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二章 占便宜/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个时辰,淘汰赛早已开始。

东林县城,阵图内不断有人被传送回来。

阵图时不时闪烁,伴随着人影脱离出来。

周围观望者,热议不断。

猎场内,纷争不断,厮杀激烈。

各地武试者相继遭遇,展开了搏杀。

孙逸招收八十多人搜索何思玲,可谓声势浩大,很快如一股风,传遍猎场,引起了一股骚动。

许多人骇然,惊讶不已,暗道孙逸好大的胆子,竟敢如此高调张扬。

武试以来,人人自危,皆是小心翼翼,谨慎不安,低调慎行。

结果,孙逸反其道而行,如此高调,堪称奇葩。

武试以来,各地少有。

东林县开启县试以来,史无前例。

“牛逼!”

“我的个娘,敢这么做的人,不多!”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他这样高调,就不怕引起其他人的反感,从而猎杀他吗?”

“也不知道是艺高人胆大,还是脑袋有病,纯粹的傻?”

猎场内部,也是纷议不断。

但孙逸未曾在意,默然静候,等待着消息。

很快,有消息传回来,引起了孙逸的注意。

蔡进发布悬赏令,杀孙逸者,以十枚培元丹以报之。

活捉孙逸者,外加一部武道绝学。

一时间,猎场喧哗四起,各地震动。

许多人杰才俊都是放弃了搏杀淘汰,皆都被这条悬赏令勾动了心弦。

培元丹,村落子弟十几年都没见过一枚。

现在突然悬赏十枚培元丹,引起的风暴,可想而知。

并且,还有武道绝学,这可是很难得的东西。

各大村落都是底蕴匮乏,武学少有。

如今悬赏一部,任谁能够坐视?

即便是余冠、徐京、卫景、周贺等人都是怦然心动,泛起了波澜。

猎场各地,游走猎杀的武试者纷纷停歇了脚步,放弃了搏杀。

然后,彼此商议,结伴而行,搜索起了孙逸的踪迹。

余冠、徐京、周贺、卫景等人都是脸色微凝,略作深思,便是纷纷动身。

一时间,猎场风云诡谲,气氛都是变得紧张,压抑起来。

“不好了!不好了!大兄弟!”

一片丘陵地,孙逸独坐山丘上,眺望日落西去时,马汉的呼喊声从背后传来。

马汉带着一组人匆匆跑回来,气喘吁吁,将听到的消息告知了孙逸。

“孙兄弟,不好了啊,蔡进那鳖孙发了悬赏令,要杀你啊。赏赐丰厚,不得了啊。”

马汉气喘吁吁,急声告知。

“悬赏?”

孙逸灌了口酒,淡然轻笑:“怎么?你们也怦然心动吗?”

“呸,孙兄弟,怎么可能?咱们弟兄可是有自知之明,这份悬赏,我们可吃不下。”

马汉顿时唾弃道:“要是孙兄弟修为一般,我们弟兄或许还会犹豫一二。但是,开窍五重境啊,东林县试以来,你是第二例,难得一见。”

“单不说杀不杀得了,就算得罪一下,都是蠢货行径。”

“我马汉敢保证,孙兄弟你若不死,未来必然成材。到时候,前途不可限量。咱们现在趁势结交,乃是一笔大投资。跟着那些混球起哄,才是傻缺呢。”

“大家说是不是啊?”

最后,马汉看向队友们询问。

“是是是,马汉兄弟说得对,围杀孙兄弟,傻缺才干呢。”

周围人纷纷附和,赞同马汉的话。

这家伙倒是直接!

孙逸看向马汉,嘴角微抿,流露出几分笑意。

马汉的目的性很明确,摆明了是想抱住他这条大腿。

这种人虽然注重利益,但是无疑很合孙逸胃口。

真小人和伪君子,孙逸更喜欢和前者打交道。

马汉就是这种人,所以孙逸并不反感。

灌了口酒,孙逸看向马汉道:“既然蔡进这么热情,那我们也不能弱了气势。放出话去,把我的位置告诉他们,想杀我领赏的,尽管来。”

艺高人胆大,孙逸才不怕。

蔡进之流,他根本没有放在眼里。

既然对方悬赏杀他,那么,他就守株待兔,也懒得去四处搜寻。

他就等在这儿,来多少人,杀多少人。

“啊?”

孙逸的话,引起了一片惊呼,马汉等人纷纷瞪大了眼睛,惊呼不已。

“孙兄弟,你在开玩笑啊?”

“你要是放出话去,杀你者将趋之若鹜啊。毕竟,这次悬赏可是高着呢。”

“对啊!就算孙兄弟你是开窍五重境的修为,可是,好虎也架不住狼多啊。”

“对对对,双拳难敌四手,孙兄弟,三思啊!”

马汉等人纷纷劝阻,极力反对。

“我能应付!”

