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四章 罗家起势暗流涌/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罗家,后堂。

座椅罗列,整齐有序。

主位上,素衣中年凌十三昂然端坐,罗志恩站在旁边,拱手垂立。

除此之外,再无第二位罗家高层。

罗家管家负责迎请着青阳府各家大族的话事人,一一走进了后堂。

足足十来位,皆是青阳府大族世家,位高权重,实力不俗。

待得众人走进后堂,大门轰然关闭,隔绝了内外。

“罗家主,这是何意啊?”

“深夜邀请,罗家主,意欲何为?”

“难道,是要摆下鸿门宴不成?”

各家之主见状,纷纷脸色一凝,彼此抱成团,站在一起,皱眉凝视着罗志恩,一脸戒备。

罗家举措,有些反常,不得不让人心怀警惕。

罗志恩见状,淡然笑道:“诸位,多心了!罗某深夜急邀诸位前来,乃是有事商讨。”

“有事?罗家主与我们有何事?”

“有什么话,尽管说吧!”

“摆下这般阵仗,难道,是想吃定我们吗?”

各家之主仍然不敢放松,凝神以待,紧盯着罗志恩。

但也有人目光落在了素衣中年凌十三的身上,目光闪烁,一脸疑惑。

罗志恩作为一家之主,居然陪站在旁,主位却让给了一位陌生人。

这种举措,无疑很反常。

罗志恩抬手,示意各家之主道:“诸位,稍安勿躁,请落座吧!”

各家之主彼此对视,眼神交流,询问了下彼此的态度。

然后,各自散开,顺着座位,依次入座。

“罗家主有话,但讲无妨!”

“夜幕已深,我可赶着回家歇息,罗家主长话短说吧。”

“深夜叨扰,多有不便,罗家主,便请直言吧!”

各家之主落座,纷纷开口。

罗家的反常,让他们很不安。

但碍于罗家底蕴,他们却又不敢闹掰。

此时撕破脸皮,未必有好处。

罗志恩闻言一笑,往前了走了一步,淡然笑道:“实不相瞒,今夜急邀诸位前来,并非我意。实乃这位大人,欲与诸位见上一面。”

“大人?”

“哪来的大人?”

“什么大人?”

各家之主闻言,皆皱起了眉头,目光顺着罗志恩的手,看向了素衣中年凌十三。

凌十三面貌俊秀,神情平静,沉稳端坐,不苟言笑,显得很是深沉,波澜不惊。

即便各家之主凝视瞩目,他都纹丝不动。

罗志恩未做介绍,转过身面向凌十三,微微欠身,恭谨道:“大人,人已来齐。”

素衣中年微微颌首,随即抬起头来,平静的目光一一扫过各家之主。

深邃的眼眸,宛如湖泊浩瀚,深不可测。

眼神幽幽,看得各家之主心头凛然。

每人被扫过,都有种被剥开衣物,浑身光溜溜的阴凉感。

顿时,各家之主脊背发寒,暗生警惕,看向凌十三的眼神,多了几分惊疑。

“阁下是?”

有人开口,忍不住询问。

凌十三没有回答,波澜不惊,面无表情的敲了敲身前案桌,随即淡然说道:“今夜,召诸位前来,是为告诉诸位,以后,我在,罗家便在。”

“哈?阁下何等身份?罗家,什么时候交由了外人做主?”

“阁下看着面生啊!”

“此事,与我们何干?”

各家之主纷纷嗤笑起来,看待素衣中年凌十三的眼神,多有玩味。

尽管他们察觉到凌十三有些深不可测,但是,他们自忖,对方不敢胡来。

“我不喜欢将话,重复第二遍。只希望,在座诸位,好自为之。”

凌十三神情淡然,古井无波,对各家之主的嗤笑并不在意。

“罗家主,这是,你的意思吗?”

“罗家主觉得,故弄玄虚,便可威慑我们吗?”

“哈哈,罗家主,若是你这般无聊,在下可要告辞了!”

各家之主纷纷哄笑起来,看向罗志恩的眼神,充满了讥讽与嘲弄。

然而,哄笑声未落,素衣中年突然冷哼一声。

紧接着,一股磅礴威势,轰然爆发。

“咚!”

虚空似有雷音震荡,宛如巨锤轰砸,滔天威势压盖下来,充斥整座后堂。

“噗噗噗噗!”

各家之主座下木椅纷纷爆碎,炸成齑粉。

霍然,各家之主猝不及防,纷纷滚倒在地。

同时,磅礴威压倾轧下来,笼罩所有人。

每个人都是如负山岳,似天地崩塌,压盖在身,让他们或跪或伏,如陷泥沼,难以起身。

“宗……宗师?”

刹那间,众人大惊,各家之主脸色剧变。

纷纷抬头,一脸惊骇的看向了素衣中年凌十三。

罗家居然傍上了一位宗师人物?

哪来的宗师人物?

此人是谁?为何偏帮罗家?

“诸位,意下如何?”

