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六章 这第一,我要了/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蔡家村前去十人,却全军覆没,一个也没回。

囊括夺魁呼声最高,倍受李家重视,不惜造势力捧的蔡进,都未能幸免。

殒落了吗?

死了吗?

若是为真,那对蔡家村而言,将是天大的损失。

如他们这样的青年才俊,乃是各大村落的栋梁之才。

未来数十年,还需要他们撑起村落的基石。

结果,全部殒落。

那么,未来数十年的蔡家村,声望地位恐怕要与日递减。

作为蔡进的父亲,作为蔡家村的村长,蔡弘怎能不惊不怒?

“我儿在哪儿?”

蔡弘冲出人群,喝问众多武试者,想要知晓答案。

蔡家村许多人都是眉目紧锁,惊忧之色外露。

甚至,县城李家的人都是皱起了眉头,出现骚动。

蔡进若殒,那么,县城李家可是被狠狠地抽了耳光呢。

这个脸,李家可是丢大了。

“他死了!”

终于,在蔡弘的咄咄逼视下,有人开口,回答了蔡弘的喝问。

“死了?”

霍然,全场惊哗,许多人大骇。

蔡弘脸色剧变,瞳孔紧缩,昂藏的身躯都是狠狠一颤,险些踉跄。

须臾,他稳住心绪,扭头看向开口者,沉声询问:“怎么死的?”

他很惊忧,心底愤怒至极。

他很希望,蔡进是被妖兽所杀,而不希望他是被武试者击毙。

那样,至少他的心头会好受点。

李家的颜面,也可以被保存。

被妖兽所杀,可以怪运气太背。

但若被武试者所杀,那就是实力问题。

开口者淡然答道:“被人杀了!”

这个回答,引起一片轩然大波,人群纷纷躁动,惊呼阵阵。

纷议声,私语声,骇然声,此起彼伏,整个广场都是喧闹了起来。

“谁杀的?”

蔡弘瞳孔一凝,骤然狞喝:“谁敢杀我儿?”

“孙逸!”

开口者漠然回答,告知了实情。

哗!

人群惊震,纷纷骚动。

“孙逸是谁?”

“谁是孙逸?好大的胆子,竟敢杀了蔡进?”

“蔡家村的人,都是他所杀吗?”

人群纷纷震动,许多人目光徘徊,四处搜索。

孙逸眉宇微皱,眉眼微眯,看向了开口者。

道出详情的,乃是徐家村第一天骄徐京。

徐京身材消瘦,身姿修长,面庞干净,五官清秀,穿着一身白衫,气质出尘。

他腰佩双剑,手按剑柄,漠然而立。

察觉到孙逸的目光,徐京微微扭头,迎视着孙逸的眼睛,淡淡颌首,不惊不惧。

“孙逸在哪儿?”

蔡弘怒吼,声威凛冽。

“他就是!”

徐京很坦然,抬手点指着孙逸,朗声道。

“哗!”

霍然,人群惊呼,纷纷震骇,一道道目光投射而来,落在了孙逸的身上。

有惊讶,有震骇,有不解,有冷然,有凛冽,有讥笑,有钦佩,有幸灾乐祸,有敬畏交加。

种种目光,种种眼神,驳杂不已。

感受着万众瞩目,孙逸眉眼微米,没有在意人群的目光,而是紧盯着徐京,一双眼睛,闪烁着精光。

徐京这样当众指出他,抱着什么样的目的,不得不让他审思。

他似乎与徐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

但却这样揭露他,当众点破他的身份,针对之意,尽显于外。

讨好蔡家?

还是,讨好李家?

孙逸心绪纷飞,看向徐京的目光,隐含冷意。

“好大的胆子,竟敢害我儿!”

这时候,蔡弘惊怒的声音滚滚炸开,饱含煞气,杀意腾腾的气息汹涌而起,压向了孙逸。

开窍八重境的气势,令得不少人呼吸凛然,让得许多青年才俊脸色发白。

孙逸有感,从徐京身上收回了目光,扭头看向了蔡弘。

淡淡的扫了蔡弘一眼,随即道:“武试本就是大争之事,大争之事本就意味着生死莫测。他死了,是他实力不济。怎么?你要杀我,为他报仇?枉顾武试规则吗?”

“黄口小儿,休要狡辩!”

蔡弘怒目断喝:“武试乃大争不假,但是,天留一线生机,你却残忍狠毒,击败他不算,非得杀了他吗?”

“他与我有仇有怨,杀他,有何不可?”

孙逸漠然以对,坦然反问。

“好!好!好得很!既然有仇有怨,那么,我为儿报仇,又有何不可?”

蔡弘狞声叫好,目光饱含杀意,凝视着孙逸,冷冷询问。

这话,倒是很有道理。

孙逸皱眉,沉默不言,只是紧盯着蔡弘。

蔡弘这话,分明是强词夺理。

这种态度,是摆明了要杀他报仇,以泄恨。

“哈哈哈哈!”

