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章 鸿门宴/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是……”

县尉顺手接过,疑惑的垂首打量。

印信只有婴儿拳头大小,以青铁制造,方方正正,十分规矩。

印信顶部,雕刻着一尊青狼,身躯蛰伏,獠牙呲露,十分凶狞。

“校尉印信?”

看清印信模样,县尉霍然惊起,骇然失声。

他急忙翻转印信,看向了底部。

果然,看到底部雕刻着‘孙逸’两个字。

元力灌入,印信发光,一团人头虚影浮映了出来。

人头虚影的五官十分清晰,面貌与孙逸一模一样。

果然!

县尉瞳孔紧缩,骇然抬头,看向了孙逸。

军部印信,造不了假。

这是法身高人特制,众神之力加持,经过繁琐工序方能制成的。

军部印信,各个职务是不同的。

从校尉到领事,皆有专属的色泽与特制标致。

校尉是青铁制造,刻青狼。

监军是黄铜制造,刻黄豹。

统领是白银制造,刻白虎。

元帅是黄金制造,刻金狮。

领事是玉质制造,刻玉龙。

各大阶层,象征不一。

并且,校尉印信,是取代不了的,天下独有。

一旦主人死亡殒落,印信内部的虚影会消失,从而失去特有神异。

县尉惊起,骇然看向孙逸,后者的来历,他已然知晓。

军部,在神域是没有设立的。

只有神州大陆,才设有军部职务。

想要获取校尉职务,任何关系,任何钱财,任何底蕴,都是买不到的。

这是需要实打实的莫大功勋,累积而成的。

否则,即便是法身子嗣,都无法靠偏门获得。

“少年英才,少年英才啊!”

县尉目光灼灼的盯着孙逸,失声惊喃。

看孙逸面貌,年纪轻轻,十七八岁,却已是一方校尉。

这得是立下多大功勋,才能够获封校尉职衔。

小小年纪,前途无量!

县尉惊骇许久,才收敛情绪,脸上笑容更浓了些。

“孙兄弟,谢良眼拙,未能看出来,勿怪!勿怪啊!”

县尉双手捧着校尉印信,走近孙逸面前,小心翼翼的奉还。

一任校尉,别说是他县尉,就算是府令在此,也得好生对待。

这是军功累积出来的,天下敬仰。

从他的称谓变化,就足以看出。

孙逸接过印信,揣进了怀中,神情平静,波澜不惊。

“谢老哥无需多礼,孙逸不太喜欢这么严肃拘谨。”

孙逸摆摆手,淡然道。

“哈哈哈,好!好!孙兄弟所言甚是有理,说来,老哥也是不太喜欢这些虚礼。”

听着孙逸口称谢老哥,县尉谢良顿时笑开了花。

能得孙逸这样的少年英杰的亲睐,未来前途,大有进步。

就算帮不了什么,认识这样的潜力人物,以后也是好处颇多。

“今日兄弟夺魁,应当庆贺。”

谢良哈哈一笑,随即看向大厅外喝道:“来人,备宴!”

这般郑重,令得何浩都是微微惊疑,目光在孙逸身上盘旋,讶异难制。

他已经很高估了孙逸的来历,却是发现,仍然有些低估。

校尉,仅凭此,神域就可以横着走了。

半神世家都得礼待,半步法身都不得欺凌。

这种身份,这种功勋,足以彪炳后世。

吩咐了家丁备宴,谢良便是在孙逸旁边坐下,笑问道:“孙兄弟,老哥多嘴,能否问一句。以你之功勋,入神域之内,当去神府,为何会流落至此?”

“这个,得问贺德隆那老家伙了……”

提起此事,孙逸便忍不住脸色含霜,暗暗忿恨。

贺德隆那老东西趁他不备,将他给推来了此地。

若没有报复的心思,孙逸才不会信。

“贺德隆?”

谢良闻言,瞳孔紧缩,脸色大变:“孙兄弟说的是……‘独步乾坤’贺德隆,贺老前辈?”

“酒神门内,还有两个贺德隆吗?”

孙逸疑惑询问,他倒是不知道贺德隆的江湖诨号。

“嘶!”

谢良倒吸凉气,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何浩都是大吃一惊,讶然的看向了孙逸。

贺德隆的声名,神州或许不知,但神域却是名誉天下。

半步法身,一代半神,天下都是有数的人物。

听孙逸的口气,似乎和贺德隆关系匪浅?

二者之间似乎有些纠葛?

谢良目光闪烁,深深地看了孙逸一眼,心底暗暗打定主意,一定要交好。

同时,心念电转,也是想到了贺德隆此举的意图。

恐怕,不乏磨砺的意思吧?

思及于此,谢良笑容满满,对待孙逸更加亲切。

“大人!”

这时候,一名县兵匆匆走了进来。

“何事?”

突然被扰,谢良微微皱眉,疑惑询问。

“回大人,李家来人,有请孙逸。”

县兵禀告道,引得众人皱眉。

“李家?”