素衣中年神情冷淡,端起了茶杯,轻轻地抿了口茶,平静询问。

各家之主脸面通红,被磅礴威压倾轧在地,难以动弹,无力起身。

体内血气澎湃,流转不畅,涨得浑身肌肤,都是红润起来。

威慑!

赤‘裸’裸的威慑!

今夜急邀,分明是在敲山震虎。

各家之主哪还不明白罗家心意,一个个脸色惶恐,惊悸难安。

宗师人物,他们哪里得罪得起?

“大人所言,句句有理。”

“谨遵大人之命!”

“从此,我等定以罗家,马首是瞻!”

各家之主纷纷表态,无力抗争。

素衣中年闻言,这才收了气息,恢复了平静。

罗志恩在旁始终带笑,不惊不惧,不骄不躁,十分沉稳平静。

各家之主的反应,皆在他的意料之中。

事情的结局,也在他的掌控之内。

看着各家之主低头,不敢驳斥,罗志恩终于松了口气。

“管家!”

随即抬头,朝着门外喊道。

紧闭的大门应声而开,年过半百的管家走了进来。

“代我送送诸位大人!”

罗志恩含笑吩咐,话音传出时,眼角微眨,使了个眼色。

管家心领神会,恭敬领命。

然后,各家之主被陆续送走。

后堂很快只剩罗志恩与凌十三二人,一站一立。

“大人厚爱,罗志恩感激不尽!”

罗志恩退下主位,站在后堂中央,躬身致谢。

素衣中年凌十三站起身来,淡然的脸颊浮现起了笑意。

他走下了主位,站在罗志恩面前,似笑非笑的道:“罗家,同样在诸家之内。”

罗志恩急忙躬身,伏腰更低。

“罗志恩明白!”

罗志恩脸色恭敬,不敢驳斥。

素衣中年的话很直白,罗志恩深知其意思。

对方的一番话,不仅在警告各家之主,更也是在警告罗家。

或者,是警告他罗志恩。

他在,罗家在。

他走,罗家灭。

言外之意很清楚,罗家生死,全在他的一念之间。

“罗家主是聪明人!”

素衣中年淡然一笑,随即背着手,越过罗志恩,离开了后堂。

罗志恩站在原地,背对着门口,不曾回头。

直到,素衣中年走远,气息渐消,他才放松下来。

徐徐转身,看向门外黑夜,罗志恩目光闪烁,眼底精芒,一闪而逝。

……

醉烟楼,是青阳府城的一处烟花之地。

盛名在外,引得无数才子佳人流连忘返。

但在今夜,青阳府各家之主,却是相继赶来醉烟楼。

他们乔装易容,被引进了醉烟楼最尊贵的‘烟醉阁’。

烟醉阁,四面封闭,隔绝内外,十分隐秘。

烟醉阁内,聚集的不只是各家之主,主位上,陪同留守的还有罗家管家。

很快,十几位大人物陆续到齐,依次落座。

烟醉阁门紧闭,引得各家之主眉宇紧锁,心绪忐忑,彷徨不安。

罗家管家站在主位上,不动如山,十分宁静。

“管家,你家老爷何时到来?”

“深夜邀请我们来此,到底意欲何为?”

“若是敲山震虎,已经足够,何必再多此一举?”

各家之主等候许久,心绪紧张,忐忑不安,不少人都是不耐烦起来。

管家笑容淡然,恭谨答道:“各位达人稍安勿躁,我家老爷马上就到。”

话音落下,烟醉阁的大门被推开。

罗志恩的身影,出现在门前,在各家之主的注视下,走了进来。

门口有护卫把守,关上了阁门。

“诸位,罗某来迟了一步,让诸位久候,罪过!罪过!”

罗志恩跨门而入,拱手笑道。

“哼!罗家主好大的架势。”

有人冷哼,对罗志恩十分不屑。

若非那位大人警告,他们才不会这样静候,早就掀桌子走人了。

“不敢!不敢!全赖大人厚爱,耽搁了一下,让诸位久等,实属无奈。”

罗志恩淡然一笑,不疾不徐的道。

冷哼那人闻言,脸色一凝,眼中寒芒一闪。

该死的罗志恩,竟敢借势压人。

各家之主皆都心头凛然,看向罗志恩的眼神,多了几分警惕。

罗家老太爷刚刚殒命,罗家气势倾颓,他们原本暗中商议,准备群起攻伐,征讨罗家。

结果,还未行动,罗家却抢先傍上了一位神秘宗师。

这种状况,可是超乎了他们的意料,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罗志恩现在暗邀他们,不得不让他们心底惊慌,揣揣不安。

难道,事情败露,这家伙兴师问罪来了?

可是,为何不当着那位大人的面?

各家之主心思纷飞,各有起伏。

罗志恩环视了各家之主一眼,挥袍落座,洒然笑道:“列位,不必惊慌,今夜暗邀,无意是非恩怨。实乃有场造化,要与列位分享。”

【作者题外话】:第四更,补更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