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九章 府试彩头/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数日时间,青阳府风平浪静。

各家大族没有动作,表现得十分安宁。

时间飞逝,如白驹过隙。

府城武试,如期而至。

这日清晨,黎明时分,素来沉肃宁静的府令府前汇集了许多人,簇拥的人潮将府门外围得水泄不通。

人声鼎沸,人浪汹涌,让得府令府外一片喧嚣。

府试还没正式开始,各地武试者都还没到齐,观望者却是络绎不绝,挤满了场地。

各地人群汇集在一起,或窃窃私语,或交头接耳,或高谈阔论,热议着府试的种种事迹。

“你们猜,这届府试,夺魁的人会是谁?”

“听说这届府试,参与的人不乏天骄俊彦啊!”

“听闻,不缺开窍六七重境的高手参与,都是昔年县试出类拔萃的人物,隐忍待发,熬到这届才来。”

“不错,据悉,虎威县,三年前出了位天骄,开窍五重境,如今似乎已经到了开窍八重境的修为,要参与这届府试,并准备一鼓作气,杀进郡试呢。”

“西林县也有位天骄,两年前县试夺魁,隐忍待发,准备在这届府试扬威。”

“东湖县也有啊,三年前那位,县试第一,曾经搅得东湖县满城风雨。据悉,是位狠人。”

“布谷县、平阳县、泽西县、河川县,这些县城,皆有了不得的人物到场,全都汇集在了这届府试。”

“你们似乎还忘了一位!这人的风头,只怕比你们说的这些人物更加凶狂。”

“谁啊?有这么厉害?”

“东林县孙逸!诸位应该不会陌生吧?”

“嘶!”

霍然,满场惊哗,倒吸冷气的声音比比皆是,此起彼伏。

东林县孙逸,最近时间可是风头无量,无人能及。

不论是其在东林县武试的表现,还是初来府城的势头,都让人心惊震撼。

开窍五重境修为,东林县武试有史以来屈指可数的人物。

并且,以一敌十,强势碾压各路天骄。

更是生死决斗,挑战开窍八重境的一村之长。

生受一击而纹丝不动,更一拳重创敌手。

初来府城,更是一人暴揍府卫。

府令府的府卫,修为普遍都是开窍七八重境的人物啊。

一人暴揍十几位,这份实力,不得不让人望而生畏。

“若是他也参与这届府试的话,估计,那些天骄俊彦,够呛啊……”

“呼,此人据悉是人族校尉,身份地位了不得啊。他若参与府试,那些隐忍待发,憋到这届才出头的天骄俊彦只怕都要哭吧?”

“为那些天骄默哀吧!”

人潮话风瞬间逆转,原本高谈阔论,饱受热议的天骄俊彦们,瞬间声势大减。

甚至,提及那些名字时,不少人都是露出怜悯与同情的神色。

“哒哒哒哒哒!”

这时候,各地长街,马蹄声哒哒,扬尘而来。

一批又一批的队伍,由远及近,赶赴府令府。

人潮纷纷退避,远远闪开,任由他们通过。

这些人物,皆是前来参赛的武试人员。

“看,那是西林县的人,那位年轻人就是西林县本届最有希望夺魁的天骄。”

“那是东湖县的,那是虎威县的,那是布谷县的……”

“快看,河川县,泽西县的人也都来了。”

人群惊哗,呼声四起。

马蹄声湍急,陆续赶至,许多相貌堂堂,丰神俊貌,气质勃发的年轻人出现在了世人的眼中。

这些人无一例外,皆是血气饱满,精力旺盛的俊杰人才。

人潮热议沸腾,持续不断。

“咣当!”

这时候,府令府紧闭的大门,徐徐拉开。

宽阔的门庭,巍峨屹立,宛如巨兽张开了大嘴。

门庭内部,方玉书领着一干管事走了出来,引起了人潮喧哗。

世人纷纷投去瞩目,看向方玉书。

但是很快,人们的目光,便被方玉书身边的一位年轻人抢去了关注。

“快看,那就是孙逸!”

“他就是那位人族校尉,人族史上最年轻的校尉。”

“好年轻!他有十八岁吗?居然就是人族校尉,我的妈呀!”

“他是怎么当上校尉的?到底获立了怎样的功勋啊?”

人群哗然,失声惊呼。

一时间,孙逸成为了满场焦点,各地人潮哗然,震动不宁。

修炼者,跨入聚神境,就可以重塑面容,保持朝气。

但是,想要返老还童,篡改容颜,却需要跨入法身境。

孙逸这样年轻的相貌,没有人会怀疑他的老怪物伪装。

毕竟,修为彰显了一切。

开窍五重境的修为,有伪装的必要吗?

不只是那些围观者关注着孙逸,各大县城带队的县尉,以及准备参赛的天骄俊彦,皆都投来了审视的目光。

一双双目光落在孙逸身上,紧盯着他,细细端详。

孙逸却是波澜不惊,处变不惊,十分宁静。

他手提着酒葫芦,淡然灌着酒,那般姿态,与他年轻的面貌气质格格不入。

“有意思!”

