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四章 素手判官/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入夜,晚风微微凉。

东林县,县尉府。

后庭院,一桌饭菜,准备齐全。

孙逸,何浩,何思玲,何思珑围坐圆桌四周,准备吃晚饭。

四菜一汤,有鱼有肉,有荤有素。

这种伙食,远比在何家村丰盛了许多。

在旁边落座,孙逸微微瞥眼,看了何思玲一眼。

下午谢良的话,始终在脑子盘旋,让他尴尬不已。

乱点鸳鸯谱,孙逸深怕何思玲介怀,留下隔阂间隙。

偷瞄一眼,却发现何思玲十分平静,淡然自若。

仿佛,下午的事情,从未发生。

这让孙逸心头微微松了口气,暗道多想了。

“瞄什么呢?臭混蛋!”

却在此时,何思珑不和谐的愤慨声在桌子对面响起。

孙逸扭头,只见何思珑瞪着大眼睛,一脸不忿的瞪着他。

那眼神怀着警惕,如同看待一个恶狼一样。

“……”

这就很尴尬了!

偷瞄人被逮个正着,怎么解释得清楚?

何况早前还发生过那些尴尬的事情,现在又偷瞄人家,不是屎也是屎了。

果然!

孙逸看向何思玲,后者俏脸泛起一缕红润,眼波流转,略有起伏。

“咳咳,吃饭!吃饭!”

孙逸轻咳一声,掩饰尴尬,提起筷子,转移话题。

“臭混蛋,本姑娘警告你,休要打我姐姐的主意。虽然你这家伙也很不错,但是,我姐姐那么单纯,会被你带坏的。”

何思珑却是抓住了他的筷子,大眼睛瞪着他,恨恨道。

“我……”

孙逸想要解释,却发现百口莫辩。

何思珑的再三纠缠,让得何思玲和何浩都是讪讪不已。

“思珑,别胡说,你孙大哥正人君子,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卑劣之徒。”

何浩按住了何思珑的手,低声规劝。

“爹,你不要被他骗了,人心隔肚皮呢。”

何思珑却是不以为意,甩开何浩的手,娇哼道。

“乱讲,爹的见识,还不如你一个丫头?”

何浩没好气的训道,脸色愈发尴尬,讪讪地看向了孙逸。

“爹,你们就是太容易相信人,骗子最喜欢你们这样的人了。”

何思珑驳斥道,毫不畏惧何浩的父威。

何浩脸色更是讪讪,搓着脸颊,一脸无语。

何思珑这样狡黠,作为父亲,他很欣慰。

至少,懂得防人,不易受骗。

只是,这样不分轻重,却也缺乏识人之明。

何浩有意教诲,何思珑却是全然不听。

“思珑,坐下!”

何思玲开口,语气冷淡,态度平静。

何思珑闻言,顿时噘起了嘴,不忿的看了何思玲一眼。

犹豫了下,娇哼了一声,一脸委屈的丢开孙逸的筷子,忿忿地坐回了凳子上。

“吃饭!”

何思玲提起筷子,端起饭碗,淡然示意。

何思珑噘着嘴,提起筷子,抱起饭碗,一脸的不高兴。

大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始终盯着孙逸,那饱含警惕的眼神,看得孙逸浑身不自在。

“下午的事,是误会……”

孙逸犹豫了下,决定讲清楚,免得误会加深,徒增尴尬。

“狡辩!”

何思珑冷哼。

“我知道!”

何思玲淡然回答,没有看孙逸,平静的夹着菜,吃着饭。

姐妹俩的态度,让孙逸如坐针毡。

想要解释的话,在嘴里徘徊,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半晌,只得无奈一叹。

“咳咳!”

何浩在旁边轻咳一声,转移话题,道:“孙兄弟,要不,咱们喝两杯?”

“爹,你怎么叫他兄弟呢?这不公平,他差着辈儿呢!”

何浩的话,惹来何思珑一阵声讨。

“……”

孙逸和何浩皆无语凝噎。

“思珑!”

何思玲扭头看向了何思珑,语气加重了几分。

“哼!”

何思珑顿时瘪嘴,哼了声,端着碗筷,不再搭理。

何浩取了两个小碗来,嘿嘿一笑,递进孙逸面前。

孙逸提起酒葫芦,倒满两碗酒,碰了碰,二人对饮。

“好酒!”

何浩放下酒碗,擦了擦嘴,称赞道。

“东林县的清露酒,入口顺滑,口感清凉,确实称得上不错。”

孙逸颌首笑道,与何浩有说有笑。

何思珑大眼珠子在二人身上徘徊,眼中警惕更浓,眼底深处,忧心忡忡。

臭混蛋真是讨厌,再让他这么勾搭爹,姐姐肯定要被拐走了……

眼角余光偷瞥何思玲,不禁暗叹。

何思玲十分平静,默默地吃饭,一语未发。

两碗饭下肚,何思玲放下了碗筷。

这才抬头,看向孙逸和何浩二人,道:“明日一早,我们便启程出发,前往府城吧?”

