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一章 斯文败类/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吕志斌的话说得很斯文,十分的优雅入耳。

但是,其意思却是很简单直白。

你让我搞一下,我就帮你对付蔡进。

其实就是想要何思玲以身体,换取他的帮助。

这种心思,简直是斯文败类。

“无耻!”

何思玲俏脸更冷,恨声道:“我不需要帮助,你走吧。”

以她的性情,怎么可能接受这样的胁迫?

这种斯文败类,她不屑搭理,心底厌烦得很。

吕志斌闻言,眉眼微眯,嘴角笑容不减分毫。

只是,越看,笑容越显邪异。

“这么说,思玲姑娘是拒绝吕某的善意咯?”

吕志斌淡然一笑,随即轻叹道:“哎,本以为思玲姑娘是个识大体的人,没想到,却也如此不识时务。”

“滚!”

何思玲懒得虚以委蛇,直接怒斥起来。

霍然,吕志斌的笑容渐渐收敛,眉眼微眯,眼底闪烁起了寒芒。

“思玲姑娘,当真执意如此吗?”

“卑鄙之徒,你死了你的龌蹉心思吧。”

“看来,吕某只有得罪了。”

吕志斌渐渐拉满弓弦,眼神寒芒交织,冷意尽显。

箭矢被元力包裹,黑金长弓散发流光,周围天地元气都是沸腾活跃起来,似乎受到了牵引,开始朝着弓箭汇集。

“吕某本不愿与姑娘剑弩拔张,一腔赤诚表白,却换来如此,真是遗憾啊。也罢,既然姑娘无心归属吕某,吕某只好擒下姑娘,交予蔡进,换些悬赏。”

吕某呲牙冷笑:“蔡进可是放出话了,生擒姑娘者,以‘培元丹’报之。”

培元丹?

何思玲瞳孔微缩,蔡进为了抓她,看来是下了血本。

培元丹,乃是培育元力的丹药,对于开窍境修炼者大有裨益。

这种丹药,在东林县的价格十分高昂,一枚就要售出一万余两的白银。

对于村落子弟而言,可谓天价,十分难得。

蔡进抛出这样的悬赏,动心者只怕不少。

“哈哈,吕某若有培元丹辅修,也许有望开辟五窍,乃至六窍。或许,能够赶得上同年府试。”

提及培元丹,吕志斌的眼中便是闪烁起炙热光彩,忍不住振奋大笑。

一般而言,武试,很少有人同年参与的。

毕竟,想要从县试,通过府试,到郡试,直逼庭试,是很难的。

除非那种绝代天骄,否则,几乎都少有的。

毕竟,县试者,普遍都是开窍四重境上下的人物。

府试者,则多是开窍六重境。

郡试者,没有开窍八重境,都休想出众。

庭试者,无一例外,皆是开窍圆满的人物。

除非,那种盖代妖孽,或许可以尝试一番。

毕竟,庭试集齐八方天骄,囊括整个庭域数百万里疆域的青年才俊。

所以,同年连续武试的人物,很少。

但凡出众者,皆是绝代天骄人物。

吕志斌虽然自命不凡,却不敢认为自己是那种人物。

但若有培元丹的辅修,三个月再升一级,倒是可以尝试一番。

同年晋级的奖赏,可是翻倍的呢。

何思玲黛眉微皱,紧盯着吕志斌,后者的野心,这一刻展露无遗。

对方无疑是不会轻易放她走的。

“思玲姑娘,考虑得怎样?要不要,重新再审思一下?”

吕志斌笑容浓郁,玩味的盯着何思玲,淡然轻笑。

何思玲脸色漠然下来,冷漠地盯着吕志斌,道:“你以为,你吃定我了吗?”

“哈哈,不敢!不敢!”

吕志斌摇头笑道:“思玲姑娘虽然力战一场,但终究极富天分。吕某想要拿下姑娘,恐怕还是要费些手脚的。”

“既然知道,那你还要执意?”

何思玲眉眼微眯,寒意交织。

“蔡进的悬赏,太诱人啊,吕某意志不坚,难以抵挡呢。”

吕志斌淡然轻笑,浑然不觉得自己的话有多无耻。

看来是避不过了!

何思玲眉宇紧皱,眼神一片凝重。

手中长鞭紧握,漠然凝视着吕志斌,道:“那你便动手吧!”

“姑娘,得罪了。”

吕志斌淡然一笑,随即收敛情绪,脸色变得漠然下来。

弓拉满月,元力包裹箭矢,迅速搭箭。

同时,吕志斌开始动身,身影飘忽,绕着何思玲奔走。

一个优秀的箭手,是不会站在原地狩猎目标的。

看着吕志斌的身影,何思玲眉宇皱得更紧,眼神愈发凝重。

以她的修为,居然都跟不上对方的速度,有些难以捕捉,无法确定对手的踪迹。

看来,吕志斌并没有她想象中那么容易应付。

何思玲收敛身姿,长鞭轻提在手,在原地徐徐旋转,精气神高度集中,感观外放到极致,捕捉身周动静,警惕四周八方。

戒备半晌,吕志斌迟迟没有动手,仍然飘忽不定,绕着她徘徊。

何思玲心底微沉,脸色愈发难看。

这是在打心理战吗?