人群间,有天骄轻笑,眼神闪烁锐气,紧盯着孙逸。

“装逼!”

有人冷哼,瞥眼孙逸,暗暗不屑。

“吹嘘之名,华而不实。”

有人不以为意,淡然无视。

种种态度,在各大天骄俊彦心头淌过。

“肃静!”

终于,方玉书发话,开口压下了骚动嘈杂的人潮。

霍然,喧嚣的场面迅速平息,人潮停歇了议论。

方玉书环视人潮,讲述了一遍府试规则,并鼓舞了一番士气。

然后,宣布府试开始。

府卫纷纷动身,在府令府前拉开一片传送阵图。

规矩与县试相似,会有一场淘汰赛,不限人数参与,直至最终存留一百位。

每位参赛者自取一块传送玉牌,上面会自动记录淘汰人数与参赛总人数等讯息。

然后,激发传送玉牌,传送前往府试猎场。

府试猎场同样在一片山脉内,早已被规划开来,区域外围,有阵旗守护,不容任何超出武试规则的人与兽,妖与怪跨界。

阵图拉开,恭请列位参赛者入局。

这时候,有人站了出来,朗声笑道:“诸位,请容在下说两句!”

这人站出人群,向着方玉书抱了抱拳,环视四周,一副笑容和煦的样子。

“是他!”

许多人一眼认了出来。

“罗家之主,罗志恩!”

方玉书都是皱起了眉头,疑惑的看向了说话者。

孙逸也是微微挑眉,淡然凝望着。

罗志恩哈哈一笑,向方玉书告罪一声,随即说道:“本届府试,群英荟萃,天骄辈出,可谓一代胜比一代。并且,更有人族史上最年轻的校尉大人参与,更让本届府试添荣添彩。”

“故,府试之前,在下热邀府城各家之主,密议了一番,为了庆贺本届府试的繁荣,以及鼓舞列位天骄的士气,愿意出资,设下重赏,以资列位有潜质,有本事的年轻人。”

罗志恩的话,迅速传开,引起了一片喧呼。

“罗家主所言甚是,我们皆愿出资,设下重赏,以鼓舞列位天骄。”

顿时,各家之主,纷纷站出身来,附和罗志恩所言。

一时间,人群惊哗,讶然不已。

方玉书目光闪烁,眉宇微挑,一语未发。

他紧盯着罗志恩,谈笑风生,并没有阻止对方。

孙逸灌了口酒,处变不惊,神情淡然,不以为意。

“方大人,罗某擅自做主,您可莫要见怪啊!”

罗志恩讲述原委后,向着方玉书告罪。

方玉书淡然一笑,摆手道:“罗家主慷慨解囊,鼓舞后辈晚生,一腔赤诚,乃是大善之举,方某岂敢怪罪?当称赞为善!府城诸家,各县大族,定要多向罗家主学习才是。”

“谢大人谬赞!”

罗志恩躬身谢过,直起身来,随即环视人潮,朗声道:“本届府试,罗家愿出百万银钱,三十枚培元丹,十枚破障丹,两枚天巧丹。以及,玄兵利器一件,以赏府试魁首。”

“哗!”

如此重赏,迅速惊呆了人群。

各地喧哗,惊呼四起,骇然欲绝。

百万银钱,这可是实打实的银子。

县城大族,一年的收益,也没有这个数。

更别提,各大县城而来的参赛者了。

如今只要府试夺魁,转眼间就可身价过百万啊。

而且,这还只是最粗浅的奖励。

三十枚培元丹,那可是各大县城都有价无市的东西。

县城大族,背靠商盟,一年也最多收益这么多的培元丹。

更别提价值更高的破障丹,与天巧丹,这些东西,县城都买不到的。

除了县尉府每年有屈指可数的几枚做奖励外,县城大族都是触摸不到的。

至于最后的玄兵利器,在前面这些奖赏面前,就显得无足轻重了些。

玄兵利器,乃是强于普通兵器,以及百炼精兵的兵器,仅次于通灵宝器。

其价值虽然不及前面那些丹药昂贵,但是寻常人一辈子也得不到的。

县城大族的收藏,也不多,并不是人手一把,比比皆是的东西。

如此丰厚的奖赏,如何不牵动人心?

各地天骄,各县俊彦,纷纷躁动,按耐不住迫切与激动起来。

哪怕那些县城大族的嫡系子弟,自小过惯了富实生活,也忍不住眼热。

许多围观者都是跺脚长恨,为何没有隐忍到这届府试。

否则,一举夺魁,便将收获颇丰。

如此奖赏,许多大族长者都要怦然心动。

方玉书都是眼皮子跳动了下,深深地看了罗志恩一眼。

后者这是下了血本,狠了心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