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一章 得了便宜卖乖/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管家的声音让罗志恩转忧为喜,激动交加的扭头看向了管家,全然没有听出管家声音中带着的焦急与慌乱。

“二爷在哪儿?他人呢?还不快让他进来!”

罗志恩快步迎向管家,急切示意。

“二爷他……二爷……”

管家脸色慌张,小跑着过来,语无伦次,吞吞吐吐。

罗志恩见状,脸色一凝,终于意识到了状况。

“怎么了?二爷他怎么了?”

罗志恩顿时抓住管家胳膊,急声询问。

“二爷……”

管家吞吞吐吐,犹疑难安。

这时候,脚步声从门口传来,引起罗志恩的注意。

猛然抬头看去,只见二爷罗志玄被护卫搀扶着,一身血污,蓬头垢面,伤痕累累。

“二弟?你……你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罗志恩见状,脸色剧变,慌忙迎上前去,急声询问。

“咳咳……”

罗志玄咳了口血,气息虚弱的道:“大哥,我……我无能啊……”

罗志恩脸色一白,身躯一晃,踉跄后退了两步,才稳住情绪,恨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龙胆草呢?”

“没了……”

罗志玄咳血,痛苦回答。

“商盟的消息有假?还是……”

罗志恩追问,脸色沉重。

“被人……捷足先登。”

“谁干的?是谁?”

罗志恩顿时怒吼起来,脸色森寒,煞气腾腾。

龙胆草,关乎老太爷的性命,牵扯着罗家兴衰。

被人捷足先登,这无异于断了罗家的后路。

若是敌家委派,这个仇,可谓不死不休。

罗志玄痛苦摇头,低声道:“不认识,一个姑娘,大约二十岁的样子。”

“姑娘?”

罗志恩眉宇紧锁,脸色寒意交织。

“家主!家主!”

这时候,厢房内脚步匆急,一位老者慌忙跑出来,急声喊道:“老太爷……宾天了……”

轰隆!

一声高喊,与平地惊雷无异,震动了罗家内外。

罗志恩,罗志玄脸色剧变,猛然苍白。

……

浑浑噩噩的意识,在无尽幽暗盘旋,徘徊,难以脱离。

仿佛有无尽绳索捆缚着,镇压着,钳制着,难以动弹。

但是,手脚四肢,以及肌肤间的感知,却是没有阻碍,可以清晰的察觉。

孙逸只觉唇齿被一团温热柔软所包裹,然后,一团软热的舌头如灵蛇般钻进了他的嘴里,撬开他的唇齿,抵住他的上颚,灌入了一口口温热甘甜的汁液。

那口口液体,还带着几分粘粘的味道,带着几分少女的馨香。

哪个姑娘在亲我?

孙逸脑袋一震,骤然轰鸣,意识猛然惊醒。

惊震之余,孙逸很快察觉到异样。

那一口口灌入嘴里的温热甘甜的汁液,迅速消融化开,融入肠胃,深入四肢百骸。

紧接着,燥热传遍周身,他周身被束缚,镇压,钳制的感觉在不断减缓。

似乎,无数触手深入体内,为他解开了羁绊的绳索一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昏暗幽寂的空间内,他的意识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

他只有感知,感觉到他的呼吸开始顺畅,意识沉浸的幽暗空间,似乎在崩溃瓦解。

渐渐地,光明诞生,撕裂黑暗,冲入了幽冷的地域。

孙逸意识轻灵,瞬间活跃起来,仿佛挣脱束缚的飞鸟,冲破云霄的腾龙,要翱翔九天,横行八荒。

意识挣脱泥沼,恢复自由,他第一时间激发霞帔,开始疗养伤势。

被宗师袭杀,强势命中,生受一击,孙逸的体内伤势十分沉重。

所幸,有着霞帔在身,具备极强的疗伤效果。

否则,这样的伤势,没有半年的休养,很难痊愈。

同时,他也无比庆幸,听从了姜浩的话,将众神法旨制成了软甲,穿在了身上。

否则,他哪里活得下来?

霞帔被激发,紫蒙蒙的光开始散发,渗透开来,包裹了他的身体。

整个人化作了光茧,面容躯体皆被笼罩,宛如蚕蛹一样。

这样的异变,引起了旁边留守的何思玲,何思珑的注意。

姐妹二人瞪大了眼睛,骇然惊绝的注视着,紧张关注,不敢怠慢。

她们大气都不敢喘息一声,深怕会打搅惊扰了孙逸,惹出不好的变故。

紫蒙蒙的光笼罩周身,丝丝缕缕的紫色气息渗透进肌肤,脏腑,筋络,血肉,骨骼,疗养着伤势。

他碎裂的脏腑,断开的筋络,枯裂的血肉,渐渐恢复生机,开始愈合。

大约一天的时间,破裂的躯体,伤痕尽消。

只是,血气严重亏损,导致了贫血的迹象。

“唔!”

孙逸睁开了眼睛,感觉有些头晕。

那是贫血引起的后遗症,很轻微。

只是孙逸感知敏锐,才十分清晰。

“呀,臭混蛋,你醒啦?”

