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五章 尘埃落地/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突如其来的袭杀,瞒不过孙逸的感知。

微微扭头,孙逸便是看清了袭杀之物。

那是一支箭矢!

从密林内射出来的箭矢,包裹着元力,散发着黄褐色的光芒。

速度迅疾,快如闪电。

“铮!”

红光一闪,剑鸣声起,一道剑气扑簌而动,将箭矢斩断。

阻断袭杀,孙逸抬头看向了密林内,只见一名青年男子手持黑色弓箭,在不断奔走。

“蔡少速走!”

那人冲出密林,冲着蔡进断喝。

蔡进见状,瞳孔紧缩,随即蹬地而起,抽身暴退,转身狂逃。

逃?

孙逸眉眼微眯,嘴角浮现冷笑,他一步跨出,便是奔着蔡进而去。

天鸢残剑轻提在手,剑气扑簌,便要斩出。

“嗖!”

箭矢射来,直奔他的脑袋,带着破空声,肃杀之气凛然。

“找死!”

孙逸扬剑而起,斩碎了箭矢,扭头看向了射箭之人。

“吕志斌!”

何思玲发现了袭杀者,一眼认出,赫然是早前妄图擒拿她的吕志斌。

十大人杰,排名第八。

“你认识?”

孙逸看向了何思玲,询问道。

“他受蔡进悬赏,早前想要擒我。”

何思玲如实告知,解释了下。

“既然如此,那便一起,留下吧!”

说着,孙逸屈腿蹬地,一跃而起,整个人猛地电射而出。

唰的一下,百米距离,一晃而过。

速度之快,吕志斌这种擅长身法的箭手都没反应过来。

“你……”

看着如闪电般逼近了面前的孙逸,吕志斌脸色剧变。

反应过来,欲要抽身狂退。

但是,寒光一闪,脖子一凉,他便是惊骇发现,自己居然看到了奔走的身体,看到了自己血溅如瀑的断颈。

“砰!”

断头尸体倒地,头颅坠落尘土,意识沉沉睡去。

死了……

人群哗然,惊悚难安。

许多人看向孙逸的眼神,骤然剧变,惊恐欲绝。

好狠的家伙!

直接杀人!

居然都不留情面,不网开一面?

这种果决,让得早前妄图围杀孙逸的人吓得脸色苍白,惶惶不安。

一些人紧随其后,捏碎传送玉牌,急忙传送离开。

他们深怕孙逸会秋后算账,挨个宰了他们。

听到身后动静,逃逸的蔡进回头张望了眼,看到吕志斌头颅落地,尸首两离,不由瞳孔紧缩,惊悚欲绝。

后背寒意交加,冷汗淋漓。

好狠的家伙!

蔡进心底悚然,不敢怠慢,脚步不敢停歇,奋尽全力,撒丫子狂逃。

他誓要逃离,不敢停留半步。

但是,他高估了自己,低估了孙逸。

当他跑了一段距离,钻进密林,却是发现,前面路途,一道人影挡住了去路。

对方手持断剑,剑锋淌血,寒光凛冽,肃杀之气凛然。

“孙逸?”

蔡进霍然大惊,下意识回头看向身后,却是空空如也。

他根本没有看到孙逸追上来,对方怎么出现在了他的前头?

孙逸提剑矗立,堵住了前路,漠然看着蔡进。

“我要杀你,你跑不掉!”

孙逸漠然嗤笑,压根儿没有将蔡进放在眼底。

“你……”

蔡进脸色剧变,羞怒难忍。

“蔡进,还我娘命来!”

身后,何思玲飞奔而来,追赶而至,透着浓浓憎恨的声音滚滚传来,响彻密林。

“何思玲……”

蔡进瞳孔紧缩,瞪着何思玲,妄图求饶。

“定!”

孙逸直接施展《定身咒》,根本没有给他任何反抗或求饶的机会。

“噼啪!”

何思玲扬鞭而起,红霜遍布的长鞭猛然抽在蔡进的头上。

噗的一声,蔡进脑袋爆碎,血与脑浆迸溅四方。

碎头尸体轰然倒地,直挺挺的抽搐了两下,最终趋于平静。

尸首两离,尘埃落定。

长鞭垂落,无力扬起,何思玲呆呆的看着蔡进的尸体,饱含恨意的脸颊渐渐恢复漠然。

她矗立林间,呆呆沉寂,许久,方才深吸了口气。

那双深邃清澈的眼眸,多了一片朦胧水雾。

“娘,您请安息,思玲给您报仇了……”

眼帘紧闭,何思玲闭眼望天,轻声呢喃。

孙逸站在旁边,收剑回鞘,默然不语,静静地灌着酒。

……

东林县城,县尉府前。

阵图间,一道又一道的人影接连浮现,被传送了回来。

一个个气息虚弱,脸色苍白,惶惶之色尽显在外。

短短几个呼吸,传送回来过百人。

“什么情况?”

“怎么一下子传送了这么多人回来?”

“这一届的县试淘汰这么激烈吗?”

周围观望者纷纷哗然,热议纷纷。

这般迅猛的淘汰速度,超乎了想象,颠覆了往年认知。

许多人都是难以相信,如同见鬼。

很快,半刻钟不到,两百多人被淘汰了出来,惊呆了许多人的眼。

“这是怎么回事?你们遭遇了什么情况?”

