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二章 罗志恩的决策/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青阳府,罗家。

书房内,罗志恩坐在书桌后,独自一人,端着茶杯,安静无声。

夜已深,周围静悄悄地,虫蛐都是陷入沉眠。

书房内油脂灯摇曳,浮映着罗志恩的身影,在昏暗的灯火下,显得十分寂寥。

这时候,房门被敲响,打破了沉寂,罗志恩猛然回神,轻轻抬头,看向了门口。

“进来!”

抿了口茶,罗志恩淡然应允。

书房门被推开,罗志玄跨门而入,重又掩上了房门。

他已经褪下荆条,梳洗了一番,换上了干净的衣衫。

“大哥!”

罗志玄微微欠身,唤着罗志恩。

“坐吧!”

罗志恩淡然示意,罗志玄依言,在其书桌对面落座。

“去过府令府?”

罗志恩淡然询问。

“是!”

罗志玄面色沉肃,坦然点头。

“见过他了?”

罗志恩又问,古井无波。

“瞒不过大哥!”

罗志玄点头,面色不变。

“他什么态度?”

罗志恩抿了口茶,再次追问。

罗志玄终于有了情绪,坦然沉肃的面孔浮现犹疑之色。

“说吧!”

罗志恩放下茶杯,淡然示意。

罗志玄微微抬头,看了罗志恩一眼,如实道:“他请大哥,过府一叙!”

“过府一叙?”

罗志恩淡淡嗤笑,“倒是心思不浅的家伙,让人刮目相看。”

罗志玄脸色微沉,紧盯着罗志恩,沉声问道:“那大哥,会去吗?”

“去!怎么不去?”

罗志恩淡然一笑。

“那大哥,你与那人……”

罗志玄皱眉,疑惑不解。

“他来自凌家!”

罗志恩坦白告诉了罗志玄有关凌十三的身份与合作的要求。

得知凌十三的心思,罗志玄脸色一凝,眉宇紧锁了起来。

“大哥,此事,万万不可啊!若是失败,暴露出来,罗家将万劫不复啊!”

罗志玄急声劝阻,神情震动。

“但若是成功,罗家就将鸡犬升天。”

罗志恩端起了茶杯,淡淡反驳。

“大哥,你糊涂啊!凌家势大,那般本事,却不敢亲自动手,反倒唆使我们罗家。你不觉得,对方这是在借刀杀人,找替罪羔羊吗?”

罗志玄捶桌恨道:“一旦事情败露,凌家必然将罗家推出,到时候千夫所指,天下共诛,罗家焉能立足?”

罗志恩抿了口茶,淡然一笑:“二弟以为,大哥会看不到这点吗?”

“那你……”

罗志玄不解。

“此事,风险甚大,一旦失败,罗家将万劫不复,后世万代都将遭受无尽唾骂。但是,一旦功成,罗家就将得道升天,傍上凌家这棵大树。”

罗志恩坦然道:“凌家何其底蕴,若有牵扯,罗家将独霸青阳府,甚至,有机会向郡城发展。”

“可是……”

罗志玄想要驳斥,却被罗志恩抬手制止。

罗志恩淡淡摇头,轻笑道:“世间事,利弊相依,福祸同存。不外乎,一场赌博而已。赢了,则天下闻名。输了,则一干二净。”

“如今,摆在罗家面前的,就是一场赌博,一场极大的豪赌。若赢,罗家扬名天下,声威远传,指日可待。若输,天下共诛,万劫不复,更会遗臭万年。”

“二弟,如此机会,就这样放弃,大哥,不甘心啊!”

罗志恩语气惆怅,端着茶杯的手,都是格外用力。

“大哥,你别糊涂!”

罗志玄闻言,急声斥道:“赌博,伴随着天大的风险。你睁大眼睛,好生看看,天下赌徒者,赢的,有几个?”

“没有强大背景,没有足够本事,赌博,只会挥霍一空,葬送自身的。大哥,你深谋远虑,见识卓绝,怎么就看不透呢?”

罗志恩洒然失笑,抿了口茶,道:“二弟所言,甚是有理。只是,为兄,无路可退啊!”

“此话何意?”

罗志玄皱起了眉头,凝视着罗志恩。

“大哥走错了一步,便注定了步步走错,难以回头。”

罗志恩摇头苦笑:“凌家,抓住了我们截杀孙逸的把柄,若是我们不从,他将宣告天下。”

“那又如何?你我兄弟,连夜赶去府令府,求得孙逸原谅,此事,自可化解。”

罗志玄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抓住罗志恩的胳膊,拖着就要往外走。

“二弟,莫要糊涂!”

罗志恩振臂甩袖,挣脱了罗志玄的拉拽,站起身来的他,淡然道:“你以为,他会准许我们离开?”

“脚在我们身上,想去哪里,还需要他准许吗?”

罗志玄恨声哼道。

“他是宗师!”

罗志恩漠然告知。

“什么?”

罗志玄霍然大惊,脸色一变。

“他就在府中!”

