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二章 人心可畏/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冒领军功,现在有人质疑,但却不敢提出来。

人族有史以来,对军功十分重视,监管特别严厉。

所以,即便怀疑,却也不敢表露。

但若是孙逸拿不出相应的实力来证明自己,那么,质疑者就会相继表态。

他们有了理由怀疑!

到时候,质疑孙逸徒有其表,虚有其名的人,只怕不乏少数。

再若被有心人利用,加以宣扬,孙逸的声名将全部毁掉。

人心可畏!

人言更可畏!

所以,让孙逸退让?

自然是不可能的!

孙逸不会允许自己处在危险边缘,便不会允许这样可能的危机出现。

尽管他的功勋都是实实在在,是获得众神认可的。

但是,天下人那么多,并不是每个人都知道。

愚昧者,迟钝者,心怀不轨者,被煽动起来,就很自然了。

所以,对面前这些人的态度,孙逸自然不会在意。

他环视了一眼围堵者,漠然的嗤笑了声,道:“要动手,就尽管来吧!那些无耻的话,还是不要再啰嗦了。”

说着,一甩袖袍,傲然之势尽显于外。

“不识好歹!”

“虚狂之徒!”

“你会后悔的!”

“上,杀了他!”

围堵者们纷纷恼怒,痛斥起来。

紧接着,一道道人影窜动起来,刀兵出鞘,朝着孙逸扑杀了上去。

三五成群,相继成势,煞气腾腾,凶狞外显。

孙逸不惊不惧,临危不乱,气势全开。

《强身诀》加持起来,身躯陡然拔高一截,变得昂藏起来。

眼中金泽闪烁,有瘦猴影迹扑簌。

《斗字印》和《金刚印》施展开来,气势更加雄武,一改先前的文质彬彬,瘦弱不堪。

“滚!”

双拳舞动,金光澎湃,轰得虚空都是扭曲雷鸣,空气噗噗爆碎,狂浪跌宕。

冲在最前的人纷纷咳血,如遭雷击,被轰得骨断筋折,刀兵脱手横飞,离地暴退。

孙逸气势狂暴,威武霸道,双拳如锤,抡动起来,打得一个个围堵者咳血重伤。

一道道人影离地倒飞出去,将后面扑上来的人都是撞得人仰马翻。

哀嚎声,痛叫声,叱骂声,此起彼伏,延绵不绝。

但孙逸无动于衷,眼神漠然,气势霸道威猛。

他精气神高度凝聚,头顶虚空扭曲,一轮大锤浮映了出来。

然后他双手张开,虚握锤柄,臂膀肌肉蠕动,元力灌溉,大锤凝如实质,被他抡动了起来。

“轰!”

虚空掀起大爆炸,像是一团火山猛然爆发。

狂浪,似海啸。

声威凛冽,狂暴交加。

“噗噗噗噗噗噗!”

咳血声,气爆声,相互交织,延绵不断。

一道道人影惨叫倒飞,血染长空。

更有实力不济者,直接被撼天锤轰得骨骼碎裂,脏腑爆开,气血崩溃,死于非命。

他们连得传送玉牌都来不及捏碎,都来不及逃离,便直接被生生碾杀。

“好……好强!”

围堵者纷纷变色,一个个惶恐惊绝,神情剧变。

一番扫荡,数百人溃不成军,人仰马翻,紊乱不堪。

伤亡者,不下百人。

如此威猛,吓得许多人心惊胆颤,肝胆俱裂。

妈呀!

这样的猛人,哪里是他们应付得了的?

开窍九重境的高手,都未必抗衡得下来。

围堵者惶恐,不少人打起了退堂鼓。

但是,孙逸没有留手,更没有停歇。

一锤抡过,一锤又起。

撼天锤舞动,风暴侵袭,翻滚而起。

伴随着滔天狂浪,席卷长空,奔腾肆虐。

凝如实质的大锤,宛如一尊山岳,携带着厚重沉闷的威势,下压而落。

虚空扭曲,都是无法承载,似乎要崩溃掉一样。

那些围堵者处在下面,只觉天地崩塌,压得他们迈不开步伐,举步维艰。

肝胆都是要炸裂开,心肺都要崩碎掉,血气被压制,变得凝滞,流转不畅。

即便是各县大族子弟,都是难以反抗,难以承受,屈膝跪地,难以起身。

这一锤,威势强横,只怕,足以堪比寻常的聚神境强者。

这样的威势,让得那些准备伏杀的人都是脸色变了,瞳孔紧缩,有了惊悸之色。

“好强的威势,这种实力,哪怕是我都扛不住啊!”

有人惊骇,忍不住震动,语气间渐有忌惮。

“难怪那位大人说我们单独应付不了,三令五申我们要联手。如今一见,果真如此!”

有人惊叹,恍然唏嘘。

“我很庆幸,没有擅自做主,单独行动。”

有人心怀侥幸,不由后怕。

若是单独遭遇,以他的实力,想要制胜,只怕很难。

这份实力,寻常聚神境也不过如此。

“年纪轻轻,却能够以开窍五重境爆发出堪比寻常聚神境的威势,也难怪他有资格获封人族校尉。就凭这样的资质,我都佩服他啊!”