孙逸灌了口酒,淡然笑道。

马汉他们还想劝诫,孙逸加重了语气,淡然道:“你们尽管放出话去就是,其他的,不用管。我说过,确保你们入围前百,就必然会说到做到。”

“这……”

马汉等人彼此对视,皆陷入犹疑。

但在孙逸再三坚持下,他们也无可奈何,只得满含忐忑的奔走相告。

很快,孙逸的方位传遍猎场,引发了一片轩然大波。

猎场各地,人影攒动,飞奔而来。

何思玲自然也得到了消息,不由心底微沉,黛眉紧皱了起来。

这家伙,想做什么?

何思玲尽管知道孙逸的实力很强,远胜于她。

但是,这样高调行事,未免有些激进了吧?

思及于此,不免担忧,何思玲急忙掩匿行踪,朝着孙逸所在的地方赶赴而去。

猎场风云涌动,局势跌宕起伏。

孙逸枯坐山丘地,淡然静候。

天色渐晚,夜幕降临。

周围林间,渐多了些人影。

各地武试者,赶来了不少人,全都蛰伏在林间,远远观望。

孙逸的高调,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也让许多人十分警惕。

敢这样高调行事的人,要么是傻,要么就是艺高人胆大。

但看孙逸气定神闲,众人不会觉得孙逸的脑袋有毛病。

所以,很大可能,对方是真有实力。

因此,这些先赶来的人蛰伏了下来,并没有轻举妄动。

出头的椽子先烂!

他们在等,等人出头,掂量孙逸的实力。

一夜过去,四周静谧,没人出手,仍旧蛰伏。

甚至,一些人气定神闲,直接在林间聚众开火,烤起了野食。

慢慢地等,等人到来。

第二天清晨,何思玲赶来,顺利抵达。

第一时间冲进了包围圈,走向了孙逸。

“有人出头了!”

一时间,各地蛰伏者纷纷凝神以待,紧张关注。

结果,何思玲直接在孙逸旁边坐下,漠然道:“你这样做,就不怕惹起众怒?”

“不怕!”

孙逸灌了口酒,淡然回答。

“你有把握应付?”

“自然!”

“多大?”

“十成!”

何思玲眉眼微眯,紧盯着孙逸,很想看透他。

但是孙逸眉眼无波,平静淡然,看不出半点情绪显露。

这让何思玲很失望,愈发觉得孙逸高深莫测,有些神秘兮兮。

“蔡进留给我!”

沉默了下,何思玲捋了捋耳畔鬓发,淡然说道。

她没再继续追问孙逸的底气,也没询问孙逸的实力如何,选择了相信。

“好!”

孙逸很爽快,没有反对。

于是,二人就这么坐在山丘地,安静等待,不惊不惧。

“他们是一伙的?”

“我去,还以为有人要出头呢!扫兴!”

“看来,这家伙倒是有些真本事。”

蛰伏的人们交头接耳,私议纷纷。

孙逸没有在意那些蛰伏的人们,平静淡然,古井无波。

看着何思玲在旁枯坐,孙逸将酒葫芦递给了何思玲,道:“要不要尝口?”

何思玲闻言一愣,看了一眼面前的酒葫芦,犹豫了下,接过酒葫芦抿了一口。

对于她们这些修炼者,寻常酒水根本灌不醉。

修炼的元力流转,生生不息,会自主炼化掉酒气。

想要买醉,除非修炼者刻意压制元力。

又或者,是那种特制的琼浆仙酿。

所以,何思玲也没矫情,抿了一口,试了试味道,便大灌了起来。

酒水辛辣,有些刺喉。

但灌入肠胃后,便是迅速消退,那种辛辣与燥热,很快被元力炼化掉了。

所以,孙逸时常喝酒,浑身也闻不到半点酒气。

看着何思玲接过酒葫芦猛灌,孙逸不由苦着脸道:“喂,酒不是这样喝的。虽然不醉人,但是也不至于这样浪费吧?”

“你请我喝的!”

何思玲放下酒葫芦,淡然答道。

“那是没错的,不过,酒可不多,武试前我刚打满的一葫芦。悠着点儿,毕竟还有好些天呢,你喝光了我可怎么解馋?”

孙逸欲哭无泪,早知道何思玲这么浪费酒,他就不多此一举了。

“小气!”

何思玲见状,哼了声,将酒葫芦扔了回去。

孙逸急忙接住,一脸的小心谨慎。

讪讪一笑,孙逸灌了口酒,啧啧嘴,突然疑惑:“怎么有点甜了?”

何思玲闻言一愣,看了一眼酒葫芦口,随即俏脸酡红,浮现起羞怒。

这混蛋,变着法儿占便宜?

“咳咳,我没那意思……”

孙逸这才反应过来,顿时尴尬不已。

何思玲哼了声,起身坐远了,独留孙逸尴尬在原地。

这时候,林间脚步声湍急,嘈杂声骤然四起,静谧的山林瞬间喧嚣开来,阵阵煞气,迅速弥漫。

孙逸有感,眉宇微皱,心绪收敛,自原地缓缓站起。

同行的,还有何思玲。

二人并肩,看向了脚步声嘈杂的方向,只见一批人结伴而来,径直走出了密林。

【作者题外话】:关于酒葫芦喝不空,与浑身酒气的疑问已经在文中解答~我记得前文之初有写过,后面为了免得凑字数,就略去了孙逸打酒的细节,但看有人疑惑,我以后就稍微提一下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