顿时,罗志玄身躯一震,脚步踉跄,险些软倒在地。

这番话,已然表明,罗家,已经在了对方的掌控下。

一位宗师,足以覆灭罗家。

罗家若有异动,对方必然不会客气。

到时候,杀了他们兄弟,再将消息宣告天下,罗家覆灭在即。

思及于此,罗志玄面如死灰。

“天要亡我罗家啊!”

罗志玄仰头长叹,恨意难宁。

罗志恩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放下茶杯,随即走出了书桌,来到罗志玄的身前。

大手搂住了罗志玄的臂膀,低声道:“二弟莫要灰心,世间事,利弊相依,福祸同存。如今,罗家局势不妙,但未尝没有活命的机会。”

“只要懂得抓住,或许,罗家有起死回生的时候。”

罗志玄闻言,绝望的眼神重现起了亮光。

霍然扭头,看向了罗志恩,一脸惊异。

“大哥,你……”

罗志玄惊疑不定的看着罗志恩,心底浮生希冀。

罗志恩含笑摇头,没有过多解释,只是淡然笑道:“一切有大哥,万事宽心。”

罗志玄目光闪烁,紧盯着罗志恩,眼神饱含审思。

罗志恩拍了拍罗志玄的臂膀,示意道:“时间不早了,今晚,早些休息。明日一早,备份厚礼,随为兄去趟府令府。”

罗志玄一语未发,沉着脸色,离开了书房。

送走罗志玄,罗志恩站在书房门口,噙着笑容的脸颊,渐渐深沉。

站了好一会儿,突然离开书房,朝着客苑方向快步走去。

客苑内,灯火通明,油脂灯摇曳,在墙壁间映照出一道人影。

罗志恩走进客苑,敲响了灯火缭绕的房间。

“进来吧!”

得到应允,罗志恩推门而入,便是一眼看到了独坐桌旁的素衣中年凌十三。

凌十三一个人,泡了壶茶,看着推门而入的罗志恩,展露笑容。

“罗家主,想通了?”

凌十三淡然一笑,伸手示意罗志恩落座。

“我可以答应你,不过,你要保证,事情无论成败,都要确保我罗家,不受外敌侵害。”

罗志恩落座,看着凌十三漠然说道。

“只要罗家主守信守诚,这些,都是小事。”

素衣中年凌十三淡然一笑,斟了茶水,示意罗志恩。

罗志恩端起茶杯,二人对视了一眼。

“合作愉快!”

凌十三举杯示意,笑容浓郁。

罗志恩举杯轻碰,随即一饮而尽。

……

青阳府,府令府。

一场接风宴,持续到深夜,才宣告结束。

方玉书脸颊红润,醉态熏熏,被搀扶了下去。

孙逸,何浩等也被相继搀扶了下去,回返个人宿苑。

酒宴结束,方玉书被搀扶回了厢房。

但是,房门刚刚关闭,原本醉态熏熏的方玉书便是坐了起来,恢复了清醒。

元力运转,流畅自如,脸颊红润迅速消退,恢复了正常。

“大人!”

云扬敲开房门,快步走了进来,重又掩上了门。

方玉书站了起来,倒了杯水,淑了漱口。

然后挥手示意云扬,“坐吧!”

“大人有事吩咐?”

云扬没有落座,而是看向方玉书,疑问道。

“云扬,你觉得,孙逸此人,如何?”

方玉书放下水杯,看向了云扬,淡然询问。

“大人此话,何意?”

云扬眉宇微挑,满脸不解。

“你觉得,孙逸与罗家之事,该如何处理?”

方玉书淡然一笑,背起了双手,看着云扬笑问。

“大人,请恕云扬愚钝。”

云扬抱拳欠身,一脸惭愧。

“云扬啊,你我之间,还需这般客气吗?”

方玉书见状,叹息道:“三年来,我对你多番指点,虽有苛责,但无不为你好。你我虽无师徒之名,却早有师徒之实。在我面前,你还需藏着吗?”

“大人恩德,云扬感激不尽。”

云扬闻言,躬身谢过,随即抬头,看向方玉书道:“只是,大人,真要云扬说?”

“但讲无妨!”

方玉书颌首应允。

云扬沉默了下,随即直起身来,坦然看着方玉书,沉声道:“此事,大人处理不了。”

“噢?说说看!”

方玉书满含笑容,示意道。

“若是单独论罗家,以大人之威,自然随手压制,他们翻不起大浪。只是,此事,却牵扯到了庭都凌家。那么,暗中纠葛,便多了变数。大人虽不凡,但云扬觉得,与之浮庭凌家相比,却还差了许多。”

“所以,云扬斗胆,才会厥词。若有不敬,请大人见谅!”

云扬说完,躬身请罪。

方玉书闻言,满脸的笑容,更多了几分欣慰。

他伸手搀扶起了云扬,洒然笑道:“云扬啊,我且问你,可愿拜我为师啊?”

云扬抬头,讶然的看了方玉书一眼。

愣了片刻,醒悟过来,急忙挥袍跪倒。

“师尊在上,请受弟子一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