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三章 神域初扬名/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福了?

孙逸一愣,下意识看了一眼身旁的何思玲。

这话怎么听,都暧昧得很。

这是指自己和何思玲是一对儿了吗?

孙逸暗忖,发现何思玲的俏脸泛红,眉眼微蹙,略显僵硬。

糟糕,误会了!

孙逸放下酒葫芦,轻咳了声,急忙摇头,准备解释。

“谢大人误会了!”

何思玲却是率先一步,开口解释。

孙逸刚想说的话,戛然而止,又咽了回去。

扭头看向何思玲,一脸无奈。

何思玲解释了一句,便没多言,转身进了厢房,关闭了房门。

“……”

何思玲的态度,让得谢良嘴唇嚅动,无语凝噎。

这……会错意了?

跟自己预想的不一样啊……

谢良脸色微僵,看着关闭的厢房,又看了孙逸一眼,一脸迷惘。

孙逸灌了口酒,上前拍了拍谢良的胳膊,淡然道:“谢老哥确实误会了!”

“误会?”

谢良苦笑,来之前酝酿已久的话,全都咽回了肚子里。

做足的准备,全部白费。

“哼!”

却在此时,一声冷哼,在旁边传来。

谢良下意识扭头看去,却见何思珑收拾着摆放在桌上的吃食,大眼睛一脸不忿的瞪着他。

“思珑姑娘这是……”

谢良一脸不解,何思珑看他的眼神,似乎有些怪异。

“坏人!”

何思珑跺脚愤慨了一声,然后抓着装满吃食的包袱,气鼓鼓的进了厢房。

“……”

谢良一脸错愕,茫然不解。

“咳咳……谢大人勿怪,小女顽劣,若有冲撞,还请见谅!”

何浩急忙起身致歉,一脸的尴尬。

谢良摆摆手,连道不必。

但,脸上的神色,却是费解不已。

好心好意的说回媒,怎么一个个看他都跟看恶狼一样呢?

虽然有私心,但也不至于吧?

毕竟,能得孙逸如此良婿,换谁都得乐开花啊。

“谢老哥,我有些倦了,先行休息下。”

孙逸丢下一句,转身也进了厢房。

“孙兄弟……”

谢良抬手,欲言又止,但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很快,院中只剩下何浩。

谢良一脸苦涩的看着何浩,喟叹道:“何兄啊,谢某这是……”

何浩拱手,苦笑摇头:“谢大人好意,何浩心领,也替小女谢过大人。只是,年轻人的事情,还是由得年轻人自己去把握吧。”

“好……好吧……”

谢良犹豫半晌,只得无奈点头。

……

浮庭,凌家。

内庭,凌天佑独坐亭台下,一手提玉瓷酒壶,一手握酒杯,自饮自酌。

眼望夕阳,一脸萧索。

“二爷!”

这时候,走廊外传来呼唤声。

一位素衣中年快步走了进来,在其身旁恭谨而立,垂首道:“二爷,霍家来消息,霍玲珑的尸身,已经掘出,运回了霍家祖陵安葬。”

凌天佑微微颌首,没有说话。

只是斟满一杯酒,仰头一饮而尽。

素衣中年微微抬头,看了凌天佑一眼,随即低声道:“二爷,有件事情,或许您会感兴趣。”

“讲!”

凌天佑没有抬头,淡然示意。

素衣中年犹豫了下,似乎在措词。

片刻,微微俯身,低声讲道:“在何浩的身边,出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年轻人。”

“很有意思的年轻人?”

凌天佑眉宇微挑,灌了杯酒,抬头看向了素衣中年,眼中满是疑惑。

“不错,很有意思。”

素衣中年咧嘴笑道:“此人凭空出现,那边的眼线都完全查不出背景履历,更摸不透深浅。此人初来乍到,以开窍五重境的修为,一举拿下东林县武试第一。”

凌天佑没有说话,斟满一杯酒,一灌而尽。

素衣中年微微俯身,接着道:“有意思的是,此人的县试第一,并不是循规蹈矩而来。而是直接当着数万人的面,以一敌十,单挑众才俊,力压群英,强势所得。”

“更有意思的是,县试夺魁后,此人直接挑战了开窍八重境的蔡家村村长,不惜立下生死签。挑战之中,生受对方全力一击而纹丝不动,并一拳重创了对方。”

“此人夺魁,东林县县尉对其推崇有加,十分重视。甚至,在县城大族李家设下鸿门宴,邀请此人过府一叙时,率兵强闯了李家。”

听着素衣中年的讲述,凌天佑眉宇挑动,眼神多了几分趣味。

灌了杯酒,凌天佑抬头看向素衣中年,淡然道:“那又如何?”

素衣中年嘿嘿一笑,又笑道:“二爷有所不知,在此前,还有一事,颇有意思。”

“什么事?”

凌天佑疑惑皱眉,看向素衣中年。

素衣中年抿嘴一笑,道:“二爷知道,蔡家村有个年轻人叫蔡进,觊觎何浩长女何思玲美貌。强取豪夺,不择手段,曾打断过何浩的一条腿。”

“结果,二爷您猜怎么着?”

