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二章 高处不胜寒/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鸲鹆县,客栈内。

何思玲,何思珑收拾着行李,准备继续出发,赶往府城。

孙逸站在旁边,不住地灌着酒,心绪忐忑,七上八下,揣揣不安。

意识到何思玲以嘴对嘴的方式喂药,孙逸的心底,颇有触动。

如今看着何思玲,都有些尴尬,难以宁静。

特别是何思珑偶尔投来的愤慨眼神,让得孙逸更是心虚得慌。

这又不是他的本意……

心底苦涩,却不敢言论。

毕竟,人家姑娘牺牲清白,为了救自己。

自己却要理论这些,那就是狼心狗肺了。

自己要是敢说出口,何思珑的唾沫星子绝对可以淹死他。

“咳咳,那个,收拾得怎么样了?”

这时候,何浩的声音从房间外传了进来。

房门被推开,背着包袱,一脸胡茬的何浩走了进来。

十天时间,何浩的脸容稍显憔悴。

胡茬满面,不修边幅的样子,更多了几分沧桑的气质。

菱角分明的脸,看起来渐多了粗犷。

“好了!”

何思玲将行李打包,背在了肩上,转身回答。

“那就出发了吧!”

何浩看了孙逸一眼,微微点头示意。

“好!”

孙逸灌了口酒,含笑点头。

何浩转身走出了房间,孙逸紧随其后,追上何浩的步伐。

那刻意的脚步,似乎有些逃避的架势。

何思玲和何思珑走在后面,前者很平静,淡然无波,没有起伏。

何思珑则是愤愤不平,噘着嘴低哼:“没良心!”

声音虽低,但在场的都不是普通人,耳目聪锐,自然听得清楚。

孙逸嘴角抽搐,脚步都是微微凌乱了下。

何思珑针对的是谁,傻子都明白。

“思珑,休要胡言!”

何思玲在旁瞪了何思珑一眼,低声训斥。

“本来就是嘛……”

何思珑不忿的哼道,耿耿于怀。

孙逸撮牙,心虚更甚。

只得灌了口酒,掩饰自己的尴尬。

何浩在旁轻咳了声,转移话题,道:“为防凌家盯梢,再起杀心,我觉得,我们应该稍作乔装。”

凌家袭杀,让何浩的心底多了几分警惕,也感受到危机。

二十年过去,昔年旧事,不只是他没有放下,凌家同样没有放下。

这次袭杀,便足以看出。

“嗯!”

孙逸灌了口酒,应声道:“凌家暗杀防不慎防,确实应该乔装潜行。”

虽然功名在身,世家大族不许欺凌。

但是,暗杀这种事情,谁说得清楚?

凌家杀人灭口,毁尸灭迹,栽赃嫁祸,又能怎样?

这个时代虽然更具文明气象,但世界规则,终究是实力为尊。

一个开窍境人物,在半神世家眼中,只是蝼蚁。

孙逸即便前世纵横天下,重头再来,也得收敛。

“磨炼得也差不多了,后面的路,还是走大道了吧,人烟罕见的地方,少去!”

何思玲在旁补充道,为防凌家毁尸灭迹的心思,大道人多,会让凌家有所忌惮。

“好!”

几人商议了下,便是有了决断。

重返客房,做了乔装,变了装扮,几人准备出发。

“少喝酒了吧!”

这时候,换上男装,英姿飒爽的何思玲看向孙逸,开口说道。

“呃……”

孙逸动作一僵,扭头看向了何思玲,眼神讪讪。

何思玲没在意孙逸的尴尬,她很淡然,平静无波的道:“年纪轻轻,却一副嗜酒如命的样子,难免显得另类。只要凌家多加注意,便可一眼识破。”

“对对,思玲说的有道理!”

何浩闻言恍悟,颌首赞同。

孙逸抿嘴沉默,未发一言。

犹豫了下,最终收起了酒葫芦,塞进了包袱内。

他对酒,并没有什么热爱,只是一种习惯。

这种习惯,都是前世跟着老酒鬼学的。

老酒鬼是个爱酒之人,不仅会品酒,更会酿酒,各种灵酒仙酿多不胜数。

孙逸前世与老酒鬼亦师亦友,一来二去,就跟着品尝。

渐渐地,也就养成了习惯。

再加之,前世被龙语嫣以酒算计,从而殒命。

重活一世,孙逸喜酒,习惯中更多了几分警惕的心思。

提醒自己,前世失足不容忘。

所以,何思玲的话,让孙逸并没有什么反驳之言。

平静地收起了酒葫芦,孙逸淡然笑道:“可以了!”

何思玲淡然点头,便是率先离开了客栈。

“哼!”

何思珑瞪了孙逸一眼,然后哼了声,追着何思玲而去。

这小妮子……

孙逸无语凝噎,讪讪不已。

“走吧!”

何浩拍了拍孙逸的肩膀,提醒了声,便是紧接着离开。

孙逸在最后,亦步亦趋。

……

青阳府,罗家。

后堂,罗志恩的住处。

罗志玄匆匆而入,推开了院门,走进了别苑。

“大哥!”

