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九章 罗家之急/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府令府前的事情,传得很快。

人族最年轻的校尉,名动青阳府。

这个噱头,太唬人,太惹人惊骇。

人族校尉,在军部或许职务不算位高权重。

但在人族的声望,却是极高的。

享受的诸多权益,以及礼遇,是无数人向往。

那毕竟是实打实的莫大功勋积攒而来的,是受众神授予的功勋。

所以,孙逸的声名,很快就在青阳府传开。

各地大街,各处小巷,高谈阔论,纷议不绝。

青阳府,第一大族罗家。

罗志恩自然耳闻过孙逸的事迹,了解到了事情的原委,一张脸都是布满了深沉。

他在书房内来回踱步,背着双手,眉宇紧锁在一起,有些慌张,有些凌乱。

孙逸的身份,可是狠狠地打了他个措手不及。

原本想要实施的计划,不得不被迫搁浅。

同时,还得担忧,被孙逸报复。

人族校尉啊,这个身份,足以压死许多人。

一旦展开血腥报复,罗家就将夷灭,从世间消失。

残害人族功臣,这个罪名,没谁担得起。

那与叛逆人族无异!

罗志玄站在书房内,两手揪在一起,心底同样揣揣不安。

“大哥,现在怎么办?”

罗志玄眉宇紧蹙,盯着来回踱步的罗志恩询问。

老太爷伤逝,罗家已经风雨飘摇,虎视眈眈之辈太多。

觊觎罗家声望地位与利益的世家大族,都在蠢蠢欲动。

现在,又偏不幸的招惹上了一位人族校尉。

这对罗家而言,可谓雪上加霜。

罗家的处境,将更加岌岌可危。

一旦这件事情传扬出去,那些蠢蠢欲动的敌家,恐怕会借势声张。

“哎!”

听到罗志玄的询问,罗志恩驻足下来,不禁轻叹了声。

“原以为只是个跳梁小丑而已,谁知道竟是条吞天大鳄。”

罗志恩很懊悔,这次可谓是踢到了铁板。

罗志玄闻言,倏然叹息,心底有种难言的苦楚。

当初,他就应该力阻大哥才是,不然,哪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只可惜,悔不当初。

两兄弟皆懊悔不堪,心底暂无分寸。

“大哥,要不,我们去赔礼致歉吧?”

好一会儿,罗志玄收敛心绪,提议道。

“道歉?现在去,恐怕……”

罗志恩摇摇头,有些犹疑。

都把人得罪到这个份上了,道歉,有用吗?

“大哥,不试试,怎么知道呢?让我去吧,大哥不必出面。若是他要报复雪耻,都由我来承担。”

罗志玄力谏道:“有什么后果,都让我来吞。一切,都跟大哥,跟罗家无关。”

“二弟!”

罗志恩闻言,心底苦涩更浓,叹息道:“二弟之心,大哥都懂。但就怕,对方不依不饶,不愿罢休。又或者,狮子大开口,索要赔偿,从而让罗家底蕴大加流逝。”

“到时候,罗家处境更加危矣,恐难渡过此劫。”

罗志恩犹疑难判,权衡难定。

“大哥,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事已至此,我们勇于承认错误,赔礼道歉,力求谅解,终归是好事。一旦我们继续僵持下去,彻底激怒对方,换来的就将是雷霆反击。到时候,罗家处境,将更加不堪。”

罗志玄跪立下来,目光灼灼的凝视着罗志恩,恳求道:“大哥,你就别再犹豫了,请下令吧!罗家局势,不容耽误了啊!”

罗志恩唇齿紧抿,眉宇紧锁,一张脸肌肉抽搐,凝视着罗志玄,眼神闪烁,透着不甘不愿。

就这样放下身段求饶,罗家声威体面,何处安放?

若是如此,罗家声威,恐将一落千丈。

处境之堪忧,岌岌可危。

但是,僵持下去,对罗家又有什么利益?

罗志恩纠结难宁,忍不住叹息连连。

许久,终是闭上了眼睛,抬手轻挥,便要答应下来。

“老爷!老爷!”

这时候,书房外,传来管家的呼唤。

“何事?”

罗志恩动作一滞,抬头看向书房外,隔着门房询问。

“老爷,有客来访。”

管家隔着门房回答。

“不见!”

罗志恩皱眉甩袖,回绝道。

“可是老爷,来人说有办法,可解罗家燃眉之急。”

管家在门前禀告,小心翼翼。

“什么?”

罗志恩大吃一惊,急忙跨进门后,拉开了书房门,目光灼灼的盯着门前矗立的管家,急声追问:“他真这么说?”

“老爷,千真万确。”

管家躬身,肯定回答。

“他有表明身份吗?”

罗志恩皱眉,惊疑询问。

“有!”

管家点头,如实答道:“他说,他从庭都而来。”

“庭都?”

霍然,罗志恩眉宇挑动,目光闪烁起了璀璨亮光。

“人在哪儿?”

