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六章 借宿府令府/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青阳府,是浮庭治下,地处最东南方向的府城。

辖区内多茂林,河泽遍布,更有名扬神域的浦江从境域淌过。

所以,青阳府更有江南水乡的俗称。

辖制内,渔业繁荣,衍生起诸多产业,让青阳府十分富实。

因此,青阳府城,十分雄伟,建筑林立,颇为繁华。

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喧嚣繁荣的景象,一眼入目。

孙逸与何思玲、何思珑,以及何浩结伴而来,策马赶至青阳府城,便被城池的繁华所震撼。

这种程度的人流,都快赶上神州神城了。

何思珑鲜有见过这般繁华的地方,进入城内,便是惊呼阵阵,感慨万千。

东奔西走,东瞧西望,充满了好奇。

“庭都的繁华,还胜此地数倍。”

何浩随同在何思珑身旁,低声轻笑。

“真的呀?爹,那边好吃的好玩的,是不是更多呀?”

何思珑挽着何浩的胳膊,希冀追问。

何浩点头,牵着马走在街道上,讲述着庭都的所见所闻。

何思珑听得津津有味,一脸向往。

何思玲和孙逸走在前头,脚步不停。

一边张望着人流,欣赏着府城的繁荣,何思玲一边淡然询问:“我们去哪儿?”

孙逸灌了口酒,牵着马走在旁边,闻言答道:“府令府。”

府令,乃是青阳府官衙的职务。

与县尉类似,统管青阳府一切政务。

府令府,则是府令的宅邸,同样是青阳府的官衙办公地。

“为什么去那里?”

何思玲扭头看向了孙逸,追问缘由。

孙逸灌了口酒,淡然解释道:“借宿呗。”

“借宿?”

何思玲一脸疑惑。

“嗯!”

孙逸点点头,淡笑道:“罗家乃是青阳府第一大族,底蕴深厚,声望不凡。若是贼心不死,难保不会恶向胆边生。”

“另外,背后还有凌家作祟,多方威胁,恐难安宁。所以,去府令府借宿,更安全。”

校尉职务,确实具有莫大威势。

但是,只在明面上。

暗地里,会不会有人忌惮,当做一回事,不好说。

人心叵测,贪婪者,亡命徒不在少数。

若是那些宵小不怀好意,恶向胆边生,执意妄为。

那么校尉职务的威慑,就是纸老虎。

所以,去府令府,表明身份,借府令之势,寻求庇护,不失为一种自保的手段。

赵忠仁往返神域,为他请来校尉嘉奖,恐怕也不乏这样的心思。

入神域前,贺德隆也是提点过他校尉印信的种种特权。

所以,料想他们也是在暗示他多多借势。

既然如此,孙逸何乐而不为呢?

县尉、府令、郡守、庭尊,这些城市管辖者,乃是众神钦点授意下来的人。

即便有所私心,但应该也是分得清大是大非的吧?

在知晓孙逸的身份下,想来不会坐视他被人谋杀暗害。

不然,众神岂能轻饶?

青阳府府令,乃是一位宗师人物。

孙逸赶来的途中,早已打探清楚。

以其修为,想来足以应付那些宵小。

灌了口酒,孙逸招呼着何浩和何思珑加快步伐。

府令府,位处青阳府中央地域。

四通八达,门庭敞开。

府门外,大批府卫留守,列阵左右,虎视眈眈。

一个个豹头环眼,凶神恶煞,震慑着来往行人。

许多人路径府令府,都是脚步匆急,不敢逗留,深怕招惹是非。

孙逸领队而来,直奔府令府前,步履平静,波澜不惊,不疾不徐。

“站住!”

眼看着孙逸将要走近府门前,列阵留守的府卫刀兵轻提,挡住了去路,喝止了孙逸:“府令门前,闲杂人等不得逗留。”

孙逸驻足,整了整衣袍,随即抱拳道:“请列位通禀,孙逸前来拜访府令大人。”

“孙逸?何许人也?”

府卫眉眼微眯,思索了下,漠然道:“可有拜帖?”

“没有!”

孙逸摇头答道。

“那便请回吧!府令大人事务繁忙,没空见客。”

府卫当机立断的挥手回绝,神情淡漠,不容情面。

孙逸眉宇微皱,随即说道:“在下领人族校尉职务,请列位通禀府令大人。”

“人族校尉?”

孙逸的话,引起了众府卫的注意。

但是,众府卫只是扫了一眼,便是嗤笑了起来。

“你是人族校尉?哈,人族什么时候出了这么年轻的校尉?”

“哈哈,人族目前守职的校尉,哪个不是三十岁以上年纪?你才多大?”

“人族校尉,戍守神州边关,天下尽知。你若是校尉,为何出现在此处?”

“年轻人,假冒军部高层,冒领军功,你可知乃是死罪?”

