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七章 孙逸的目标/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东林县,孙逸。

简单的话语,十分平静。

但落在凌天铭的耳内,却如闷雷般轰鸣。

霍然间,在他心间,掀起了滔天狂浪,涌起了无尽波澜。

贺德隆这番话,看似无意,但以其突然造访的姿态,再加之孙逸的背景。

其弦外之音,显而易见。

凌天铭是聪明人,谋略与智计,皆是出类拔萃的人物。

以他的心思,岂会看不透贺德隆的来意。

这哪里是来叨扰他帮忙的,分明是来敲打他的。

心念电转,凌天铭的脑海里,种种思绪迅速翻腾。

他很快猜到,上次阻击凌十三截杀孙逸的人,是贺德隆的人。

孙逸,竟然早已被酒神关注?

贺德隆所谓的举荐给家祖,摆明了是在告诫他,此子,是酒神看重的人。

贺德隆的祖父,便是当今酒神贺文龙。

尽管凌天铭早已猜到孙逸背后有高人,却没想到,来历这么高。

想到这些,凌天铭的鼻息都是略微粗重。

贺德隆笑意满满,撩起额前乱发,直勾勾的盯着凌天铭。

看着凌天铭闪烁不定的眼神,他呲牙笑道:“怎么?小铭,你认识他?”

认识吗?

凌天铭敢说认识吗?

霍然,凌天铭心头狂跳,急忙平复下浮动的心绪,闪烁的眼神恢复沉稳,脸上迅速浮现起了笑容。

他摩挲了下下颌,迎着贺德隆笑意满满的眼神,洒然笑道:“贺老看重的人,晚辈倒是很有兴致,想要认识一番。”

“嗯,会有机会的,到时候,老头儿我给你们引荐。”

贺德隆灌了口酒,呲牙笑道。

“那晚辈可就提前谢过贺老了!”

凌天铭抱拳一笑,随即起身:“贺老,您请稍待!”

说着,他转身冲着门口喝道:“来人!”

一位护卫快步走了进来。

“传我命令,通知凌罗前来见我!”

凌天铭吩咐下去,护卫领命即走,脚步匆忙。

贺德隆坐在主位上,淡然含笑,不闻不问,默默地抿着酒。

凌天铭站在旁边,一语未发,背对着贺德隆,面向着门口,安然等待。

只是,背对着贺德隆的面孔,笑容几度起落,眼中波光闪烁,凌乱不休。

没多久,脚步响起,一位身材昂藏的虬髯大汉走了进来。

他一身黑衣,蓬松的及肩短发披散在脑后,五官粗犷,浓眉大眼。

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霸道的威猛气息,好似野兽一样,凶狞外放。

“凌罗拜见家主!”

虬髯大汉单膝跪地,俯首叩见。

凌天铭微微颌首,便是吩咐道:“你即刻出发,赶往东林县,寻一位叫做孙逸的年轻人。以后,你就守在他身边,保护他周全。谁若敢犯,格杀无赦!”

杀字,咬得格外重。

凌罗微微抬头,看了凌天铭一眼,随即领命。

“切记,万事以其安全为主。他若有事,你便提头来见!”

凌天铭漠然告诫,便是挥挥手,屏退了凌罗。

虬髯大汉叩首而去,步履匆忙。

贺德隆坐在主位上,一语未发,从始至终,都没发表态度。

只是静静地看着,看着凌罗来,看着凌罗走。

凌天铭的种种态度,尽在他眼底展露无遗。

目送着凌罗离开,凌天铭漠然的脸颊重现笑容。

随即转身,看向贺德隆,恭谨笑道:“贺老,现在,您可心安?”

贺德隆灌了口酒,含笑起身。

对于凌天铭的话,他没回答,只是淡然一笑:“心系人族,焉能心安?”

一番话,弦外之音极重。

凌天铭笑容起伏,矗立原地,沉思半晌。

“万事,切以人族为念。”

贺德隆灌了口酒,告诫了一声,便是离开了凌家。

凌天铭不敢轻怠,急忙恭敬的走到府门外,目送着贺德隆消失在茫茫人海。

他眉眼微眯,眼底波澜起伏,思绪纷飞。

贺德隆的突然到来,打乱了他的所有计划。

一番敲打,看似云淡风轻,但对凌家而言,却是如闷棍般生疼又郁闷。

府门前矗立许久,醒过神来,凌天铭匆忙转身,朝着内庭而去。

“来人!”

人在途中,便是高喝。

书房内,管家闻讯而来,静候吩咐。

“传讯凌十三,成败与否,尽系他身。”

凌天铭急声吩咐,语气深沉难宁。

管家急忙领命,转身欲走。

但是,刚刚转身,却被凌天铭突然按住了胳膊。

“家主还有吩咐?”

管家一脸疑惑。

凌天铭沉思了下,随即摇摇头,道:“三日后再出发!”

