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九章 猎场淘汰/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蔡进怒不可遏,恨杀欲狂。

隔着人群远远地望着孙逸,杀意汹涌,难以遏制。

但是,他却发现,孙逸压根儿没再看他一眼,视他于无物。

这种蔑视,更让他羞怒异常。

而在这时候,县尉现身,人群骚动渐渐平息,无一例外,皆都抬头看向了县尉。

县尉现身,预示着县试即将开始。

始一出面,县尉按照惯例,讲了一些场面话,诸如鼓励的话语。

然后,就是诸多规矩,讲述了一遍。

“淘汰赛,依旧老规矩,将在‘玉阳山猎场’开始。”

“所有参赛者皆可自由参赛,不问出身,符合县试规矩即可。”

“淘汰赛开始,彼此猎杀,限时三日,直至参赛人数仅剩最后一百人为止。”

“若限时时间过去,参赛人数仍然超过百人,则以猎杀对手最少者依次淘汰,取前百名入围。淘汰人数,可累积。”

“淘汰赛时,每位参赛者请自行领取传送玉牌,传送前往玉阳山猎场。”

“淘汰赛中,若遇不敌状况,或不利险境,可捏碎传送玉牌。传送玉牌内蕴的力量,会将列位自行传送回城。”

“同时,捏碎传送玉牌,则预示参赛资格报废,按规则自行淘汰。”

“另外,列位谨记,猎场不仅会有参赛者猎杀,更有诸多妖兽盘桓。所有参赛者不仅要提防参赛者,更要注意防备妖兽的猎杀。”

“话以至此,便请列位有序上前,入阵图来。”

县尉大人说完话,便是挥手示意。

县兵迅速动作,在县尉府前广场铺开一张阵图。

阵图具有传送功能,占地百米,十分广阔。

周围有县兵取来传送玉牌,放置在旁。

随着县尉大人的话落下,人群涌动,许多青年才俊陆续走出。

在县兵手中取走传送玉牌,踏入了传送阵图。

元力灌入传送玉牌,玉牌熠熠生辉,瞬间包裹参赛者。

然后,与传送阵图交感,下一刹那便消失不见,被传送离开。

“武试传送,是随机传送,一旦进入猎场,你们很大可能不会在一起。”

孙逸和何思玲准备出发时,何浩在后叮嘱道:“为了以防万一,提防蔡进合纵连横,你们进入猎场后,便要第一时间汇合在一起。”

孙逸和何思玲对视一眼,微微颌首,表示明白。

何浩欣慰点头,随即郑重地看向孙逸,道:“孙兄弟,小女,就拜托你了。”

“我会尽力!”

孙逸灌了口酒,淡然点头。

然后,二人一起走出人群,走向阵图。

适时,蔡进也走了进来,在他身旁,还随同着几名蔡家村的青年才俊。

被孙逸教训过的蔡延,赫然在列。

“孙逸,何思玲,你们会死的!”

蔡进冷冷地凝视着孙逸和何思玲,咬牙道。

何思玲紧攥长鞭,脸色漠然的看了蔡进一眼,没有吭声,取了传送玉牌,径直踏足阵图。

孙逸连看都没看蔡进一眼,对其视若无睹,置若罔闻。

取了传送玉牌,进入阵图,元力灌入玉牌,便是迅速传送离开。

“可恶,该死!”

被这样无视,蔡进气得跺脚,恨声咬牙。

扭头看向蔡延等人,冷声道:“进入猎场,都给我大力搜索他们的踪迹,我要第一时间杀了他们。”

“明白!”

蔡延等人纷纷点头,领命而去。

……

玉阳山猎场,位处南部山脉边缘。

惯例以来,都被当做东林县武试的淘汰场地。

方圆圈地百里,面积广袤,山林密集,妖兽盘桓众多。

县试开始,一道道人影凭空出现,被一团光包裹,散落在猎场四面八方。

光芒湮灭,人影攒动,迅速动身。

孙逸跨入传送阵图,很快,穿梭时空的感觉浮现,紧接着,下一刹那就抵达了目的。

只是转眼功夫,孙逸移形换位,出现在了一片山林间。

四周空寂,鸦雀无声,没有动静。

连鸟雀虫鸣声都是几近于无,似乎噤若寒蝉一般。

孙逸灌了口酒,默默闭眼,屏息凝神,感应八方。

以《听风诀》耳听八方动静,搜索着何思玲的方位。

何浩的叮嘱没错,蔡进恨极了他,难保不会合纵连横,针对何思玲。

以何思玲的实力,恐怕难以应付。

所以,率先寻找到何思玲,才是上策。

听遍八方,方圆二十里地,没有何思玲的动静、气息、踪影。

“距离这么远?”

孙逸皱眉,运气倒是有些不妙。

随机传送,超过了他的感应范围。

但他并不慌乱,灌了口酒,朝着一处有人的方向快步而去。

他准备慑服众多参赛者,组队搜索。

一个人的力量有限,百个人的力量不算多。

很快,孙逸遇见了一人,开窍三重境的修为。

在孙逸撞见对方时,对方也是第一时间发现了孙逸。

看清孙逸面容时,对方脸色一僵,一眼认了出来。

然后,转身就走。

毫不拖泥带水,干脆利索。

开玩笑,不走干嘛?

