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九章 青阳府罗家/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毒!

何思玲瞳孔紧缩,脸色微变,赶紧抽身退避,闪躲着紫霞。

这条大蛇,显然剧毒无比。

散发的气息,都具备着烈性毒物。

“嘶嘶!”

紫色大蛇吞吐着蛇信,调转蛇头,摆尾而动。

纤细的蛇尾宛如长鞭,横扫而过,掀起滚滚腥风,劈向了何思玲。

蛇尾如电,带起片片残影,掀起影幕,让人辨不清真身。

何思玲黛眉紧锁,抽身退避,不敢撄锋。

这头大蛇的修为起码也在开窍八重境以上,其速度与实力,让她都是倍感压抑。

所以,思索了下,何思玲不愿与大蛇纠缠,调转身影,便是冲向了峭壁,准备摘走龙胆草就跑。

她健步如飞,攀爬上峭壁,妄图摘草。

“嗖!”

大蛇的速度与反应都是无比迅疾,且明显具备灵智。

看着何思玲的动作,牠似乎察觉到了她的意图,瞬间弹射,窜进了峭壁下。

蜷尾一弹,如电射而起,张开大嘴咬向了何思玲的双腿。

速度之快,如离弦之箭,转瞬及至。

何思玲扣住峭壁裂缝,屈腿上蹬,另一只手猛然扬鞭,迎着大蛇头部抽了下去。

噼啪!

蛇头剧震,紫霞迸溅,点滴霞辉洒落,迸射而来。

带着浓浓腥臭,令人作呕。

石壁沾染霞辉,都是嗤嗤作响,被腐蚀出了窟窿。

何思玲脸色一僵,收鞭而回,借力一跃,朝着旁边闪避开去。

但是,紫色大蛇动作微滞,便又恢复正常,重又继续迎头冲来。

转眼间,大蛇与何思玲处在了平衡的山壁间,血盆大口张开,獠牙呲露,咬向了何思玲的腰间软肋。

几米远的距离,瞬息及至,快得何思玲都是闪避不及。

她在峭壁间速度受制,闪躲的空间明显狭窄了数倍,可供借力的地方太少。

但大蛇完全没有受到影响,依旧灵活多变,快得不可思议。

仓促之下,何思玲脚下打滑,整个人重又失足,掉下了峭壁,摔进了地面。

“噗!”

十几米高的位置摔下去,铁打的身板也受不了。

何思玲只觉脊骨都要被摔裂开,内气震荡,血气汹涌,口鼻都是溢出了鲜血。

她撑起身来,提袖擦拭掉血迹,紧挽长鞭,凝视着峭壁上盘踞阻路的紫色大蛇,眉眼微蹙,陷入了思索。

这样僵持下去不是办法,大蛇太灵活,且不惧消耗。

长时间僵持,她必败无疑。

到时候,别说摘药,自己怕也是要亡命蛇腹。

只可智取,不可力敌。

这种状况,力敌是行不通的。

何思玲下意识摸了摸怀中,心底有了主意。

随即一步跨出,扬鞭而动,劈向了紫色大蛇。

“凤舞燎原!”

长鞭舞动,旋风骤起,一团火浪滚滚汹涌,打向了峭壁上的紫色大蛇。

灼热,滚烫的气息让得石壁都是冒起了腾腾热气,渐渐烫手。

紫色大蛇盘踞山壁间,都是躁动不安起来,皮肤发出嗤嗤声响,鳞甲都被烘烤得红润起来。

丝丝缕缕的乌烟袅袅蒸腾,毒雾弥漫,充斥四周。

“嗖!”

紫色大蛇眼冒寒光,从山壁弹射而落,窜向了何思玲。

张开大嘴,蛇信吞吐,一团青紫色的毒液带着涎水喷香了何思玲。

毒液所过之处,虚空都时嗤嗤腐蚀,变得千疮百孔。

浓浓的腥臭气息扑面而来,令得何思玲的脑袋出现眩晕,意识都是有些恍惚起来。

好强的毒!

何思玲心下暗惊,急忙屏息凝神,咬了下舌尖。

剧痛刺激下,恍惚的意识恢复清醒,她收鞭而回,凝视着扑来的紫色大蛇。

眼看着大蛇极近,何思玲张开左手,瞬间抛出了两张符咒。

一张《引风咒》,一张《阳火符》。

这是孙逸在县试前给她傍身的,曾说威力不俗,足以威胁聚神境下所有高手。

只希望他说的是真的!

何思玲元力灌入符咒,抖手间抛了出去,然后一个后滚,朝着旁边闪躲开去。

“轰!”