府卫哄笑,看待孙逸的眼神,如看傻子。

这般态度,让孙逸眉宇紧锁,脸色渐渐深沉下来。

看来,说是没用了。

孙逸取出了校尉印信,递交上前,道:“这是在下印信,请通禀。”

然而,府卫却是不以为意,随手一巴掌,将孙逸递上前去的印信拍落在地。

“哪家的小毛娃儿,敢在府令府前撒野,不想活了吗?”

“毛都没长齐的小家伙,也敢假冒人族校尉?真是岂有此理!赶紧滚蛋,回家找你娘去!”

府卫漠然训斥,压根儿没有觉得孙逸所言为真。

倒不是府卫故意蔑视,实则是成天想要巴结府令大人的人太多。

种种借口,洋洋托词太多。

这些府卫也就见怪不怪,习以为常。

长此以往,便习惯性觉得孙逸是故意托辞,想要蒙混过关,巴结府令。

狗眼看人低!

府卫的言行,尽管没有刻意蔑视与羞辱,但轻怠的态度,无疑让孙逸很不悦。

“捡起来!”

孙逸漠然抬头,看向了拍落印信的府卫冷声道。

“哟呵?”

孙逸的态度,惹得了众府卫的注意。

不少人眉眼挑动,一脸讶异的看向了孙逸。

这是惹毛了吗?

一些府卫嬉笑起来:“倒是有趣,敢呵使我们?“

“年轻人,你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敢在此处撒野,你就算有九颗脑袋,也不够砍的。”

“大爷心情不错,念在你年轻的份上,不与你计较。你不感恩戴德的滚蛋,还敢呵使我们?你真以为,我们好说话吗?”

“警告你,年轻人,别找是非。趁我们还没动怒,捡起你的假货,滚蛋!”

众府卫漠然训斥,态度轻怠,没有将孙逸放在眼里。

孙逸见状,眉宇微挑,眼底闪过一丝厉色。

目光一一扫过众府卫一眼,随即加重了语气,重申了一遍:“我让你们,捡起来!”

“哟呵,还真是不怕死的东西。”

“既然你找死,老子今儿个就成全你。”

众府卫闻言,纷纷怒目。

一个个凶神恶煞,不似善茬。

何思玲走上前来,拉住孙逸衣角,劝解道:“孙逸,算了吧,咱们是来借势的,不是来找事的。”

说着,便要弯腰,去捡回校尉印信。

但是,刚欲动身,却被孙逸伸手拉住了胳膊。

“让他们来捡!”

孙逸脸色淡漠,冷声制止。

“孙逸!”

何思玲加重了语气,沉声示意。

孙逸不为所动,未曾在意,目光始终盯着众府卫,漠然道:“别让我将同样的话再说第三遍!”

“狂妄的小子,找死!”

孙逸执着的态度,让得众府卫怒火中烧,凶煞的气势,再不掩饰。

一位府卫跨步走出,抬手就是一巴掌朝着孙逸脸颊扇去。

“不识抬举的东西,滚!”

府卫动作迅猛,下手狠辣,全无留情。

但是,以其开窍八重境的修为,在孙逸面前,根本不够看。

面对着府卫逼来的巴掌,孙逸不退不避,反倒跨步上前,抬腿一脚踹了出去。

“砰!”

府卫的巴掌带起劲风,在距离孙逸脸庞一尺处时,便再无法寸进。

整个人被孙逸一脚踹飞了出去,昂藏的躯体,如一座碑石,离地倒飞,撞在了府令府前的台阶上。

“啊!”

府卫的脊背重重地撞在棱角分明的台阶上,磕碎了他的脊骨,疼得他发出痛叫。

“混蛋,竟敢动手伤人?”

“草,居然敢打我们的弟兄,小子,你在找死!”

“敢伤府卫,小子,你死定了!”

“拿下他!”

众府卫纷纷震怒,呵斥而起。

一道道身影从府门前冲出,扑向了孙逸。

或抡掌抽来,或提拳轰进,皆气势汹汹,威武刚猛。

但以他们开窍八重境,不入九重境的修为,在孙逸面前着实差了一筹。

孙逸身影一闪,整个人如鬼魅般消失在原地。

下一刹那,残影翩跹,在府卫包围中窜动。

紧接着,一道道闷响乍起,那些猛冲而来的府卫,全无例外,一个个痛叫着,翻滚着倒飞了出去。

几个呼吸间,倒了一地。

“哗!”

府令府前的动静,声势不小,早已引起了路人的注意。

看到孙逸暴打府卫,干翻一群,顿时哗然四起,惊呼起伏。

“这人是谁?好大的胆子,竟敢在府令府前撒野,他不想活了吗?”

“年轻人啊,太不懂事,竟然敢暴打府卫,这回怕是惹下滔天大祸了哦。”

“府令府前,聚神境强者都要下马步行,恭恭敬敬,不敢造次。这年轻人居然暴打府卫,简直是在狠抽府令大人的脸面,践踏府令大人的威严。”

道道喧呼,阵阵非议,在长街流传,很快掀起一片轩然大波。

【作者题外话】:第二更,记得夸我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