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七章 力压众才俊/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嘶!”

“开窍五重境?”

人群喧哗,纷纷震动。

满场所有人,无一例外,全都瞪圆了眼睛。

瞳孔内满是惊骇,眼神间泛起了滔天波澜。

县尉都是瞳孔狠狠收缩,眼神深深颤动,惊骇之色流露于外。

县试以来,如此修为的青年才俊,五百年来,孙逸是第二例。

犹记得,第一例人物,早已名震天下,如今贵为一方霸主。

难怪如此张扬!

难怪如此自信!

难怪如此狂悖!

原来有此实力!

人们恍然,明悟了过来。

蔡弘眉眼微眯,眼神闪烁,缕缕寒芒在眼底交织,冷意暗淌。

管你什么修为,敢杀我儿,定要叫你付出代价!

喧哗嘈杂,经久不绝。

看清孙逸的修为,许多人便是忍不住热议。

“就算是开窍五重境,也未免太张狂了些吧?以一敌十,独对群英,他能取胜吗?”

“余冠、周贺、卫景、徐京等人无一不是翘楚,横扫同龄人。若是联手,实力绝对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

“不好说,不好说!”

许多人细细端详孙逸,暗暗打量,眼神闪烁,透着几分审视。

余冠、周贺、卫景、徐京等人皆是脸色微凝,显得十分难看。

孙逸以一敌十,想要群挑他们,这让他们的心情很糟糕。

这是一种轻视!

对他们这些翘楚人物而言,是一种践踏。

一种源自尊严与自信的践踏!

“狂妄!”

“不自量力!”

“蠢货!”

这些人皆忍不住痛斥起来,脸色铁青,愤怒尽显。

“小子,休得猖狂!”

余冠躁动,提起板斧,怒目训斥。

“不要废话,一起上吧!”

孙逸灌了口酒,淡然环视众人,平静无波。

“你……找死!”

余冠顿时脸色涨红,提起板斧,蹬地一跃,扑向了孙逸。

“我来会会你!且看你,有何本事叫嚣!”

板斧抡动,宛如门扇的斧面闪烁土黄光晕,厚重沉闷之势尽显,压爆空气。

所过之处,噗噗爆碎声,延绵不绝。

“砰!”

身影一闪,孙逸瞬间欺近了余冠身前,一脚爆踹出去。

余冠侏儒般的身影轰然倒飞了出去,抡动的板斧都是拿捏不住,脱手掉落,翻滚着劈进了县尉府前的台阶上。

“噗!”

鲜血狂喷,余冠滚砸在地,浑身骨骼都是撞得咔嚓作响,血气跌宕,难以平息。

一脚之力,差点踹爆他的肉身,让他五脏六腑都是轰鸣不断,体内穴窍都是滚滚震动,几欲碎裂。

“好强!”

余冠撑地而起,动作艰难,两眼布满血丝,凝望着孙逸,骇然失声。

“我说过,要来就一起上!”

孙逸淡然地看了余冠一眼,漠然说道。

平静无波的脸色,透着强大自信,震动着许多人的心。

徐京、卫景、周贺等彼此对视,眼神皆是凝重不安。

余冠的强大,他们皆有耳闻,天生蛮力,冠绝同代。

即便是他们想要压制,都是极为艰难,需要付出代价。

但是,却敌不过孙逸一击,足可见双方差距。

徐京眉眼微眯,脸色冷意交织,按住剑柄的双手微微用力,缓缓地拔出了双剑。

卫景紧提在手的长枪轻轻摆动,摘下了枪套,斜指于地。

枪尖吞吐寒芒,暗淌流光,满是戒备与警惕之色。

周贺拔出了单刀,铿锵声延绵,尽显凛然之势。

同行其余人,皆是刀兵出鞘,紧握在手,严阵以待。

唯独何思玲,挽起了长鞭,默默退后,没有参与进去。

一时间,广场内,剑弩拔张,气氛紧张凝重。

许多人凝神观望,屏息凝神,心弦紧绷。

“下注了!下注了!”

这时候,广场外,响起喧呼声。

有人开盘,设立了赌局。

“买孙逸赢,一比二啊。买众才俊赢,一比五啊。”

喧呼声延绵不绝,传遍广场,挑动得场中气氛愈发紧张。

孙逸一比二的赔率,足可见胜算颇高。

众才俊联手,一比五的赔率,也可见颇有胜算。

双方赔率差距不大,足以预判,在那些人眼里,孙逸和众才俊的实力,互在伯仲。

开窍五重境,是很厉害。

强压各路才俊一筹。

但是,十位才俊联手,胜负可就难料了。

但是,他们却并不了解孙逸。

否则,必然不敢这样认为。

“姐姐,怎么办?臭混蛋能赢吗?”

何思珑紧攥着何思玲,紧张询问。

“走,下注去!”

何思玲没有回答,牵着何思珑直接往场外走。

“啊?”

何思珑一阵呆滞,惊疑不已。

“买孙逸赢,十万两!”

何思玲直接下注,淡然道:“赌资一会儿给你!”

“姐姐?”

看着何思玲毫不犹豫买孙逸赢,何思珑一阵讶异。

何思玲没有解释,只是轻轻地抚摸了下何思珑的发梢,轻声道:“好好看戏。”

看戏?

