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三章 罗家的诚意/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晨曦破晓,黎明初降。

孙逸早早起床,在院中迎着朝霞吞吸吐纳。

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

每日清晨,天地元气是最为活跃的时候,修炼起来,事半功倍。

只要时间允许,孙逸每日都不会错过清晨的早修。

每位热衷修炼的人,都不会轻易错过。

直到晨曦消退,朝阳东升而起,早修才徐徐结束。

孙逸伸了个懒腰,舒展开筋骨,这才起身。

扭头转身,便是看到客苑另一边的何思玲也是站了起来。

二人隔着院墙对视了一眼,颌首示意。

然后,便各自回房,梳洗了下。

早有仆役送来早餐,孙逸赶去了客苑的大院落,共进早餐。

何思珑还没起床,呼呼大睡着呢。

何思玲和何浩则是早早起来,在院中等候。

何思玲清洗着碗筷,盛着热腾腾的肉粥,摆放着清香的糕点。

三人吃过早餐,何思珑在迟迟起床,揉着朦胧睡眼,拉开了房门,穿着蓬松睡衣走了出来。

何思玲招呼着何思珑吃着早餐,孙逸和何浩在旁陪同。

但没多久,一位仆役匆匆赶来,告知孙逸,罗家之主罗志恩前来请见他。

“倒真来了?”

孙逸颇感讶异的笑了笑,灌了口酒,便是起身,朝着大堂赶去。

何浩准备跟随,却被制止下来。

孙逸孤身一人,去了大堂。

大堂内,方玉书早已在接待,罗志恩领着罗志玄,备着一份厚礼而来。

“孙公子!”

看到孙逸走进大堂,罗志玄急忙起身施礼。

罗志恩见状,不敢怠慢,急忙起身,快步迎上前去,满脸羞惭的向着孙逸抱拳躬身:“罪人罗志恩,叩见孙校尉。”

说着,挥起长袍,便要跪倒在地。

“罗家主,如此大礼,孙逸可承不起。”

孙逸抬手,扶住了罗志恩的胳膊。

赔礼道歉足以,这样作秀,有些过头了。

罗志恩没有勉强,站起身来,一脸惭愧的道:“哎,舍弟鲁莽,因家父伤逝而怒发冲冠,险些误了孙校尉。罪过甚大,罗某心头甚是不安,久不敢来请见孙校尉,惶恐之至,惶恐之至啊。”

“昨日听闻舍弟前来请罪,有洗心革面之意,又得知孙校尉有海涵之量。罗某今日才斗胆,前来代舍弟赔礼道歉,恳请孙校尉念在舍弟一片孝心的份上,谅解他的这次鲁莽冲撞。”

一番话,说得诚惶诚恐。

孙逸淡淡地瞥了罗志恩一眼,又看了罗志玄一眼,轻轻点头,表示理解。

罗志恩既然来了,他便打算搁浅这段恩怨。

只要罗家不主动再找他麻烦,那他自然也不愿与罗家死磕到底。

罗家底蕴深厚,终归是青阳府第一大族,死磕下去,费心费力,又全无意义。

见得孙逸点头,罗志恩急忙挥手,身后跟随而来的护卫抬着箱子走了进来。

“孙校尉,这是罗某的些许心意,以偿孙校尉的损失,请孙校尉收下。”

罗志恩手指着箱子,含笑示意。

“那就谢过罗家主了!”

孙逸没有推拒,接受了下来。

他若不接,罗家反倒不安。

看着孙逸毫不推拒,罗志恩笑容更浓,罗志玄也是暗松了口气。

“打开!”

罗志恩挥手,护卫打开了箱子,内部的礼物一一映入眼帘。

箱子内装满了琳琅满目的物品,有灵草,有丹药,有功法秘籍,多不胜数。

甚至,其中还有一件通灵宝器级别的软甲。

这般厚礼,倒让孙逸刮目相看。

通灵宝器,价值高昂,寻常大族,都是屈指可数。

一般的宗师人物,都未必能有一件傍身。

罗家转手送出一件,足可见其诚意。

其实,以罗家的底蕴,也仅有三件而已。

如今送出一件,手笔不可谓不大。

方玉书都是微微挑眉,深深地看了罗志恩一眼。

“罗家主有心了!”

孙逸看清了赔礼,再次看向罗家恩的眼神,倒是和蔼了几分。

目前,他是信了罗志恩的道歉诚意。

通灵宝器这样的大手笔,一般人,可不舍得送出来。

这种东西,无论是在神州,还是神域,都是有价无市的。

如黑曜城柳族,千年底蕴,也只有区区五件之数。

罗家远没有柳族底蕴深厚,却舍得送出来一件。

这样的手笔,让人很难怀疑他的诚意。

“只要孙校尉喜欢,区区心意,不值一提。”

罗志恩洒然一笑,不以为意的摆摆手。

然后,便是借故告辞,没有多做叨扰。

孙逸也没有留他,方玉书更是没有挽留。

很快,罗志恩便领着罗志玄,以及护卫匆匆离开了府令府。

送走罗志恩,方玉书舒了口气,一脸笑意的看向了孙逸,道:“罗家这般心迹,倒是出乎意料。”

孙逸灌了口酒,令人合上箱子,送去了客苑。

随即笑道:“大人高悬的心,想来也是放了下去吧?”