若是吕志斌着急动手,何思玲反倒不惧了。

这样,对方很容易暴露目标,泄露踪迹,容易露出破绽,更方便对付。

但对方不急于动手,绕着她转,分明是在找一击必杀的机会。

这样持续下去,对何思玲极为不利。

一个优秀的箭手,是会容得隐忍与蛰伏的。

不行,不能等待下去了。

若是继续等待,自己难保不会露出破绽。

何思玲心底泛冷,思索起了对策。

她必须逼迫对方露出破绽,那样才有机会制胜,或者逃离。

思及于此,何思玲握鞭的手指微紧,随即娇喝而动。

“凤舞燎原!”

娇喝声宣扬,十分激昂,传得很远。

同时,何思玲舞动长鞭,元力沸腾,灌入长鞭,让得长鞭都是染上了一层红霜。

“嗖!”

霍然,一道破空声响起,原本围绕着何思玲身周飘忽的吕志斌如惊弓之鸟,骤然抽身暴退,远离开去。

显然,凤舞燎原的威势,很让他忌惮。

然而,吕志斌远遁避开,何思玲却并没有施展,居然只是虚招。

“噼啪!”

反倒在吕志斌动身远遁时,瞬间捕捉到了他的踪迹。

长鞭挥舞,猛地追着他的踪迹狠狠抽落下去。

爆裂声响彻,长鞭如龙,呼啸而至,抽落在地。

“砰砰砰砰砰!”

接连不断的爆破声自地面响起,如出海蛟龙,追着吕志斌狂啸而去。

内蕴的力量,足以碾爆山石。

吕志斌大骇,暗道失策,被算计了。

但在这种时候,只能继续远遁,不可力敌。

吕志斌练箭,所有功夫全在弓箭上,自身熬炼倒是稀少。

所以,硬碰何思玲,他必败无疑。

失了弓箭,他便如待宰羔羊。

所以,他不可能硬撼何思玲的攻击。

面临何思玲的攻势,他只有闪避。

而在他闪避时,何思玲却也没有纠缠,一鞭抽落,迅速收鞭,然后转身逃遁。

鏖战赤焰猛虎,她的力量所剩无几,无法继续鏖战。

若被吕志斌缠住,败的人会是她。

“贱人!”

看着何思玲转身遁逃,转瞬消失在密林内,避开攻势的吕志斌气得跺脚痛斥。

这样有心算无心,失了先机,吕志斌再想追击,就有些难了。

“我看你能往哪逃,蔡进不会放过你的!”

吕志斌恨得咬牙,盯着何思玲逃离的方向断喝。

远方,何思玲没有在意,一路狂奔,逃向僻静地。

……

两个时辰,很快过去,日落西山,傍晚将临。

孙逸一路招揽帮手,身边已经汇集了八十多人。

这样的人数,几乎囊括了武试的五分之一。

跟随着他的人,皆都敬服,钦佩交加。

八十多人,对他马首是瞻。

开窍五重境的修为啊,当个大哥搓搓有余。

在场的人,多数都是开窍二重境的,少有开窍三重境的人物。

开窍四重境的,一个都没有。

试想一下,遇到一个开窍五重境的,能不敬畏交加?

“好了,差不多了!”

招收了八十多人,孙逸终于停了下来。

众人在一片丘陵集齐,围绕着孙逸站定,皆默然抬头,看着孙逸。

孙逸灌了口酒,环视着众人,道:“列位,分组行动,搜寻何思玲的踪迹。若有发现,即刻通知我。当然,若是发现蔡进的踪迹,列位也记得告知我。”

“孙兄弟放心,我等必不辱命!”

众人纷纷表态,无人不从。

“那样最好!”

孙逸灌了口酒,淡然道:“列位帮过我孙逸,我孙逸自然不会亏待你们。只要帮我找到何思玲,与之汇合。那么,我确保列位入围前百。”

“哈哈,那就多谢孙兄弟了!”

众人纷纷大喜,拱手致谢。

“同心同德,互帮互助而已,谈不上谢。”

孙逸淡然摆手,不以为意。

“既然如此,孙兄弟就在此等候,我们先行出发了。”

众人纷纷拱手离去,分组展开了行动。

八十多人的队伍,一哄而散,朝着四周密林穿梭而去。

每组十来人,结伴而行,可谓声势浩荡。

只怕神域武试以来,第一次有这样的状况发生。

若是传扬出去,必然会引起惊哗。

孙逸站在丘陵高地,《明识诀》加持双眼,环视四周。

《听风诀》加持两耳,耳听八方,捕捉一切动静。

他的感知外放到了极致,搜索着何思珑与蔡进的踪迹。

何思珑的威胁,最大的便是蔡进。

只要杀了蔡进,或者生擒下来,何思玲的危机或许会少许多。

当然,最好还是与何思玲汇合,那样才可以确保万无一失。

【作者题外话】:关于孙逸为何是灌酒,而不是喝酒,解释一下。喝酒是慢饮,很斯文的喝法,双唇抿着碗口或杯口叫喝。灌酒是倾倒,是很粗犷的,唇齿是张开的,任由酒水流入嘴中的。

解释完毕,没说清楚的话可以继续留言,我再做补充~也欢迎继续提出疑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