这回不止何思珑惊讶,周围人群都是一阵错愕。

好轻描淡写的语气!

好高深莫测的心绪!

许多人暗惊,一些眼力非凡的人心思电转,很快出手,纷纷下重注,买孙逸赢。

何思玲与孙逸关系密切,彼此同行,想来对孙逸的实力是很了解的。

既然何思玲如此笃定孙逸稳赢,那么,不妨赌一把。

一时间,下注者云集。

而开盘者则是脸色如霜,满脸苦涩。

我的娘,就没人买众才俊赢吗?

孙逸这回要是不输,他可就要赔得倾家荡产啊!

开盘者欲哭无泪,心底暗暗祈祷。

“我买孙逸输!”

蔡弘恨不过,取出一叠金票,拍进开盘者的胸口,冷然道:“骄狂自大之徒,他赢不了!”

看着一叠金票,价值百万银两有余,开盘者喜不自禁,对蔡弘连连感激。

“哼!”

蔡弘冷哼,不以为意。

一双眼睛饱含冷意,紧盯着孙逸,目不转睛。

人群喧嚣起来,纷议驳杂,经久不宁。

广场内,众才俊纷纷散开,将孙逸围在了中间。

刀兵在手,煞气沉沉,气势凛然。

孙逸一手后背,一手举着酒葫芦,淡然畅饮,不惊不惧,不慌不忙。

“动手吧!”

灌了口酒,放下酒葫芦,孙逸淡然示意。

“得罪了!”

周贺眼神微沉,轻哼一声,随即单刀翻转,跨步爆动,扑向了孙逸。

长刀挥舞,刀光如涟漪,延绵不尽,弥漫散开。

狂威凛冽,势大力沉,十分刚烈。

仿佛,大有开天之势。

与此同时,卫景长枪轻转,一步跨出,挺枪而动。

长枪如龙,猛然疾刺,枪尖寒芒吞吐,似有黑暗漩涡浮映而生。

所过之处,虚空都是扭曲,仿佛有黑暗窟窿随之浮现。

凛然,诡异,森寒之势,夹杂攀升。

“杀!”

徐京双剑挥动,紧随其后,扑向了孙逸。

剑光煌煌,剑气扑簌,压盖虚空,碎裂苍穹,颇有凌天的趋势。

在其身周,其他才俊同样不甘落后,纷纷提起刀兵,冲杀上来。

一时间,四周八方,杀机起伏。

孙逸深陷中央,如待宰羔羊,难以脱逃。

但是,他却分毫不慌,波澜不惊。

矗立原地,纹丝不动。

宛如海中礁石,任凭风暴海啸侵袭,稳如泰山。

“快躲啊!”

许多人看得大惊,忍不住提醒。

“还不快还手?”

一些人惊震,跺脚高喊。

孙逸愈发平静,那些围观者越是焦躁,心绪难安。

县尉都是眉宇紧锁,眼神深沉,紧紧地凝视着孙逸的背影。

此子,是龙是虫?

是升天而起,还是一败涂地?

人群焦躁间,孙逸波澜不惊,淡淡地环视着逼近身前的众才俊。

眼看着一道道杀机凛然的攻势即将临身,他才眉眼微眯,脚步微沉。

喉咙滚动,口窍喷张,元力涌动而起。

“破!”

唇齿喷张,一声断喝,猛然炸开。

“轰隆隆!”

震耳欲聋的狂暴轰鸣骤然响彻,宛如雷音从天而降,凭空乍起,轰得虚空扭曲,空气爆碎。

风暴翻滚,似有霹雳伴随横呈,凛冽威势震耳发溃,激荡人心。

广场烟尘四起,沙屑飞扬,迷乱人眼。

许多人衣袍鼓荡,发丝飘扬,更是站不稳脚跟,忍不住踉跄。

实力不济者,甚至咳血暴退,只觉神魂都有崩碎的趋势。

这般威势,轰动八方。

周贺、徐京、卫景等才俊皆是难安,无法抗衡。

横冲杀近的他们首当其冲,被这股雷音轰得气血跌宕,身躯狂震,如遭雷击。

一个个暴退横飞,咳血难止。

“啊!”

更有人直接骨骼寸断,筋脉扭曲,脏腑碎裂,身负重伤,惨嚎而起。

“砰砰砰砰砰!”

一道道身影,翻滚落地,倒飞出去数十米远。

沙尘四溅,鲜血狂喷,狼狈尽显。

刀兵脱手,挥舞坠落,铿锵声刺耳。

“嘶!”

这般结局,如此景象,引发一片惊哗。

许多人倒吸冷气,震惊欲绝。

“好强!”

“这……这是开窍五重境的修为应有的气势吗?”

“他……他他他……他真的是开窍五重境的修为吗?”

人们惊震,失声骇语。

县尉唇齿微张,一双眼神,满是震动。

如此气势,哪是寻常开窍五重境表现得出来的?

一声断喝,重伤十位才俊。

并且,让他们全都再无一战之力。

这种威势,寻常人杰做得到?

“好!好!好!”

县尉醒悟过来,激动得拍手叫道:“我东林县,终于又出天骄了!”

【作者题外话】:两更完,周末加更~继续夸我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