“罗家识时务,方某自然高兴。”

方玉书哈哈一笑,毫不掩饰他的态度。

“能不争,自然是不争为好。”

孙逸颌首点头,也很赞赏罗家的态度。

罗家的主动,也让他很满意。

轻松的化解了危局,更平白得了一件通灵宝器,这样的结局,皆大欢喜。

送走罗家,孙逸便告辞方玉书,匆匆返回了客苑。

软甲,孙逸送给了何思玲。

如今的他有众神法旨特制的软甲,防御效果远胜寻常的通灵宝器。

这件软甲对他而言,乃是多余。

所以,留之无用。

何思玲对他有恩,且他心底有愧。

平白看光了人家,又与人家唇齿相依,坏了清白。

所以,孙逸大方的将软甲赠给了何思玲傍身。

何思玲犹豫了下,想要推脱。

却被何思珑劈手夺过来,硬塞进了何思玲的怀中。

“姐姐,不要白不要。”

何思珑嘟着嘴,哼声道:“他能有这样的收获,功劳也有你的一份。”

何思珑理所当然,并不客气。

甚至,她还在箱子里翻找,选了好些不错的东西。

这般行为,让得何思玲一脸尴尬,颇为无奈。

“思珑……”

何思玲叫住何思珑,想要训斥。

“思珑说得没错!”

孙逸抬手制止了何思玲,赞同着何思珑的话,“若非你采药救我,又哪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没有这些事情,罗家岂会送出这样的厚礼?所以,思珑说的没错,这份收获,你的功劳应该最大。”

何思珑挑得越多,何思玲收得越多,孙逸心头的愧疚,也会越少。

“算你个混蛋有良心!”

何思珑顿时得意起来,娇哼了一声,然后挑选起来更得劲。

于是,一份赔礼,何思珑硬是选走了三分之二。

然后,一一抱进了房间,一副财迷的样子,看得孙逸失笑。

何思玲一张脸涨得绯红,想要训斥,却又碍于孙逸的话,羞于启齿。

何思珑选完东西,全都抱进了怀中,紧紧守着。

似乎,深怕孙逸会反悔一样。

何思玲见状,一脸惭愧的看向孙逸道:“对不起,思珑这丫头太调皮了些。”

“没事,挺好的丫头。”

孙逸灌了口酒,并没有责备,眼神很是温柔。

“谢谢!”

何思玲犹豫了下,低声道谢。

孙逸摇摇头,没有在意。

他灌了口酒,沉默了下,随即说道:“其实,我也有个妹妹。”

“噢?”

何思玲颇为讶异,这倒是第一次听到孙逸主动提起他的事情。

孙逸神情恍惚,看着何思珑在房间内忙碌的身影,嘴角微抿,脸颊浮现起了柔和的笑容。

“她跟思珑差不多大,今年十四岁,很乖巧。只是,性情和思珑截然不同。她太单纯,对事物充满了淳朴的态度。她很勤奋,也很刻苦,刻苦得让人怜惜。”

“很多时候,她也自卑,总觉得自己不尽人意,总想做到最好,让每个人都满意。只是,她生性简单,看不透人心。”

说到最后,孙逸的笑容,变得苦涩。

仰头大灌了口酒,掩饰了伤感与惆怅。

“简单点好,简单点的人,才快乐。”

何思玲宽慰道。

“是啊,我也觉得挺好,只是,她才执拗。”

孙逸轻叹,总归是掩饰不住怅然。

何思玲能够感觉得到孙逸的情绪似乎有些低落,但仍忍不住询问:“那她人呢?”

“她死了……”

孙逸嘴角抽了下,苦涩的笑道:“为了救我,她牺牲了自己。”

话到最后,声音都是多了哽咽,眼眶微微湿润。

他仰头灌了口酒,掩饰着伤愁。

何思玲见状,沉默了下来,没再追问具体情况。

“其实,她并没有死。”

沉默了下,何思玲捋了捋鬓发,平静说道:“她还活着,活在你的心中。不是吗?”

孙逸闻言,洒然一笑,没有再说话。

何思玲也没再说话,两个人就这么默默的并肩站着,安静地看着何思珑清点着收获。

一副喜滋滋的模样,尽显娇俏玲珑的姿态,惹得二人笑意连连。

时间流逝,一整天风平浪静,没有波澜。

很快,夜晚降临,青阳府再次陷入沉寂。

而在罗家,后门大开,漆黑的门庭,迎请着一位位行踪缥缈的人影。

这些人皆气质不凡,修为不浅。

若是他们的面容公布出去,必然会引起青阳府一场地震。

因为,这些人的身份,代表了青阳府各家大族。

他们,全是青阳府各家大族的一家之主,或话事之人。

【作者题外话】:第三更,补周末的更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