管家一愣,大为不解,但却没敢抗命。

凌天铭挥挥手,屏退了管家。

书房门关闭,屋内光线昏暗下来。

凌天铭矗立许久,最终重重地跌坐在了座椅上。

他眉眼微眯,紧锁成川字,一张脸,阴郁可怖。

……

外界风起云涌,孙逸却浑然不知。

数日以来,寄居府令府,怡然自得。

罗家赔偿的厚礼,不乏修炼资源,被孙逸加以运用。

这段时间,每日都沉浸在修炼之中。

除了每日一餐的晚饭,或者无酒之外,他都待在房间内潜修,不问世事。

如今,距离府试,仅剩最后十天。

孙逸的修为,五窍圆满,基础夯实。

距离六窍,已不远矣。

最大的收获,并非这些。

而是,这段时日以来,孙逸已然适应了神域世界的灵气纯度,适应了这里的重力场域。

一身骨肉,愈发夯实。

何思玲在这段时间,同样沉浸在修炼中。

修为与日俱增,已经四窍圆满,距离五窍已经不远。

这样的修炼速度,资质已经算是不错。

但想要在本届府试取得好名次,显然是不太可能。

所以,在这夜晚饭时,何思玲表明了态度,不参与这届府试之争。

对此,孙逸等人都没有异议,也没任何意外。

想要同年参与县试、府试、郡试、庭试,并逐一入选。

很难!

寻常的天骄俊彦,几乎不可能。

即便何浩,这位昔年险获武状元的绝代天骄,都不是同年武试入围的。

神域开启武试五百年历史,同年入选庭试的,屈指可数,仅有三位。

这些人物,无一不是天下翘楚,奇才妖孽。

如今,皆享誉八方,声威无量。

晚饭后,孙逸独坐亭台下,安静的凝望着夜月,享受着清闲。

何思玲收拾完碗筷,走了过来。

“你有把握,府试夺魁吗?”

何思玲在孙逸对面的椅子上坐下,询问着他。

孙逸灌了口酒,笑问道:“你觉得呢?”

何思玲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而是继续问道:“郡试呢?”

虽未回答,但对孙逸的信心,却是十足。

孙逸放下了酒葫芦,仰头望天,轻声道:“我要见酒神!”

这句话,便表明了他的态度与目标。

要见酒神,就必须庭试夺冠,获封武状元。

武状元,会纳入法身门庭,被收为弟子。

也只有武状元,才可以见到法身高人。

否则,即便入围前五,都是难窥踪影。

“这很难!”

何思玲认真说道。

武状元,那是要与整个浮庭的年轻人为敌。

要与天下俊杰生死逐鹿,才有机会触及的。

寻常人物,想都不敢想的。

孙逸灌了口酒,淡然一笑:“再难,也得去。”

只有酒神,最有可能知晓龙语嫣的去处。

只有见到酒神,才有机会追寻龙语嫣的踪影。

只有见过酒神,才有机会揭开前世疑惑。

前世,他突然殒落,以他和老酒鬼亦师亦友的关系,后者必然会知晓消息。

事后,会发生什么,老酒鬼或许知晓一些。

而这些秘密,会不会流传下来?

孙逸最希冀的,就是这个。

何思玲静静地看着孙逸,看着那张年轻,俊秀,却充满了沧桑气质的脸孔。

她有些疑虑,一个看起来十六七岁的少年,为何会呈现出这样的气质。

仿佛,历经波折,久经世事一样。

“孙公子!”

在亭台下沉默时,庭院外,传来仆役的呼喊声。

“怎么?”

孙逸扭头起身,看向快步走来的仆役。

“孙公子,府外有人求见您。”

仆役小跑进亭台下,急声道。

“谁?”

“不认识,大人令小的前来告知,来人不简单。”

仆役的解释,让孙逸眉宇皱起。

微微沉思,便抬手示意仆役在前领路。

府令府,大堂。

方玉书坐在主位上,大堂四周,护卫林立。

而在大堂左侧首位,端坐着一位面容沉肃,五官粗犷,浓眉大眼的虬髯大汉。

虬髯大汉正襟危坐,两手杵着一柄青铜所铸的大环刀。

刀身厚重,刀口锋锐,寒芒凛冽。

他就这么坐着,却给人不动如山,渊渟岳峙的沉稳气势。

刀身未动,散发的凛冽气息,却给人一种万刀袭身的可怖感觉。

仿佛,他整个人都化身成刀,与手中刀融为了一体。

这般气势,让得方玉书的眉宇都是紧锁,凝视着虬髯大汉,面容沉肃,颇为凝重。

这样一位人物,饶是他都不敢轻视。

孙逸抵达大堂,脚步声刚刚传进大堂,便是忽然周身一紧,浑身血液都有种凝滞的感觉。

紧接着,他感受到了一双眼睛,紧紧地盯上了他。

那道眼神深邃沉肃,仿佛透着凛冽刀光,投射而来,让他只觉被无数刀兵倾轧架起的感受。

刀意?

好强的刀道真意!

孙逸眉宇挑动,顺着感知望去,一眼看到了虬髯大汉。

【作者题外话】:我不说话,你们都不夸我了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