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六章 各家欢喜各家愁/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浮庭,凌家。

内庭,书房。

凌天铭站在壁窗前,看着乌漆墨黑的夜空,点缀着三两颗星辰,怔怔出神。

他背负着双手,微昂着头,一双眼睛,深邃无波。

书房油脂灯摇曳,昏暗的灯光,微微荡漾,如水波般跌宕起伏。

周围静悄悄地,虫蛐声都消弭殆尽,连得夜风拂过的动静,都轻悄悄的不可闻。

仿佛,深怕惊扰了万物的睡梦。

“嘎吱!”

这时候,书房门被推开,一道颀长的身影走了进来。

他一身红色长袍,宽袖间绣着锦绣秃鹰,胸前纹着红色骷髅,为他的气质,增添了几分凶煞之气。

一头长发扎成一条条小辫子,狭长的脸十分俊秀,为他姣好的五官面容增添了几分阴柔。

“大少爷!”

他走进书房,掩门止步,看向凌天铭背影轻声唤道。

凌天铭闻音转身,看向了来人。

“几更天了?”

凌天铭面无表情,淡然询问。

“回大少爷,四更天。”

红袍男子颌首回答,态度不卑不亢。

凌天铭闻言扭头,重又看向了窗外夜空,轻喃道:“天快亮了。”

“是!”

红袍男子微微点头。

凌天铭轻轻点头,收回了目光,看向了红袍男子,淡然问道:“有事?”

“回大少爷,十三有传讯。”

红袍男子颌首答道。

“讲!”

凌天铭颌首示意。

红袍男子犹疑了下,随即肃穆说道:“鞠躬尽瘁,百死无悔。”

凌天铭目光闪烁,轻轻颌首,表示知晓。

随即背转身去,背着手,重又看向了窗外,轻叹道:“府试,开始了吧?”

“是!”

红袍男子颌首应道。

凌天铭沉默了,但很快又道:“十三,有个儿子?”

“十一岁了。”

红袍男子答道。

“传我令,接入府,赐凌姓,入我族谱,去奴名。”

凌天铭背对着红袍男子吩咐道。

“谢大少爷!”

红袍男子抱拳躬身,恭谨致谢。

……

青阳府,罗家。

后门,门庭轻悄悄拉开,门外一队人马蹑手蹑脚,扶着一辆推车,悄无声息的进入罗家。

推车上绑着长长方方的物品,盖着一条乌黑如墨的长布,掩饰了内部物品的面目。

管家在旁指挥,压低着嗓音叮嘱,小心提防,不要声张。

扶着的人马唯唯诺诺,愈发小心。

神神秘秘,紧紧张张,在黑夜下显得尤为诡异。

这时候,脚步声在后院响起,罗志玄不知何时走了过来。

“你们在做什么?”

罗志玄深夜难眠,出门散步,打发时间,正巧撞破他们的行径。

“二爷!”

看到长廊内走来的罗志玄,管家等人脸色一僵,急忙躬身施礼。

扶车的人马更是跪伏在地,态度恭谨,唯唯诺诺。

“你们拉的什么?”

罗志玄眉头微皱,看着推车,一脸疑惑。

深夜拉车入府,罗家少有的事情。

“二爷,没什么,一些日常采购。”

管家含笑,恭谨答道。

“采购?怎么在这个时候来?”

罗志玄眉宇紧锁,眼中狐疑之色更浓:“府中采购,什么时候走后门了?”

“这……”

管家笑容一僵,脸色顿时不自然起来。

“打开看看!”

罗志玄见状,察觉到了异样,示意道。

“二爷,这不行啊……”

管家顿时为难起来,拦在推车前,赔笑道:“二爷,您别见怪,这事儿,您别问成吗?”

“打开!”

罗志玄眉宇紧锁,眼神深沉了下来,语气都是加重了几分。

管家鬼鬼祟祟,不得不让他起疑。

“二爷,真不能啊!”

管家寸步不让,脸色浮现慌乱。

“我让你打开!”

罗志玄语气冷厉,多了几分煞气。

“二爷,老奴也是逼不得已,您别为难老奴,求二爷了!”

管家跪倒在地,朝着罗志玄叩首。

“你敢拦我?”

罗志玄下意识摸向腰间佩剑,却摸了个空,这才恍然早前放置在了睡房内,不曾携带在身。

十指握拳,元力蒸腾,看向管家的眼神,厉色外显,隐有怒意。

“老奴不敢,二爷,此事关系重大,您不能过问啊!”

管家以头抢地,不断磕头,哽咽说道。

“我是罗家二爷,有什么事,我问不得?”

罗志玄不由怒斥一声,一脚将管家踹翻在地,然后大步上前,一手扯断了捆绑的绳索,随即大力掀开了掩盖的黑布。

黑布飞扬,飘向半边,车上拉乘的物品毫无保留的显露出来。

定睛一看,却是一具实心黑木的棺材。

“这是谁购的?”

罗志玄见状,脸色一凝,猛然回头,看向了管家。

一双眼神饱含冷意,煞气腾腾,周围跪伏的人马缩紧了脖子,跪伏的腰背,几乎都要匍匐在地。

看着棺材暴露,管家脸色一变,不由哭丧着脸道:“二爷,老奴也是奉命而为啊!”