跟他硬干吗?

这家伙敢踹蔡进,要么是脑子有病,要么是实力足够。

但看他气定神闲,不惊不惧的架势,有病这个可能性足以排除。

所以,那人很果断,第一时间逃走,不敢跟孙逸硬碰。

然而,他刚转身,身旁一阵清风拂过,孙逸的身影挡在了前面。

“你……”

看着孙逸,那人脸色剧变,随即颓丧下来,哭丧着脸道:“兄弟,要不要这么狠啊?我才刚来……”

真是倒霉的运气,进来就遇到这么个家伙。

他想哭,却哭不出来。

“我不会淘汰你!”

看着对方哭丧着脸,欲哭无泪的样子,孙逸灌了口酒,淡然道:“但是,我有个条件。”

“你不淘汰我?”

那人转惊为喜,骇然失声:“你有什么条件?你说!”

“跟着我!帮我找人!”

“啊?”

“不答应?”

“找谁啊?”

“我的伙伴!”

“会不会有危险?”

“那你现在淘汰吧!”

孙逸懒得废话,便要动手。

“别别别,大兄弟,有话好商量,我同意,绝对同意,怎么可能不同意呢。”

那人慌忙举手,连连点头。

遇到这么个干脆利索的家伙,他连据理力争的机会都没有。

孙逸灌了口酒,淡然地看着那人,道:“如果你肯踏实帮我,我可以保证你入围前百名。”

“真的?”

那人瞪圆了眼睛,霍然惊骇。

“轰!”

孙逸没有说话,而是直接放开了修为。

五大穴窍发光,散发的气息压迫得周围空气都是噗噗爆裂,掀起一股旋风,卷起周围落叶草屑盘旋飞舞。

“五五五五……五窍?”

那人骇然失声,惊恐欲绝。

他差点踉跄跌倒在地,一双眼睛瞪得溜圆,如同见鬼。

开窍五重境,这种实力,在东林县城的武试历来少有。

武试开展五百年,东林县城的新生普遍都在开窍四重境徘徊。

甚至,开窍三重境。

五重境的天骄,只有一例,距今三百余年。

眼前这个家伙,敢爆踹蔡进的猛人,居然是位开窍五重境的人物。

我的妈呀,难怪有胆魄爆踹蔡进。

这种修为,这种实力,县试第一,稳操胜券啊。

那人脸色苍白,冷汗淋漓。

后怕之余,也不由暗自庆幸。

感谢上苍,自己没有脑子发热跟他硬杠。

庆幸之余,那人慌不迭咽了口唾沫,然后举起手掌,一脸认真地发誓:“大兄弟,我马汉以生命起誓,这次县试,绝对唯你马首是瞻。你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你让我追狗,我决不撵鸡。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妈了个蛋儿,这回抱住大腿了。

这么牛逼的人物,自己不赶紧抱住,我傻呀我?

马汉心底窃喜,眼底闪烁着亢奋激动之色,难以遏制。

孙逸灌了口酒,淡淡地看了马汉一眼,没有在意他的誓言。

“赴汤蹈火倒是不必,我只需要你帮我散播消息,寻找何思玲。”

收敛了气息,孙逸淡淡说道,引得马汉连连点头。

“明白!明白!大兄弟尽管放心,这事儿包在我马汉身上。”

马汉拍着胸脯,认真保证。

“走吧!”

孙逸转身,便是朝着一处方向继续走去。

一个人不够,他要招收更多的人。

以孙逸的感知,方圆二十里地的人,几乎难逃他的踪迹。

一路搜索,短短一个时辰,孙逸身边便是汇集了三十多人。

无一例外,全被慑服。

开玩笑,开窍五重境的修为,这届县试第一,搓搓有余啊。

什么余冠,蔡进之流,我去他娘个蛋嘞。

不少人窃喜,知晓了孙逸的修为,恨不能贴在孙逸身上。

这么牛逼的大腿不抱住,他们除非傻。

一路走过,人员越来越多,皆都紧随孙逸脚步,寸步不移。

众人看着孙逸的背影,满是敬服。

而在另一处方向,何思玲的处境,则没有孙逸那么好。

她刚刚传送过来,便是落进了一头妖兽的领地。

还刚巧不巧的,落在妖兽的面前。

看着近在咫尺,距离不足五米的赤焰猛虎,何思玲的嘴角,满是苦涩。

开窍四重境的妖兽,以她的修为,没法应付。

逃吧!

一脸警惕,漠然的脸颊布满凝重,何思玲紧攥长鞭,悄然抬脚,朝后挪动。

然而,赤焰猛虎舔了舔唇齿,一声咆哮,便是猛扑了出来。

血盆大口张开,吞吐涎液,直奔何思玲的脑袋。

【作者题外话】:第一更~光棍节安康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