有人忍不住询问,惊奇不已。

“出事了!”

有人寒颤,惊惶道:“出大事了!”

“什么?”

霍然,许多观望者大骇,惊悚不已。

“什么事?快讲!”

县尉都是坐不住了,有些惊疑。

那人心绪惶惶,咽了口唾沫,下意识看向了县城李家所在的方向。

畏怯的看了一眼,摇摇头,道:“我不敢说,不敢说……”

说着,走出阵图,踉跄着快步离开,不敢在此逗留。

“什么情况?到底出了什么事?”

众人询问其他淘汰者,但是,那些人支支吾吾,半晌说不出来,急得不少人跺脚。

县尉皱眉,陷入沉思,看了一眼手中的一面圆镜。

“还有一百三十人!”

县尉呢喃,他清算了下人数,发现并没有什么大的伤亡。

人员没有出现大伤亡,那么,出事了,出的什么事呢?

县尉惊疑,半晌不解。

他低头垂眼,盯着圆镜,看着上面显示的人数不断减少,渐渐地接近百人。

周围人群惊哗不已,纷议不断。

早前那人的话,引起了许多人的猜忌,各大村落的人纷纷惊惶,揣揣难安。

一些人抓住后面淘汰出来的人,追问状况。

结果,许多人都表示不解,茫然不知。

因为,早前那些人是妄图围杀孙逸的人,被孙逸吓得仓皇而回。

后面的人则是距离太远,未曾赶去,所以不明状况。

这种茫然,引得外面的观望者更是惊疑难安,迷惘不解。

“到底出了什么事?”

有人怒目,抓耳挠腮,想不出所以然。

人群间,何思珑紧紧地抓着何浩的手,看着躁动不安的人群,满含担忧的道:“爹,您说,到底出了什么事呀?姐姐他们会不会有危险啊?”

何浩皱眉,目光闪烁,沉默未语。

他看了一眼早前离开的那批人,回想着先前的细节,心底暗暗有所猜测。

“爹,您说话呀,姐姐他们万一有危险,该怎么办啊?”

何思珑急得跺脚,俏脸忧心忡忡,躁动难安。

“不会有事的!”

何浩闻言,揉了揉何思珑的脑袋,宽慰道:“每个武试者都有传送玉牌,若是遇险,他们会捏碎传送玉牌,传送回来的。”

“可是……为什么还不见他们出来呢?”何思珑噘嘴,担忧不已。

“也许,状况不大,他们足以应付吧。”

何浩半是欣慰,半是猜测的道。

“百人了!”

这时候,县尉发话,“淘汰赛结束!”

县尉的声音传开,引发一片喧哗,人群迅速沉寂,屏息凝神,看向了传送阵图。

“启阵!”

县尉发话,看向了县兵。

“善!”

县兵领命,手持令牌,开启传送阵图,传送那些仍未淘汰的武试者。

顿时,阵图发光,一条条阵纹被激活,宛如龙蟒蜿蜒,相互纠缠交织。

一扇虚空门户凭空乍现,内部浮现黑暗漩涡,内蕴一团玄奥之力。

很快,猎场内的武试者纷纷有感,怀中的传送玉牌发光发热起来。

紧接着,散发的光芒一闪,将他们包裹了起来。

然后身躯一沉,不由自主的融入虚空,自原地消失无踪。

孙逸和何思玲正带着马汉等人淘汰其他人,突发的状况,让他们都难以抵抗。

囊括孙逸在内,都是被拉扯消失,离开了猎场。

唰的一下,不约而同,一团团光从虚空门户内掠出。

百人完善,浮现在了传送阵图间。

光芒闪烁消失,传送玉牌噼啪碎裂,众人迷惘对视,发现周围簇拥的人潮,才恍然明悟。

“入围了!我们入围了!哈哈哈!”

马汉等人顿时大喜,欢呼雀跃。

余冠、徐京、卫景、周贺等人彼此对视,皆神情倨傲,一语未发。

同时,许多人扭头看向了孙逸,目光闪烁,饱含复杂之色。

“姐姐!”

何思珑挤出了人群,冲向了何思玲。

“姐姐,你终于出来了,思珑担心死啦!”

何思珑冲进何思玲怀中,拦腰抱住何思玲的纤腰,噘着嘴道。

何浩紧随在后,一脸笑意,欣慰不已。

“顺利吗?”

何浩询问孙逸。

“一切顺利!”

孙逸灌了口酒,淡然轻笑。

“那就好!”

何浩满脸欣慰,长舒了口气。

“蔡进呢?我蔡家人呢?”

这时候,人群响起惊呼,满含震怒之色。

哗!

突如其来的声音,引起了喧哗,人潮跌宕,人群涌动。

入围而出的百人也都是纷纷脸色微变,一个个屏息凝神,呼吸局促了起来。

猎场之内,蔡进的事迹可是传得很远。

发布悬赏的消息,可是人尽皆知。

但最后,却没有出来。

其结局,恐怕……

【作者题外话】:四更完~该夸的还是要继续夸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