“谁的命?”

罗志玄叱问。

“家主再三叮嘱,不能告诉您,老奴……逼不得已啊!二爷,您见谅!”

管家叩首伏地,哽咽道。

“大哥?”

罗志玄身躯一震,眉头挑动,瞳孔紧缩。

好端端的,为何要采购棺材?

如今青阳府局势诡谲,暗流涌动,剑弩拔张,随时都有倾覆的可能。

罗家风雨飘摇,处在风口浪尖,却突然采购棺材。

其用意,只怕傻子都想得明白。

大哥有危险!

罗志玄脸色剧变,瞬间猜到了原委,慌忙转身,冲向后门,就要离开罗家。

“二爷,您不能去啊!”

管家察觉到动静,猛然抬起头,看见了罗志玄转身欲走,急忙叫喊起来。

他双掌撑地,一个暴扑,猛冲上前,抱住了罗志玄的双腿。

“二爷,家主有令,府试结束之前,您不能离开家中半步!”

管家紧紧地抱住罗志玄的双腿,急声劝阻。

“让开!”

罗志玄脸色一凝,心头猜测,愈发坚定。

他奋力挣扎,想要挣脱管家环抱。

但管家也有修为,实力不俗,死死地钳制着他。

“罗孚,你敢造次?”

罗志玄厉声斥喝,脸色铁青。

“二爷,家主有令,老奴不得不为。若您要怪罪,老奴百死无悔!”

管家罗孚神情坚定,态度坚决,一丝不苟。

他双手十指紧扣,环抱着罗志玄双腿,死死钳制。

任凭罗志玄挣扎冲击,都是不放手。

“罗孚,你放肆!”

罗志玄盛怒,虎躯一震,元力汹涌,轰然外放,如一股潮水轰进了罗孚胸膛,要震开管家。

“噗!”

罗孚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体内血气跌宕,胸骨震荡,瞬间重伤。

佝偻的脊背都是瘫软了下来,身躯摇摇晃晃,几欲瘫倒。

但他仍旧十指紧扣,死死抱住罗志玄双腿不撒手。

“二爷,您今晚就算要了老奴这条命,老奴也不会放手!”

管家嘿嘿一笑,唇齿渗血,不以为意的道:“二爷您要走,就请踩着老奴的尸体离去吧!”

“罗孚!”

罗志玄闻言,脸色骤狞,杀意涌动。

管家嘿嘿一笑,抬头迎视着罗志玄的眼神,昂然道:“二爷,老奴自幼为仆,在罗家兢兢业业,先后侍奉了太老爷,老太爷和老爷三代。亲眼见证着罗家从一介布衣商贾,壮大到如今的青阳府第一大族。”

“百余年辉煌,老奴伴着罗家走过,看着罗家蒸蒸日上,威压四方,深感欣慰。老奴对罗家,忠心耿耿,余生唯愿罗家辉煌长存,万古不朽。”

“所以,为了罗家千年大计,为了罗家后世无忧,老奴今晚就算死在您面前,也绝不会允许您走出罗家半步!”

管家目光坚定,两眼炯炯有神,似有烈焰燃烧,紧盯着罗志玄,迎视着罗志玄的目光,寸步不让。

枯朽残躯,都仿佛焕发生机,蓬勃蒸腾,让罗志玄眼中杀意,起伏难宁。

罗志玄僵在原地,死死地垂视着管家,一双眼神狞恶交织,恨意勃发。

他双拳紧攥,指骨青白,臂膀拳头青筋起伏,狰狞可怖。

但他犹豫许久,杀意不定,终是难以狠心。

管家见状,脸颊笑容更浓,吐了口浊气。

他仰视着罗志玄,语气转柔,多了几分慈蔼,轻笑道:“二爷,老爷智计过人,权谋极深,颇有老太爷的风范。他有此预料,必然早有谋划,您若真的忧心老爷,老奴恳请,您不要插手,以免乱了老爷大计。”

罗志玄没有说话,只是咬紧了牙关。

管家顿了顿,又讲道:“一家之主,需要顾全大局,沉稳大气,戒骄戒躁,万不能莽撞冲动,任性而为。二爷,您的才情,不在老爷之下,您应该明白老爷的心,也应理解老奴的难处啊。”

罗志玄嘴角抽搐,脸颊肌肉狠狠痉挛。

他拳头紧攥,十指紧握,指甲都是掐进了肉里,刺破了肌肤。

指缝间,猩红的血,渐渐渗透,沿着手指,慢慢流溢。

他仍无知觉,闭上了眼,仰头向天,深深呼吸。

许久,才平息下心头躁动,睁开了眼睛,低头垂视着管家问道:“大哥走前,说过什么?”

管家闻言,老脸展露笑容。

他咳了口血,紧抱着罗志玄双腿的手终于松开。

然后爬着后退了两步,才看着罗志玄讲道:“老爷说,在他之下,二爷为尊。”

说完,管家两手微拱,高举过顶,朝着罗志玄深深拜伏下去。

【作者题外话】:看完更新,要养成夸我的好习惯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