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章 唇齿相依/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思玲的样子,十分疲惫,双手布满伤痕,血迹斑斑。

一身长裙,都是褶皱破烂,布满尘埃与血迹,沾染了许多斑驳痕迹。

看起来,凄惨又狼狈。

那双手,轻微颤抖,递进布衣中年面前,清澈的眸子,满含希冀。

布衣中年俯视着何思玲,沉默了下,并没有接过。

从怀中摸出一个瓷瓶,递给了何思玲,道:“这是疗伤丹,先服下,恢复伤势。救人的事,我帮不了忙。”

“为什么呢?”

何思玲接过丹药,一阵迷惘,旁边跑来为何思玲包扎伤口的何思珑却是急声询问。

布衣中年看了何思珑一眼,淡然道:“他人事不省,龙胆草怎么喂得进?”

“叔叔是宗师人物,会想不出办法吗?”

何思珑瞪圆了大眼睛,一脸质疑。

“宗师也是人,又不是神,不能无中生有,凭空将整株龙胆草喂进他的肚里。”

布衣中年没好气的看了何思珑一眼,解释道。

“叔叔真笨,扳开他的嘴,塞进去就是啦!”

何思珑理所当然的讲道。

“然后呢?”

布衣中年气结,瞪眼追问。

“这不就喂进去了吗?”

何思珑抬头迎视着布衣中年,坦然反问。

“……”

布衣中年无语凝噎,这跟他说的喂是一样的意思吗?

“叔叔好笨哦,这都想不到。”

看着布衣中年无语的样子,何思珑撇撇嘴,娇哼道。

“思珑!”

何思珑的话,惹得布衣中年差点暴走,何思玲见状,急忙拉住了何思珑,瞪眼训斥。

“略略略,人家说的是实话嘛,这么简单的办法都想不到,不是笨吗?”

何思珑吐了吐舌头,不忿娇哼。

这种简单的思想,让人着急又无奈。

布衣中年没再看何思珑,懒得计较。

“怎么做,你看着办吧!我先走了!”

布衣中年叮嘱了何思玲一句,便是转身离开,迅速消失在了众人视野。

“叔叔,你干嘛要走啊?虽然你笨了点,但是,思珑不会笑话你的呀……”

何思珑见状,看着布衣中年离开的方向大喊。

远方消失的布衣中年,差点踉跄滚倒在地。

“真小气,这么大的岁数了,还害羞呢。”

何思珑却是不明就里,自顾自的呢喃呓语。

何浩在旁边一巴掌拍在脑门上,仰天长叹,为他小女儿的智计着急。

何思玲也是无语凝噎,横了何思珑一眼,没再多言。

吞服了一粒疗伤丹,调养了片刻,恢复了些许气力,她便是抓着龙胆草,走向了孙逸。

将孙逸抱在怀里,将其脑袋枕在大腿上,何思玲犹豫再三,俏脸渐生绯红。

“姐姐,你快喂她呀!”

何思珑蹲坐在旁,催促道。

何思玲俏脸绯红更甚,没好气的瞪了何思珑一眼。

“哎呀,姐姐真墨迹,让开,我来!”

何思珑见状,急不可耐,一把抢过龙胆草,一手捏住孙逸嘴角,手指撬开孙逸的唇齿,就要将龙胆草整株硬塞进孙逸的嘴里。

简单粗暴的动作,看得何思玲满头大汗。

“思珑,别胡来!”

何思玲急忙拍开何思珑的手,劈手夺回了龙胆草,训斥道:“不是这么喂的!”

手背吃痛,何思珑急忙收回,一脸委屈的看着何思玲,不忿询问:“这样喂有什么不对吗?”

“笨丫头,孙逸人事不省,根本没有咀嚼药草的意识。这样直接硬塞进去,药草不碎,药液怎么灌入他的胃里,又怎样发挥药效?”

何思玲又好气又好笑的讲述道。

“那怎么办呀?”

何思珑顿时恍悟,一脸疑惑。

“当然是嚼碎了喂他。”

何思玲无奈解释,一张脸红润更浓。

何思珑见状,恍然醒悟。

“哼,难怪小气叔叔说他没办法,尽然要这样。”

何思珑不禁哼道,看了一眼脸色绯红的何思玲,随即惊呼:“姐姐,难道你……你你你要……”

“臭丫头,不许多嘴!”

被何思珑点破,何思玲尴尬不已,一张脸更是酡红一片。

“啊呀呀呀呀,姐姐,怎么可以这样,就没其他办法吗?”

何思珑气得抓挠发梢,一脸愤慨。

“要不你来?”

何思玲淡然提议。

“我……我……我才不要呢。”

何思珑犹豫了下,最终噘嘴冷哼,一脸嫌弃的撇开了头。

何思玲翻了个白眼,没再多说,深吸了口气,平复着心底复杂的情绪。

嘴对嘴喂药,这种事情她从没做过。

活了二十年,除了父亲一个男人外,她连其他异性的手都没碰过。

现在却要唇齿相依,何思玲有些犹豫迟疑。

脑海里情绪纷扰,片片回忆连番浮现。

她不禁想起了当初洛云山潜修出关,水潭边的尴尬一幕。

一丝不挂,不着片缕的姣好身材,被孙逸看个一清二楚。

“唾,臭混蛋!”