《引风咒》和《阳火符》爆开,瞬间掀起一团风暴,夹杂着烈烈火焰,轰然爆响。

火借风势,风涨火威,爆炸十分激烈。

威势迅速扩散,周围百余米范围内都是化作了火海。

并且,扩散的趋势还在不断延续。

紫色大蛇瞬间陷入火海内部,被风暴纠缠,速度受限,想要逃逸。

但熊熊大火阻路,让牠感知被灼烧,难以辨明方向。

何思玲引爆符咒,便是逃之夭夭,绕开了距离。

回头看着符咒的波及范围,感受着符咒之威,都是忍不住大汗淋漓,心底暗惊,满是余悸。

幸好她跑得快,否则,恐怕也要葬身火海。

微微停滞,何思玲调转身形,再次冲向了峭壁,迅速攀爬上鹰嘴口。

一路畅通,再无阻拦。

紫色大蛇深陷火海,短时间未曾逃离出来。

何思玲终于顺利采摘到了龙胆草,素来平静的脸颊浮现起了笑容。

几个起落间,似燕雀纵横,跳下了峭壁,看了一眼火海,然后转身欲走。

趁着紫色大蛇没有逃离火海,逃命要紧。

而且,孙逸的伤势,不容耽搁。

但是,刚刚转身跑了几米,何思玲却是再次顿住了脚步。

因为,在她前方,脚步声响起,一道人影,拦住了去路。

这是一位中年人,三十多岁的年纪,一身锦衣,头戴素冠。

他腰佩长剑,按剑而来,气势威武,显得十分强盛。

“聚神境强者?”

何思玲瞳孔微缩,脸色一僵,紧盯着来人。

“小姑娘,放下龙胆草!”

中年人站在了何思玲身前五米处,按剑而立,目光深沉的盯着何思玲,淡然示意。

“凭什么?”

何思玲漠然凝视着中年人,冷声询问。

说着话,她将龙胆草放进了怀中,贴身放好。

“凭我能杀你!”

中年人按剑未动,漠然盯着何思玲,道:“小姑娘,龙胆草于我有用,望你留下。不然,别怪我恃强凌弱。”

“龙胆草我也有用,急着救命,请恕我做不到!”

何思玲漠然回绝,随即朝着旁边飞奔,准备撤离。

“小姑娘,执意如此?”

中年人一步横跨,再次挡住了去路,沉声询问。

“我说过,龙胆草,我急着救命,不能给你!”

何思玲冷声回绝,态度坚定。

中年人按剑的手指微微用力,眉眼微眯,杀意外泄。

“既然如此,那我只好,杀了你!”

中年人漠然冷哼,随即五指一紧,抬手微提,长剑倏然出鞘。

铮鸣声骤起,剑气扑簌,剑光升腾,照亮四周。

“嗡!”

虚空都在剑光倾轧下扭曲,周围草木树林都是纷纷摇晃。

剑气纵横,肆虐奔腾,四周大地虚空都是出现道道龟纹裂痕。

剑威凛冽,杀意横溢,压得何思玲娇躯瑟瑟,脊背都是弯曲佝偻,大汗淋漓。

“你……”

看着中年人拔剑杀来,毫不留情,何思玲脸色一变,想要呵斥,一团劲风灌入嘴里,让她一切话语都是咽回了肚里。

可恶!

何思玲愤慨不已,艰难的抽身退避,同时伸手摸向怀中,取出了那枚雷晶。

“爆!”

元力灌入雷晶,何思玲抖手抛掷了出去,迎向了中年人的剑锋。

然后她迅速卧倒,匍匐在地。

雷晶如电,飞射而去。

中年人不察,长剑力劈下来,稳稳地斩在了雷晶上。

“轰隆!”

顿时,雷晶爆炸,隆隆震响,一团团雷霆霹雳轰然爆开,宛如决堤的山洪,翻滚的海啸,汹涌跌宕。

“啊!”

强势绝伦的中年人顿时被无尽雷光淹没,诸多雷霆掩盖。

噼里啪啦的动静响起,中年人发出了阵阵惨叫,并传出丝丝肉香。

很快,雷光消失,霹雳湮灭,中年人重现出来。

修长的身躯一阵摇晃,随即轰然倒地。

手中长剑跌落,身躯颤抖不止,肌肤间道道电弧窜动,肉眼可见。

他一身锦衣破烂,扎髻束冠的长发崩散,一片焦糊。

那般模样,惨不忍睹,不堪入目。

何思玲从地上谨慎抬头,偷偷地看了一眼,都是忍不住吃惊。

但她没有迟疑,急忙翻身而起,朝着林间窜动消失。

身后中年人艰难抬头,盯着何思玲的背影,一双眼睛,满含煞气。

堂堂罗家二爷,名震青阳府,威压同代。

却没想到,在阴沟里翻船,遭一介小姑娘暗算,落得如此凄惨。

罗志玄心底羞愤,恨难自抑。

何思玲却不知道中年人的身份,即便知晓,也不会在意。

她一路狂奔,不敢停歇,即便累得气喘吁吁,手脚疲软,都是紧咬牙关继续。

孙逸的伤势那么重,不能耽误。

万一中年人再继续追上来,那会很麻烦。

先前的动静,肯定传了很远,必然会惊动四周,万一有其他心怀不轨者前来窥探,逃跑就更难了。

何思玲思绪纷飞,凭着一股韧性,一路狂逃。

途中手脚疲软,摔倒了好几次,手脚都被磨破了皮,鲜血直流,她都没在意。

所幸,逃了十几里地,布衣中年突然降临,赶了过来。

然后,带着她,快速回返。

回到营地,何思玲再也忍不住,瘫坐在地,依靠着山壁,大喘粗气。

但她没敢耽误,血迹斑斑的手探进怀中,取出了龙胆草,递给了布衣中年。

那双布满血痕的掌指,瑟瑟颤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