何思玲的话,让得孙逸和何浩一愣,扭头看向了她。

何思玲脸色平静,语气淡然道:“府城距离东林县尚有四千多里地,以我们的脚程,一边赶路,一边磨砺修炼,大概需要一个半月。赶早出发,免得耽搁。”

若是只顾赶路,四千多里地徒步而行,大概需要十天半月即到。

但是,又要修炼磨砺,一个半月,只是保守估计。

孙逸和何浩对视了一眼,皆颌首同意了下来。

“吃完早点休息!”

二人同意下来,何思玲便是起身,告诫了一声,便进了厢房。

从始至终,都是坦然自若,平静安详。

“哼!”

唯独何思珑,吃了半碗饭,便放下碗筷,娇哼一声,追着何思玲之后,离开了饭桌。

这般态度,让得孙逸和何浩相视尴尬。

……

浮庭,凌家。

家主书房,十分平静。

入夜时候,灯火通明,更显幽静安宁。

素衣中年匆匆赶来,敲响了书房门。

“进来!”

得到应允,素衣中年推开房门,跨门而入。

房门掩上,严丝合缝。

在书房内部,摆置着一张书桌,砚台、笔架、纸张文书一应俱全。

在书桌对面的宽椅上,坐着一位年近半百的男子。

一身镶金边锦衣,富丽堂皇,衬托得他的气质十分尊贵。

他眉宇粗浓,五官粗硬,与凌天佑的相貌有几分相似。

头戴高冠,气势更显威严,不苟言笑间,比凌天佑更多几分肃穆庄重。

“属下凌十三,拜见家主!”

素衣中年走近书桌前,单膝跪地,恭谨拜道。

男子正是浮庭凌家之主,凌天佑大哥,素手判官凌天铭。

“起来吧!”

凌天铭自宽椅站起身来,看了一眼素衣中年凌十三,淡然道。

“谢家主!”

素衣中年叩谢起身。

凌天铭走出书桌,来到书桌前,背手而立,凝视着站在面前,垂首躬身的素衣中年,道:“我听说,何浩的身边,出现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年轻人?”

素衣中年闻言一怔,微微抬头,看了凌天铭一眼。

微微迟疑,俯首点头。

“回家主的话,是!”

素衣中年恭谨应道。

“东林县武试第一?”

凌天铭淡淡地看了素衣中年一眼,又问道。

素衣中年垂首更低,应道:“是!”

“以开窍五重境,力压众才俊,勇夺魁首。更挑战开窍八重境高手,一击而胜?”

凌天铭面无表情,不苟言笑,语气平静无波的连续追问。

“是!”

素衣中年额头出现了冷汗,脑袋垂得更低,腰背都是微微拱起。

“我还听说,何浩的伤势,有好转?”

凌天铭眉宇微挑,看待素衣中年的眼神,多了几分深沉。

“是……”

素衣中年抬手擦了擦额头冷汗,脊背弯曲,如同驼背。

凌天铭淡淡地看着素衣中年,双手后背,目光更显深沉。

“十三,凌家,谁做主?”

凌天铭淡然开口,直勾勾的盯着素衣中年询问。

此话一出,素衣中年脸色一变,双腿屈膝,噗通一下跪倒在地。

“属下该死!属下该死!”

素衣中年浑身颤栗,惶恐叩首。

凌天铭俯视着叩首认罪的素衣中年,脸色平淡,漠然无波。

淡淡地审视了片刻,凌天铭才漠然颌首,示意道:“起来吧!”

“家主,属下……”

素衣中年惶恐交加,跪伏在地,半晌不敢动。

“起来!”

凌天铭语气加重了几分,面貌仍旧漠然。

“是!属下遵命!”

素衣中年慌不迭爬起身来,但腿脚发软,起身时有些踉跄。

凌天铭背转身去,两手十指轻轻摩挲,无规律敲动着。

背对着素衣中年,凌天铭淡然问道:“天佑怎么说?”

素衣中年躬身俯首,急声回答:“回家主的话,二爷说,顺其自然。”

“顺其自然?”

凌天铭呢喃了声,嘴角微抿,背对着素衣中年的脸上,闪过一丝嗤笑。

“天佑终究太仁慈,太重儿女情长!”

半晌,凌天铭淡然道:“他却从未考虑,偌大凌家,如何立足,何以安身。”

素衣中年垂首低腰,不敢掺言。

凌天铭轻叹了口气,随即转身,凝视着素衣中年,淡然问道:“十三,你懂吗?”

素衣中年慌忙躬身,抱拳道:“请家主示下!”

凌天铭嘴角抿起,展露笑容。

“凌家立足,声名传八方,震天下。靠的,是什么?”

凌天铭淡然笑问。

素衣中年犹疑了下,恭谨答道:“是威!”

“若威有损,何以立足?”

凌天铭反问,素衣中年没敢说话,只是把腰身垂得更低。

“凌家,不容有污!”

凌天铭深深地看了素衣中年一眼,随即转身,漠然道:“杀了他!”

素衣中年身躯一震,垂下的目光,闪过一丝惊色。

不敢拂逆,素衣中年只得躬身,默然领命。

【作者题外话】:加更第二章~读者群:三一九二五七五五七~欢迎加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