想到这些,何思玲更是尴尬,心底更是羞涩难耐,脸颊酡红如欲滴血,忍不住垂首轻唾了声。

“姐姐……”

何思珑在旁看得气愤,却又无可奈何。

“真是便宜这臭混蛋了!”

无奈娇哼,何思珑忿忿捶地,更愤慨的在孙逸的胳膊上掐了一把。

何思珑的唾弃,惹得何思玲脸色更显尴尬。

“你们……你们能不能转过身去?”

何思玲抬头,目光躲闪的示意何浩和何思珑。

何浩脸颊抽搐了下,看了何思玲一眼,目光又在孙逸的身上徘徊了一阵,最终叹了口气,冲着何思珑招手,领着后者走到了另一边。

何思玲这才轻吐了口浊气,心底紧张的情绪稍稍松缓。

随即调整了下坐姿,将孙逸的头抱在了胳膊上,犹豫了下,随即将龙胆草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阵阵咀嚼,嚼碎了灵草,汁液混着唾沫,含满一嘴。

然后,低头,闭眼,唇齿相依。

舌尖如灵蛇,悄然探出唇齿,撬开了孙逸紧闭的唇齿。

再张开嘴唇,含住了孙逸的唇,香舌扭动,抵开了孙逸的上颚,便将混着唾沫的龙胆草汁液慢慢地渡进了孙逸的嘴里。

同时,何思玲另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孙逸的咽喉,纤细的手指慢慢摩挲,牵引着汁液顺着咽喉,淌入肠胃。

动作轻柔,缓慢递进。

一口汁液,耗费了半刻钟时间,才彻底渡完。

待得汁液彻底淌入孙逸肠胃,何思玲才收回香舌,松开唇齿,抬起头,脱离了孙逸的唇口。

嘴角沾满唾沫与水渍,舌尖残留着温热与湿度,收回嘴里,让何思玲一张俏脸红得滴血。

提袖擦了擦嘴唇,何思玲急忙将孙逸平放在地,然后抽身坐开,和孙逸拉开了距离。

“好……好了……”

细若蚊吟的提醒了一声,何思玲蜷缩着双腿,背过身去,酡红的脸阵阵滚烫,不敢面对何浩与何思珑。

“姐姐,你喂好了?”

何思珑急忙扭头,娇声询问。

何思玲顿时俏脸更红,呼吸都是局促起来,脸颊滚烫,似有火烧。

何浩目光闪烁,看了一眼何思玲的背影,又看了孙逸一眼,然后说道:“山中阴凉,不宜养伤,我们还是离开此地,寻个城镇休养吧。”

“嗯!”

何思玲微微点头,轻声响应。

何思珑愤愤不平的瞪了孙逸一眼,最终扭头撇开,闷闷不乐。

何浩背起孙逸,招呼着何思玲和何思珑姐妹,辨明方向,便是快步离去。

……

青阳府,属于浮庭治下的府城,统辖着东林县在内的百座县城。

东林县武试入选的青年才俊,皆会前往青阳府参与府试。

罗家,是青阳府大族。

世代经营,底蕴深厚,声威悠远。

但在近段时间,罗家却多有收敛,声威受损,青阳府大族的地位,岌岌可危。

因为,罗家老太爷,为求突破,深入山脉寻觅机缘,被一头兽皇重伤。

那可是堪比宗师境人物的妖兽,实力强绝,罗家老太爷聚神八重境的修为,根本不敌。

残存一口气,亡命奔逃,得以苟活下来。

但是,伤势沉重,且体内残留着兽皇气劲,难以根除。

伤势始终难愈,罗家老太爷处境岌岌可危。

因此,近段时日,罗家上下揣揣难安,急得焦头烂额。

青阳府,罗家。

内庭,老太爷的卧房外,罗家家主罗志恩背着手,来回踱步。

方脸沉重,焦急外显,难以遏制。

“嘎吱!”

这时候,老太爷卧房门被拉开,一位半百老者自内走了出来。

“志恩,志玄回来了吗?”

老者一脸焦急,询问着罗志恩。

“没呢!三叔,爹怎么样了?”

罗志恩听到声音,抬头回答。

“哎,来不及了!快来不及了啊!”

半百老者跺脚,恨声长叹。

罗志恩脸色一变,猛地一白,紧抓着老者的胳膊,急声道:“不能再等等?三叔,爹不能走啊!”

“兽皇气劲太雄浑,根除不掉,寻常药物都是无效。”

老者哀叹一声,捶手扼腕道:“连得一株千年雪参王都是喂了下去,效果仍然不大。除了龙胆草,大哥的伤,难熬!”

“志玄会摘回来的,商盟那边打探到的消息必然不会有假,鹰嘴崖的龙胆草肯定会在,志玄必然不会有失!”

罗志恩抓着半百老者的胳膊,急声道:“三叔,你要想办法,再撑一下,让爹再撑一下!”

老者无奈,却也不得不点头。

“家主,家主,二爷回来了!”

这时候,内庭门外,传来管家的呼喊声。

【作者题外话】:感谢你们夸我~我就喜欢这调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