沉默片刻,孙逸仰头大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突然的笑声,让得蔡弘眉头紧皱,心底微凛。

“我笑,好一个厚颜无耻之徒!”

孙逸灌了口酒,漠然道:“若是天下武试,皆如你所言,有仇有怨,即可罔顾武试规则,残害功名加身者。那么,这武试,还留之何用,不如废掉。”

“可惜,你还没有功名加身!”

蔡弘冷笑,据理力争。

“是吗?”

孙逸冷笑:“县试未完,你怎知,我取不到功名?”

蔡弘眉宇皱起,杀意一滞。

“功名?你以为,你取得到?”

蔡弘冷声嗤笑,眼神冰冷。

“怎么?你想阻断县试?”

孙逸淡然嗤笑,扭头看向了县尉,道:“县试,是可以随意阻断的吗?”

县尉皱眉,看向了蔡弘,脸现不悦。

“黄毛小儿,你……”

蔡弘心底一惊,想要呵斥孙逸。

“蔡村长,丧子之痛,本官很理解。但是,县试之事,关乎天下,本官希望你好自为之。”

县尉开口,打断了蔡弘。

蔡弘心底凛然,杀意被迫压制。

愤恨的看了孙逸一眼,不得不隐忍下来。

“是!”

咬牙冷哼了声,蔡弘只得退了出去。

“小子,你最好祈祷,你能取得功名。否则,杀我儿之仇,我必报!”

蔡弘冷冷地看了孙逸一眼,恨声道。

孙逸抿了抿嘴角,不屑一顾。

“好了,淘汰赛结束,现在开始抽签,进行排位赛。”

压下蔡弘,县尉平息下人群嘈杂,便是朗声道。

入围的武试者纷纷骚动起来,许多人彼此对视,犹豫再三。

“大人,排位赛,我退出!”

马汉站了出来,举手表态。

“大人,我也退出!”

“大人,还有我,我也退出!”

“还有我……”

一时间,八十多人纷纷表态,退出排位赛。

“什么情况?”

突然的变故,引起了喧呼,许多人震骇。

县尉都是眉宇挑动,眼神泛起波动,浮现惊异。

“理由?”

县尉皱眉,询问道。

“力有不逮!”

马汉表示道,后面引起大片附和声。

“……”

人群无语,许多人无言以对。

县尉都是默然,不知该说些什么。

这种事情,县试以来,从未有过。

武试者大规模退赛,史无前例。

即便明知不敌,力有不逮,大多数人也都会尝试一番,竭尽全力而战。

与对手切磋,印证所学。

结果,八十多人退赛,余者不足十二人。

马汉等人则是苦涩,暗道无奈。

他们也不想退赛,很想继续争下去。

但是看看阵容,想想还是算了。

县试入围,只选前五。

孙逸开窍五重境,一声断喝,重伤两百多人,那种声威,言犹在耳,让他们震骇又惊悸。

继续斗下去?

有什么意义?

孙逸不说,何思玲也不是寻常人物,辣手神鞭之女,深得其父真传。

想要对付,恐怕也不是简单的事情。

除了他俩,后面还有余冠、周贺、卫景、徐京这些天骄。

怎么打?

不如退赛,明哲保身,落个清净呢。

能够入围前百,便已经不错了。

前百名额,会登记入册,载入档案。

有此殊荣,便已不差了。

至少,他们有机会,让这天下,知道他们是谁。

想到这些,马汉等人倒是平静了下来,不甘瓦解。

“告辞!”

谢过县尉,马汉等人纷纷向着孙逸抱了抱拳,陆续离开。

很快,广场中间,只剩下十一个人。

彼此对视,你看我,我看你,一时无言。

“咳咳……”

看着这种境况,史无前例,县尉都是尴尬不已,轻咳了声,掩饰尴尬,道:“这样,倒也省了诸多麻烦。”

“接下来,尔等抽签,决胜负,论排名吧。”

县尉开口,宣布了规矩。

“不用了!”

这时候,孙逸站了出来,抬手道:“这第一,我要了!”

“什么?”

“好大的口气!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他居然敢当着余冠这些才俊的面扬言要取第一?他不怕成为众矢之的?”

霍然,人群惊哗。

县尉都是皱起了眉头,看向了孙逸,觉得此子有些张扬。

然而,孙逸却没在意人们的看法,灌了口酒,淡然道:“这一战,你们一起上吧!”

说着,孙逸抬手,一一指过余冠、徐京、卫景、周贺等青年才俊。

“嘶!”

这种态度,这种架势,引得许多人倒吸冷气。

即便县尉都是瞳孔微缩,脸色微凝。

敢这么做,要么是自负实力,要么就是脑袋有病。

但看孙逸气定神闲,且敢斩杀蔡进,其后面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难道,此子实力超绝,自信可以力压各路才俊?

“你……确定?”

县尉眉宇紧锁,紧盯着孙逸,沉声询问。

孙逸没有说话,直接放开了气息,五窍发光,一身修为,告知于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