罗志玄沉声喊道,后堂别苑内静候的罗志恩漠然转身,看向了他。

“查出来了!”

罗志玄将一本文书递了上去。

罗志恩顺手接过,翻开了文书,内部详细的介绍了何思玲的身份来历。

“东林县何家村人?本届县试第二?”

罗志恩看完文书,慢慢合上,眉眼微眯,漠然轻哼:“如此说来,她有可能会来参加府试了?”

“是的!”

罗志玄点头道:“东林县探子传回讯息,此女早已动身,在来府城的路上。”

“鹰嘴崖毗邻鸲鹆县,距府城大约一千多里地,离东林县近三千里地。此女出现在鹰嘴崖,说明消息无误。”

罗志恩丢下文书,淡然点头,随即问道:“查出来,她采龙胆草,是为了什么吗?是不是受人指点,特意而去的?”

“不是!”

罗志玄摇头,道:“我令鸲鹆县的探子查过,此女赶来府城,不止她一人。同行的还有其父亲,妹妹,以及一个伤员。”

“据探子传讯,伤员的伤势很重,疑是被强者所伤。我再结合当初遭遇时,此女的话,便可肯定,其采药,是为了救那伤员。”

“所以,受敌家指派的可能性,很低。”

“很低?”

罗志恩淡然冷哼:“那么,换句话说,就是也有可能咯?”

“这……”

罗志玄闻言,脸色一凝,眉头皱起,意识到了罗志恩的心思。

罗志恩背着手,微微昂头,微眯的眼睛,闪烁着冷意。

“爹突然逝去,对罗家而言,乃是一场地震。只怕,许多敌家心思骚动,已有取而代之的打算。”

罗志恩漠然轻哼,冷然道:“罗家风雨飘摇,任何的细节忽视,都有可能葬灭罗家,让敌家有机可趁。所以,不管这个姑娘是不是受敌家指派,罗家,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大哥,这……会不会太狠了点?”

罗志玄心惊,脸色僵硬。

“狠?若是罗家再温和下去,只怕会让人觉得软弱可欺。宵小之徒便会更加嚣张,躁动之心,更会张扬难制。”

罗志恩漠然哼道,眼神冷漠,不含情感。

“可是,此女参加过武试,已经取得功名,若是擅杀,恐惹非议。”

罗志玄急声劝阻,解释道。

“区区功名,算得了什么?谁让她,胡乱掺和世家之争?”

罗志恩冷然嗤笑,声音戾气尽显。

罗志玄脸色一凝,瞳孔紧缩,意识到了罗志恩杀意弥坚。

功名在身,确实受律法庇护。

但是,擅自掺和大世之争,就另当别论。

毕竟,天下大族众多,世家林立。

若是功名在身者皆不必死,那么,世家更替,大族跌宕,从何而起?

所以,律法之外,更有情法。

擅自掺和大世之争的功名人物,不受律法庇护。

罗志恩欲杀何思玲,以其掺和世家之争为由。

那么,杀了,便杀了。

罗志玄沉默,有些不忍。

罗志恩眉宇微锁,淡漠的看了罗志玄一眼,随即拍了拍后者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二弟,罗家生死存亡,不容心慈手软。”

“大哥也知道,此女或许无辜,但是,杀她,比饶她,对罗家益处更大。”

罗志恩的话,让罗志玄眼神闪烁,脸颊浮现挣扎之色。

罗志恩叹了口气,接着道:“罗家风雨飘摇,宵小之徒虎视眈眈,窥探在侧。若是罗家不借故生威,宵小何以震慑?”

“为兄也是形势所迫,被逼无奈,只有借她人头,扬我族威,以慑宵小,暂解罗家势弱之局。”

“也许,这很残酷!但是,二弟,生在大族世家者,本就是个残酷的命运。”

“为兄也想心善,留一丝仁念。但,罗家覆灭,谁又给罗家,留一线生机?”

罗志恩的话,冷漠森寒,却又饱含苦涩。

罗志玄听在耳内,双拳紧紧攥住,指节青白,拳头间咔咔作响。

大哥所言,甚是有理。

世家大族的无奈,也只有生养在大族的人才能理解。

高处不胜寒,旁人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罗家贵为青阳府第一大族,全都仰仗老太爷之威。

如今,老太爷宾天,罗家震慑群雄的支柱崩塌。

周围敌家,虎视眈眈,谁不想取而代之?

第一大族,可不仅仅只是名声深远。

代表着的,更是大批大批的利益。

那些利益,足以更改一方大族的命运。

思及于此,罗志玄咬了咬牙,终于是点了点头。

“我听大哥的……”

紧攥的拳头松开,罗志玄怅然叹道。

罗志恩闻言,展露笑颜。

大手拍了拍罗志玄的臂膀,叹息道:“二弟,以后,罗家,就要仰仗你我兄弟了……”

【作者题外话】:今日三更,第一更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