有人轻叹,唏嘘不已。

“可惜啊,这样的人物,却要死了。”

有人惋惜,摇头无奈。

“要不是情非得已,我都不忍下手。只是可惜……”

有人喟叹,眼中杀意渐渐显露。

远处,孙逸爆发,威势强猛,压得围堵者肝胆俱丧。

惊叫声,恐惧声,求饶声,比比皆是。

原本桀骜不驯,来势汹汹的围堵者们,一个个如丧家之犬,仓皇退避。

有人直接捏碎了传送玉牌,仓皇逃离。

一时间,数百人,空了大半。

剩下的人,要么心有不甘,妄图尝试一番。

要么就是实力不济,根本无从动弹,压根儿没法捏碎传送玉牌。

所以,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大锤碾压下来,轰落而下。

“咚!”

一锤轰落,狂浪迸开,大地开裂,山林崩毁,草木粉碎。

锤下之人,纷纷咳血,被轰得脊骨断裂,胸膛塌陷,脏腑破碎,重伤垂危。

实力不济者,甚至骨骼变形,直接被轰得昏死过去。

将近两百人,无人站立,无人完好。

全都重伤,难以动弹,起不来身。

“嘶!”

这份威势,让得准备伏杀的十五人都是暗吸凉气,神情惊惧。

彼此对视,原本眼中的骄傲轻视之色,转瞬消失,从而被凝重警惕所取代。

远处,孙逸散开了元力。

撼天锤渐渐虚化,最终如梦幻泡影,随风消散。

《强身诀》渐渐隐伏下去,他昂藏的身影重又恢复了消瘦,一身衣袍,成了褴褛,被撑裂开。

精瘦的肌肉,强硬的骨躯,若隐若现。

《斗字印》撤去,气势渐渐消弭,恢复寻常,变得平凡普通下来。

《金刚印》散开,他肌肤间暗淌的金色消退,血肉散发的铿锵之势消弭,血气流淌顺畅,变得温顺下来。

一时间,先前威猛强势的狂人,恢复了最初的文质彬彬。

前后判若两人的状态,引得许多人瞪圆了眼睛,嗤眼欲裂。

先前的样子,狂猛如凶兽。

如今的状态,消瘦如书生。

那些人下意识咽着唾沫,再不敢有半点轻视。

早知道孙逸有这样的实力,有那般恐怖的一面,他们哪敢围堵?

现在,后悔?

为时晚矣!

孙逸摘下酒葫芦,仰头大灌了口酒,眼神冷漠的扫了一眼那些围堵者,淡然道:“滚吧!”

他无意杀人!

尽管这些家伙十分无耻,但还不至于激发他的杀意。

毕竟,他们也只是为了奖赏,跟他并无冤仇。

当然,那些在他攻势下死于非命的家伙是活该。

实力不济,自取灭亡,孙逸也不会同情或怜悯。

听闻孙逸的话,那些重伤者一个个如蒙大赦,围堵者欣喜若狂。

“谢谢!谢谢!”

不少人感激涕零,差点哭出声来。

捡回一条命,他们后怕不已。

然后,撑着伤体,艰难地摸出传送玉牌,捏碎开来。

光芒闪烁,包裹了他们,瞬间传送消失。

昏迷的家伙,孙逸没有在意管顾。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孙逸灌了口酒,便是转身,朝着远方离去。

“动手!”

蛰伏的十五人见状,顿时眼神骤冷,杀意闪逝。

有人起身,取出一支袖箭,猛地射了出去。

咻!

破空声骤响,袖箭泛光,朝着孙逸的后心射去。

速度之快,如蛰伏的毒蛇,出乎意外,不可思议。

但是,孙逸的《轻灵诀》时刻加持,耳目敏锐,在他们爆发杀意的时候,便已经察觉到了。

所以,袖箭射来时,他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

《轻灵诀》加持,不只是感观敏锐,速度与反应也都是迅疾无双。

人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下一刹那却已经离开了十几米远。

袖箭穿透残影,射进了前方一颗大树。

“嗤嗤嗤!”

箭矢插进树干,顿时冒起了黑烟,大树被腐蚀开一团黑洞。

“有毒!”

袖箭被抹了剧毒,见血封喉。

孙逸脸色骤凝,猛然扭头看向了现身的十五人。

眉眼微眯,眉宇紧锁,眼神浮现寒意。

这些家伙,怀着杀意而来,绝非善茬。

孙逸眼瞳浮现金光,《明识诀》加持眼窍,一眼看透这些人的修为。

“开窍圆满?”

孙逸呢喃,心底惊疑。

惊的是府试有这样修为的人参与?

青阳府年轻一辈的修为,如此超绝?

疑惑的是这些人为何要蒙面遮脸?

惊疑闪逝,再看他们的装扮,孙逸心念一动,隐隐猜测到了。

这些家伙,哪里是什么武试参赛者,分明是来杀他的死士。

这么明显的架势,傻子都看得出来。

孙逸岂会不明白,心底瞬间浮现冷意,青阳府,果真还有人想他死。

【作者题外话】:人心可畏,人言更可畏~每个喷我的人,我都怕得要死~只有夸我,才能激励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