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四章 一力降十会/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飞扬的尘烟内,两道人影分别暴退。

脚步踉跄,遏制不住去势。

“哗!”

看着两道人影的相貌,人群纷纷哗然,惊呼阵阵。

“势均力敌吗?平分秋色?”

“天呐,何思玲居然和蔡进打成了平手?”

“蔡进居然没奈何何思玲?什么情况?这就是李家不惜造势力捧的人?”

“是何思玲太强,还是蔡进……”

人群喧哗,失声纷议。

阵阵阔论相继弥漫,在林间宣扬。

蔡进耳目聪锐,将一切声音尽收耳底。

听着人们的议论纷纷,他一张脸红白起伏,羞怒交加。

堂堂大户子弟,大族外孙,居然奈何不了何思珑,说出去,只怕将沦为笑话。

双方底蕴与修炼资源差距那么大,却与对方平分秋色,这无疑是莫大的侮辱。

“混蛋!”

蔡进气得咬牙,恨怒欲狂。

但是,何思玲的实力确实很强,他拼尽全力,手段尽施,却始终难以奈何。

站稳脚跟,蔡进气喘吁吁,胸口剧烈起伏,气息难宁。

何思玲同样如此,一路跌跌撞撞退回山丘下,才站稳脚跟。

手中长鞭垂落在地,染的红霜徐徐消退。

她的脸颊红潮起伏,鼻息粗重,呼吸急促,胸口起伏不定,十分湍急。

蔡进的实力同样不俗,以她的修为,很难压制下来。

若非这几日以来,有孙逸的指点,教授她更好的使用长鞭,以及对元力的细微掌控,恐怕她早已败下阵来。

一力降十会!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招式都是徒劳挣扎。

但是,在实力相等,修为相当的情况下,精妙的招式与力量运用,却是会占据一定优势的。

所以,别看孙逸指点的细枝末节,但对何思玲的影响是极为深远的。

看着蔡进的处境与自己没什么差别,何思玲不由庆幸,下意识扭头看了孙逸一眼。

孙逸站在山丘上,平静无波,十分淡然。

“谁人助我杀了这对贱人,蔡家赏白银十万两,培元丹二十枚,外加两部武学以报之。”

这时候,蔡进恨怒的声音响起,在林间传开。

难以奈何何思玲,蔡进决意请帮手,以重金悬赏高手为他助战。

“哗!”

蔡进的声音传开,周围人群纷纷哗然,惊呼起来。

许多人目光闪烁,脸色剧变,呼吸都是局促起来。

十万两白银,这么多的钱财,一个村落一年的收入也没有这么多。

何况还有二十枚培元丹,这可是有钱都未必买得到的。

还有武学两部,这种东西更为珍贵,乃是各族不传之秘。

东林县素来都是有价无市!

这么丰厚的悬赏,许多人都是按耐不住,怦然心动。

即便是马汉等人都是目光闪烁炙热,眼底浮现惊异。

但是,想起孙逸的实力,他们却是烟消息股,将心底的贪婪与燥热压制了下来。

而那些不知孙逸修为的人却是纷纷站了起来,目露精光,意动起来,想要动手。

马汉等人犹豫了下,纷纷站了出来,拦住了他们。

一时间,林间掀起对峙,两股人马分别抗争下来。

“谁若敢阻我蔡进,事后,必杀!”

蔡进冷眼扫过马汉等人,牙关紧咬,狞声恨道。

“你……”

蔡进的话,让得马汉等人脸色一凝,阻拦的脚步一滞。

没有人不怕蔡进的报复,蔡家外加李家,东林县少有人应付得了。

虽然功名在身,世家大族不可欺凌。

但是,他们在场那么多人,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取得功名的。

只有通过县试,入选的前五名,才可以被授予功名。

“让开吧!”

孙逸淡淡挥手,平静道:“反正人数尚多,我不介意淘汰掉多余的人。”

“谁要动手?尽管站上前来!”

孙逸的话,让得马汉等人犹豫再三,最终退了出去。

那些怦然心动的人则是彼此对视,然后纷纷站了出来。

足有两百多人,可谓声势浩大。

围困山丘,里三圈外三圈,围了个水泄不通。

这种架势,让得马汉等人忧心忡忡。

“孙逸,何思玲,你们这对狗男女,贱人,受死吧!”

蔡进站在人群外,狞声恨道:“纵使你们实力了得又如何?今日,你们也难逃一死。”

“杀了他们!”

蔡进抬手一指,狞声暴喝。

“杀!”

两百多人悍然而动,刀兵齐出,朝着孙逸和何思玲杀了过去。

孙逸站在山丘上,漠然扫了一眼冲过来的人群,一手按住了准备动手的何思玲。

“我来!”

何思玲被制止,孙逸站了出来,漠视人群,体内元力沸腾,口窍喷张。

喉咙滚动,滔滔元力汇入口窍,孙逸张开唇齿,猛然断喝。

“滚!”