刚刚睁开眼睛,旁边便传来了何思珑的惊喜声。

孙逸扭头抬眼,打量了一眼四周,发现自己处在一间青瓦房内。

干净整洁的床铺,锦布所制的床帘,以及实心木质的床榻。

何思珑和何思玲陪坐在旁,安静留守。

“我昏迷了多久?”

孙逸撑坐起来,吐了口浊气,心头闷堵的感觉尽消。

“你呀,昏迷了都十天了呢!”

何思珑在床边扳着手指头细数了下,然后回答道。

“十天?这么久?”

孙逸讶异,没想到这次伤得如此重。

宗师一击,可想而知。

这还是被法旨软甲抵消了七八成威势的力量,都让他伤得如此重。

若是全力承受,毁灭力会有多强,无法想象。

“这是哪儿?”

孙逸看了一眼四周,询问道。

“鸲鹆县的客栈!”

何思玲在旁回答,声音平淡,古井无波。

鸲鹆县,是他们离开山脉,最近的一个县城。

距离青阳府还有一千多里地。

了解到后来的事情经过,孙逸恍然明悟。

“真是便宜你了,臭混蛋!”

提起后事,何思珑便是愤愤不平,瞪着孙逸,一脸忿恨的道。

“便宜我?”

孙逸一愣,有些不明就里。

他可不知道何思玲亲口给他喂药的事情,二人讲述后事,可没说过这些事情。

“你会不知道?姐姐为了救你,冒着生命危险,采回了龙胆草。哼,你却不知道,你没良心。”

何思珑在旁冷哼,一脸的愤慨。

“采药?龙胆草?”

孙逸瞬间醒悟,浑噩恍惚的状态内,他感觉到有股清流汇入体内。

那是龙胆草的力量?

孙逸下意识看向了何思玲,上下打量了一眼,很快发现了何思玲满是伤痕的掌指。

伤痕已经干疤,还没有脱落疤痕,所以十分醒目。

何思玲察觉到孙逸的目光,微不可察的将手掌按在了腿上,默不作声的掩饰着伤势。

虽然服食过疗伤丹药,但也只是针对内伤。

外伤留疤,是常事。

毕竟,她可没有孙逸具备霞帔的机缘,可以不留寸痕。

孙逸察觉到何思玲的累累伤痕,眉宇微皱,明白了原委。

“谢谢……”

沉默了下,思索了许久,孙逸才吐出了这两个字。

除了谢谢,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没事!”

何思玲淡然回答,没有在意。

孙逸嘴角嚅动,欲言又止,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沉默了下,孙逸突然醒悟,意识到什么,猛然抬头,看向了何思玲,道:“对了,你们怎么喂的药?”

“唾,臭流氓!”

孙逸话音刚落,何思玲和何思珑皆是俏脸酡红起来。

何思珑忍不住,脱口唾骂,愤愤难平。

得了便宜还卖乖,简直可恶!

何思珑挥舞小拳头,差点扑上来撕咬滚打。

何思玲都是没好气的瞪了孙逸一眼,然后提裙起身,默然无声的离开了房间。

那匆急的脚步,隐含着落荒而逃的感觉。

“呃,我说错啥了?”

孙逸看着姐妹俩慌忙离开的背影,郁闷交加。

但很快,他猛然惊醒,突然回想起浑噩恍惚状态中感知到的状况。

有软热的舌头撬开他的唇齿,钻进他的嘴里,抵住他的上颚,渡进来口口药液。

难道……

孙逸脸色一僵,瞬间意识到了状况。

再细想何思玲的反应,以及何思珑愤慨的架势,孙逸猛然醒悟,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

青阳府,罗家祖陵。

一座座陵墓间,一片缟素,哀乐阵阵。

罗志恩,罗志玄,跪伏在地。

在他们面前,一座新墓,矗立了起来。

目前墓碑耸立,摹刻着‘第七代太爷,罗明坤之墓’的字样。

罗志恩,罗志玄兄弟二人披麻戴孝,跪在新墓前,两眼红润,饱含哀悸。

身后大批罗家重要人员簇拥,跪伏在他们身后,一片悲恸。

人群无声,噤若寒蝉,落针可闻。

众人连呼吸,都是屏住,大气都不敢喘息。

四周虫蛐,仿佛都被压制,不敢低鸣。

罗志恩抬手,摩挲着墓碑,凝望许久,漠然轻喃:“我要知道,是谁,抢走了龙胆草。”

若是罗志玄能够顺利找回龙胆草,老太爷不会死。

罗家底蕴人物,不会殒落。

现如今,风雨飘摇,罗家大族地位,岌岌可危。

罗志玄闻言,清楚罗志恩的打算。

他攥了攥拳头,随即道:“一会儿,我就描出素画像,前去追查。”

“尽快!”

罗志恩淡然示意。

“大哥放心,爹,不会白死!”

罗志玄恨声回答,随即起身,转身扭头,离开了祖陵。

沿途所过,跪伏的人群纷纷避让,退开一条过道,任由罗志玄畅通而去。

【作者题外话】:有人说,这书像西游记~嗯,慢慢看吧,以后你会发现,这书还像封神榜,精卫填海,盘古开天,三清封圣,女娲造人,大禹治水,哪吒闹海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