谢良脸色微凝,扭头看向了孙逸。

孙逸也是眉宇挑动,目光闪烁。

县城李家,乃是蔡家娘家。

蔡弘乃是李家女婿,蔡进乃是李家外孙。

虽然只是庶出,但却也是具备血缘关系的。

孙逸杀了蔡进,重伤蔡弘,李家会是什么态度?

如今遣人来请,是何意思?

“有说其他什么吗?”

谢良看向县兵,沉声询问。

“说是为孙逸贺喜,请孙逸赴宴!”

县兵如实答道。

“宴请?难道,是鸿门宴?”

谢良眉宇微皱,目光闪烁,心底狐疑。

“哈哈,鸿门宴与否,去了便知!”

孙逸闻言,大笑起身。

“孙兄弟,你这是……准备前往?”

谢良也是站了起来,惊疑的看向孙逸。

“李家难道还是龙潭虎穴不成?”

孙逸淡然嗤笑:“谢老哥的县尉府我都敢随意踏入,何况区区李家?”

谢良闻言一愣,随即哈哈一笑,明白了过来。

“也罢,老哥陪你走一遭。”

谢良淡然一笑,甩袖背手。

“不必了,老哥且在府中备好酒水,孙逸去去就回。”

孙逸摆手,婉拒了谢良的好意。

谢良跟随,是想为他保驾护航,以防不测。

但是,孙逸还真不惧李家。

虽然奈何不得李家,但是,逃跑还是没问题的。

谢良微微犹豫,但看孙逸坚决的脸色,最终颌首应承了下来。

“好!孙兄弟便放心前去,老哥便在府中,扫榻以待。”

谢良拱手,将孙逸送出了县尉府。

……

东林县,李家大厅。

高层齐聚,列坐左右。

主位上端坐着一位半百老者,面貌清癯,五官素净。

此人乃是李家家主,名叫李庆丰,聚神三重境修为,在东林县乃是首屈一指的强者人物。

李庆丰坐在主位上,厅内左右列坐的高层人物纷纷议论,商讨着对策。

“孙逸前途广大,不宜得罪。”

“县尉谢大人对其十分看好,恐怕会竭力庇护。若是我们得罪,恐会惹来大祸。”

“此子骄狂,杀了蔡进,废了蔡弘,我们坐视不理,恐怕会惹来笑料。”

“被笑话残酷,还是被灭族残酷?”

“此子就算厉害,目前也不过是开窍境人物,若是我们暗下杀手,成功的可能性还是极大的。”

“你怎知,他没有保命手段?若是败露,怎么处理?”

李家高层纷议不断,商讨不绝,惹得一片喧嚣,嘈杂不尽。

“家主,孙逸已到府外!”

这时候,一位家仆入厅禀报,纷纷热议才戛然而止。

“请!”

李庆丰抬手示意。

“是!”

家仆迅速离去,很快,便领着孙逸走了进来。

看着孙逸跨入厅门,李庆丰等人皆都下意识朝着府外看了一眼。

“别看了,只我一人!”

孙逸灌了口酒,淡然说道。

李家众人的心思,他自然是清楚的。

“呵呵,有胆识!”

李庆丰闻言,不由笑道:“你与我李家有怨,却孤身前来,不怕我李家心生歹意?”

“有何可怕?”

孙逸拉开一张椅子,大方落座,坦然地看着李庆丰反问。

“哈哈哈,好一个有何可怕!年轻人,如此骄狂,可知会有祸端?”

李庆丰顿时笑了起来,只是,笑容多显冷峻。

孙逸灌了口酒,淡然的看了李庆丰一眼,平静道:“我借你十个胆,你动我一根汗毛试试看。”

“……”

霍然,满场死寂。

李庆丰的笑容都是徐徐消失,一双眉眼都是骤然紧锁了起来。

左右列坐的李家高层都是呼吸一滞,脸色一僵。

好狂的口气!

好张扬的性情!

众人眯眼,紧盯着孙逸,寒意闪烁。

李庆丰眉目深沉,凝视着孙逸,眼神锐利,似乎很想看出孙逸的底气源自何处。

然而,他终究是失望了。

孙逸的面容十分平静,眼神深邃,古井无波,宛如一汪深潭,看不出半点异样情绪。

“怎么?不敢吗?”

孙逸徐徐站起,灌了口酒,傲然迎视着李庆丰的目光,嗤笑道:“若是无事,在下便告辞了。”

说完,转身便走,不做停留。

李家众人皆沉坐不起,目光紧盯着孙逸的背影,一声不吭,一语不发。

对方的坦然自若,让他们摸不透深浅。

只得凝望着孙逸的背影,任由他安然离去。

“小杂种,我杀了你!”

然而,就在孙逸即将跨出门槛时,一声满含仇视的厉喝自厅门外传来。

紧接着,一道人影,穿梭而至,提着一柄青釭剑,朝着孙逸的脑袋力劈而来。

杀意森寒,戾气深重,恨意浓烈。

孙逸止步,霍然抬头,看向了扑近面前的人影,乃是一个身材高挑的中年妇女。

【作者题外话】:先加更三章~下午有事外出,估计得明天加更剩下的三章了~你们都不鼓励我,不夸我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