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八章 人杰荟萃/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朝阳东升,灿烂的晨霞在天边蒸腾,徐徐侵染了半边苍穹。

东林县城,人海蜂拥,人声鼎沸,早已喧嚣。

只因今日,乃是县试开始的时间。

县尉府前,人山人海,将府门围得水泄不通。

声浪鼎沸,轰动全城。

县试开启,诸多青年才俊趋之若鹜,心潮澎湃。

每年这个时候,都会引起广泛关注,引发激烈纷争。

许多人都想在县试内脱颖而出,一路扶摇直上。

那样,获取武试头衔,享受诸多特权。

武试头衔,与神州大陆的军部职务一样,具备诸多特权。

最低级的武徒,便可保障不被世家大族欺压。

获得武师头衔,更可具有自由出入神域的特权,在神州大陆与神域世界来往的权利。

同样,在人族各域采购,更可享受相应折扣,及贷款抵押服务。

诸如此类特权,各地人族,奋勇而起,奋力力争。

清晨时分,孙逸便与何思玲,何思珑,何浩一起赶到了县尉府。

挤在汹涌的人群内,静候县试开启。

时渐推移,各地才俊,也是相继赶来。

“快看,卫景来了!”

突然,人群掀起喧呼,引起了一阵骚动。

许多人都是纷纷抬头,举目张望。

孙逸也是听到了动静,微微抬头,顺着哗然的声音看了过去。

便是一眼看到,长街尽头,人群外围,一名青衣,身材修长,五官俊秀的青年男子手持一杆乌金长枪。

青年英姿勃发,气度不凡,颇有气势。

看着青年,孙逸的脑海里,便是掀起了有关他的讯息。

卫景,十九岁,半月前开辟四窍,一手枪法凌厉狠辣。

“那边,快看那边,是周贺!”

卫景现身,很快又有人喧呼,引起了剧烈骚动。

孙逸顺着动静看去,便又看到一位身材昂藏,五官冷硬的青年男子。

他眉宇粗浓,头裹纱弁,血气雄浑,气势威猛,宛如虎豹。

在他手中,提着一柄带鞘长刀。

长刀紧握在手,更让他多了几分肃杀之气。

“还有那边,是徐京!”

周贺现身,紧随其后,徐家村第一天骄徐京也是映入眼帘。

孙逸微微侧目,便将对方的形象尽收眼底。

消瘦的身材十分修长,面庞干净,五官清秀,搭配着一身白衫,更让他的气质十分出尘。

腰佩双剑,手按剑柄,缓步走动,不疾不徐的样子,尽显成竹在胸,信心超然。

“夺魁呼声最高的几位青年才俊都相继现身了啊,目前就剩下第一的余冠,还有第二的蔡进。”

人群喧呼,热议纷纭。

“快看,那不就是余冠吗?”

很快,人群惊异,指点着一处方向喧呼起来。

孙逸顺着人流,抬眼看去,便是看清了余冠的样貌。

只是一眼,孙逸不禁讶然。

世间传闻,余冠天生蛮力,幼年便有搏虎之能,孙逸便一直觉得,对方必然膀大腰圆,身材魁梧,高大如塔。

但闻名不如一见,对方的形象,却让人大跌眼镜。

至少,很出乎孙逸的意料。

现实中的余冠,膀大腰圆倒是不假,但其身高却是不足五尺。

粗略一看,整个形象与侏儒无异。

在其手中,还擒着一柄比他还高的板斧。

板斧的斧面十分宽大,竖立起来,都足以挡住他半边身子。

远远看去,更像是一面盾牌。

这种形象,引得不少人哗然四起,惊呼阵阵。

显然,余冠的形象,超出许多人的意料。

“哼!”

似乎耳闻到了人群的纷纷议论,余冠冷哼一声。

虚空顿生虎啸之音,震得许多人气血跌宕,耳膜发溃。

人群顿时大吃一惊,嘈杂的议论声迅速沉寂,许多人鸦雀无声下来,看待余冠时,噤若寒蝉。

孙逸倒是无恙,只是灌了口酒,没有在意议论,也没品评什么。

卫景、周贺、徐京、余冠相继现身,蔡进自然没有耽误太久。

很快,人群骚动,蔡进的身影,映入众人眼帘。

一身锦衣,长发扎髻,玉带飘零,尽显飘逸的气质。

他步履昂扬,龙行虎步,与他桀骜的面相匹配,尽显张扬之色。

在他的腰间,悬挂着一柄带鞘长剑,更让他的样子多了几分狂妄之势。

看着蔡进的形象,许多人喧呼起来,情绪更加激烈。

相较之其他人,蔡进的气势最为张扬,那般架势,仿佛胜券在握。

“李家不愧县城大族,极力培养出来的才俊果然不凡。”

“看这架势,蔡进夺魁的希望,很大啊。”

“难怪李家花费重金造势,敢开出十倍赔率。”

“买他赢,我要去买他赢!”

