否则,商盟不至于将其列入十大天骄。

“姐姐,你也在排名上呢。”

何思珑在旁翻看,也是发现了何思玲的名字,顿时雀跃起来:“姐姐,你有希望入围呢。”

何思玲则很平静,面无表情,波澜不惊。

“我的目标,不只是入围。”

她平静地挽着长鞭,淡然说道。

“对对对,姐姐的目标是夺魁,是第一名呢。”

何思珑愣了下,随即嬉笑道,脸上满是笑容。

夺魁?

何思玲怔了怔,挽鞭的动作都是凝滞了下。

她微微抬头,下意识看了孙逸一眼。

在没有遇到孙逸之前,她倒是抱有这样的想法。

但是,遇到孙逸之后,她就再没有想过了。

有孙逸在,她怎么可能夺魁呢?

不过,坐稳第二把交椅,倒是可以考虑的。

察觉到何思玲的目光,孙逸微微扭头,看了一眼,淡淡地抿了抿嘴角。

放下文书,何浩便是开口,为孙逸和何思玲讲述了一番县试的规矩。

以及,一些详细的规则。

“武试,乃是众神开设,意为筛选天下人杰,培育栋梁,以护人族安稳。”

孙逸和何思玲安静聆听,何浩娓娓道来:“但,武试纷争激烈,各凭本事,手段层出,难免伤及无辜,出现伤亡,彼此结仇。”

“因此,为防赛后报复,或私下翦害,但凡参与武试后的人员,一旦入选,便可获得头衔,由众神殿授予,以护天骄安宁。”

“过县试者,授予武徒头衔。过府试者,授予武士头衔。过郡试者,授予武师头衔。过庭试者,授予武宗头衔。”

“所以,武试,是每个贫苦人士改换命运的途径,被不少人寄予厚望。”

说到这里,何浩看向了何思玲,沉声道:“若想杀蔡进,为你娘报仇,你就必须入选,通过县试。那样,获得武徒头衔,便不惧蔡家,乃至李家报复。”

孙逸闻言,豁然开朗。

难怪何思玲一直强忍杀意,阻拦自己杀进李家,执意等到县试。

原来,通过县试,便会多一块护身符,无惧麻烦。

如此,倒也省事。

这种头衔,与神州大陆军部的职务类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