轰的一声,风雷咆哮,霹雳横呈,雷音乍起,四周虚空都是响彻起轰隆隆声响,宛如天塌地陷一样。

恐怖声浪翻滚跌宕,汹涌澎湃,将大地都是碾得碎裂,山丘都是猛然沉沦,四周化作废墟。

山林崩溃,群兽哀嚎,鸟雀惊鸣,虫蛐惶惶。

“噗噗噗噗!”

横冲而来的人群纷纷咳血,两百多人无一例外,全部横飞了出去。

一个个如遭雷击,气血跌宕难宁,筋脉寸寸碎裂,纷纷重伤坠地,半晌难起。

即便是远远围观的马汉等人都是被震得身躯摇晃,耳膜发溃,忍不住捂着耳朵,踉跄暴退,远远避开。

《雷言诀》的威势,这一刻尽显无遗。

以孙逸的修为,应付这些开窍二三重境的人物,搓搓有余。

“哗!”

看着瞬间重伤的两百多人,马汉等人心情震动,骇然惊绝。

一个个瞪圆了眼睛,倒吸冷气,失神惊喃,久久难安。

心潮跌宕,情绪起伏,激荡难宁。

即便是蔡进,都是脸色剧变,瞳孔紧缩,惊震之色尽显于外。

“现在,你还准备找谁?”

瓦解围杀的人群,孙逸看都没看一眼,灌了口酒,淡然询问蔡进。

“你……你……你……”

蔡进手指着孙逸,一张脸猛地苍白下来。

这一刻,他幡然醒悟,孙逸的实力,似乎远比他想象的要强。

甚至,强得可怖。

“你是什么修为?”

蔡进颤声询问,语气都是多了几分惊悸。

孙逸漠然看了他一眼,气息外放,五窍喷张,修为一览无遗。

“哗!”

“开窍五重境?”

霍然,那些妄图动手的武试者纷纷倒吸冷气,惊呼失声。

许多人脸色发白,懊恼不已。

这种修为,哪是他们可以抗衡的。

如此年轻的开窍五重境,未来潜力,只怕不浅。

他们却是有眼无珠,得罪得死死地。

难怪马汉他们执意偏帮,原来如此。

看着孙逸开辟的五窍,蔡进身躯一震,脚步踉跄,险些瘫软在地。

此时他终于明白,孙逸的实力远在他之上。

难怪不惊不惧,不将他放在眼底。

这种年纪,这种修为,哪是他可以惹得起的?

“你到底是什么人?”

思及于此,蔡进不由愤恨,嘶声喝问。

好端端的,孙逸为何从天而降,突然冒出来。

这让蔡进十分费解,恨意难宁。

要不是孙逸横插一手,他早将何思玲搞定,事情发展又何至于此?

“你管不着!”

孙逸漠然看着蔡进,冷淡道。

“你……”

这份淡漠,饱含轻视,让蔡进恨怒欲狂。

“你是自裁,还是我亲自动手?”

孙逸未曾在意蔡进的恨,只是漠然询问。

“你休想!”

蔡进咬牙恨道,手中抓住了传送玉牌,他盯着孙逸,冷声狞笑:“孙逸,我不得不承认,你很强!但是,想杀我?凭你,还不够资格!”

“哈哈哈,这次,算你赢!本少爷县试没法入围,功名难取。但是,出了猎场,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方解心头之恨!”

说完,五指紧握,便要捏碎传送玉牌。

“想走?”

孙逸见状,却是嗤笑一声,随即抬手指向蔡进,口中念念有词:“定!”

霍然,蔡进身躯一僵,捏碎传送玉牌的动作戛然而止。

霎那间,他便身不能动,口不能言,只能滴溜溜的转着眼。

什么情况?

这是怎么回事?

我怎么会动不了了?

蔡进瞳孔紧缩,眼神剧变,骇然惊绝的看着从山丘上徐徐走来的孙逸。

“我要杀你,你跑不掉!”

孙逸淡然嗤笑,走近蔡进身前,不屑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从蔡进手中取走了传送玉牌。

“嘶!”

人群倒吸冷气,惊震不已。

“这是要赶尽杀绝,不留活路啊!”

人群震骇,惊惶难安。

特别是那些先前妄图围杀孙逸的人,一个个脸色发白,浑身哆嗦,寒颤交加。

然后,不少人都是顾不得看热闹,不敢怠慢,慌不迭的取出传送玉牌,率先传送离开。

那般仓皇,深怕一会儿孙逸清算,想走,就走不掉了。

不一会儿,《定身咒》失效,蔡进恢复了自由。

“你对我做了什么?”

蔡进失声,瞪着孙逸恨声怒问。

“没什么,只是,想杀你而已!”

孙逸淡然嗤笑,退了出去,扭头看向了何思玲。

他答应过让何思玲亲手报仇,便不会食言。

何思玲见状,微微颌首,便是提起长鞭,朝着蔡进走去。

长鞭拖动,渐渐染上红霜,灼热之气散发,让得周围温度急剧飙升。

但是,正欲动手,一道破空声骤然而来,夹杂着肃杀之气,射向了何思玲的眉心。

【作者题外话】:第三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