一时间,人群躁动,喧呼四起。

看清蔡进,孙逸放下了酒葫芦,原本平静的面目,渐多了几分深沉。

他淡淡地看着蔡进,眼底深沉,闪烁着凛然之色。

在他旁边,何思玲紧攥长鞭,银牙暗咬,一双清澈的眸子,浮现起浓浓的寒意。

仿佛,都要将眼中波光冻结,要将眸内秋水冻僵。

杀意凛然,难以遏制。

孙逸和何思玲的凝视,瞒不过蔡进的感观。

作为开窍境高手,耳目聪锐,感观灵敏,可以清晰的捕捉到种种异样。

顺着感觉,蔡进扭头,朝着孙逸和何思玲看了过来。

看清二人时,蔡进的眼神微微一愣,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甚至,嘴角微抿,更还流露出几分淡淡笑意。

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居然大步流星的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沿途中,人群自发退避,纷纷让开,不敢挡路。

蔡进畅通无阻,直达孙逸和何思玲的面前。

“你们,还真敢来?”

蔡进淡淡含笑,背手而立,平静地扫视着孙逸和何思玲,道:“我说过,县试,你们只会更绝望的。”

何思玲紧攥长鞭,娇躯都是瑟瑟发抖,眼中杀意汹涌,难以遏制。

“蔡进,我必杀你!”

她银牙紧咬,冷声恨道。

“杀我?”

蔡进闻言讶异,如看傻子一样的看了何思玲一眼,淡然道:“凭你?也配?”

“你别得意!”

何思玲银牙咬得更紧,恨意更浓。

蔡进嗤笑一声,眼中神色,尽显不屑一顾。

“何思玲,我给过你机会,只要你嫁给我做妾,你要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但你执迷不悟,不识抬举。那么,这一次,我便不会再容忍你。你若犯我,杀你全家!”

蔡进笑容消失,一脸冷然的凝视着何思玲道。

“你……”

何思玲气得哆嗦,浑身元力沸腾,长鞭闪烁红光,恨不能抽向蔡进。

“别急,一会儿,我会给你机会,许你报仇的,哈哈哈……”

看着何思玲怒不可遏的样子,蔡进哈哈大笑,得意洋洋。

“砰!”

然而,大笑未落,一只脚,突然狠狠地踹进了他的胸膛。

猝不及防,被踹个正着,蔡进身躯一震,脚步踉跄,一路暴退。

脚步跟不上速度,最终轰的一下倒飞了出去,翻滚了十几米,撞进了街道边缘的建筑墙壁,震得气血跌宕,翻滚着坠落在地。

一身锦衣,沾满尘埃,扎髻的长发都是凌乱了几分,让他原本飘逸的气质,尽显狼狈。

“哗!”

一时间,全场惊哗,人群震动。

“什么情况?蔡进被踹了?”

“我的妈呀,谁人如此大胆?”

“好大的胆魄,竟敢当众爆踹蔡进,他不怕死吗?”

人们惊骇,纷纷投去震惊的目光。

结果发现,一名大约十六七的布衣青年,正缓缓地收回脚。

他五官清秀,眉目平静,相貌十分年轻。

引得众人注视,他却波澜不惊,声色不动的灌了口酒。

“此人是谁?为何从未见过?”

“东林县城,有过这样的青年才俊吗?”

“敢踹蔡进,他是自忖有实力,还是不知死活,莽撞而为?”

“甭管他实力如何,就冲他这份胆魄,也足以名扬县城了啊。”

看清孙逸的面貌,许多人惊诧失声,骇然交加。

人群躁动,喧呼阵阵,各路才俊人杰都是纷纷投来了讶异之色,紧紧地盯着孙逸,上下打量,认真端详。

街道对面,翻滚落地的蔡进捂着胸口爬了起来,剧烈吐息了几下,平复下了胸膛剧烈跌宕的气血,才抬起头来,看向偷袭者。

待看清对方面貌时,蔡进一双眼睛都是瞬间红了。

“孙逸!”

牙关骤然紧咬,蔡进厉声嘶吼,俊逸的五官,都是瞬间变得狞恶,阴狠外显。

偷袭者,赫然是孙逸。

蔡进的嘶吼,并没有引起孙逸的在意。

灌了口酒,淡淡地瞥了蔡进一眼,孙逸漠然道:“要不是思玲姑娘执意亲手报仇,刚才,你就已经死了。”

孙逸本想直接碾杀蔡进,但何思玲的恳切盘旋在耳,让他最终改变了注意。

但是,就这样让蔡进嚣张跋扈,得意洋洋,孙逸却咽不下这口气。

任由敌人嚣张,自己忍气吞声,可不是孙逸的性情。

“我杀了你!”

孙逸的漠然态度,让蔡进羞怒交加,顿时爆发,蹬地而起,便要扑向孙逸。

“县尉大人到!”

但在这时,紧闭的县尉府大门徐徐打开,一声喧呼自府门内传出,惊动了四周人海。

一身镶金边锦衣,头戴青色巾帻的县尉在县兵的簇拥下,自县尉府内走了出来。

“后退!”

县兵排开阵仗,断喝道。

拥挤的人群纷纷躁动,迅速后退,引发一片紊乱。

蔡进的扑杀被打断,被迫中止,彼此被拥挤的人群隔绝。

【作者题外话】:明日三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