罗志恩急忙追问。

“人在大堂,老仆已经命人奉茶伺候。”

管家躬身回答,罗志恩急忙越过管家,朝着大堂快步走去。

“大哥!”

书房门前,罗志玄叫住了他。

“此事,容后再议!”

罗志恩头也没回的挥挥手,脚步不曾停留。

罗志玄站在书房前,目送着罗志恩的背影消失,长长叹息。

……

酒神山,一座悬崖边缘,矗立着一座大殿。

贺德隆坐在大殿内,灌着酒,听着殿内一位布衣中年的汇报。

若是何浩在此,便会认得,这位布衣中年正是阻止了凌十三击杀孙逸的宗师境人物。

布衣中年阻绝了凌十三的袭杀,确认安全后,便是返回了酒神山,回禀消息。

贺德隆默默聆听,得知事情原委,抿了口酒,眉眼渐渐微眯。

深邃透亮的眼眸,闪烁着精光。

更有点滴寒芒,在瞳孔深处交织。

“凌家,近些年,确实有些飞扬跋扈了呢。”

贺德隆轻叹了声,似惋惜,又似恼恨。

布衣中年轻轻颌首,道:“凌家本就是底蕴深厚的大家,千年前,其太祖血战异族,更是立下汗马功劳,盖压天下。从而换来今朝盛世,赢得天下威名。”

“只是,千年岁月,人心易变,诸多后辈参差不齐,各有算计。”

说到最后,布衣中年颇为遗憾的摇了摇头。

贺德隆灌了口酒,唇齿紧抿,含着酒水咕噜了两下,才咽下了喉咙。

随即拂袖起身,收起了酒葫芦,淡然道:“也罢,老夫久未出世,也是时候在这天下走动走动了。”

布衣中年微微抬头,看着贺德隆询问:“大人可是要去凌家?”

贺德隆抿嘴一笑:“凌家老东西,还欠着老子一顿酒呢。”

说着,哈哈一笑,看向布衣中年道:“文安,我这里,你还是不要多留了,赶紧回家,报个到。然后,抓紧时间,孙逸那边,还需要你来照看。”

“文安,明白!”

布衣中年微微躬身,拱手应道。

“嗯,去吧!”

贺德隆挥了挥手,布衣中年领命而退。

大殿前,悬崖边,贺德隆迎风矗立,眺望了一眼深达万丈的深渊。

灌了口酒,随即转身,下山而去。

……

青阳府,罗家。

大堂外,护卫林立,簇拥着四周,将大堂围得水泄不通。

大堂内,四壁空寂,声息宁静。

因为,在堂内,仅有两人。

主位上座,罗志恩端坐左侧,在其右侧的上宾位,坐着一位素衣中年。

素衣中年大约四十岁年纪,平眉整洁,面貌俊秀。

赫然乃是凌家二爷凌天佑的贴身护卫凌十三。

罗志恩匆匆而来,见过了凌十三,得知了后者的身份来历。

顿时,奉为上宾,礼遇有加。

浮庭凌家,那可是半神世家,且背靠酒神,无论是底蕴还是声威,都是举世罕见的。

即便放眼天下,法身门庭以下的势力,可以与其比肩的,都是屈指可数。

这样势力出来的人,罗志恩哪敢怠慢。

别说凌十三的修为,隐隐散发的气息让他都是心悸不安,就算是随便来个少年,表明了身份,他也得恭敬交加。

所以,了解到凌十三的身份,罗志恩态度恭谨,敬崇不已。

“大人说的可是真的,真有一解罗家之急?”

寒暄了一会儿,罗志恩便是迫不及待,忍不住的询问。

凌十三端起茶杯,吹了吹茶,小抿了口,然后淡然道:“罗家如今危机,原因为何?”

“这……”

罗志恩犹疑,有些为难。

素衣中年并不在意,都没看罗志恩一眼,只是淡淡轻笑:“看来,罗家主并没有合作的诚意。也罢,那便当凌某从未来过,就此告辞。”

说着,放下茶杯,甩袖起身。

“大人留步!”

罗志恩见状,急忙起身,叫住了素衣中年,急声道:“实不相瞒大人,罗家之所以如此,皆乃我爹突然伤逝。罗家缺乏威慑宵小之实力,从而引起群狼环视,虎视眈眈。”

凌十三驻足下来,扭头看向了罗志恩,重又笑道:“那罗家主以为,凌某,能不能助你,威慑宵小?”

说着,宗师气息外放,整座大堂虚空都是轰然塌陷,扭曲开来。

“噗通噗通!”

大堂四周,簇拥的护卫纷纷跪倒在地,接二连三的瘫软下来。

这般威势,让人心畏。

“宗……宗师?”

罗志恩脸色剧变,腿脚都是瑟瑟颤抖,有些慌乱。

素衣中年的修为超绝,他有所感应。

但他原以为,最多也不过聚神八、九重境,却从未想过,会是一方宗师人物。

青阳府的府令大人,也不过是宗师境而已。

便已经威慑八方,青阳府数千里疆域,无敢不从。

【作者题外话】:第三更~补昨天欠的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