凌天佑皱眉,没有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素衣中年。

素衣中年嘿嘿笑道:“本来没有恢复希望的断腿,结果在第二天,出奇的康复,痊愈如初。”

“竟有此事?”

凌天佑眉头紧锁起来,放下了酒壶和酒杯,立身站了起来。

素衣中年退后一步,恭谨俯首,低声道:“那边查过,此种原因,出自那来历不明的年轻人之手。”

霍然,凌天佑眉眼一凝,脸色微凝。

若是消息属实,那么,其中意味着什么,可就太深远。

素衣中年瞥了一眼凌天佑的脸色,犹豫了下,随即低声又道:“二爷,还有一事,属下觉得,恐怕需要告知于您。”

“讲!”

凌天佑脸色深沉,漠然示意。

素衣中年抱了抱拳,躬身道:“二爷容禀,据那边传回消息,何浩近段时日的气色,似乎不错。其精气神,似乎在恢复。所以,私以为,何浩的伤势,恐怕……”

恐怕,在康复。

素衣中年后面的话,没有说完。

但是,这般明显的示意,傻子都听得出来。

凌天佑眉眼微眯,眼底神色闪烁,波澜起伏。

他没有说话,背转身,背着手,抬头眺望夕阳,眼神精芒闪烁。

素衣中年站在背后,态度恭谨,没再言语,同样沉默以待。

夕阳西下,晚风轻抚,撩动得衣角摆动,长发轻扬。

萧瑟,落寞的气氛,愈演愈烈。

许久,凌天佑淡然开口,询问道:“庭都,查过吗?”

“回二爷话,查过,无影无踪,无迹可寻。”

素衣中年俯首答道。

凌天佑微微昂首,凝望着夕阳,沐浴着余晖,唏嘘道:“倒真是,有意思。”

素衣中年闻言,眉宇微挑,目光闪烁,犹豫了下,随即小声问道:“二爷,要不要属下……”

说着话,抬起右手,并掌如刀,在喉咙前轻轻一划。

这般手势,杀意尽显。

凌天佑沉默了下,任凭晚风拂动长发,吹翻衣角。

片刻,他漠然转身,看向素衣中年,道:“十三,背负歉疚与惭愧的痛,你知道吗?”

素衣中年闻言,微微抬头,迎视着凌天佑那双深沉的眼。

波澜起伏的眸子,一片萧索。

心底微凛,素衣中年躬身垂首,未发一言。

凌天佑没再追问,背转身去,眺望着夕阳,淡然轻叹:“任他去吧……”

……

酒神山,贺氏门庭。

余晖袅袅,笼罩群山,令得峰峦叠嶂的山脉金碧辉煌。

一座临崖殿堂,贺德隆坐在主位上,聆听着麾下神卫禀报讯息。

“三爷,孙逸取东林县武试第一,表现优异,名传东林县各地。”

麾下神卫将孙逸的种种事迹,一五一十的告知了贺德隆。

贺德隆坐在主位上,依靠着椅背,默然灌酒。

静静聆听,脸上神色,甚为满意。

“还算不错!”

得知孙逸在东林县的所作所为,贺德隆暗暗夸赞。

“继续盯着!”

灌了口酒,贺德隆吩咐道。

“属下得令!”

神卫恭谨领命。

“去吧!”

随着贺德隆屏退,神卫躬身退出了大殿。

“三哥!”

这时候,殿外传来一道呼唤。

声音刚传进殿堂,一道人影便是随音而至。

来人是一位锦衣华服的半百老者,五官清癯,长发扎髻,鬓发低垂,打扮颇为新潮。

与贺德隆的邋遢简陋,格格不入,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贺德隆微微抬头,看向了来人。

“三哥,前些时日你突然离去,就是去盯梢这么一个小家伙吗?”

半百老者走进殿堂,没有拘束,径直走向贺德隆,抢过他手里酒葫芦,大灌了一口。

“啧啧啧,这仙泉酿果然味道棒极了。三哥,可有私存,匀些给四弟呗。”

半百老者全无老辈沉稳的气质,反倒浮躁轻佻。

“滚蛋!”

贺德隆劈手夺回酒葫芦,一脚将半百老者踹开,忿恨道:“臭小子,又来坑老子。”

“诶诶诶,三哥,你敢称老子?我可告爹去……”

半百老者踉跄退了数步,站稳脚跟,拍了拍褶皱的衣袍,手指着贺德隆道。

贺德隆翻了个白眼,灌了口酒,没好气的哼道:“贺德恩,少给我鬼扯,说吧,你来作甚?”

半百老者贺德恩嘿嘿一笑,搓着手,一副含羞的样子道:“想三哥了,可不可以?”

“滚!”

贺德隆顿时白须一凛,怒目痛斥。

“没情趣……”

贺德恩顿时撇嘴,委屈哼道:“老祖宗出关,特令我来叫你前去。”

老祖宗?

酒神!

贺德隆霍然起身,眉宇挑动了起来。

【作者题外话】:时运不济,加更正巧在故事情节转换的时候,卡文卡得脑袋痛~一个高氵朝跌落,一个新的情节需要种种铺垫,难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